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圣灵的「策略」


  在我十岁的时候,哥哥鲍伯送我一本教人打篮球的书,作者是奥瑞德(Red Auerbach),他是个传奇性的教练兼总经理,也是波士顿凯尔特队(Celtics)的老板。这本书对于篮球的基本技巧做了精辟的探讨,包括步法、防守、投蓝、运球、传球、区域防守以及做假动作等。不久后,我开始在教会的小运动场上试用书中的教导。每周六早晨,我和鲍伯就搭公车,再换一趟车,然后终于抵达布鲁克林贝德弗-史都维山特(Bedford-Stuyvesant)区的昆西街(Quincy Street),在那里投篮约三小时之久,直到我的小手臂没力气为止。

  回家后,在我与鲍伯共用的房间里,我会再把书拿出来,研读其中的教导,想像每个动作,并反覆注视着伟大的凯尔特队球员的照片--例如鲍伯·库西(Bob Cousy),汤米·韩森(Tommy Heinsohn)等。童年纯真的热诚,使我常在镜子前面练习:假动作向左,其实向右,就如奥奥瑞德教练所说的那样。

  这本书的确很棒;但是,后来我长大了,开始在中学球队打球,便发现每个运动员都知道的一件事:学习基本动作固然重要,但光有基本动作绝不可能让你拿到冠军。真正上场比赛时,你得在每个片刻根据心中的感觉来进行。我见过基本动作中规中矩的球员,但打起球来却呆板又僵硬,他们的动作无法表现出行云流水的感觉,所以永远离魔术强森(Magic Johnson)、大鸟博德(Larry Bird)或麦可乔丹(Michael Jordan)的节奏有一段距离。

  在罗得岛大学就读时,我曾看过自己打篮球的影片,其中有某些动作,我根本回想不起来。事实上,当时我绝对没有刻意要做那些动作,只是随着比赛的进行,我就一一回应。我会突如其来地转向左边,纯粹只是出于本能。

  神希望他的工作--涵盖一切,从教导主日学到拓展全新的宣教工场--在属灵上也能有类似的流畅;圣经上说,那是「受圣灵引导」(罗8:14;加5:18)。不错,我们是得学习重要教义、知道圣经史实;但同时也只有神的圣灵,能够在几乎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它们紧密地罗织在一起,让我们能以神大爱的信息去感动人。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神圣真理、人心性格与圣灵恩赐的独特结合,以致能为基督产生有效的事工。



球员与观众

  神的永活圣灵能在关键时刻给我们指示,他会指示我们说什么、不说什么,以及如何应付撒但诡计的攻击。他让我们拥有基督的心思与灵性上的澄明,得以看见我们真正要对付的状况。他施予的智慧与洞察力,是任何学校都无法教导的。这些都是绝对不可少的要件--如果我们要「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精意」或作「圣灵」)」(林后 3:6)。我们受神装备,就能在名为「福音工作」的伟大属灵竞赛中成功获胜。

  但是,正如看台上的观众根本不了解球场上竞赛的挑战,我们也有数以百万计的上教会聚会者,每周光是坐在长条椅子上,却不曾投入竞赛中。他们毫无牺牲,也不致力于任何事工目标、从不曾为任何一个灵魂心痛地祈祷,只是随意评断这场信心之战打得好不好。通常他们会表现得好像自己很清楚一样。从他们的座位看过去,这场竞赛的确不难;但是,实际上他们并未真正为神尝试过什么努力。

  愿意摆上身心,为了对抗邪恶而背水一战的基督徒,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志。他知道自己会面对艰困的时刻和各种压力,也知道需要鼓起自己的一切力量,再加上神的大能,才能够得胜。他是神的战士,敢于纵身投入这场竞赛。

  在使徒行传第13章中,记载了两位英勇战士的事迹,我们看到他们如何为基督展开留名青史的服事。这一切都从安提阿教会的领导者开始(附带一提:这显然是个涵盖许多种族的团体),他们所做的事非常奇怪--至少对我们现代人而言:「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2-3节)我们所知的保罗首次宣教之旅就此展开,后来影响了基督教的整个未来。

  「大多数人为自己谋算策划而陷入平庸;忘却自我的人却往往臻至伟大。」

  这些人并非单单坐在会议室里、在白板上制定策略图表;也没有窝在电脑前研究试算表。他们利用时间敬拜、赞美和祷告,再加上禁食。锺思坦(E.Stanley Jones)在早期所写的一本书上说:「大多数人为自己谋算策划而陷入平庸;忘却自我的人却往往臻至伟大。」(注1)为了提高属灵方面的警觉性,安提阿的弟兄们甚至忘却了食物等合理的需求。神的圣灵似乎受到这种时刻的吸引;我们若是如此地等候他,他就会跟我们说话,告诉我们需要听到的话语。

  我们若总是忙着工作、做事、说话、散发各种资料、打电话,就会错失良机,无法聆听或调整耳朵接收他的声音。安提阿的信徒够安静,才能听到从天堂来的声音。

  撒母耳·查德伟克在19世纪初就说过:「教会若是增加会议而忽略祷告,可能会成天繁忙、熙攘嘈杂、野心勃勃,但却是徒然劳碌、白花力气:或许技术层面很突出,但动力不足。现有的机械设施已经够丰富了,我们所欠缺的是电力。」(注2)



圣灵要的是你

  旧约中经常记载「神说如此、如此」这样的话;同样地,福音书中也多处提到「耶稣说......」。使徒行传里也出现同样的模式,只不过换成「圣灵说......」。圣灵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在说话的、神圣的位格,是三一神的第三位。为了使教会增长,他赐予神圣的领导,指示基督徒该做什么事。每个号称要建立神国的人,都必须停下脚步,承认自己需要神圣的领导。我们和圣灵之间一定要有活泼的互动,否则就走不远。他必须指示我们如何有效地实践教会的大使命,包括传福音和门徒训练的工作。

  我们不清楚当时圣灵在安提阿究竟如何表达旨意,但可以合理地假设是透过某种属灵恩赐,也许就是哥林多前书12章所称的「先知」。圣灵的指导也要透过人类器皿来传递。

  他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圣灵要求这两个人负责特别的任务。试想,永生的圣灵竟然在众多领导者、甚至整个会众当中,把手指向这两个人!这出属灵戏剧必然极为精彩。  

  圣灵对教会有他自己的策略与计划。请注意第2节的用字遣词:「......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论到指导基督教会的事务,谁有可能比圣灵做得更好?如果他过去曾对某些工作给予特别指示,圣经上又有哪个经节说他现在不会这么做?究竟是我们还是世界发生了什么改变,使我们不再需要他针对某人、某事、某时和某地给予特别的指示?

  论到指导基督教会的事务,谁有可能比圣灵做得更好?如果他过去曾对某些工作给予特别指示,圣经上又有哪个经节说他现在不会这么做?

  宣教机构或教会的执事会议若没有祷告时间、若不等候神的指示,将使神的工作蒙羞与枯萎。我们怎么可能比神的圣灵更有智慧?想想看,教会在人事、财务及其他方面的决定上,若是不愿意花十分钟认真祷告、聆听圣灵可能说些什么,后果又将如何?

  尽管圣经中的教义对我们极其宝贵又不可或缺,却丝毫无法取代神的圣灵每天特别的引导。安提阿教会的领导者容或读遍整部旧约,也被神感动,却从不知道圣灵就是要差遣保罗和巴拿巴出去。这样的工作需要圣灵直接介入,让神的工作按照神的方式完成。

  耶稣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7-38)。今日教会中,有许多人好批评、许多人爱论长道短,但是工人并不多。请注意,耶稣指示我们要祷告,求庄稼的主募集、指明所需的工人。



选召而非志愿

  无论是用情感的诉求打动志愿工作者,还是全世界所有的神学院,都无法取代神所命定的呼召工人方式。巴拿巴和扫罗并非「志愿」,也未经由安提阿教会的委员会表决推选;他们乃是受到天堂信息的召唤,是圣灵自己点召他们。

  我无意讨论圣灵如何说话,他的方法一定不只一种。我只是要强调一个事实:圣灵是活的,不是死的,他的确会说话。

  不错,我知道今天有些牧师会厚颜无耻地宣称「神告诉我......」,而实际上并无此事;有的人说:「我得到(神的)『话语』,告诉我在会众中有十个人应当各奉献一千元。」这很可能只是募款的骗局。如果主真的这样告诉他,他何不透露这些人的姓名,好让大家继续聚会?这种行为令人厌恶至极!耶利米书23章对这种江湖术士有严厉的批评:

  耶和华说:「那些先知用舌头说是耶和华说的,我必与他们反对。」耶和华又说:「那些以幻梦为预言,又述说这梦,以谎言和矜夸使我百姓走错了路的,我必与他们反对。我没有打发他们,也没有吩咐他们......。」

  你们若说「耶和华的默示」,耶和华就如此说:「因你们说『耶和华的默示』这句话,我也打发人到你们那里去,告诉你们不可说『耶和华的默示』。所以我必全然忘记你们,将你们和我所赐给你们并你们列祖的城撇弃了;又必使永远的凌辱和长久的羞耻临到你们,是不能忘记的。」(31-32,38-40节)

  那些用「耶和华如此说」掩饰自己的贪婪和权力欲的人,神对他们的责备是何等严厉!有趣的是,这类令人憎恨的事,几乎总是跟金钱挂勾。但彼得所说的却恰恰相反:「金和银我都没有」(徒 3:6),但他显然拥有从神而来的大能。今天在某些圈子里,我们所有的却完全相反:灵里空虚但外表俗丽的牧师们,过着百万富豪一般的生活;他们讹诈会众的手段,连不信神的人也看得一清二楚。我们为什么不像使徒保罗那样,只向神提出需要(参:林后8-9章),信靠神会将慷慨之灵倾注在他的子民身上呢?

  但是,请注意,耶利米谴责假先知的话语,真的是主对这位忠实的先知所说的。神发言斥责那些未曾得到神的感动,却不顾后果、胡乱说预言的人。撒但今天仍然企图让我们从真实的圣灵工作出轨,它利用虚假和骗局,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令我们丧气。

  安提阿的领袖们得到由圣灵而来的指引后,并没有马上替巴拿巴和扫罗安排旅行社等相关事宜。根据使徒行传13章3节的记载,他们进行更多的禁食与祷告,然后「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他们对神的意旨和道路是何等虔敬忠诚!

  这样的忠诚奉献,使得教会领袖与圣灵工作得以有美好的合作,如第4节所记:「他们既被圣灵差遣,就下到西流基,从那里坐船往塞浦路斯去。」教会的委任,只不过是神委任的外在表现而已。

  我相信,假如我们能用属灵的耳朵听得更清楚,就会听到神的圣灵在教会、教区办公室、神学院、教派总部、宣教机构等等的屋顶上大声呼喊:「听我说!听听我的声音!我对你们有个计划,我知道我的工作该怎么做。把每件事都停下来,倾听我的声音吧!」



摊牌

  巴拿巴和扫罗(现名保罗)不久便抵达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岛,在整个岛上工作,传讲救主被钉十字架又从死里复活的新福音。后来,他们来到帕弗这个城市。

  这两位被圣灵充满、由圣灵带领的同工,发现了什么敞开的大门呢?一位名叫士求保罗的罗马官员邀请他们去见他,这真是个大好机会!不过,这位官员有个随员名叫以吕马,他会行法术,而且敌挡使徒所说的一切。

  机会与敌对:在英文里,机会(opportunity)与敌对(opposition)的前几个字母相同,这两个字也常同时出现。当神开一扇门,要我们为他做事时,我们可能会立即遭遇敌对。此时,绝对不要丧气;这种事经常发生,因为这牵扯到版图的问题--我们以为撒但会有何反应?难道它会为我们欢呼鼓励吗?

  机会与敌对:在英文里,机会(opportunity)与敌对(opposition)的前几个字母相同,这两个字也同时出现。

  就在这关键的高潮时刻,「保罗,被圣灵充满」(第9节),圣灵掌控了一切。路加这里的用词,与先前描述彼得在公会前的情景完全一样(徒 4:8)。这两次的对峙局面,都引致圣灵降下新的力量。

  保罗甚为激动,以五句话表达出敏锐的属灵洞察力。他严正地责备这巫师:「你这充满各样诡诈奸恶、魔鬼的儿子、众善的仇敌,你混乱主的正道还不止住吗?现在主的手加在你身上,你要瞎眼,暂且不见日光。」(徒13:10-11)

  用我们现代人的耳朵听起来,他的话真够奇怪的。我们很可能会提醒保罗:他是士求保罗家的客人,应当保持礼貌,说话进退得体;像他这样怎能算是个基督徒呢?神不是慈爱的神吗......?不过,圣灵完全知道在各个场合该做什么事,而眼前的情况虽然棘手,需要的却是大胆的责备。

  请注意,保罗对这个状况毫无准备,没有人事先告诉他当天需要对付这个术士。一旦对峙开始,他连巴拿巴也没有商量,反而是由圣灵得到装备,顺着圣灵的引导,因为正是圣灵使他进人这个状况的!圣灵先差遣他展开旅程,现在则详尽地教导他该说什么、怎么做。

  片刻之间,以吕马就开始步履蹒跚、痛苦哀哼,又伸手求人帮助。众人目睹此景,都惊讶地张口结舌。争论结束了;士求保罗当天便成为基督的信徒,因为「看见所做的事,很希奇主的道」(12节)。所传的教导若有圣灵以如此的能力作证,谁能不降服于主呢?

  你也许认为,与黑暗势力对抗的事只发生在圣经时代;若在今天,只可能在丛林蛮荒之地出现,现代美国一定没有。如果你的确这么想,我就要介绍你认识玛莉莎(Marissa Cunningham),她是我们教会中一位精明干练的律师。在曼哈顿城中心区一家专门处理个人受伤案件的公司服务。她就像士求保罗一样,既聪明又有智慧,而且非常能干。

  大约五年前,玛莉莎就读于若歌大学(Rutgers)的法学院,却因为生活遭遇重大变故而事事触礁:离婚,再加上独自抚养女儿嘉妮的压力,而且无法找到暑期实习的工作,这会影响她的毕业。她走投无路了。童年时期在巴拿马生活的天主教背景,无法成为她生活中的力量;十二岁以来所接触的爱康卡瑜珈(Eckankar)也毫无帮助。

  玛莉莎觉得很空虚。不久后,一种属灵的幽暗似有若无地笼罩着她。虽然她本性乐观,但有时却因着想结束生命的可怖念头而饱受折磨。她是否能够完成法学院课程,开始执业呢?或者,她的一切是否都将化为乌有?忧郁沮丧的乌云使她的灵魂中看不见任何亮光。

  有一天,玛莉莎走在布鲁克林第四大道上,正要去缴电话费,却看见一个熟悉的招牌:「神算铺」(Botanica)。她晓得这是一种专门算命的店家,以加勒比海岸的萨泰里亚巫术(Santeria)为根据。她从窗口望进去,看到等候室里有很多人。

  她走进去,问了几个问题。「喔,是啊,我们的巫医(curandero)非常了不起,我保证他一定能帮助你。」于是玛莉莎约好了周三再去。

  到了星期三,玛莉莎走进诊察室,见到一位年约四十的矮胖男人。他请她坐下,不久就说出她过去发生过的几件事。玛莉莎相当讶异--特别是他还提到她左肩的剧痛,这完全正确。他指出玛莉莎一位友人的姓名,说这人行巫术,陷害玛莉莎。当然,只要一些酬劳,他就乐意为玛莉莎解除这个咒诅。

  如果她周五带90元美金现钞前来,他就可以带领她进行洁净的仪式。他们会抓一只鸡,在玛瑞莎身上磨擦一番以「取得气味」,然后把鸡杀了。他将把鸡血取出,然后把鸡拿到坟场埋了。他保证说,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玛莉莎对这种作法相当反感,尤其她又是个素食者,反对为任何理由杀生。她觉得不大对劲;不过,如果这真能解决问题、释放她的灵魂,也许她该照做。

  回家后,她和朋友讨论此事。「如果这真能改善你的情况,」朋友说:「也许值得一试。」

  过去,在复活节等特殊节日期间,玛莉莎曾来到我们教会一、两次。现在,她处在犹豫不安之中,于是第二天就决定到我们的办公室来。「我需要跟牧师谈谈--需要找个很有能力的人!」她很坚持。当天刚好牧师都不在,结果玛莉莎就与一位名叫艾尔西·乐瑞森(Elsie Lherisson)的同工交谈。艾尔西「恰巧」在海地长大,知道萨泰里亚术那一套,马上告诉玛莉莎:神的良善比她个人的难处强大得多也只有神有能力释放她。她邀请玛莉莎当晚来参加我们的基础查经班。  

  「呃,我不一定能来,」玛莉莎犹疑地说。但是,后来她愈来愈因为次日那个杀鸡的仪式而觉得不安,因此便回到教会来参加查经班。她来得较晚,教室里都坐满了人,惟一的空位旁边坐着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装的男士--显然不是玛莉莎所喜欢的社会阶级。她只得勉强自己坐下去。
  在中间休息时,玛莉莎开始和邻座交谈,那位男士介绍自己名叫约翰。「你怎么会来这儿呢?」他问。玛莉莎便道出自己去算命铺的事,以及那里所发生的怪事。

  约翰翻开圣经,读了以弗所书第6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12节)

  然后他说:「撒但的确拥有力量,所以那个人能说出你的过去、你肩膀的疼痛等等。但有一位神比它伟大,力量也比它大得多。」

  「是谁?」玛莉莎问。

  「耶稣。」

  那天晚上结束聚会时,玛瑞莎感觉到这些人真的很关心她,他们并未因她去找人算命而视她为傻瓜,而是要给她更好的答案。不久,她与约翰、查经班老师和师母,以及其他几个人就围成一个圈。有人说:「神很美好,他也要你有美好的生活。」「我们来祷告,祷告将使你的生命改变,你不必去杀鸡来解决问题。真正的事实就是:该流的血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流了--就在耶稣为你死在十字架上时。他爱你,关心你,他能使你自由。」然后,他们一起为祈求宽恕与洁净而祷告,玛莉莎从此由黑暗进入光明。

  玛莉莎流着泪,听到带领者说:「玛莉莎,现在你不必再惧怕任何邪灵或咒咀,你的名字已写在天堂的生命册上。耶酥在你里面活着,他爱你,并要保护你。」



走在光明中

  周四晚上回家时,玛莉莎心中已有一颗小小的信心种子。第二天,她没有到算命铺赴约。那个主日,她带着女儿来到教会。

  在教会附近的一个巷子里,她瞥见车阵里有辆箱型车,里面有个男人坐驾驶座旁盯着她看。她的心脏砰砰地跳着,因为她认出了那个人--正是那个巫医!玛莉莎几乎不敢呼吸,她一路往教会走去,而那邪恶的使者也一直盯着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她继续稳步向前,直到踏进教会才松了一口气。周二晚上,她又回来参加祷告会。我邀请需要特别祷告的人到前面来,她便来到前面,和其他人一同跪在走道上,开始哭泣。「我知道神爱我,而且向我伸出他的手,」她回忆。「我必须跟随他。在那一刻,我就下决心永不回头,我要更多认识耶稣和他的大爱。」

  之后数月期间,我们给玛莉莎做门徒训练;如今她是个坚定的基督徒,是教会宝贵的人才。

  在这个时代里,福音的工作应当不止是小故事、教义陈述或礼貌性的演说;它必须传达出神永活的能力,并显明永活的圣灵仍在世上工作。我们不断地听到邪教与撒但对人的控制带来愈来愈多的威胁;但是,若是撒但正在世上活泼地工作,我们难道不能期待永生全能的圣灵也施行工作吗?

  在这个时代里,福音的工作应当不止是小故事、教义陈述或礼貌性的演说;它必须传达出神永活的能力。

  希伯来书作者讲论救恩的信息时,便指明道:「......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了。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来2:3-4)换句话说,对付撒但的伎俩要从两方面下手:神的话,以及圣灵能力的明证。

  陌生人来到教会时,需要看到某些事情发生,以强化救恩的信息。他们需要看见过去的酗酒者得着重生、破碎的家庭得以复原、从前的同性恋者步上正途、病人得到医治--这是永生、全能圣灵的真实见证。

  我们必须比以前更殷勤祷告:「主啊,求祢降临,与我们所传讲的道同工。我们传讲祢赐予的信息时,求祢伸出手来。」我们必须重新调整个人与教会满档的时间表,腾出时间来,像安提阿教会的信徒「事奉主」时那样做(徒 13:2)。在我们等候、祷告、禁食之时,神会信实地回应我们对他的需要。

  在《疾风烈火》一书中,我曾叙述但以理·纳许(Dan-iel Nash)的故事:每当布道家芬尼(Charles G.Finney)出外讲道前,这个没没无闻的人就先行来到举行布道会的地方,把自己关在房里祷告。纳许在1831年过世前写下了最后一封信,其中有一段感人的文字:

  自从你来到这里,我就一直想着祷告--特别是祷告祈求圣灵和他的降临。似乎我总把神限制在这些祈求中......。直等你离去,我才发觉自己大可祈求圣灵完全的权能降临,不止临到某些人身上,而是临到每个人、每个地区、每个国家和全世界。周六也就是昨日,我就这样祷告,结果魔鬼非常生气。现在我确信,我和每个基督徒都有这样的责任与特权:析祷圣灵像五旬节那样降临,以及更大的彰显。我不知道我们为何不祈求圣灵完全且极致的权能降临,只要我们凭信心求,必看见神完全的回应。(注3)

  凯萝和我,以及我们全体教牧同工,长久以来就深信一点:若没有圣灵,我们在布鲁克林的事奉根本无望。我们一无才干或本领,能够做成他的工作;惟有神的灵能帮助我们,为耶稣基督做出改变。

  圣灵如今正在世上,等着要回应我们对他的渴望,以鲜活的能力降临在我们身上。然后,我们便可带着更深刻的领受,欢唱我们在教会中常吟唱的古老诗歌:

  神藉着圣灵运行,
  在全地运行:
  当神运行,就有神迹奇事:
  主啊,愿祢也在我里面运行。(注4)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