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圣灵点燃的讲道


  在大城市中心的教会担任牧师,我常遇到一个大问题,就是有不少人对一个非常简单的字眼有误解;这个字眼就是父亲。对基督的信徒而言,这个字眼当然有着重大的神学意义,因为耶稣基督教导我们祈祷时要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新约中有数百处用「父亲」来描述神与我们的关系。  

  但是,来到我们教会亲近主的人当中,却有许多人需要大大更新自己的想法,才能确切了解圣经里「父亲」的真义。他们非常不幸,因成长背景而被牢牢地捆绑在扭曲的概念上。很多人的父亲会吸毒、酗酒,或当着他们的面,虐待他们的母亲;甚至也有人根本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可想而知,在这些新信徒心目中,「父亲」一词并不易理解。

  当然,神与他们肉身的父亲完全不同,所以圣灵必须向他们启示:神的慈爱和怜悯,完全超出他们所想所知。

  但我也深信,由于每个人多年来的教会经验,某些其他的重要字眼也会产生类似的扭曲。因着不同教派或教会的传统,我们面对崇拜、祈祷、传福音或讲道等字眼时,也很容易由周遭的宗教环境中吸取定义与心理图像,而不是由神的话语去了解。神的本意可能极为不同或更为伟大,但我们却受到成长背景的限制。我们并未以祷告的心查考圣经,并呼求圣灵帮助,只是认定自己的教会文化已将这些字眼正确的定义告诉了我们。不过,我并不敢保证自己真如想像中那样正确无误且合乎圣经。

  我们是不是都需要在神面前重新破碎、谦卑自己,以便领受他的心意与启示?我们必须谨记一点:要建立的是他的国度,在世上要完成的是他的工作。所以,重点应在于:神藉着圣经的启示,向我们传递计划与目的时,他的心意是什么?比方说,打从一开始,有关教会的整个概念就是他的,而不是我们的。他将使徒行传和其他书信赐下,告诉我们教会如何在能力和丰收中开始,并且可以如此持续下去。我们若能敞开心胸去学习,他就能在我们个人和各个教会的生命中,教导我们他的目的何在。



怎么回事?

  五旬节当天,群众因大惑不解而聚集;他们被圣灵在教会中的行事所吸引。这当中的原则就是:圣灵那无法解释的工作,最能够使会众聚集。如路加在使徒行传2章12节中所记,他们都「惊讶猜疑」。

  当神的灵以大能的彰显为他的子民发言时,其他人就曾聚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基督的教会及信徒的聚会,乃大于各个部分的总和,比每个成员的种种恩赐更大。我的好友、知名作家魏华伦(Warren Wiersbe)就说:「如果哪间教会能被你完全解释清楚,那一定有问题。」换句话说,如果教会只包含方法论、组织技巧和高明的广告,必然脱离了神原先的计划。教会一定要有超自然的成份,这是凡人心思解释不清的。

  如果教会只包含方法论、组织技巧和高明的广告,必然脱离了神原先的计划。教会一定要有超自然的成份,这是凡人心思解释不清的。

  使徒行传中的教会似乎并不合常理。彼得等人原本不应有那样的成就;如祭司和撒都该人所说,这些人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徒 4:13),尽管如此,他们却非常有果效,因为神的圣灵透过他们工作。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3章16节解释:「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这个「你们」指的就是神的子民。「殿」这个字的原义是会幕中的至圣所,大祭司一年一度在赎罪日才能进去;那是个可畏之处,因为神的荣耀以人眼可见的形式显现。保罗却大胆说,我们在教会里的人就是神的殿。

  神现在所关心的,并非新圣殿是否将重建于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上,而是他的教会是否活出他的心意:成为他的圣灵的至圣所。他所要的,是让教会成为充满敬畏与惊叹的地方--这两种特质已消失于大部分的聚会中。

  彼得的讲道使人大大知罪。尽管听众的背景南辕北辙,但带有恩膏的讲道却能够把救恩带给数千人。圣灵不需要为X世代举办特别聚会,也不需软化信息以迎合年长的传统保守派。彼得反倒大胆宣称:「你们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徒 2:23)显然他完全无视于讨好群众的重要,但现今许多教会却只知盲从群众。其实,当神的话语藉着圣灵的能力与爱而传讲开来时,神就会使人知罪、认罪。

  同样的,保罗也极力主张应运用属灵的恩赐,使得非信徒加入时,「就被众人劝醒,被众人审明,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将脸伏地,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林前14:24-25)这种情形今天不仅已消失无踪--我们根本志不在此。神能够透过圣灵行出他的应许,但我们却对此失去了信心。

  当我把新约中圣灵能力的典范,与今日流行的「对使用者友善」的趋势作对比时,心里实在忍不住悲伤起来。非信徒可以定期参加聚会,却毫无知罪感,因为圣灵和神的话语都没有被高举。许多讲员觉得信息应当经过稀释,免得把人吓跑了;圣经上说,透过满怀爱心的器皿,传讲圣灵所恩膏的坦白真理,就能引人归向基督,但这些人却不相信。他们并不专注于支取神圣的能力,却忙着与世人「和睦相处」,极力迎合世人「目前的景况」,只说些众人想听的话。如果世人要的是娱乐,教会就提供;牧师们绝不「冒失」,或让人觉得不舒服。

  在教会的黄金时期--使徒行传--里,哪里可找到这种心态?这种心态很可悲;而更糟的是,有不少年轻牧师参加研讨会,学到的只是新约中不曾出现的事奉哲学。

  我有一位朋友从事基督教音乐事奉,他最近接到一所中西部教会的音乐事工主任的电话。这位音乐事工主任心里十分忧愁,因她被新来的主任牧师大骂一顿。这位女士为什么触怒了那位主任牧师呢?就是因为她让诗班唱了布鲁克林会幕诗班的《圣餐组曲》,这首歌曲以《哦,耶稣的宝血》开始,然后连接《活泉洗净我》,最后则是古老的圣诗《惟独耶稣宝血》。

  主任牧师高分贝地对这位女士说:「你们以后绝对不准在这间教会里唱到耶稣的宝血!否则,你就会丢掉工作。早期那些粗糙的宗教象征,我们早就不用了!」

  神的圣灵将因此而多么忧伤! :



愈多能力,愈少作秀

  保罗描述自己在哥林多的事工时,也解释了讲道于圣灵工作之间的关系:「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2:4-5)今天,有这么多的讲员和教会想制造出「智慧委婉的言语」、机智于领袖魅力、美仑美奂的教会硬体,以及为家庭设计的优良课程--内容不胜枚举;但,就是没有保罗为神的荣耀而高举的「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当我自己默想这段经文时,心中也颇受激励,因为我们所谓的「讲道」,很可能根本就不合神的心意。不少讲道像是在作秀,也有不少太过怯懦,没有用神的圣洁和罪的严重性来挑战听众,以使人感激神的恩典;还有的只是宗教性的表演,少有真诚和从神而来的由衷热情,或圣灵的明证。有太多的讲道只知顾及听众的舒服,然而使徒的讲道通常却恰恰相反。

  百年前的卫理公会牧师邦德(E.M.Bounds)说得一点也不错:

  基督神权所赐的大能,就是烈火般的讲坛--不是博学的讲坛,不是流行的讲坛,不是雄辩的讲坛,而是燃烧着圣灵之火的讲坛......。

  这份大能,并不单表现于覆述原本熟知的真理,而在于所带来的力量,得以凭藉超越人类的权柄,宣扬启示中的真理。讲道者必须直接与神连结而领受能力......。

  神不会把这份能力与其他解决方案搀杂起来,让讲道有果效:他不会拿一些圣灵和一些别的成份混和起来:这能力单独且惟一由圣灵而来。这就是我们应寻求、保有的惟一目标,其重要性高过一切;这是无与伦比、至高无上的。(注1)

  我不知道读者的想法如何,但我宁愿冒着受人嘲笑的危险(如使徒行传第2章中所记),也不要欺哄基督的福音与圣灵。我宁愿与使徒一样被贴上狂热的标签,也不要得到圆滑老练之名。初代使徒至少能得到「恒心遵守使徒教训」的悔改信主者,「彼此交接、擘饼、祈祷」(42节),这是许多现代会众所不及的。我们因制度化而导致退步,连使徒行传的内容也使我们愕然;有些人甚至编造神学上的藉口说:「这些大能的事迹,只是在圣经六十六卷成书之前的事。」这是多么病态的逃避!对他们自己据以夸口的圣经,这是多么严重的摒弃!

  我宁愿与使徒一样被贴上狂热的标签,也不要得到圆滑老练之名。

  这一切都是因为聚会中少了圣灵。我们并不欢迎他,也不仰赖他在我们中间的事工,反而让假想中的听众观感决定一切。我们像是在卖面包、雪茄或电脑,一切以顾客至上,担心如果无法抓住观众的心、无法让他们开心,他们就会跑到邻街的另一间教会去,因为那里的表演更精采。这种基督教事工观念真是令人沮丧!这一切愚行的根源,都是因为不认识或未曾经历神的永活圣灵。

  难怪我们有时会被世俗嘲笑。有一幅漫画的内容是这样的:时髦的史考特牧师在办公室里对一个年轻人解释:「麦克,这群会众很有趣;他们比以往更具有消费意识,我们得顾及他们的需要!辅导、社交活动、心灵复健课程、家教、健身中心--我们要一应俱全!」

  麦克:「在这些项目中,神要安插在哪里?」

  史考特牧师:「神?呃,神当然还是一项吸引力,他的名号可不小。」

  麦克:「可是,你还会提到神吗?」

  史考特牧师:「嗯......坦白说,麦克,神带来许多包袱。那整套男性沙文主义、惟欧中心思想,再加上罪恶感的玩意儿......。」

  多么可悲啊!这群人自称是基督徒,却不敢将基督高举在最前方,因为他可能会提起罪恶、悔改或需要改变等等。

  相反地,请看彼得的讲道--教会历史上第一篇受到圣灵恩膏的讲道。这里的彼得显然是个新人,他已不再是失败者。他壮胆告诉群众:他们所看到、听到的,正是约珥先知的预言终于在长久等待之后实现;他解释说,眼前的男女都已成为神亲自临在的圣殿,他们已被圣灵充满,如同所罗门的圣殿曾为云彩所充满。

  这在全世界各宗教中是独一无二的。佛教、伊斯兰教等尊崇一神或多神,这些神只都停留在安全距离之外,并不会以亲密、活泼的方式,充满于神所赎回的敬拜者心中。这正是基督教独特之处。



无押韵,不假笑

  什么是被圣灵充满的讲道者?许多人都听过雄辩滔滔或机智灵活的讲章,也看过作秀型、听过字斟句酌的讲道。而,彼得与这些都相反--这个未曾受过正式讲道训练的渔夫,传递的是简单却有能力的信息。

  彼得事先完全没有准备;他显然并未夹带小抄(整卷使徒行传中,极少有讲道者事先知道自己将要讲道;向来都是时机突然临到,便开口宣讲,并期待神会预备所说的话)。然而,他立即以当时众人共通的语言宣讲福音。

  他没有设计出押韵的小标题,没有巧妙的文字安排,也没有使用抚慰人心的诗句。他只是放胆起身开口,不怕质问听众,但他带着慈爱与怜悯。他单刀直人,表明人人都需要决定是否要接受耶稣基督。

  他的信息不以律法而以基督为中心,他并不催迫人加入教会,也不呼召听众承诺改进自己。他只是把救主指给他们看,敦促他们悔改,相信基督,受洗--然后,「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8节),正如那一百廿人已在楼房中领受的。

  他们不需费时等待,看自己配不配、够不够圣洁--只要相信与领受就足够了:之后一辈子,也只需继续相信神并从神领受。

  最后,我们看到他的内心:「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40节)他并不是在表演;他的心因圣灵而充满神的爱,所以他以一种全新的神圣眼光看待这群人,并感受他们的需要。彼得没有摆出牧师的招牌笑容,或职业性地握手寒喧。最初的牧者并不是「专业人士」,或者肤浅的「讲道机器」,而是服事人与神的仆人。

  相反地,我们却看到不少矫揉造作、声泪俱下的牧师;这只是另一种演技。讲道者应当谦卑地彰显基督,然后退到一旁,好让人在施恩宝座前亲近基督。但是,我们却常看到讲道者成为舞台的中心,吸引所有的注意力,既夸口又骄傲,并常使用亵渎神的花招骗取会众的金钱。这些作法与合神心意的传福音方式有天壤之别。

?/b> 〗驳勒哂Φ鼻暗卣孟曰剑缓笸说揭慌裕萌萌?在施恩宝座前亲近基督。

  更奇怪的是,灵恩派圈中和宗教媒体上,竟没有人强烈出声,反对这些江湖骗子利用基督之名招摇撞骗。不知你是否曾收到请求捐款的信函,或看到电视上的募款节目,其内容将近(或根本就是)一派谎言又亵渎神。我曾收到一封典型的信件,是由一位知名布道家发出的,他说神的「启示」告诉他,神的子民现在可以得着「新的恩膏」,只要寄上美金卅三元三角三分,就能领受这位布道家的祷告,以及一个特制的小型宗教饰品;此外,如果付上美金九十九元九角九分,就能得着「三倍的恩膏」(一定是因为那个月有某个特价促销活动)!

  此人并非无名小卒,而是一个经常出现在基督教电视节目的教师兼牧者。这种厚颜无耻、大胆欺骗与贪婪,真让我震惊不已!若是在旧约时代,这样的人势必要被石头打死! 然而今日污染的情形是如此严重,大家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把要求捐款的信念给会众听,并警告他们:若有任何人愿意提供神的祝福、医治或恩膏,只要与一块钱的捐款连在一起,就是个骗局,而且全然可耻,因为耶稣的教导是「你们白白的得来,也要白白的舍去」(太 10:8)。有位朋友告诉我,这是这类牧师常干的伎俩,他们连信都没有自己写,只是最后加上签名而已。这些信多半出自职业捉刀者的手笔,他们每个月都想出新的花招,诈骗穷困无知人民的血汗钱。照着圣经的指示,这些骗子理当被每个有思想的基督徒痛骂、羞辱并回避。他们是全然欺骗者;至终,他们必会发现:神拒于天堂门外直到永远的,不只是「杀人的、拜偶像的」,也包括「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启 22:15)。

  彼得所作的,绝不是可耻的表演,他的请求完全出于真诚;当时的整个场面是属灵的,而非煽情的。

  他的结论同样大胆;他毫不退缩地呼召人悔改,进入圣灵里的新生活。他声明:「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 2:39)他既没有提到「可能」、「也许」,也没有说「希望」......等,只是放胆而满怀信心地传讲神的真理。



果效

  在群众身上的果效如何呢?他们听了觉得「扎心」(37节);另一种译本说「刺痛」』--他们谦卑、破碎了。没有人趾高气昂地对彼得说:「如果你下次给我这个、那个,我就再来一次。」被圣灵充满、带有恩膏的讲道,会让人在神面前降卑自己,如此,他就能按照应许所说的,让我们「升高」(雅 4:10)。自义消失,伪装解除。若非这样,就会是完全相反的回应:全然拒绝。

  救世军之母凯撒琳·布丝(Catherine Booth)曾在伦敦市礼拜堂讲道说:「这个城市中最大的需要,就是能刺透人的真理--使人知罪的真理,这真理令罪人知罪、认罪,从而撤除人眼目上的绷带。」

  这正是使徒行传中发生的事--众人或者赞同而加入,或者离去。他们若非在主面前破碎自己,就是转头而去、诽谤福音。带有圣灵能力的讲道必然直捣核心,解决属灵的问题。彼得绝非盲目莽撞,他像耶稣一样传讲真理。

  不错,每篇真正的讲章一定要有扎实的圣经基础--但这还不够;信息必须透过一位被圣灵充满的使者来传递,否则听众即使年复一年坐在教会的长板凳上,也不会真正接触「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弗 6:19)。请注意,神的道不是「传道者的宝剑」,而是只能被圣灵有效地使用,因为惟有圣灵能以大能使用宝剑打开人心。伟大的苏格兰藉灵修作家柏安德烈(Andrew Bonar)曾在1877年向当时的牧者发出呼吁,所表达的就是这个主旨:「让我们重新把自己放在圣灵的教导之下,让他教导我们神的话语,并教导我们如何传讲神的道,而不要随意添加自己的想法。一道闪电胜过千盏暗淡的烛光;圣灵所赐的一句话,也胜过人的汗牛充栋。」(注2)

  在许多聚会中,虽然整篇信息在教义上绝对正确,却仍令我们忍不住打瞌睡。我们也曾看过不少牧师模仿圣灵的果效,表现出疯狂怪异的模样,令听众窘迫难堪。难怪现在有许多教会建筑空荡荡的,因为缺少了能力,缺少圣灵的同在,也无法令人敬畏。没有人的内心被刺透--但这却是神要施行的手术,为了割除心灵的癌症,带来痊愈。

  邦德(E.M.Bounds)解释说:

  受了恩膏的讲坛,就是神在世界上最有力的代理,是神的代表,代表他的圣洁、权能、公义与怜恤。带有恩膏的事奉,就是神圣的事奉,因着圣灵的大能,足以担当大事。神圣的呼召授予传讲福音的特权,而恩膏使人有资格传讲福音。门徒在基督本身的事工中领受呼召去传道,但直到五旬圣灵恩膏降临,他们才得到称职的能力。(注3)

  彼得讲道的结果如何呢?超过三千人悔改。因着圣灵超自然的帮助,传讲大能的福音,许多人因而彻底转变。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场奇妙的祷告会之后,因门徒在当中得到了天父美好的应许。这个模式延续了两千年:基督徒聚集寻求主,然后,就在某一刻、藉由某种方式,福音在大能中传递开来,所到之处众人生命皆为之改变。

  正因如此,我们必须快快返回神所喜悦的模式,领受复兴、祝福与成功的福音工作。我们必须回归祷告--不光是个人私下的祷告,也要有众人合一、公开的祷告。神已应许圣灵丰富的供应--如江河、洪流、海洋一般,而非叫我们努力从他的泉源汲取似有若无的水滴,残喘度日。



真正改变人的力量

  神已赐下了简单的公式,只要我们有信心,向他伸出双手,就能经历它:

1.圣灵的能力就是我们最大的需要。
2.这份能力与祝福,已应许白白赐给神的所有子民。
3.要完全领受这份应许,必须藉着信心诚挚祷告,并等候神的祝福降临。

  这就是新约中实际发生的事,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干渴的灵魂得到滋润。历代以来,曾有无数饥渴的信徒回归这个「属灵生命的事实」,让祈求复兴的祷告上达天听。教会历史也一再告诉我们,福音工作和扩展神国的高峰期,都出现在属灵复兴之时--「那复兴(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 3:19)

  旧约中的宣告,至今仍百分之百真确: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 4:6)就算用人为的花招和技巧努力十年,也达不到神的圣灵在教会的生命中工作一个月的成果。

  就算用人为的花招和技巧努力十年,也达不到神的圣灵在教会的生命中工作一个月的成果。

  在路易斯安那州有一位牧师,他读了《疾风烈火》后,十分确定自己的教会就是缺少了圣灵的能力,于是决定开始每周进行祷告会。很悲哀的是,几星期后,这教会竟因之分裂!他的敌对者说:「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某宗派)吗?我们是不办祷告会的!」这些人根本不管圣经说什么、哪些东西能将属灵更新带给神的子民,就是不愿脱离其宗教传统的舒适界限。

  我确定这些人不但深信自己的教会是基督的教会,更深信自己的宗派比其他宗派更优越。但你能够想像一个教会竟然为祷告会这种问题而分裂吗?并非有人在教堂里贩卖毒品,或在讲道中否认基督,只是牧师渴望定期聚集信徒祷告,竞有人因此离开教会!他们手中的圣经已严厉地指责他们,也道出他们的结局:「你们斗殴争战,也不能得;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雅 4:2)。

  彼得当日宣讲基督教的第一篇信息时,并不是人为的聪明和方法把悔改归主者领入教会,乃是神透过一个不大可能的代言人成就了这事。讲道专家若分析这篇讲章,可能会说:「什么?这根本没有份量。讲这种道真是丢人现眼。」

  但是,请想想那三千多名新信徒心中雀跃的喜乐:多少家庭在那天夜里何等欢乐!多少儿女发现自己重新找回了愿意爱他们、照顾他们的父亲,不再忽略他们!多少个婚姻在那天得到了医治!

  这一切都是因着圣灵的工作。

  耶稣曾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并且,「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约7:38-39)。就是这个活水的涌流,可将福气带给其他人,甚至全世界。而且,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基督的福音加上圣灵的能力,能够转变世人所能想像的最困难情况。

  就拿麦威利(Willie McLean)的例子来说吧。他身高六尺四,是教会的保安组长,每星期天陪同我进出四场拥挤的崇拜聚会。他目前的这种事奉型态其实颇令人啼笑皆非,因为他在纽约市警局的前科记录可复杂了。如果你看过那些前科的内容,一定会认为威利绝对是无望、完全无药可救之徒,应该把他锁起来,然后把钥匙丢掉。然而今天他已献身服事神--虽然身上还有两颗没被外科医生取出的子弹:一颗在他背上,一颗在他的下巴。

  我不打算花时间和篇幅详述他的整个故事;他起码有三、四次死里逃生的经验。以下略述其事迹一二,以飨读者:

  ................................................

  威利才上国中,就踏上了可怕的一步--让女友怀孕了,而女友才十二岁,还是一个纽约警察的女儿。「当时我不知道她才十二岁,」他害羞地微笑着。艾莉丝生产后,她的父母希望息事宁人--但是,到了第二年,这对年轻人又犯了一次!

  这回,暴怒的父亲按强暴罪把威利逮捕了。然而,在家庭法院法官的面前,十三岁的艾莉丝--她才刚第二度从产科病房出院--却流泪为威利求情。结果,他被判缓刑......。

  ................................................

  还不到初三,威利就辍学了。他整天在哈林区的弹子房消磨时间,要不就跟街头混混为伍。他对这些人的崭新汽车、闪亮珠宝、美丽女伴十分着迷。

  有一天,他对那些人说:「嘿!你们可有不少好东西。」

  「小子,」一个人回答:「如果你也想要拥有这些东西,就得照我的样子做。」于是这个少年从此投入地下彩券,收取赌注大发利市。他也开始偷车。「说真的,我的万能钥匙开得了每个厂牌的车子:福特、道奇、雪佛兰。」他承认。

  有天晚上,威利正开着偷来的车在中央公园旁奔驰,一辆警车将他拦下。威利拼命踩紧油门,然后在几个急转弯后,撞上了一棵树,他便弃车奔逃。「停下来!」警官大喊着,并向他投掷警棍。

  但威利在法庭上的运气还是很好。由于巧合,这部偷来的车竟属于威利父亲的一个朋友,他们同为共济会会员。他同意不指控威利。

  ................................................

  十七岁时,威利开始尝试毒品。当然,骗徒已先警告他:「如果你想成为这一行的好手,就不能吸毒,也不要酗酒,要赚钱就得认真经营你的彩券,别人不会信任生活一团槽的人。」

  但威利不予理会。迷幻药、兴奋剂、占柯硷,特别是海洛因,他都常用。在「注射长廊」中,威利不止一次看到有人因「辣剂」(毒贩给的免费毒品,其实是要惩罚告密的人)而毙命。那种免费的白粉看似海洛因,实际上却是老鼠药。

  「看来我实在无法不坐牢,」威利回忆。「总有三个月是因为这个、两个月是因为那个:签赌、非法入侵、防害治安、偷窃等等。好像街道上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

  ................................................

  最后,他终于因为犯了廿一项持械抢劫罪状,而被判处十年徒刑。当威利讲到这些日子时,由于坐牢的次数太多了,他自己也有点弄不清。他先是被送到纽约市的里克岛(Rikers lsland),然后是纽约州立的新新监狱(SingSing),然后是格林海文(Greenhaven),再来是更远的克林顿-丹尼摩拉(Clinton-Dannemora)--离加拿大只有四十哩远,之后是康姆斯多克(Comstock,当时被称为「魔鬼战士学校」),最后是渥克赫尔(Walkhill)。

  但,在克林顿那个恐怖的夜晚,威利却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个高大、粗壮的牢友,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他对威利颇为友善,常留些糖果、汽水和香烟在威利床上。真棒,威利心想。有一天,那个人对威利宣布:「喂,我有赌债要还,明天就需要钱。你欠我四十五元,因为我给过你那些东西。」

  「呃,」威利立刻斟酌一下情况,「我现在没有,但有些钱就要寄到了,钱一到我就给你。」

  「不行!你没听懂我的话。」那人钢铁般的声音回答。「我是说明天!如果你没钱,就要作『我的狗』。」

  想到要被迫为这个人提供同性恋的服务,威利恐惧得不得了。他整夜无法入睡,不停地在六尺八尺的囚室中来回踱步,吓得要死。监狱里的其他囚犯整夜窃窃耳语,不知再来会有什么好戏。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牢房开门时,威利采取主动,抓住通道上一个拖把水桶,朝那人头上猛力一击,顿时血流如注。警卫跑来抓住威利,用催泪瓦斯喷他的脸,合力使他就范。

  不可避免地,威利又被送返法庭,这回是被控杀人未遂,徒刑又加长了......。

  ................................................

  威利终于在1976年出狱,而,不可思议地,艾莉丝和两个孩子竟然还等着他。这对情侣终于成婚,不顾女方家庭的强烈反对。

  但,廿七岁的威利满怀愤怒,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有一回,有人在街上拿刀逼近他,他便抓住刀锋,差点切断手指。艾莉丝到医院去看他,恰巧看到威利的女友瑞妮也去探病!

  威利不让妻子进病房,但两个女人在大厅见面了。艾莉丝要求造访瑞妮的家--她听说瑞妮有个小婴孩,想调查是否为威利的孩子。一到瑞妮家,艾莉丝看到像极了威利的小脸蛋,这是抵赖不了的!艾莉丝简直愣住了。  

  外科医生用威利手臂上的一条肌腱,修补了他受损的手指。不久之后,在掷骰子时,对手说:「最后那一掷,骰子落地的样子不对。我不赔钱!」威利掴了他一巴掌,结果手指又折了。到今天,那只手指还是弯的。

  威利自己的父亲劝艾莉丝:「你最好尽量给他买贵一点的保险,因为他活不长的......。」

  ................................................

  在一个女儿因糖尿病去世后,威利更变本加历。他从毒贩那儿偷了价值两万美元的毒品,变卖之后,用这笔钱进入了色情行业。

  威利赚的总是入不敷出。「不到五个小时,就吸掉一千元的夸克(crack)。」他承认。毒品贩子很快就知道东西是谁偷的,便发出追杀令。有一天,威利正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突然,子弹接二连三射来。威利躲过一颗,第二颗九厘米的子弹打到电话又弹入他的脸,穿过舌头,劈开他的下巴。同时,另一颗子弹从背后击中他的肩膀。

  威利这个硬汉,竟想跳出电话亭去追枪手,那人却迅速坐上等在一旁的旅行车,逃之夭夭。这时,人群从附近的彩券零售店聚集过来。「老兄,你脸上有个洞!」他们喊着:「别再动了!」

  威利躺在地上,看着血水往沟里流,他作了生平中绝无仅有的祷告:「神啊,不要让我这个样子走。」

  艾莉丝那时刚开始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她到医院看他时,只是瞪着他,没什么表情。

  「你不哭吗?」威利问。

  「不,我要为你祷告。你太需要耶稣了......。」

  ................................................

  但是威利并未准备要改变。他又认识了另一个名叫白瑞姬的女朋友,白瑞姬后来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她愤怒的母亲也设法找人杀死他,但威利最后诱使杀手放他一条生路。

  皇后区的牙买加警方从屋顶上拍摄到他贩毒的照片,于是开始跟他纠缠。他被带到大陪审团面前时,全身都是冷汗:一切都完了,他告诉自己。我又要回监狱去多久呢?五年吗?还是更久?

  这次的判决是在里克岛待一年,加上五年缓刑。

  到了这个关头,艾莉丝终于成功地把她卅九岁的丈夫带来我们教会。长久以来,他总有种种藉口拒绝她:没钱奉献、没有合适的衣服......。但这回他屈服了。

  「诗班那天唱诗时,」他回忆:「我的心打开了。我的鼻水流个不停--我竟真的哭起来了!」

  「然后辛牧师开始讲道。满场那么多的人,但他就像是专对着我说话一样。这家伙怎么好像完全知道我的底细!」

  他转向妻子。「艾莉丝,你跟他说过我的事了?」

  「没有--真的,我什么也没说。」

  在威利还没注意到时,台上已开始呼召人接受基督。威利开始往前走,泪眼模糊。站在教会前面,他展臂哭道:「喔!神啊!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走不下去了......。」

  这就是这位刚硬罪犯新生命的开始。「虽然我知道自己不久就要返回监狱,」他说:「但那天我像是卸下了肩头的千斤重担。」从此,他继续来聚会,直到往里克岛报到的那一天为止。

  在狱中的这一年里,威利求神让他脱离美沙酮的束缚--这种镇痛剂是先前辅导员给他控制海洛因瘾的替代品,他已经使用了十五年。神回应他的祷告,解毒过程原本需时数年,结果十周就完成了。威利很快就出狱了--这回不再有毒品的缠累,他洁净了。

  再过不到一年,我们就雇用他在布鲁克林会幕教会的维修部门工作。他显然是基督里新造的人。有一次,我们的同工欧丹恩(Dan Iampaglza)牧师对威利说:「弟兄,感谢神,你太太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不然她可能早就把你杀了。」(艾莉丝受雇于联邦政府,可合法配戴点三五七马格农手枪。)

  「我知道,」威利回答。「我真让这女人受够了!只能感谢神,感谢耶稣。若不是主,她也挺不住的。」

    今天,威利用他温和的声音说:「主不仅拯救我——他释放了我。他修复我的婚姻,把自尊还给我。我的儿子麦可原本一直不肯跟我说话,现在也开始尊敬我了。我父亲看到神为我所做的一切,经过多年之后,他也开始事奉神。我的妹妹本来从事色情行业,她也将心献给主了。」

  「我的连襟本来会占年轻的继女便宜,他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想自杀。但我开始开导他;如今他也在服事神,在布鲁克林会幕教会的男声诗班里献诗。」

  「神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他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赐福给我和我的家人。」

  我们请威利在教会讲坛分享见证时,他强忍眼泪,读了一段经文作为开始;这段经文正是他那段惊人故事的写照:

  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做的。并且我主的恩是格外丰盛,使我在基督耶稣里有信心和爱心。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提前1:12-17)

  圣灵的力量抓住了这个巨人般的男子,制止他的自我毁灭。让麦威利转向基督与救恩的这位圣灵,也让他从此洁净,过得胜的生活。想想看,神的话语经过圣灵的恩膏,能带给我们多大的力量!不光是话语,也不只强调圣灵--我们必须得到话语和圣灵,一起带来祝福与救恩。

  让我们为各地的牧师祈祷,愿我们在讲坛上开口时,有全新、烈焰般的恩膏临到我们。我们要求神赐福,使我们在教会中的讲道能丰丰富富地带来天堂赐下的宝贝,使我们的乡镇、城市、国家以及整个世界能永远转变。愿我们与对主忠诚的邦德有同样的心志,以此为衷心所愿:「我愈来愈渴望被圣灵充满,看到会众被神的话感动、融化,如同大复兴的时刻,『在他们聚集之处,地大震动』,因主已在大能中降临了。」(注4)

  ......................................................

  主啊,愿祢赐下复兴,让复兴从我们自己、我们的讲道、我们的教会开始。不论如何开始、在何处开始,主啊,求祢在祢的子民中降下圣灵的复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