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墓园与精神病院


  跨入新的千禧年之际,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用崭新、不带偏见并乐意受教的态度,看清神究竟要基督的教会做些什么工作。那些针对公元两千年的骇人预言及预测中的灾难,都已成为过去;我们仍然聚集于基督的教会,祈求他的国降临、他的旨意成就。但,我们所称呼的「教会」--我们所属、所爱的对象,到底意义何在?

  当然,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正与我们对基督耶稣的信仰敌对;基督徒的价值观处处为人所弃绝。结果,教会非但没有按照圣经的教训,积极面对世界,藉着彰显神的大能,传扬神爱世人的福音,反而用以下三种方式回应世界:

  1.逃里世界,筑起保护的藩篱,并且说;「外面那些人真是可怕!」世界也许真的悖离了道德的约束,但这种态度却有违神要我们作光、作盐的呼召。

  2.对世界和世人发出谴责与定罪的言论,忘记了他们并非敌人,而是我们的工杨。这种态度形成了一整个「基督教企业」,有广播评论、社论作者等人无情地攻击、分析各阶层的罪人;但这并不是基督徒的任务。保罗(与使徒同等)曾清楚写道:「审判教外的人与我何干?教内的人岂不是你们审判的吗?至于外人,有神审判他们。」(林前5:12-13)我们的工作不是去修正非信徒,而是要谦卑内省:我们这些教会人士,是否真正活出合神心意的生活?

  我们要记得一点:新约中最严厉的警告与指正,并非针对未信主的大众,而是针对基督的教会。虽然神的本性是爱,但他的爱向人提出告诫;甚至用最重的话来说,这是让人产生敬虔的爱。且让我们看看几段圣经经文,其中所提及的问题都是针对属神的子民,而非针对整个世界。我们并不常听到如此大无畏的话语。

  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林前3:1-3)

  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我们可惹主的愤恨吗?我们比他还有能力吗?(林前10:21-22)

  弟兄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神离弃了。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来3:12-13)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3:15-16)

  请注意,神始终用毫不含糊的字眼来警告他的子民:他们的心若「把永生神离弃了」,会有怎样的危险。这里的问题不是世俗的人本主义、道德相对论,或者罗马帝国的巫术魔法,而是属神的圣徒偏离了崇高、神圣的呼召。

  3.任凭世界向我们「反传福音」而不自知。根据著名的基督教研究者巴乔治(George Barna)的报导,固定上教会聚会者与一般民众的相似极为惊人:

  ·过去一周内购买乐透彩券者:非基督徒中有27%,基督徒中有23%。
  ·过去三个月内曾观看辅导级或限制级电影的人:非基督徒中有87%,基督徒中有76%。
  ·曾离婚者:非基督徒中有23%,基督徒中有27%。(注1)

    教会非但没有按照新约的教导,成为一群圣洁、大有能力的余民,奉献自己为神所用,反而被世界的价值观侵入,以致与世界几无分别了。

  我们难道不该自问:是怎样的教导引致如此的惨状?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或者少做了什么事,使得基督徒的属灵生命分崩离析?我们最好立刻赤裸裸地提出某些不应回避的问题,准备好随时将今日教会软弱、属世的原因全盘根除。

  但事实并非如此,反而有许多掩饰的行动出现。有些教会领袖并不面对周边明显的问题,反而宣称一切都好,因为他们「对教会有新的异象」。我多次在教牧同工研讨会中听到的是:「你对教会的异象是什么?」如果你没有熟记一套新奇动听的新观念,可随时向人发表,你就落伍了。

  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不是我的教会,而是神的。订立异象的是神,不是我。

  怎么会这样呢?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不是我的教会,而是神的。订立异象的是神,不是我。耶稣基督是头,我们是他的身体。圣经里已经说明他对教会的异象--教会是什么、如何运作、教会的目的、由什么力量支持她的工作......等等。圣经上记载着基督对教会的异象,除此之外,一切的异象都是极度自大的表现,也终将带来灵魂的毁灭。

  比方说,教会增长专家们对于现代化、「最前线」教会的异象包罗万象,却不包含祷告。使徒教会的引擎--祷告会,完全不存在于他们的新异象中。在他们眼里,圣经是本过时的古书;在他们光鲜亮丽、充满花言巧语的刊物上,鲜少提到祷告与圣灵的能力。然而,出自人的聪明机巧只能带来索然无味的聚会,无法让人与神连结;未信主者被福音大能彻底改变的见证也少得可怜;对付罪恶的情况更是绝无仅有;教会中违反基督徒纪律的人也没有受到制裁。

  到最后,教会是否会变得像个辉煌的娱乐中心,与圣经里呈现的教会典范全然不同?

  如果牧师们需要异象宣言,我有几个建议:提摩太前后书如何?保罗给提多的书信如何?使徒行传如何?这些经卷都清楚描述了神对教会的心意。如果我们教会的精神和神话语中所说的截然不同,我们最好能够谦卑承认。

  是的,时代在改变,我们从而得到许多优势,例如专属的建筑物、音响系统、福音歌曲专辑等。这些都很棒;但谁也没有权利改变耶稣基督为教会拟定的不变属灵原则,因他在十字架上舍弃生命,才有了教会。



不可或缺的圣灵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圣灵本身和他的工作,若是少了他,基督教就没有盼望;若没有圣灵同在,持续赋予能力,教会就不成教会。我们对神的灵有多少了解以及体验,就决定了神对我们教会的计划能完成多少。  

  如果我们小看圣灵,或者,更糟的是--如果我们忽略他,还要更糟的是--如果我们令他忧伤、浇熄他的工做;那么,我们所拥有的「现代教会」,就会变得与新约圣经中描述的教会完全不同。如今,各地教会的崇拜聚会已变得完全在预期之内、分秒不差,缺乏自发性,极少甚或毫无圣灵的同在;假若让使徒行传中的早期基督徒看到今日所谓的基督耶稣的教会,恐怕都要目瞪口呆、啧啧称奇了。但我们多年来都习以为常,甚至以为教会本该如此呢!

  早在数百年前,敬虔的属灵人士就看出这个危险了。与约翰·卫斯理同时期的英国灵修作家罗威廉(William Law)就曾在1761年说道:

  由于圣灵不被尊为救恩的整个生命与力量要发挥效力必须凭藉的那一位,难怪基督徒对于真实的福音所知无几,如同犹大人对于律法的精义一知半解......。因为新约中若没有圣灵带来胜过自我、胜过罪、胜过魔鬼的能力,那就和只有旧约却无弥赛亚降临一样,难以帮人靠近天堂。(注2)

  太多人钻研教义的旁枝末节,并指导别人了解经文中细微的意义,但只有极少数人能让圣灵透信他们工作,带领人进入神国里的新生命。(注3)

  法利赛人完全满足于律法本身,以至于拒绝接受律法向他们指出的救主。忠实的福音工作者以为只要熟谙福音的字句,就能明白其真理与能力。因此,他们虽然自称忠于保罗的教训,但对于令保罗说出「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的属灵经历,却所知甚少。(注4)

  我们可以重读这番话,思想其中带给我们何等重大的挑战。那些最奋力强调圣经的人,常常就是想让教会失去圣灵的人。他们以为单靠教导就能让会友过着「得胜的基督徒生活」,但是若不经历圣灵的能力,这其实是不可能的。光靠誓言与承诺,不管有多诚恳,都永远克服不了世界、血气与魔鬼的力量。

  光靠誓言与承诺,不管有多诚恳,都永远克服不了世界、血气与魔鬼的力量。

  有多少人随意地驳斥圣经上对圣灵工作与能力的清楚记载--而事实上并无经节支持他们的见解?我知道旧约中对于吃猪肉和穿混杂布料衣物的禁令,在新约教导中已明白地解除了;但新约中并没有任何经节,叫我们驳斥使徒行传中关于圣灵活动的记载。无论在保罗、彼得、约翰或犹大的书信中,都没有说:「再者,在初代教会中,圣灵藉着平凡、未经训练者所成就的事,都不可能再发生了。你们要忘了这些事,致力于华美动人的讲道,与精巧灵活的人为节目。」耶稣基督昨日、今日、永远都不改变,圣灵也是如此。

  廿世纪知名的英国牧师锺马田(Martyn Lloyd-Jones)写道:「圣经上没有任何一处说这些事只是暂时的--一处也没有!没有任何地方有这样的记载......。持这样的看法,只会消灭圣灵的工作。」(注5)在同一本书的邻近章节中,这位重要的布道家又说道:「我相信我们现在迫切需要圣灵大能的彰显与示范。」(注6)

 我们是要接受神在整本圣经中给我们的所有应许,还是只接受其中一部分?  



另一种极端

  有些教会正如我所描述的那样,如墓园般死气沉沉;而有些教会则是另一种极端,像精神病院一般。有人妄称圣灵之名,行可怖的滥用之实;所谓的灵恩运动中,许多人的表现不仅超越了新约的教导,甚且与之抵触。当这些人「在圣灵中」吠叫如狗、奸笑如土狼、狂吼如狮子、尖声鸣啭如雀鸟时,应当有人扬声质问:「圣经上何处可找到这种现象?这个样子如何能教化会众?」

  新约所记述的第一个原则是:「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处」(林前 12:7)。比方说,使徒保罗就清楚表明,任何人公开说方言之后,必须有日常所用的语言给予解释,这样整个教会才能了解并得造就;不然就不许说方言,因为会众不能理解。

  如果保罗反对缺少解释的方言,那他对不断拍打、抽搐痉挛、像陀螺一样旋转的情况又会怎么说呢?谁能想像彼得、稚各或约翰有这种疯狂的举止?保罗对传福音的热情,令他更为关切「不通方言」或「不信的人」会作何感想(林前 14:24)。对保罗而言,教会肯定不是马戏团。

  如果保罗看到我曾看过的一卷录影带,不知会有何感想:两位知名牧师操着某种听不懂的方言,以喜剧的方式进行一场聚会;其中一人说了廿秒钟左右,然后第二个人就猛然大笑;接着第二个人就开始讲,好像是要压倒前者所说的内容;最后两个人都跪倒在地,嬉笑不已。一切都没有英语翻译,但观众却吼叫喝采,彷佛嘉年华会一般。这是何等不合圣经的曲解,以及对圣灵的侮辱!

  我恐怕有些人并不打算顺服在圣经的权柄之下。他们完全被最新流行的表现形式与奇特的新异能迷住了,认为「江河正涌流着」。如果有人说:「对不起,这是违反圣经的」,就会被一句熟悉的回答反驳:「噢,弟兄,神正在行一件新事!」

  几位在阿根廷牧会的朋友告诉我,北美的传道者在他们那里讲道说:如果真要以孩童般的态度面对关于神的事,就会显示出孩童的行为。怎么做呢?就是「在圣灵里流口水」。这种胡言乱语,真让所有有理性的基督徒难堪。

  难道神要做的是圣经上没提到的「新」事吗?如果圣经不能作为「圣灵彰显」的判断标准,这些事要离谱到什么程度呢?如果有人站起来发表预言说:「主这样说:你们为何只敬拜我,而不敬拜天使长加百列?他被忽略太久了。我非常不高兴,你们必须改变。」我们要怎么反应?

  你就算反驳说:「等一下!圣经没这么说!」这也是没用的,不是吗?任何人都可以说:「你不知道吗?神在行一件新事!」

  这类的狂热绝不会出现在使徒行传的事迹中。使徒行传第2章告诉我们,当使徒彼得在五旬节当天起身解释众人所看见的特殊现象时,他的信息将近一半是引用旧约。多年后,在使徒行传17章中,当一支福音队来到庇里亚,开始宣讲新事时,当地居民「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保罗所传的)这道是与不是」(11节)。他们着重的似乎不在于是否觉得「受祝福」;他们并未作意见调查,甚至也没将听众的多寡视为衡量神同在的指标,只是彻底地探索永存之神的话语。

  我们无权僭越由圣灵感动所写下的这本圣经,因这是我们属灵范畴的界限。

  在哥林前多书4章6节中,保罗说道「不可过于圣经所记」。我们固然常哀叹自由派教会删减了神的话语,但也必须当心那些正好相反的情形。如果有人企图给圣经增加内容,必定会触怒神。我们无权僭越由圣灵感动所写下的这本圣经,因这是我们属灵范畴的界限。神的灵绝不会自相矛盾。我们若藉神的话语来查验万事,就是再一次尊崇这部圣经的作者--圣灵。



教会的开始


  根据新约的记载,基督徒的教会诞生的过程是这样的:

  使徒行传第1章告诉我们,复活的耶稣在四十天中不时向门徒显现。这些门徒在耶稣被捕时曾经遭遇惨痛的失败,他们不止怀疑耶稣,甚至还逃得远远的。彼得更糟,他直截了当地用言语否认自己认识耶稣,甚至发咒起誓。

  然而耶稣却要把他自己的身体--基督的初生儿教会--托付给这些人来领导!

  由于耶稣牺牲生命并从死里复活,福音得以完成,这福音正是这个沉睡在属灵黑暗中的世界所迫切需要的。众门徒正努力把这一切弄清楚,以了解耶稣为何必须死亡、此事对全人类有何意义,以及眼前的艰巨任务。旧约经卷的教导时时给予切身的帮助;此外,复活得荣耀的基督--手上还带着刚留下的钉痕--也天天教导他们。

  也许你会以为,随着升天之日的逼近,耶稣会说:「小子们,快准备好,我们要出征了。快预订好耶路撒冷的大会场,我们要举行一连串的大型聚会。先开始进行前置的广告工作。或许你们应该分成几个小组,马上在以色列各城出击,以求最佳果效。藉着我死在十架上所成就的救赎,必须传得又远又广--马上就要!」

  但实际上,他对门徒说的话恰恰相反。

  耶稣和他们聚集的时候,嘱咐他们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应许的,就是你们听见我说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

  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祢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

  耶稣对他们:「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大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云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    (徒1:4-9)

  这世界正步向死亡,人们没有福音;而这些人有生命的信息,他们见过肉身的耶稣,也曾在他死前与复活后与他同行。然而,他还是要他们等候。为什么?

  基督知道敌人的能力与营垒,他知道这些人即将面对哪些状况,更知道他们将需要多少智慧、洞察力与胆量。所以他说:「不行,虽然你们有正确的信息,但若没有圣灵的能力(Power,译注:希腊文为dunnamis,英文dynamite[具爆炸性之事物]之字根),就永远无法完成我所交付的任务。他比你们强大,他超自然的能力会在你们里面,也藉着你们行出来。你们领受到圣灵之前,哪里也别去。」

  这真是令人惊异,与我们今日所听到的完全相反:「只要接受良好的神学教育,然后就去把你在教室里学到的内容传讲出来。」但结果是,我们在各地的教会中看到,光是传讲并无法带来悔改,也无法领人受洗,更没有扩展神的国度。多数教会对周围的非信徒并未发挥影响力。

  我们可以归咎于邻近社区的刚硬、新世纪思想,或者淫乱活动的充斥。但,对福音而言,外界的环境何时曾经不艰困呢?想想看,初代教会面对的是充满敌意的耶路撒冷,以及崇拜异教的罗马帝国,然而他们从上头领受能力后,却能为神立下辉煌战绩,而不仅是互吐苦水。他们的讲道与见证包含着超自然的大能大力,这却是我们今天所缺乏的,实在可悲!                      

  许多A型性格的人(编按:A型性格的人有三种特点:冲动、控制不良、完美主义,及较低的自尊)不喜欢听到「等候」的指示;我们都渴望前进。但我们若愿花时间等候圣灵的能力,必能成就更大、更多的事。教会的工作不止需要关于耶稣的正确信息,也需要耶稣应许赐给跟随者的大能。

  许多A型性格的人不喜欢听到「等候」的指示;但我们若愿花时间等候圣灵的能力,必能成就更大,更多的事。

  请注意,耶酥并没说要等候某种特定的现象,如烈火、疾风或方言等,他只指出他们需要领受灵里的能力。新约中的精髓向来都在这个能力本身,而非伴随着能力所彰显的特殊现象。在今天,恐怕某些团体已经将本末倒置了:使众人着迷的是各种可见的现象,而非从圣灵来的大能,完成神的工作!在新约中,信徒最渴盼的是从神领受特别的能力,其他的现象都不在他们的预期之内。

  门徒起初并不了解这一点,因此他们问了一个关于先知预言的问题:「主啊,祢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6节)他们似乎和现代人一样好奇,不是吗?今天各式各样的书籍和特会,也都以末日现象为主题,对教会当前急迫的问题反倒甚少理会。耶稣断然回答他们:「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第7节)他告诉他们,对这类的事不必弄得太清楚,教会的重要任务不在于澄清何为「兽的印记」,或者何为「北方的熊」,也不在于耶路撒冷圣殿是否将被重建。

  反而,耶稣给门徒一个永不废去的神圣应许:「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作我的见证」(8节)。换句话说,传福音的大使命就是教会最大的任务--也只有在圣灵的大能中才能完成。

  我们知道,在耶稣升天之后,门徒便返回耶路撒冷,开始长时间的祷告会,而这就是教会诞生之始。他们在神面前耐心地等候能力降临在他们身上,使他们被提升而超越自己的能力。

  彼得将不再是失败者,而是大能的布道家。他的转变并不是因从经文中学到什么新事,而是因经历了神的灵的新层面。使他起来面对新挑战的,并不是情绪的影响,或狂热的心,或心理作用,而是真实的神以超自然的方式让他的仆人得着能力,以便完成他所指派的重任。



从面条到传道


  彼得的故事与我的朋友杜麦可(Michael Durso)有雷同之处。麦可是基督会幕教会(Christ Tabernacle Church)的牧师,这个教会位于皇后区的格兰代尔(Glendale),是我们十五年前协助分设的。如果你前往参加聚会,会看到超过一千五百个信徒在主日聚集敬拜主,并为基督而服事城中有需要的区域。许多信徒没有车子,需要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到教会来,但周二晚上都会有几百个信徒设法来参加基督会幕教会的祷告会,这是呼求主的大能聚会(注:《风火信心》中曾提到,韩凯文[Calvin Hunt]在此祷告会中戏剧性地将自己奉献给主,因而从古柯硷的捆锁中被释放,后来成为福音歌手)。

  杜牧师打开圣经来侃侃讲道时,你绝对猜想不到:他像彼得一样,也没有经过正统的事奉途径。他成长于意大利裔的天主教家庭,在三个儿子中排行老大,生来就注定要承继家庭的制面生意。那一带的人都晓得,周末的晚宴上若想要有最好、最新鲜的意大利面和乾酪,富来兴(Flushing)尤托皮亚大道(Utopia Parkway)的杜氏面店是不二之选。从青少年时代开始,麦可就常在柜台后帮忙,并且和弟弟们外出送货。

  店里利润丰厚,而且麦可在这方面颇有长才,甚得父亲欢心。他甫自天主教高中毕业,便立即全时间投人家族企业工作。几年后,他认识了女友玛丽亚,她也继承了可观的家产。在七0年代初期,这俩人尽情享受着吸食高级毒品的放荡生活。

  「我们从不需要到街上去找药;总是有人安排送到旅馆房间,或我们同居的公寓来。」麦可解释。「这是非常流行的风气。我们特别喜欢『鷄尾酒式』--把海洛因、安眠酮、迷幻药和古柯硷都混在一起,而且颇引以为傲。」

  麦可常到药品充斥、淫乱当道的异国渡假点去旅行,有时到南太平洋的大溪地和波惹波惹(Bora-Bora),有时则到加勒比海的圣马丁(St.Martin)或瓜达娄普(Guadaloupe),或者到北非。只要生意稳定,麦可的父亲便不大过问,所以麦可就这样过着双重生活。

  有一天,他们俩人正在墨西哥的旅游胜地渡假,玛丽亚却发表了怪异言论:虽然他们很富有,生活也充满乐趣,但她觉得迷惘又空虚,也许返回纽约后,他们应当到教会去。她说,神似乎在对她说:「把你的生命交给我。」

  麦可不大高兴,皱起了眉头,但为了安抚她,就答允了。「我可不希望她因这件事板着脸,闹得旅程不愉快。」

  于是,在某个周日的晚间,在几个刚成为信徒的好友陪同下,俩人来到布鲁克林瑞奇湾区(Bay Ridge)一个福音教会的晚间崇拜。麦可记得自己当时是带着轻蔑的态度。事实上,他随身携带着毒品,准备聚会一结束,就马上与玛亚丽到曼哈顿的一个俱乐部去共度良宵。

  「我尽可能穿得很惊世骇俗,一袭黑色的贴身皮革服装、黄色皮靴,一边耳朵戴着四只耳环,主要是想吓吓这些敬虔人士。我们大步走到前排的座位,开始唱诗时,我表现得很夸张,又用花俏的节奏拍手。应该向身边的人打招呼时,我故意过分热烈地与每个人握手,完全是副讨人厌的模样。」

  「那天晚上来了一位客席讲员,是从德州来的牧师,一身西部服饰,戴着大牛仔帽,我暗暗嘲笑他的南方口音,他说了什么我完全都不记得,只想赶快结束好离开。」

  然后,聚会将近尾声,开始呼召大家接受基督,麦可却啜泣起来。「我突然觉得崩溃了。我知道自己正朝着地狱走。原本对自己的宗教背景的自信,以及自视精明能干的形象,都在那一刻消失了。我觉得自己的外表可耻。我和玛丽亚都走到台前。」

  「我突然觉得崩溃了。我知道自己正朝着地狱走。原本对自己的宗教背景的自信,以及自视精明能干的形象,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杜麦可

  「很多人围上来,开始为我们祷告,我们都大哭起来。不久牧师上前来,做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他用油膏我们的头,说道:『主啊,我祷告这对年轻人往后为祢所用。』我们一时大惑不解。」

  这对年轻人那晚便没有去俱乐部,而返回位于六楼的公寓住处。由于圣灵令他们知罪,他们立即开始洁净居所。那栋房子的焚化炉倾卸槽刚好就在门外,于是他们就拿了一大堆东西去丢掉。「没有人告诉我们应该这样做,可是我们就是知道。首先,我们丢了一叠有问题的杂志,然后是我们收藏的音乐,再来就是注射毒品的器材--皮下注射器、吸食占柯硷的金汤匙等,全部丢人焚化炉倾卸槽。此外,还有偷来的珠宝。

  「最后我们转向衣橱。许多衣饰强烈表现肉欲,必须丢弃。我有一件订做的麋鹿皮衬衫,非常昂贵,两肩上雕着女人像,我知道得丢掉。到午夜时,我们已经丢了好几千元的东西进焚化炉里。有个念头也曾闪过脑际:也许我们可以拿一部分东西卖点钱,或者送给朋友;但我立刻明白不可以这么做,这些东西必须销毁。」

  在一个礼拜之内,麦可就搬出公寓,返家与父母同住,直到举行合法的婚礼为止。这对年轻人似乎并没多想,就找了个星期一--杜式面店的周休日,到曼哈坦的市政府公证结婚。

  后来,麦可和玛丽亚到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来,寻求在基督信仰上扎根。我们注意到他们两位都有心跟随神、研读神的话语、见证他的恩典与大爱。麦可成为教会的接待员,玛丽亚则协助青少年事工。然后他们组织了街头事工队,带领诗班班员和其他同工,组队在夏天举办音乐会,冬天则到监狱探访。只要我们有任务需要帮忙,麦可总愿意放下工作,倾力投入。

  多年来,他们在神里面的成长大家有目共睹。他们详细查考圣经、持续参加崇拜聚会与祷告会,使用神所赐的恩赐服事他人。他们从不觉得任何人太过卑微、太过肮脏或太过堕落。基于亲身经历,他们知道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数年之后,在1984年,布鲁克林的格林坡(Greenpoint)有一个陷入挣扎的教会,他们的执事会与我联系,表示如果我答允在有生之年监督该教会的事工,他们愿意把教会建筑和银行里的两万五千美元交给我们。这是神所赐下的奇妙礼物,我们的教牧同工便开始祷告,思索如何以最佳的方式在这个地区开始一个新的教会。我们一致的感觉是:圣灵导引我们属意麦可夫妇为开拓先锋。

  终于,在一个周五晚上,我来到麦可和玛丽亚的家,表达我觉得他们应担任这个牧养工作。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我的建议,因为这意味着:他最后会需要离开利润丰厚的家族企业,而且,一般人都认为牧师该受过神学院的教育,麦可却没有。

  但我深深相信他们拥有最重要的条件:圣灵的恩膏,以及寻求神旨意的谦卑内心。

  时间证明这安排正是神所要的。我们差派三十多名会友去帮助麦可起步,而这间小小的教会也不断成长,直到必须更换地点。今天,这间教会在一个改建的剧院里聚会,是本市最坚固的灯塔之一,以无比的大能为基督得人。



我们亟需的能力

  施能力给西门彼得和杜麦可的神,正是那位等着要施能力给我们的神。在今天,迎战黑暗势力的需要,比以往更甚。污秽与暴力在世人生命中的影响,并不会因礼貌和善的谈话而摧毁。我们有从神而来的解药,可胜过那些挑动年轻人耽于毒品、崇拜黑暗念头的恶魔势力。我们惟一的希望就在于圣灵的能力。

  伟大的浸信会布道家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承认:「若没有圣灵,我们什么都不能做。我们好像船没有风、马车缺了马一般,又好像没有水的枝叶,是枯萎的;也像煤炭没有火一样,是无用的。」(注7)

  周全的组织、郊游烤肉、戏剧节目在教会中容或有一席之地,但这些活动如何与我们周遭那些狂暴的邪恶势力对抗呢?它们如何击破那些扼杀世人生命的物质主义呢?若说教会是个教导中心,或避世隐居之所,都称不上是正确的描述。我们有耶稣交付的使命,而也只有圣灵力量的倾注,我们才能够让世界有所不同。

  使徒行传1章8节的应许,其实就是耶稣升天前所交待的最后一件事。每当门徒回想那难以忘怀的一幕,这番话就要持续在他们耳边回响: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作我的见证......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作我的见证......。他们的主已应许要以超自然的大能大力装备他们,使他们在耶路撒冷、犹大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建立他的国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