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涌流的喜乐

    近来,如果你走进基督教书房,就会看到许多出版品,都以教导信徒走出「恐惧与消沈」为诉求;在当前的基督教界中,沮丧忧郁似乎是一股重要潮流。研究员巴乔治就说,现今上教会的基督徒所服用的抗忧郁剂,几乎和那些不上教会的人一样多。

  这可不是为耶稣做的好广告!他曾说:「......我来了,是要叫羊(「羊」或译「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0:10;16:24)

  但是,我们非但没有以喜乐的子民著称,反而常常屈服于一种「受害者心态」。近年来,我屡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因为我成长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什么事......;因为我在前一个教会里有不愉快的经验......;因为我生命中有许多别人无法理解的压力......;我当然有资格这样闷闷不乐、满怀怒气。」

  与彼西底的安提阿那些初信者的心态和属灵状况相较之下,这一切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彼西底的安提阿是保罗在首度宣教之旅中拜访的一座城市,而路加用来描述当地的初信者所用的字句,几乎是我们今天根本不曾听到的:「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徒 13:52)。请注意,这简短的十二个字,把重点放在这些刚被基督赢得的人的属灵壮况上。而,论及神的工作时,有多少教会领袖曾经想到这句话?大家都只谈论出席人数、硬体设备及预算。恐怕我们根本没说到重点。

  第一次读到这段经文时,你或许会以为这些安提阿人是因为刚领受救恩,所以涌出了一时的热心,这只是暂时的,几个月后就会平静下来了,是吗?

  保罗第一次在会堂讲道后,就有一些人发出回应,接受了福音。使徒们「对他们讲道,劝他们务要恒久在神的恩中」(43节)。经文中完全没有提到使徒给这些人廿条「基督徒行为准则」,或者要他们承诺一大堆「正直生活」的誓言。使徒只是强调一个事实:神要藉着圣灵恩典的影响力,在他们生命中工作。这正是新约的精髓,所以悔改归主者应当继续向神敞开、信靠神。



神在工作

  在新约圣经中,恩典这个字眼的意义丰富且涵盖数个层面,其中一个主要的意思,是指神藉着圣灵、为我们行出我们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无论是要克服罪恶的习性,或是讲道、教导、带领诗班,或在家庭中作个敬虔的配偶,若是没有神的恩典,我们都无法成功。正如保罗在腓立比书2章13节所说:「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请注意,我们不只在行事上需要神帮助,也需要神帮助我们按照他的心意立志。

  使徒告诉安提阿的信徒,要让永生神不断在他们的生活、人际关系与各项工作中动工。此处强调了一个事实:基督徒的生活在本质上是超自然的。接受神赦罪的人,也得到了神所赐的圣灵,而圣灵就会在他们的灵魂里继续救恩的工作。

  许多人落入了「旧约基督教」的试探中--我承认这个名词很矛盾;也难怪这会行下通。

  这正是惟一的解药,使我们不致落入「旧约基督教」的试探中--我承认这个名词很矛盾;也难怪这会行不通。不过,我们似乎并不明白这份「新约」在根本上的差异。希伯来书8章7-10节说:

  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

所以主指责他的百姓说:
「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
  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
  与他们所立的约。
  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
  我也不理他们。」
  这是主说的。

  主又说:

  「那些日子以后,
  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
  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
  写在他们心上:
  我要作他们的神,
  他们要作我的予民。」

  旧约的问题不在于神,而是在人性。人性已被罪破坏殆尽,不论世人多么努力,都无法遵守神的律令。因此,新约「不像我与他们祖宗所立的约」;必须根据一个完全不同的基础,做一个全新的安排。
  这当中的意义,远非神学院黑板上的概要图表所能表达。若要完全了解新约,我们就必须认识圣灵和他的工作。旧约的特色就在于神交给摩西的律法,那是一组规范外在的律令。新约则是基督为了赎回罪人而受死、从坟墓复活,之后并差遣圣灵降下,以恩典与能力在我们内心工作。

  没有人不同意旧约律令的内容,那是神亲自用手指写下来的。但是,世人不论多少次来到祭坛前、信誓旦旦地努力顺从,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感谢神最后终于差遣圣灵降临,使我们这些接受耶稣为救主、为生命之主的人,能够从内心真正改变。

  神藉着圣灵把律法放在我们心里(来 8:10),于是便重塑了我们的思想。他将律法写在我们心版上,影响了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与期盼。这是惟一的方法,使基督徒生活得以向前。

  否则,我们就注定要不断回来对神说:「我又搞砸了。如果祢许可,请让我照着律法再做一次吧,这回我保证一定会做好的......。」耶稣基督将新约带给世人,但是在今天,又有多少基督徒拼命活出旧约的模式,希望能藉此向耶稣表达感激?这绝对是徒劳无功的!这正与以西结书11章19-20节记载的主的应许相反:「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使他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

  使我们有所不同的能力来自天上,而非出自我们自己的力量。圣灵正如其名,是神赐给我们的,为了使我们能为神过圣洁的生活。

  使我们有所不同的能力来自天上,而非出自我们自己的力量。圣灵正如其名,是神赐给我们的,为了使我们能为神过圣洁的生活。其他一切的源头或系统,不管听起来如何虔诚,都是假冒与欺骗,而且最后必导致失败,因为我们都带着罪性的本能与冲动。对所有极力学像基督的人而言,圣灵的能力并非众多选择之一,而是惟一的答案。我们一定要脱离时下流行的错误观念:以为基督教始于超越自然的新生、罪恶已被涂抹、良心已被洁净,但是接下来,就得靠自己拼命努力有好表现,并遵循神的命令。错了!不管从头到尾,一切都是神的工作;正如赦免只能藉由基督在各各他山受难而成就,我们若要每日为主而活,也只能藉由圣灵来完成。圣经上说,「义人得救」--从头到尾--「是由于耶和华」(诗 37:39),这段美好的经文就是这个意思。



分别人心的话语

  这一切的记载,正表明保罗和巴拿巴如何开始在安提阿赢得新信徒。一周之内,「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神的道」(徒 13:44)。看来一场盛大的属灵觉醒正要开始。

  只是,问题再度昂首吐信。「但犹太人看见人这样多,就满心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45节)这里告诉我们,即使像使徒保罗这样出众的讲员,也无法令每个人归向基督。有些听众不但不以为然,甚且开始扰乱他。而且,这些反对者并不只是不入流的社会边缘人,而是「虔敬、尊贵的妇女,和城内有名望的人」(50节)。

  我曾参加过一场研讨会,会中有一位看似大胆又有信心的老师,他声称「保罗离开每一座城时,城里的每个人都已经信了耶稣。」当场,每位年轻、认真的牧师都为之动容,勤记笔记。其实,这些牧师最好能够记得,在评量一篇讲道(或任何书籍)的好坏时,第一个该问的问题就是:圣经中是这样教导的吗?圣经上怎么说?

  显然,这位讲员为了描述「权能的布道」,混淆了圣经的记载。事实上,福音的信息总是会引来反对和拒绝,不管在布鲁克林或曼谷皆然;即使在神行使神迹时,也是如此。请记得,当耶稣行使最令人惊奇的神迹时,那些城市的反应往往令人失望,因此耶稣说道:「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路 10:13)

  神的话有分别人心的特性;希伯来书因此称其为「两刃的利剑」。在安提阿事件相隔数年之后,务实的保罗如此写道:「因为我们在神面前,无论在得救的人身上,或灭亡的人身上,都有基督馨香之气。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林后2:15-16)但是,这个事实却不该使我们为神工作的热忱稍减。仍有大片的禾场等待我们收割;我们应当靠圣灵帮助,以传讲基督的信息。

  福音的信息总是会引来反对和拒绝,不管在布鲁克林或曼谷皆然;即使在神行使神迹时,也是如此。

  我想,若是被位高权重的市政官员不断加以诋毁与羞辱,有些牧师免不了会怀疑自己: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我要如何赢回他们呢?也许我必须改变信息。神真的差遣我来这里吗?也许我们可以用某种包装,不要太突显耶酥的名字。他们好象还没准好接受福音,所以使我们陷于如此的困境之中......。

  保罗和巴拿巴却不这么想。他们凭藉由圣灵来的胆量,向犹太人宣告:「神的道先讲给你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道,断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徒 13:46)

  这和我们今日教会的「市场心态」实在有天壤之别!我们总想迎合某些会众的希望和喜好,因而有太多牧师竟变得象夜间脱口秀的主持人一样,分析尼尔森收视率调查(Niel-sen),要知道自己的节目是否在排行榜中名列前矛。不知勇敢的保罗和巴拿巴对我们现代的柔性讲道作何评论?

  若要说我们今天变得比较聪明、比较时髦、比古老质朴的方式更能与人建立关系,我是绝不会相信的。假若真是如此,那么属灵的果实又在何处?在哪里可见到被超自然力量改变的悔改归主者、大规模的洗礼、热切的祷告会,以及对于圣洁的饥渴?我们的灵巧机智究竟会把我们带向何处?随着时光流逝,美国变得更属灵了吗?

  若要说我们今天变得比较聪明、比较时髦、比古老质朴的方式更能与人建立关系,我是绝不会相信的。假若真是如此,那么属灵的果实又在何处?

  安提阿的外邦人对使徒的宣告自然很欢喜,在很短的时间内,「主的道传遍了那一带地方」(49节)。但是,这却无法避免上层阶级的敌对者行破坏之事--不久,他们就设法把保罗和巴拿巴赶出城去。

  这使得安提阿的平民落入相当不利的局面:他们在府院官厅没有影响力,他们对耶稣基督的信心仍然稚嫩幼小;现在,他们的属灵领导者离开了,在争论的疑云中被逐出城。

  他们没有书籍著作可研读,也没有合法的地位与高举的建筑,只是面对极其强烈的反对。

  你想他们会有怎样的感受呢?忧虑?被遗弃?不确定?沮丧?是否有人会这样说:「我们把跟随耶稣的事忘了吧!我可承担不起丢掉工作的危险啊!这样太不安全了。也许我们错了......」?

  路加记载了令人惊奇的情况:「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52节)。对于我们习于将郁闷的心灵与沮丧的态度合理化的作法,这段经文是多么严厉的指责!如果这些新信徒能够靠着救赎他们的神如此喜乐,那么我们的问题又算什么?  

  这就是圣灵的工作。他能胜过敌对的环境,一次又一次以喜乐充满我们。他帮助我们逆流而上,克服最汹涌的浪潮。



最大艰难中的喜乐

  许多圣经读者并不明白,这群在安提阿的信徒,正是加拉太省的一个教会,也是保罗后来写作以下这段著名经文的对象:「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加5:22-23,25)

  这九种美好品格,不是由你我产生的,而是圣灵所产生的。如果有人说你很有爱心,功劳可不是你的,而是因圣灵住在你心里,使你生出像基督的性格。同样地,面对挫折若仍能喜乐、面对困难若仍有平安等等,也是如此。

  如果我们靠圣灵重生,若想成长得更像耶稣,惟一的方法也是靠着圣灵的力量。若我们「顺着圣灵而行」,每日按照他的带领来行事,他就会渐渐使我们与神儿子的形象一致。

  ......................................................

  在我们诗班中,有一位卅多岁的女声独唱者,名叫纪柔冰(RobinGiles),她从事秘书工作,独自住在教会附近。凯萝和我都深深赞赏她的诚恳亲切,在她的生命中,特别可看出和平、恩慈和温柔的果子,以及在主里的喜乐。不论是什么诗歌,只要柔冰一唱,都美妙地传递出这种喜乐。

  若是了解柔冰在克里夫兰的成长环境是多么恶劣,你就会觉得今日的她实在令人惊异。柔冰是由廿一岁的未婚妈妈所生--显然这是个「错误」。她的母亲憎恨着柔冰的父亲,而这个女儿像拖油瓶般缠累着她,也使她充满怒气。

  「我成长于一个充满恐惧的家,」柔冰回忆。她从小就常被大吼大叫、掌掴、毒打。「我不记得曾被搂抱或亲吻过;最常听到的话就是『你真笨!』『被你碰到的东西,没有不完蛋的!』『真希望你去死!』」

  后来,柔冰的母亲嫁给一个年纪较长的吊车司机,这个人缓和了家中的火爆气氛。但是,只要继父一不在家,柔冰就得为性命担惊受怕。不只一次,她被母亲用枪抵着,饱尝威胁。在她九岁时,有一次母亲正要开始大发雷霆,她便躲入一个大衣柜里。

  「马上出来!」她母亲尖叫。

  柔冰没有动,屏住呼吸。

  母亲的吼叫声平息下来,好像走开了。柔冰向外偷看,想知道风暴是否已经过去。她怯生生地走出衣柜,往厨房一看--她母亲打开了瓦斯炉,把一只金属平底锅烧热。

  突然,母亲猛然转身,朝柔冰的方向飞奔过来。柔冰想再逃进衣柜求得安全,但是来不及了;炙热的金属随即烙上她的手臂。

  「妈妈,求你!」她喊叫。「不要伤害我!」

  她的母亲终于停止攻击。不一会儿,她取出一卷纱布,开始为柔冰裹伤,口中仍愤愤地说:「看你害我做出了什么事!」

  其实,柔冰绝非惹人生气的小孩。她成绩优良,沈默寡言,喜欢读书,尽力讨好母亲。但是,没有任何事能平息母亲的怒气。

  几天后,学校的体育老师问柔冰:「啊唷,你的手臂怎么啦?」这小女孩极想道出实情,但又害怕得不得了,只能随便编个藉口。

  柔冰十二岁时,继父因心脏病再度发作而去世,使她顿失保护。一个夏夜,她坐在前门口,和人行道上的一个男孩子交谈,却不巧被母亲当场逮着,于是母亲便将她痛打一顿,手段比从前更狠毒:她用双股的电线抽打柔冰,直到她满头鞭痕、整个手臂受伤流血。之后,她只说了一句话:「现在就去洗碗。」

  于是,柔冰再也无法忍受,逃到一位女性朋友家,待了两个礼拜。后来她得知警方获准要搜捕她,于是自行投案,以为当局会聆听她的遭遇而帮助她;但令她震惊的是,她却被关进少年观护所三个月之久。她内心的苦毒开始滋长。

  像这样的少女,你期待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人生始于这样可怕的起点;本应无条件爱她的人,竟如此绝情地拒绝她--你会如何评估她的际遇?纽约市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离家出走,最后流落于第八大道和四十一街口的巴士总站,随即成为毒贩和皮条客的猎物。这些掠食者可以轻易就骗取信任,紧接着就用毒品让猎物上钓,或者诱骗猎物出卖肉体。



拔除内心的刺

  往后的十一年,柔冰走在岐岖路上,充满自我质疑及沮丧,因生命中的不公而愤怒翻腾,她也曾有几段不负责任的男女关系,并且一度企图自杀。高中时期,她曾得到一个敬虔的寄养家庭帮助,但是,「我心里有根毒刺,」她承认。「我觉得自己有权愤怒。」直到她廿来岁时,有位同事邀她去教会,带领她认识那位真正爱她且值得信靠的救主。几年后,她搬到纽约来,克利夫兰的牧师向她推荐我们的教会,从此我们便因她的加入而欢喜。

  她就是个活生生的见证,显明耶稣有能力使被掳的人得自由、使破碎的心得医治。「神已拿走我过去的毒钩,」她说。「有好长一段时间,对母亲过去那些行为的记忆,令我无法享有丰盛的生命。但是有一天,我发现神已改变我心中对她的态度。我恨了她很久,但神已完全把恨拿走。」

  柔冰的母亲仍然不愿跟她恢复关系,她甚至拒绝把目前的住处告诉柔冰。柔冰透过邻居传达消息给她时,她也不一定会回电话。这位母亲从未听过女儿和诗班一起献诗。

  「但我还是在为她祷告,」柔冰说。「我也期待有一天她也许会遇到什么人,最终能带领她归主。」

  「同时,神是如此信实。他带领许多人出现在我生命中,作我的父母亲。我反而得到双倍的祝福。」

  神的能力比一切的虐待更为强大:圣灵有力量解除最狂烈的愤恨。他将能力带入最痛苦的生命之中,从而结出美丽的果子。

  根据我廿八年来的事奉经验,我可以告诉你,要治疗这种心灵上的创伤,比断绝夸克古柯硷的势力还难。许多人会说,柔冰当然有苦毒的权利。她母亲过去的所作所为--以及现在的作法--绝对是恐怖的残害;纪柔冰本来可能会成为一颗活动的定时炸弹。

  但是,神的能力比一切的虐待更为强大;圣灵有力量解除最狂烈的愤恨。他将能力带入最痛苦的生命之中,从而结出美丽的果子。

  一个主日的晚间崇拜中,我们请柔冰作见证,当天恰巧是美国的国庆日7月4日。她略为提及这个节日,然后说:「主释放我脱离过去的记忆,使我得自由,我非常感谢他!」然后,在我和许多会众的盈眶热泪中,她吟唱了凯萝于1987年所写的一首诗歌的独唱部分:

  当你气力耗尽,  
  过去曾倚靠的朋友  
  听不见你隐藏的哭泣,  
  感受不到你内心深处的痛,
  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耶稣。

  当乌云遮盖、亮光隐没,
  他呼唤你仰望他。
  你的单纯祷告会传入他慈心,
  他将赐下完全平安。
  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耶稣。

  副歌:

  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耶稣。
  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神。
  请将一切忧虑交给他,他必回应你的祷告,
  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神。(注1)

  神对我们宣告:「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 8:10)。失去喜乐、丧志消沈的生活,就意味着丧失面对生活挑战的力量与生命力。但是,耶稣也曾体验世 人的生活,他知道磨难、压力和试探会产生巨大的力量,将我们的心灵向下拉--而他是信实的。圣灵受差遣来到世间,让我们能抬起头来,不管环境如何恶劣,都能实现先知在许久以前所说的话:「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赛 51:11)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