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情愁

郭炜成

 
当年,他从越南到香港,从木工捱到工程师,为了一盘生意,他想过自杀,也几乎要杀人,熬过险境、逆境、绝境,靠着主化解了恩怨情仇… 


从越南到九龙城

一九七二年,我因逃兵役由越南来港,没有身份证,也没有经济能力,不能入读正规大学,只得日间在九龙城做木工,晚上在珠海书院读土木工程系。

毕业后在打桩公司做初级工程师,不怕吃苦吃亏,下班后回家仍继续研究,很快便晋升为主管。不久我自组公司,希望出人头地,更希望有一天各处地盘都有我自己的招牌。

家父教我凡事以和为贵,心存忍让,但是客人和大老板却利用我这种心理,不断给我生意,但却极力压价,同时拖欠愈来愈大笔的尾数。

我是工程师,不是生意人才,结果资金周转不灵,四、五年间生意进入窘境,但我不想也无能力打官司。由于欠下包工头及材料供应商大笔款项,太太时常提醒我要追数,我很不耐烦,压力很大,自信心非常低落。


屯门公路--死亡之旅

一九八七年,有一次我巡视完屯门的工程,经过屯门公路,正驾车往大老板的写字楼开工程会议。想到要受人欺压,或者被逼接受不公平的条件,再想到受我拖累的包工头们…还要不住接济越南的亲人,种种压力使我顿觉心灰意冷,想到唯一的解决便是自杀。我随即想把方向盘扭向海那边,很快便能车毁人亡,一了百了。

感谢神,当我有此念头时,倒又想到一双儿女。就此轻生,又由谁代我教养他们呢?失去父亲,长大后会否误入歧途呢?思念至此,顿时冒了一身冷汗,把方向盘扭回正确方向。

往后我不断思量: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想到自杀,要逃避现实,倒不如面对现实。是谁令我落难的,便向谁追讨!仇恨心驱使我想到拿刀杀人,报复出这口气,大不了同归于尽。故此好一段时间我常在卖刀的店铺前徘徊,几乎做出杀人的傻事!

感谢神,神的恩典够我们用,那时我照常上班,到地盘巡察。有一位政府的工程师来监察打桩,工程进行期间他向我传福音。


工程师的新境界

我心想:「如果你借数百万给我周转,那才最实惠,什么耶稣,哪里能帮我?」可是,他温柔地劝说,还约我午饭时上他办公室查经。我多次推搪,最后敌不过他的诚意。那天他为我预备了饭盒,饭后与一班工程师一起读经,大家坦诚分享家庭和工作上的挫折。

他们都知道我的客户经常赖账,不易追讨,便和我分享圣经:「麻雀无人养,却有耶稣看顾,你若信靠神,便是神的儿女,祂又怎会不照顾你呢?」又说:「你求父神等于儿子求父亲,孩子要鱼,作父亲的又怎会给石头呢?」

有一次查经完了,却因天雨滞留在工务局,那位工程师便劝我信主,我也把握机会,决志归主。

一次主日祟拜,牧师引用圣经:「不可杀人…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因着神的话顺服下来,放下冲动,不至行险伤害生意上欠债的客户。

但由于经济仍未改善,就在这脆弱的时刻,从前在越南的女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她到了美国的几年里仍然记挂着我,至今仍然未婚。我在这几年里被经济压得喘不过气来,仰人鼻息,而这个女朋友却不知我的境况。结果我喑地里与她来往,希望得着新的刺激。事情终于被太太发觉,她哪里受得了丈夫别恋,便决意离婚。

我们结婚七年,从未高声争吵,这一役激烈争吵令儿女们担惊受怕,抱着母亲的腿不放,我却无动于衷。不过此情此境令我心中掠过一丝歉意,勉强叫太太留下。父母弟妹在越南知道我有婚外情,也曾流泪劝我回头,我却仍是硬心!

「我是凭良心做事」我想。但这良心已被世俗熏黑!

幸而那长久忍耐的神,并没有忘记我。众弟兄见我许久没有返教会,又再邀请我参加聚会。


即使破产也爱你!

聚会中,牧师在台上又讲到十诫中「不可奸淫」,他说,太太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丈夫要爱护妻子、妻子要恋慕丈夫」。接着每一字每一句都好象是神亲自对我说话──原来我犯了奸淫!讲道完毕,我完全看见自己满身罪污,禁不住低声饮泣了一场,牧师也来为我祈祷,我得到了释放,神唤醒了我对婚姻的承诺,把我从家变的边缘挽回,决心爱护妻子儿女,并断绝婚外情。

太太见我有那么大的改变,追问之下才知我去了教会,于是问我在教会听到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你跟我去听罢!」我说。夫妻俩就此一同去教会,一年后一同受洗,在八九年四月加入教会。

我悔悟之后,神便为我开路。从前经常赖账的最大客户忽然失踪,使我更感彷徨。但很奇妙地,这时其他生意门路陆续出现,足够应付所有欠账,公司继续增长,我对主的信心亦大增,因为知道祂顾念卑微软弱的人。

是主领我来到香港,赐我诸般的福气──生命、家庭、子女和事业,更开导我在逆境中求存。信主初期,压力仍在,时有心忧。但主感动太太关心我,对我说:「你来香港时只得一条短裤,现在有了长裤,不是已经很好吗?即使破产,我依然那么爱你。」听罢,我顿觉宽心。


道是无情却有情

近年,我更传福音给在越南的父母,写信、长途电话、每年两次探望他们。本来母亲因我信主大大不悦,要和我脱离母子关系,但后来见我回头顾家,对我信主的态度有了转变。而原来父亲也有婚外情,与母亲感情不和,二人分住已有六、七年之久。我为双亲祈祷,劝他们投向基督。两三年后,父亲有次写信给我,说他也想信耶稣,叫我教他祈祷!

收到消息时我坐在汽车内,由太太用无线电话把信读给我听,我眼中满是泪水,衷心明白神的信实:是主的十字架化解仇恨。回家后随即致电父亲,在电话中带他决志信主。

几日后,父亲向母亲认错,愿意回家,不再与那女人一起。母亲亦因此在圣诞节信主。今天,我在越南的五个兄弟姊妹及在美国的三位弟弟已全部信主了。

主耶稣把我从名利的追逐中释放出来,亦祝福了我的婚姻。圣经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假如不是主改变我,昔日我铤而走险,伤人犯法,一切便完了。

「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四章6-7节)


-------------------------

郭炜成弟兄 ( Wilson Kwok ) 1972 年从越南来港,白手兴家。他是建筑商,与太太及三个儿女在播道会恩福堂聚会。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