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印地安拿波里的漫漫长夜


  1994年秋,我应邀在印地安拿波里的一场基督徒音乐聚会中担任讲员。以前我参加过他们的聚会,所以知道会有近一万人为了聆听美好的福音歌曲演唱而来。的确,每天早上都有讲道,也有许多训练研讨会,但整个聚会中真正吸引人的是音乐敬拜赞美。

  我是周四到达的,那天晚上还没确定翌日早晨要讲些什么。我倾向于传递一个简单的鼓励信息--一篇曾经用过的讲章,因为我觉得颇适合这种节庆式的场合。我当然不想做什么有争议性的事,或讲出什么令人不快的内容。这是我头一次在这个大型聚会中讲道,我的人类天性自然希望得到喜爱与接纳。

  那天晚上我和女儿克丽西、女婿艾尔一同参加了部分音乐会,但大约八点就离开,返回旅馆房间。在那里,我向主寻求翌日早晨的信息。我知道在合乎牧师使用的千百段圣经章节中,一定有一段是合神心意、能够特别针对这个场合与会众的。多年来,我在讲道前都尽量照这种方式祷告,不仅求神的恩膏,也求神让我确认所讲的主题是最合适的。

  我复习了讲章大纲,然后开始祷告;毕竟,我需要主的帮助,让这篇信息真正能祝福会众。



脱轨

  祷告愈久,我心中这篇精美、熟悉的讲章就愈显得死寂,我的心里毫无感动。当然,讲章大纲合乎圣经,而且会众必然能从中得帮助,但我知道这并不是最适合的一篇讲章,有别的内容正等着我;然而说实话,我并不很想找出那究竟是什么。

  我继续祷告,并觉得受到马可福音11章17节的吸引:「我的殿必称为(万国)祷告的殿」。这是我不久前在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才讲过的信息,主旨单刀直入,其中说到耶酥洁净圣殿,把商人赶出去。这篇信息的重点在提醒会众教会的真义,与我们误用教会之处作对比(这篇信息后来收入《疾风烈火》[编按:中译本由雅歌出版社出版]中,章名为「耶稣生气的那天」)。

  我开始与神争论:「把商人赶出神的圣殿」--在音乐节庆中讲这种讲章?当然不行!

  我开始与神争论:「把商人赶出神的圣殿」--在音乐节庆中讲这种讲章?当然不行!「神哪!我不是这个聚会的常设讲员,没有权利站出来质问这些人,否则他们坐在下面会想:这个人以为他是谁啊?--纽约市来的明智大佬?听来开始有奋兴会的味道了。他们不是请我来挑起争议的。如果我告诉他们今日教会祷告稀少,可能会受到耶稣的审判......,哎!这样可很难赢得友谊或影响会众呢!」

  时间愈来愈晚了,我手边也没有这篇讲道的笔记,只记得在家乡所讲的某些片段。我当然不能站在一万会众前来个即席讲道吧!

  然而圣灵似乎持续向我的内心细语:这就是我带你来这儿的原因,这就是我要你传讲的内容。你要照我的旨意做,还是只想在明早站上台去「表演」?

  我在祷告中一直挣扎:整个情况变得愈来愈棘手了,如果我再不快点理出头绪、着手预备,然后睡一下觉,明天准要出丑了。我为什么不能照原定计划去讲呢?

  但另一方面,如果我违抗神要我做的事,就亏欠了呼召我服事他的神。

  一、两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柔软下来。我打开圣经,翻到马可福音的那段经文,对神说:「神啊,帮助我。如果祢明天早上要用这段经节向会众说话,那也好。求祢指示我如何重新安排这篇讲章。」

  大约午夜时,发生了很不寻常的事。我通常不是个胆小的人,但这天夜里有种巨大的恐惧与不安侵袭我,我开始想像会众会敌对我。不知是某种东西还是某个人一直向我低语,说这篇「先知性」的信息完全不适合那个场合。我觉得好像有某些力量正企图扰乱这篇使我大受感动的信息,而我正努力与之对抗。

  我的心跳加剧,开始绕着房间踱步。不久,我呼喊着:「噢!神啊,祢已显示祢的心意,我也愿意照办;求祢为了祢自己的荣耀,给我勇气、能力与智慧,来传讲这个信息。」

  我关上灯,试着入睡,却睡不着。不久,我又起身踱步、祈祷。我一直努力对抗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整件事会成为一场灾难。最后,大约三点半时,我终于在筋疲力尽中睡去。

  周五清早,太阳才刚升起,电话就响了。并不是旅馆打来叫我起床,而是留在纽约的凯萝,我的妻子。「杰米,你还好吗?」她以焦急的口吻问道。

  「嗯,我想还好吧。」我含糊地回答。

  「你怎么了?」她仍追究。

  「呃,其实,我正处在争战之中,」我承认了。「再过两小时就要讲道了,但主要我传递的信息很不容易讲,我很挣扎。」

  「我就知道出状况了。」她说。「我昨晚睡不着觉,就起身来,觉得必须为你祷告。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是觉得对你有负担。」然后她就在电话那一端为我祷告。

  她祷告完时,加上了一句话:「神会帮助你的,杰米。只要倚靠圣灵帮助你,放胆讲道吧!」



会场中

  我挂上电话,在睡不到四小时的情况下,准备迎接眼前的一天。不一会儿,我已穿过街道,来到会场。会众在早场聚会中咏唱着诗歌,歌声在走廊上回响着。

  有人把小型麦克风夹在我的领带上,于是我知道不会有平日惯用的手持式麦克风--而那却是我最自在的方式,因为手里有一样东西可握着。更糟的是,视听技术人员提醒我要站在圆型会场的中央,四周都坐满了人,所以我必须记得不断转身,才能面对各个方向。此外,还有一架摄影机会一直照着我!

  在我看来,再没有比这更别扭的窘况了。

  当主席介绍我时,我走上去站在圆型讲台上,紧张地想着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状况。噢,神哪,现在帮助我吧!我暗自祈祷。

  我开始柔声地说:「我要花一点时间,讲一些很重要,但也很简单的事;那是我们都熟知的--而危险也就在这里。我希望今早的这场聚会,能让我们的生命有所不同......。」

  「在讲到这个主题之前,我想先带各位看一段绝无仅有的圣经经文,这是对耶稣的描述中最奇特也最惊人的写照。」然后我开始讲述耶稣洁净圣殿的事迹。

  我觉得自己一面说,心中一面澄明起来。我感觉到心里的平静,也能够感觉到圣灵在帮助我。我在讲道时不断走动、转身,望着整个会场的诸多面孔,一直延伸到最外围。尽管没有笔记,但我所讲的内容却逻辑清晰、条理分明。虽然我讲的是不易被接受的内容--福音诗歌有可能会流于纯娱乐,而非真实的事工;但会众似有反应。他们的心正专注聆听着。

  我的口吻既不严厉也不高傲,反而表露出我自己心中对神更多的呼求。我心中的负担于是转移到听众身上。然后,我觉得自己几乎被抽离了现实,向上抬高,从会场最高的后排座位观看讲台。所有的紧张和个人的感觉都消失了,我只是将我觉得神要我说的话倾泄出来。

  将近结尾时,我把女儿克丽西的故事告诉会众:绝望中的迫切祷告,将克丽西从反叛与自我毁灭中拉回来,得以重新服事神(克丽西和她丈夫当时正坐在会众当中听我讲道)。我最后的几句话是:「神说:你若呼求,他必回答。有些人今天正面对难题,而答案不会从别的研讨会出现……。我们的技术员太多了,他们只强调方法论,这批人正逐渐入侵教会。但我们需要的答案并不在人类的任何方法论中,而是在圣灵的大能里:答案就在神的恩典里。」然后我做了一件这种聚会中不常见的事:我直接呼召,要会众回应。

  我们的技术员太多了,他们只强调方法论,这批人正逐渐入侵教会。但我们需要的答案并不在人类的任何方法论中,而是在圣灵的大能里。

  讲台上空间有限,所以我只要求会众:若是愿意用祷告呼求神、求神在惟有他能帮助的情况中动工,就可以站起来。他们原本或许都因绝望而放弃了:迷途的子女、属灵的软弱、婚姻中的磨难……。有些人仍渐渐涌向中央的讲台,并开始呼求主;当中许多人都带着泪水。「噢,神啊,求祢介入我的生命和我面临的危机中,」他们祷告着。「求祢怜恤我们,按照祢的应许,伸出祢大能的手。」

  我走下讲台,取下领带夹上的麦克风,不久后便搭上车子,前往印地安拿波里机场搭机返家。有些人跟我握手道谢。心底深处,我觉得很平安:神真的帮助了我,使我做到他要在这个地方做的事。



余波荡漾

  几个月后,我与邀请我赴会的朋友闲谈,他提到那个早上聚会的录影带销售量之高,是史无前例的。一年后,甚至两、三年后,由于大家不断口耳相传,这场聚会的录影带持续销售,并广传全美各地。

  从各个老远的地方,传来了某些事工团体观看这个录影带的报导;此外,不断有传真和电子邮件传来。新英格兰一场两千人聚集的大会中,播放了这卷录影带;结束后,人群自发性地来到施恩宝座前,祷告会自然形成。

  不止一位牧师打电话来说:「我不认识你,只是要跟你说:我在早堂崇拜中放映你的录影带,然后会众蜂拥到圣坛前祈祷;这完全不同于我们教会原来的惯例。然后,下一场崇拜时间到了,应该清场让其他人进来,我却不知怎么做才好......。后来,下一批的人就直接加入早堂崇拜的会众,一同呼求神,等候他降临。」

  密西根州有一个虔诚的奋兴事工受到很大的祝福,因为有人捐献了几千卷录影带,送给灵里饥渴的牧师们。令人振奋的报告不断传来--全因主在一个旅馆房间里拿走我原定的计划,向我显示他的旨意。我原先根本不想讲这篇信息,但神完全知道他要我去那里的目的。

  回顾在印地安拿波里的那个漫漫长夜时,我想起耶稣在约翰福音16章7节中所说的:「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

  门徒听了这话,一定觉得很奇怪。他们跟在耶稣身边有三年多了,他是他们的一切。他迁移时,他们也迁移;他回答他们所有的问题;当他们愁烦或担忧时,他给他们安心的保证。耶稣竟要离开他们,这真是难以想像;而且这还会是一件好事--甚至是对他们更有益的事。

  但我们的主知道怎么做最好,他的话强调了圣灵将在门徒生命中、在基督教会中完成伟大的事工。圣灵将是他们的一切,甚至比耶稣亲自与他们同在的影响更大;在圣灵的引领和能力下,门徒将要完成的事,比他们在耶稣在世时所做的更多。这并不是对基督的亵渎或贬低,因为这是他自己说的。

  耶稣曾与他们同在,但他毕竟位于他们身外;而门徒需要完成的伟大工作,必须是内在的。这就是神与他子民所立的新约核心:「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36:26-27)

  基督在十架上的工作、他所流出的宝血,是解决罪恶、原罪和咒诅的惟一方法;而应许的圣灵降临,则是神从内里改变人类的途径。摩西所领受的律法在这一点上是行不通的。律法本身是圣洁公义,但问题是人里面的罪恶本性。现在圣灵来住在信徒的心里,就能克服这古老的困境:「我想改变,却做不到。我知道什么是错的,却仍旧继续这样做。」从圣灵来的大能,正是历代为基督耶稣而活、为他工作者的动力泉源。



我们的迫切需要

  我在印地安拿波里那夜发生的事并不奇特,只不过是圣灵前来帮助一个人类器皿,因为这个人不太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圣灵就是引领我们进入神旨意的那一位;就如耶酥在世时曾引导、启示门徒,圣灵的前来,则要以更有能力、更亲密的方式做工。

  那晚在旅馆房间发生的事,实际说明了罗马书8章26节中放胆宣告的:「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

  在整部新约中,这是当今最为人忽略的真理:我们基督徒鲜少承认自己不懂如何祷告。许多人从小就被教导用某些词句组合成祷告词,甚至深谙此道,达到专业水准;有些人只要稍作准备,就可以将一篇文情并茂的祷词呈现在神面前。

  但,从圣灵而生的祷告,却是从另一个向度呼求神,甚至达到让圣灵以超自然力量帮助我们的程度。这并不是努力营造出的情绪化现象,而是一个大能的应许--神自己要帮助我们!那一夜,当我在软弱中挣扎时,圣灵亲自帮助我祷告。

  凯萝心中响起为我祷告的警钟,也是从圣灵而来的超自然帮助,他能用自然感官以外的管道来传递讯息。凯萝知道我需要祷告与代求,即使没有人把我的困境告诉她--没有人,除了全知的圣灵以外。于是,她呈上敬虔热切的祈求,远超过任何机械式、例行公事的祈祷。

  在令人丧胆的景况中,我需要刚强壮胆以超越自己,这样的能力只能从圣灵而来。他把我举起,胜过人性的恐惧与语言的限制。我向你保证,我绝非天生的演说家;只有圣灵的能力,才能使我的讲道条理分明又有感动力。而这就是圣灵来到的目的:激励并装备平凡人为耶稣基督工作。

  「人的各种哲学都会落空,但是,藉着圣灵的彰显, 神的话语流传万世。」--撒母耳·查德伟克

  大约一百年前,英国有一位循道会领袖兼大学校长,名叫撒母耳·查德伟克(Samuel Chadwick),他曾如此写道:

  神的工作不是靠人的势力、人的能力,而是靠他的圣灵。藉着他,真理令人知罪、悔改,使人成圣,并拯救灵魂。人的各种哲学都会落空,但是,藉着圣灵的彰显,神的话语流传万世。我们有许多缺乏,我们的错误难以计算,这些都是因缺少圣灵。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圣灵之火。

  神的工作不是靠人的势力、人的能力,而是靠他的圣灵。藉着他,真理令人知罪、悔改,使人成圣,并拯救灵魂。人的各种哲学都会落空,但是,藉着圣灵的彰显,神的话语流传万世。我们有许多缺乏,我们的错误难以计算,这些都是因缺少圣灵。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圣灵之火。

  教会的资源都「由圣灵供应」。圣灵不止是安慰者,他乃是不受肉身与物质世界限制的基督。基督无法说明的,他能彰显。他的能力资源,比基督能使用的更多:比基督的工作更大的成就,因为有他而成为可能。他是神的灵、真理的灵、见证的灵、使人认罪的灵、大能的灵,圣洁的灵、光明的灵、使我们成为他儿女的灵、帮助的灵、自由的灵、智慧的灵、启示的灵、应许的灵、爱的灵、顺服的灵、明智的灵、恩典的灵、荣耀的灵和先知的灵。教会应当探索圣灵中的资源:世上的资源都是无用的。(注1)

  「圣灵的供应」(腓1:19,英皇钦定本直译)正是我们此刻所需要的。我们等待救主耶稣基督再来,正是活在圣灵的时代中。我们的主在天上坐在天父右边,但他已差遣所应许的圣灵来;如此,透过圣灵的帮助,我们能够完成神的旨意,击退撒但的各种诡计,在地上扩展基督的国度。

  无论有什么困难临到各个信徒或教会,神都呼召我们现在就接受他大能的应许,得到这个真实的礼物。如此,我们便可与历代基督徒一样亲身经历这个真理:「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 4:4),并且在胜利中赞美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