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资格不符?


  如果你是雇主,打算为公司雇用新员工,你当然会仔细审查应征者。从第一次面谈开始,你会尽可能地衡量他们的能力,试着评估他们的智慧,以及在这个职务方面的经验。你会细看他们的履历表,也许为他们作一些测试。在整个过程中,你会不断自问:此人真能为我做好这份工作吗?

  在使徒行传中,我们看到许多人被神拣选出来担负重任;但,我们随即会问道:这些人真的够资格吗?他们在就任之时,当然并未具备我们现今所要求的准备;有几位使徒只是渔夫而已。按常理说,巴勒斯坦满是更具潜力的候选人,没有人会选上他们。
  但,藉着圣灵的能力,神以超自然的方式装备他们,令所有的人惊讶莫名。旁人对他们提出的问题是(就像质问他们的夫子一样):「这些小老百姓从哪里得来权柄与能力?」他们根本不够格!对常人的想法而言,他们的行动作为真是不可思议。



古今执事对比

  在使徒行传第6章中,我们看到有更多人被选出以担任事奉;这一回是为了解决教会中两个族群间的争论。针对寡妇--亦即无力谋生者--的食物配给,有人发出怨言,认为某一群人受到较为优厚的待遇,分配不均。

  我很高兴使徒行传中有这样一段故事,因为这显示初代教会并非事事都像天堂一样完美。会众迅速加增,涵盖多种族群与文化,而且实际照顾有需要的人。但,仍然有恼人的事浮上台面。

  为了回应需要,使徒决定设置七人小组,专门从事这项服事。这一批人就成为最早的「执事」,这个字是从希腊文的「仆人」来的(如果你以为身为执事的意思就是在教会中坐享威望,那么恐怕恰恰相反。这个字眼最原始的意思,就是卷起袖子来,服事眼前的每一个人)。

  请仔细看看担任这项工作的条件。使徒提出的主要条件,就是执事必须「有好名声,

  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第3节);其中并没有提到大专学历,也不打算寻找财力雄厚或人脉良好的人--但这倒似乎是今日许多教会所中意的执事人选资格。

  我有个朋友在别州的某间著名教会担任牧师,他告诉我:「我们这里的执事真是令我太震惊了,他们连礼拜天都很少来教会呢!我在他们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属灵的性格。显然他们是因为有钱才被选上;而让他们担任执事,是为了留住他们,免得他们跑到别的教会去。」

  使徒却恰恰相反,他们知道信徒一定要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才够资格在教会有效地事奉,因为教会是属灵的有机体,需要的是属灵的恩赐。学位和人脉在公司团体中也许很棒,但教会的战争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 6:12)。华尔街的企业心态竟侵入了耶稣基督的教会,这是何等的悲剧!



何谓「充满」?

  使徒要求执事必须「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这引发-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每个基督徒不是都被圣灵充满吗?我们难道不都被教导说,每个信徒都可宣称自己被圣灵充满吗?显然不是,否则使徒就不会提出此一判断准则。

  学位和人脉在公司团体中也许很棒,但教会的战争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 6:12)。

  换句话说,没有被圣灵充满并有好名声的人,就不该被选出。这并不会与罗马书8章9节相互抵触:「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每个信徒重生得救时,圣灵的确居住在他的心中。但同时,新约中也一再表示--包括使徒行传第6章的这段经节,被圣灵充满是很明显、可观察而得的,这样的「好名声」会让耶路撒冷的会众知道。显然,圣灵掌控这些人的生命,使他们有好名声;大家都知道他们藉着圣灵的能力,过着得胜的生活,并祝福别人。只有这样的人能担任执事。

  若是认为每个信徒和每个基督教会都被圣灵充满,这种观念既违背圣经,也不符事实。如果我们已一次被充满且永久被充满,保罗为何吩咐基督徒「要被圣灵充满」(弗 5:18)?

  显然,耶稣传递信息给老底嘉教会时,老底嘉的确是基督徒聚集之处(启3:14-22);但当地会众的属灵光景是如此不冷不热,以致基督要把他们从口中吐出去!若要说他们被圣灵充满,势必与事实严重矛盾,并使圣经上的话语失去意义。「圣灵充满」与「不冷不热」绝不可能同时并存。

  反观今日的教会中,许多会友连每周一次一小时的聚会都难得出席(而且这聚会还得具有娱乐性)!这能算是被圣灵充满的教会吗?还有,那些非常在意有色人种参加聚会,甚至不惜收拾行李换教会的会众,也是被圣灵充满吗?

  1876年,慕迪曾在纽约赛马场(即今麦迪逊花园广场)讲道,他说:

  在神的儿女当中,有许多是勉强得到生命,却没有能力事奉......。圣灵带着大能降临在他们身上,这与悔改信主是有分别的。如果圣经没有这种教导,我要提出更正......。我相信,假使我们领受这种新的洗礼,在一周之内就能完成数年以来所做的事......。

  许多人以为只要自己曾被充满,就会永远被充满;但是,噢,我的朋友啊,我们是有裂缝的器皿,必须持续放在水泉之下,才能保持充满......。让我们持续地亲近他。(注1)

  这是现今最少被讲述的问题,却是今日教会所面对的最重要问题。自慕迪的时代以来,在许多圈子里已弃「被圣灵充满」一词不用,因为某些团体傲慢自大地误用了这个词,使之等同于情绪反应或讲坛把戏,目的只在于煽动群众。所谓「五旬节派」或「灵恩派」的文化出现了,虽然一样喧闹,却与五旬节圣灵降临的能力不同,而且其中的表现其实是完全可预料的。

  有人宣称,若要领受「恩膏」,就必须到他们的教会去,那里才有「河水」流动;只有接受他们的行为表现--通常既怪异又不符合圣经--才算是「在圣灵的河水中」。

  在使徒行传中,我们根本看不出神的祝福与地理环境有什么关联。当彼得来到该撒利亚,进入哥尼流那拥挤的家时,他从未说道:「你得跟我们一同回到那个楼上房间去,因为那里才真正有圣灵流动!我们那儿有大风,还有如舌的火焰落在各人头上!耶路撒冷才是圣灵之火降下的地方。」

  在使徒行传中,我们根本看不出神的祝福与地理环境有什么关联;初代基督徒亦未到处旅行「求得祝福」。

  初代基督徒并未到处旅行「求得祝福」,因为他们知道圣灵能够降临在每个地方的每个人身上。并没有所谓的「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恩膏」,或任何一种与某个特定教会相关的类似事件。这类的声明其实相当自我本位,不符合圣经。感谢神,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能得到圣灵。

  但是,暂且不谈这些极端表现、伪造假冒,以及纯属不同文化的表达方式,我们还是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对基督徒来说,被圣灵充满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打算按照别的根据来过日子或经营教会,干脆把圣经丢到一边算了。神的话语吩咐我们:「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弗 6:10),这就表示我们很有可能会错过目标或变得软弱,因而无法得到圣灵的能力。



大惊奇

  于是,七个属灵的人被分别出来,接受祷告与按手,来管理膳食;同时,使徒得以再度专心地全时间祷告与讲道。根据使徒行传6章7节记载,这个安排带来了爆炸性的增长:「神的道兴旺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

  不过,这些被圣灵充满的执事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司提反满得恩惠、能力,在民间行了大奇事和神迹。」(8节)司提反未曾被按牧,也没进过神学院,他只是一个忠信的执事,却在突然之间成为奇妙的事奉管道。这是怎么回事呢?他并非使徒,「只是」个服事者。

  这个特点,为教会打开了整个新世界。在此之前,初代信徒以为神只使用十二使徒;现在他们看到,神的作为超越了这项头衔。司提反「满得恩惠能力」(8节),无法用人意的框架加以约束。如果此事发生于布鲁克林,大概有些人会惊呼道:「哇!司提反是怎么啦?」

  圣经上并未记载司提反在主日早晨站上讲坛,也没有提到他参与十二使徒的会议。但是,他的生命被神充满,此事仍被传扬至市集、街道以及民众家中--没有人能够预测司提反执事接下来会如何。  

  门徒在五旬节当天所引用的约珥书预言,神就这样成就了:「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徒2:17-18)受到浇灌的不只是称为「牧师」、「教士」的人,也不只是正式的牧者或教牧同工。这种经验是神为每个子民预备的。  

  神所在乎的并非能力,而是可用性:根本没有所谓「只是当招待」或「只是当托儿人员」这回事。

  没有人想得到会是这种情形,这与一切先例和传统相抵触。但是,就这么「砰」地一声,司提反来了,为神的国度带来剧烈的震荡。

  当今教会实在需要停下脚步,重新了解一点:神并不凭藉头衔或人为的资源而工作,他只使用他自己所赋予的恩赐。我们在第三章中提过,神所在乎的并非能力,而是可用性;根本没有所谓「只是当招待」或「只是当托儿人员」这回事。圣经上说「在神凡事都能」(太 19:26),这当然包括超越自然的事情--只要我们重新恢复对圣灵能力的信心。



大祸临头

  很快地,反对就出现了--感谢神,不是来自教会,而是来自非信徒(如果神今天也在教会中以不寻常的方式使用某些人,但愿我们也有同样的反应!司提反的信徒朋友们似乎都支持、鼓励他,而不是批评他不够资格)。

  犹太的反对者开始与司提反辩论。他们歪曲司提反的看法,并且胡乱给他加罪名,手段卑鄙。他们发现「司提反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众人敌挡不住」(徒 6:10)。司提反当时得着神的帮助,难怪他的敌人拿出手铐把他拖走! 你是否曾听过当今有哪位牧师宣称,只要你与神同行,不断覆诵神的应许,事事都会没有问题、圆满达成?或者,只要你拿出权柄,一切问题或困境都将烟消云散?

  我得告诉你,司提反这位「大有信心、圣灵充满的人」(5节),还是被捉拿了。他们「忽然来捉拿他,把他带到公会去」(12节)。更糟的是,各项指控接踵而至,许多人为了害他,不惜说谎造谣。使徒行传第7章的内容,大半都是这段审判过程的法庭记录。

  我们可能完全在神的旨意当中、被神大大使用,但仍陷入重重困难之中。圣经并不像好莱坞电影一样,让所有的故事都圆满收场。

  司提反至终被释放了吗?没有;他成为基督教信仰的第一位烈士。他的死极为可怕--被石头打死,但在临死前,他还大胆为基督说话。这就表示,我们可能完全在神的旨意当中、被神大大使用,但仍陷入重重困难。圣经并不象好莱坞电影一样,让所有故事都圆满收场。这里清楚显示,身为神的儿女,并不只是每天接触属灵上愉快的事情而已。

  罗马书8章17节说:「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请记得,主要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会死,而在于我们将如何死。我们应该像司提反那样,直到生命的终了,仍为基督火热。  

  那日,在这群凶恶的暴民中,有个叫扫罗的家伙也站在一旁,他来自北方小亚细亚的大数。我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也喜悦他(司提反)被害」(徒 8:1)。他对基督徒的愤怒又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有一天,他正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基督从天上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徒 9:4)扫罗仆倒在地并且悔改,我们因而得以领受这位伟大使徒极为宝贵的服事。



未曾预见的果实

  也许就在扫罗看着司提反死去时,某个种子进入了他的心中,因而日后结出果实。最后的成果是,整个罗马帝国中有许多教会被建立,成千上万的人得到基督的救恩,而且有半数的新约经卷出自他的笔下,流传至今造福我们。

  1921年,符大卫与丝薇雅(David & Svea Flood)这对宣教士夫妇,带着两岁大的儿子,从瑞典来到非洲中心,即当时的比属刚果。他们遇到另外一对年轻的北欧夫妇--艾力森及他的妻子,于是四个人共同寻求神的带领。他们怀着柔软的心,愿意为神虔诚牺牲奉献,因此感觉到神要他们从宣教总站出发,把福音带到偏远地区。

  这是信心的一大步。在恩多利亚(N'dolera)村落中,酋长断然拒绝让他们进村去,惟恐侵犯当地的神明。这两对夫妇便决定走到半哩外的山坡上,搭建泥土小屋居住。

  他们为属灵的突破而祈祷,但并没有看见成果。他们惟一能够接触到的,是村里一个小男孩,他获准每周两次把鸡肉和蛋卖给他们。丝薇雅--一位仅有四尺八寸高的小妇人--下定决心:如果这个男孩是她惟一能够交谈的非洲人,她就要试着带领他信耶稣。后来,她成功了。

  但,除此之外,并无别的成果带来鼓励。同时,疟疾不断击打这个小团队,成员一个接一个病倒。后来,艾力森夫妇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便离当开地,返回宣教总站。大卫和丝薇雅则继续留在恩多利亚附近。  

  后来,就在这原始荒野中,丝薇雅怀孕了。当她快生产时,酋长终于软下心来,准许一位助产士去帮助她。于是,一个小女孩诞生了,他们给她取名叫艾娜(Aina)。

  但是,生产的过程却令丝薇雅耗尽气力,而她原本就因数度感染疟疾而非常虚弱。生产的过程对她孱弱的生命造成严重的打击,之后,她只活了十七天。  

  此时,大卫几乎崩溃了。他掘了一个简陋的坟墓,把年仅廿七的妻子埋葬了,然后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山下的宣教总站。他把初生的女儿交给艾力森夫妇,咆哮着说:「我要回瑞典去。我失去了妻子,显然无法照顾这个婴孩。神毁了我的一生。」然后,他就前往港口搭船离开,不仅拒绝了神的呼召,而且拒绝了神自己。

  八个月之内,艾力森夫妇俩人都被一种神秘的疾病侵袭,几天内相继去世。小婴儿被移交给一些美国宣教士,他们把她从瑞典名字改名为艾姬(Aggie),然后,在她三岁时,带着她回到美国。  

  这个家庭深爱艾姬,由于担心非洲当地的法律问题会使她与他们分开,所以决定留在家乡,并从宣教工场转向牧养教会,因此艾姬便在南达科塔州成长。长大后,她进入明尼亚波利(Minneapolis)的中北圣经学院(North Central Bible College)就读,在那儿与年轻的贺杜威(Dewey Hurst)相遇并结为连理。

  时光荏再,贺氏夫妇的事工果实丰硕;艾姬生了一个女儿,然后又生了个儿子。后来,她的丈夫成为西雅图附近一所基督教学院的校长,而艾姬在当地发现许多北欧人的文物,引起她的好奇心。

  有一天,一份瑞典的宗教刊物出现在她的信箱里。她不知道是谁寄来的,当然她也看不懂。但她随手翻看时,突然有张相片使她愣住了:在原始荒野中,有一座坟墓,上面有个白色十字架--写着:符丝薇雅(SVEA FLOOD)。

  艾姬立刻跳上车子,去找一位学校里的老师,因她知道这位老师会翻译瑞典文。「这篇文章说的是什么?」她求问。

  这位老师略述了故事内容:很久以前,有几个宣教士到了恩多利亚......一个白人婴孩出生......年轻的母亲去世......有个小男孩曾被带领来信耶稣......。而,在白人都离开之后,男孩长大了,终于说服酋长,让他在村里建立学校。这篇文章说,他逐步将所有的学生都带领信了耶稣,然后孩子们又带领父母信了基督,最后连酋长也成为基督徒。目前,那个村里有六百个基督徒......。

  这都是因为有大卫和丝薇雅的牺牲。

  在杜威和艾姬结婚廿五周年时,学校送给他们一个礼物:一趟瑞典之旅;艾姬因而找到自己的生父。符大卫年事已高,曾经再婚,又有了四个孩子,但多半时间耽于买醉,不久前才中风。大卫心中仍然苦毒,他订定了一个家规:「不准提到神的名字,因为神把我的一切都夺走了。」

  艾姬激动地与同父异母的弟妹们重聚,之后便提出与父亲见面的请求。其他人都很犹疑:「你可以跟他说话,」他们回答,「虽然他现在病得相当厉害。但你要知道,只要听到神的名字,他就怒火冲天。」

  艾姬并没有被吓住。她走进肮脏的公寓,看见散落各处的酒瓶,然后她走向躺在凌乱床上的那个七十三岁老人。

  「爸爸?」她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他转过头来,开始哭泣。「艾娜,」他说:「我不是故意要抛弃你的。」

  「没关系,爸爸,」她回答,温柔地搂着他。「神一直照顾我。」

  这个老人立时僵硬起来,眼泪也止住了。

  「神忘记我们了。我们的生命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他。」他又转头对着墙壁。

  艾姬轻抚他的脸庞,勇敢地继续说下去。  

  「爸爸,我有个小故事要告诉你,是真实的事。你没有白去非洲,妈妈也没有白死。你们带领信主的小男孩长大了,他带领全村居民接受耶稣基督。你们种下的种子一直不断生长,到今天,因为你们忠于神在你们生命中的呼召,有六百个非洲人在事奉神......。」

  「爸爸,耶稣爱你。他从来没有讨厌你。」

  这个老人转过身来,注视着女儿的眼睛。他把身体放松,开始谈话。那天下午,他重新回到这位多年以来所怨恨的神面前。

  之后几天,父女共渡重逢的温暖时光。不久,艾姬夫妇返回美国;几周后,符大卫归入了永恒的安息。

  几年后,贺氏夫妇到英国伦敦参加一个高阶层的福音研讨会,会议当中有一篇报告由萨伊共和国(前比属刚果)提出。该国国家教会的监督,代表约十一万接受洗礼的基督徒,滔滔述说福音在国内传播的情形。随后,艾姬忍不住上前问他,是否听说过符大卫和丝薇雅的事迹。

  「有的,女士,」这人操着法语,再由别人译成英语。「是丝薇稚领我信耶稣的。我就是在你出生前,带食物去给你父母的那个男孩子。直到今天,你母亲的坟墓和以往的事迹,是我们每个人都尊敬的。」

  他啜泣着,拥抱艾姬良久,然后继续说:「你一定要来非洲看看,因为你母亲是我们历史上最著名的人。」

  后来,艾姬夫妇真的去了非洲。当地的村民蜂拥前来,欢呼喝釆地迎接他们。她甚至见到多年前被她父亲雇用,以小吊篮背她下山的人。

  当然,最戏剧性的一幕,就是牧师陪同艾姬去看她母亲的坟墓时;她跪在坟前的土地上,祈祷感谢神。后来在教会里,牧师读了约翰福音12章24节:「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接着他又读诗篇126篇第5节:「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注2)



起立暍采

  丝薇雅的牺牲,与初代执事司提反的遭遇颇为类似。他们都付出所有,不计代价,也不期待免受痛苦与灾难。从人的标准看来,他们去世时都太年轻;但在属灵的国度里,他们的成就却不可计数。

  在最后一刻,司提反领受一个异象,使他大得激动。使徒行传7章56节说,他看到「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在新约书信和启示录的描述中,耶稣通常是坐在天父旁边的宝座上;但当时似乎是个极为特殊的高潮时刻,所以耶稣站起来了。司提反要回家了。

  生命的内容远比长短更重要。若是长寿却无所事事、空占地土,又有何意义?

  我宁愿为基督活几个有意义而果实丰硕的年头,而不要无所建树却残喘至高龄。

  即使先进的现代医药能帮助人活得更久,我们的生命比起永恒仍是片刻云烟。当我们离世时,没有任何一样财物会与我们同去。虽然物质世界很容易攫取我们的注意力与情感,但是在我们的生命结束后,便连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我要完全降服于神,而你呢?我不想活在只有一半被充满的状态;我要按照神的心意,经历他所预备的圣灵充满。他曾赐下应许:藉着福音与圣灵的恩膏,我们的生命会如丝薇雅一样被使用,带给许多人祝福与希望。比起世界上的任何荣耀与成就,这对我是更有意义的。我不要头衔,也不想出名或攀附权贵,更不要财富。我只要神以他的灵覆盖我,使我为基督得人。

  愿神帮助,使我们能够为着比自我更伟大的目标而活,超越「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因为这些事「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一2:16-17)。

  我们现在就可以藉着祷告亲近神,因我们知道他会信实地与我们亲近。忙碌、杂乱的生活很容易使我们脱离神为我们生命订定的计划,并导致我们无法为他的荣耀结出属灵的果实;只有主能把我们从这样的生活中释放出来。究竟有什么原因,能够阻止我们现在就求神融化我们的心、软化我们的意念,让我们实际成为行道者,而不只是听道者?

  ................................................

  亲爱的天父,我们常忽略祢为我们的生命安排的目的,求祢赦免。我们常妄自菲薄又只顾自己,很少想起属于祢是何等大的特权、何等美好的可能性;求祢原谅我们的罪。求祢显明祢对我们的旨意与目的,并加给我们恩典,让我们全心追求实现祢的旨意。这样祈求是奉基督的名字,阿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