第二节互惠


中国文化自古至今,在丧葬习俗上反映着强烈的『灵魂不灭』信念。由于关心死后的世界,相信活着的人与亡灵可以沟通,亡灵有超自然的能力,对人类祸福影响很大,先民因此有恐惧亡魂的心理而开始祭拜,后来发展为祖先崇拜。从灵魂信仰的社会心理来研究,民间的祖先崇拜的正面功能是认知亲属间应尽的义务和合法的权利(尽祭祀的义务及继承财产的权利),并给予未能了解真正原因的疾病与灾难以社会最易接受的解释;但其负面功能之一是因着祖灵的存在,又造成新的恐惧和忧虑等不安心理。因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偏重人际关系的伦理道德,宗教思想随附道德行为,以致心灵上留下一个很大空缺。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于是道、佛的亡魂观及时填补这个空缺,融合发展成中元节的普渡。但这种充满阴魂鬼怪十八层地狱的死后世界观,徒然加给人对死亡的恐惧和不安,而必需透过种种仪式来求得死人和家属的互惠,以安定未亡之人的心理。然而这些仪式只有再再的显示出民间死后观的矛盾冲突,例如轮回观念和牌位崇拜,甲:(三魂各有去处,七魄则于死后四十九天散尽,如何再有完整的魂魄来投胎轮回;若有轮回,则祖灵必不留在牌位上,那又何必拜神主牌);普渡和因果关系,乙:(若普渡能超渡亡魂,那因果就没有必然直接的关系);作功德和强调『审判公正无私,赏善罚恶丝毫不爽』之阎罗王崇拜的公正性,丙:(以作功德、烧纸钱等仪式来讨好阴间众鬼及阎罗王,岂不使阎罗王的公正审判蒙上阴影)等,这些矛盾冲突能被兼容并蓄更反映出国人心灵中的需求未被满足而对死亡命定的绝望和无奈。也因这需要依靠人互惠关系才有的『极乐世界』观不是百分之百的保证,所以更加增人对死亡的排拒和忧虑。这些心理的不安和恐惧及心灵上的需求正是我们需要关怀的。

就基督信仰而言,对『灵魂不灭』与『来生』的重视,较之其它宗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篇一一六:15);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翰福音十一:25);保罗也说:『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从圣经神学立场而言,死人的灵魂与阳世间一切的人、东西是完全隔离的,死者不能再有如还活在世上的各种活动,死者的亡魂也不可能返回尘世,阴、阳之间是不能互相来往互通信息的(参约伯记九:9–10,一○:21;传道书九:5–6;路加福音二○:35)。故对死者不需要借着祭拜来供应他们,也不必担忧害怕祖灵会成为孤魂野鬼而作祟于子孙。至于鬼魂常出现扰乱人世间,带来疾病和灾祸,这是确实常有的事。只是根据圣经知道那些鬼魂不是人的灵魂,而是离开本位的天使,成为邪灵恶鬼在地上往返而来,时常抗拒上帝作祟世人。要抵挡这些属灵气的恶魔,唯一的保障就是信心,是从对人信实的神而来的保障。这也正是马丁路德在十六世纪的德国中所倡导的伟大教训。当时德国人非常害怕鬼魔,虽然路德认为撒但是可怕的力量,但他强调神的信实,对中古时期欧洲的泛灵主义是一严止的纠正。就如保罗在罗马书一章说的,我们得救是因神的信实;耶稣也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胜你们』;所以相信神的信实,和倚靠主的权能是世人心中得真正平安的唯一途径。

在基督信仰里,也提到人人死后都要面对上帝的审判。罪人和义人的灵魂将归于不同处,且在此二处中间有深渊相隔(参路加福音十六:26),上帝审判既定,阳世的人是无法透过作功德的种种仪式来超渡亡魂的。按上帝律法的标准来看时,世人无论再怎样行善都无法达到上帝的要求,所以肉体死亡时,每个人的亡魂都应归于那有『不减之火』的地方备受痛苦煎熬的永久刑罚,此乃上帝为罪人所预备的。但因着上帝的大爱,祂主动亲自的为人类预备了救恩,设立耶稣为挽回祭,使每一个愿意相信接受耶稣基督救赎的罪人得以自白约被称为义人(罗马书三:21–26),祂使义人的灵魂归于主,得享与主同在(参路加福音二三:43;希伯来书十二:23),无上荣乐(参罗马书八:18;腓立比书一:23)安息之福(参希伯来书四:9;启示录十四:13)。故基督徒提及死亡二字,都用非常积极的字眼如被主接走、与主同住、归回等。基督信仰的死后世界观带给人充满盼望,且这盼望因着耶稣基督所赐的恩典和信心有百分之百的保证,所以保罗说:『我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的』(腓立比书一:23)。

一个属神的人对已故的祖先应有怎样的态度呢?从研究以色列民对他们祖先的观点中,我们发现他们对祖先的态度是札根于历代以来对神的约坚定笃实的信仰而来的。他们对祖先和父母亲都存着尊敬的态度,且未来世世代代也会继续奉行。这也是现今信徒的态度 -- 是敬祖而不祭祖。

所以基督信仰所提供给人的是既公义又仁慈的死后世界观,带领人是出冲突矛盾、忧虑不安的迷雾,除去人对祖灵和死亡无知的恐惧。在基督里,祖灵不是我们惧怕或祈福或照顾的对象,而是我们尊敬思念的对象;我们所应惧怕的是邪灵恶魔的作祟,但神的信实与大能已使我们得胜;我们所应惧怕的是上帝公义的审判,但因着耶稣基督替我们担负罪的刑罚,使一切相信且接受救恩的人得以被称为义,蒙神赐福,死后免受刑罚得以与主同住。这也正是中国人自古所盼的:金文『先王其严,在帝左右』,其意谓周代先王死后,都到上帝那里去。如今借着耶稣这真理生命之道路,不只是帝王,已是人人可『宾于帝』了。这带给人是同等乐观有保证的盼望呀!

不可否认,一个社会中的死亡观往往会影响这个社会成员的思想与行为。蒋公也曾说:『一个人没有信仰就失去了人生归宿,一个社会没有宗教,就失去了精神的安定力』。因而知识分子有责任去客观的分析评估,到底那种死亡观能带给社会正面的功能,使人有信心、勇气和盼望去面对苦难,疾病和死亡;那种死亡观会带来对死亡恐惧不安等负面功能;并进一步教导大众,使百姓面对死亡有更积极、理性、健康的态度。这也是基督徒的使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