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姊妹特写之-田姊妹

佚名

这是一位居住在中国的老姐妹。两年前经人介绍,我有幸在她家里认识了她。那年79岁的老田姐妹,拄着一副左拐,性情幽默开朗、豁达乐观。见到我们来她很高兴,拄着拐杖走来走去,张罗着沏茶到水。这是一座五层楼房的第二层小单元,房间比较灰暗,多年没有装修了。几件老式的旧家俱,不知已经使用了多少年,但屋子收拾的干净整洁。打量着这套极不入时的、只有一间半小屋的小单元,再看看老田姐妹,和大家有说有笑,一会儿开句玩笑,一会儿说个笑话,逗得大家开心直笑。近80岁的老人了,皮肤仍显白嫩,不见多少皱纹,真是一位“阳光灿烂”的老太太。老田姐妹的腿不好,平时很少下楼出门,都是弟兄姐妹们来看她,买东西也需要别人帮忙。

说她“了不起”是因为她的见证。田姐妹这一生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经历,却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见证着主的名,荣耀着主的名。与Ms Ruvolo一样,田姐妹有着类似的见证。

十二年前的一天,田姐妹走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北方的冬天寒冷风大,好在田姐妹是顺风而下,虽然省点力气,但多少有点身不由己。这时迎面过来一位小伙子,骑着一辆自行车。小伙子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没想到逆风而行,痰被风吹回到自己身上。小伙子低头一看,这下不要紧,撞倒了对面而行的田姐妹。田姐妹可是年近七旬的老妇人了,据说缺钙引起的骨质疏松在中国老年妇女中十有八九。也许老田姐妹就是这十有八九中的一位,这一倒就是好几个月,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拐杖。如果是一辈子过得舒适,年近七十遇到这一灾也就罢了,可田姐妹是大半辈子都没有“自由身”的人。用田姐妹自己的话讲:“我那两年才刚刚享受到天高任鸟翔的自由。。。”

年轻时的田姐妹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当年的她可是厂里的一朵花,年轻漂亮、聪明活泼、爱说爱笑。那年,厂里分来了一位大学毕业生,小伙子聪明能干,业务顶尖,人也心直口快。很快两人相对了眼,顺理成章地恋爱结婚。57年整风反右时,心直口快的小伙子向领导多提了几条意见,不知得罪了哪位人物,被打成了右派,开除了公职,没有了收入。那年头,只要带上了这顶帽子,就别想在任何单位找到工作,尤其在大城市。从此一家人的生活重任就落在了田姐妹一人肩上,好在没有孩子,日子倒也过得去。不过在厂里,她需要努力工作,在家里,她需要照顾丈夫的情绪。带着右派帽子的丈夫,本来就是个急性人,这在家里一呆下来,心情变得越来越坏,常常莫名其妙地发脾气。那时田姐妹还不认识耶稣,看着丈夫这样,自己的情绪也非常低沉。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终于,田姐妹的丈夫也得到了平反昭雪,恢复了工作。可惜好日子没过两年,丈夫突然脑血栓,从此又丧失了生活能力。这下可急坏了田姐妹,精神负担、体力负载、经济压力,加上丈夫的坏脾气,就像天塌下来一样,一起压向了田姐妹。她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了。我们常说,人在无望的时候,神的时间也就到了。正是在这个时候,福音临到了她,田姐妹信靠了耶稣。信主后的田姐妹知恩感恩,完全地将自己交托给主,遇事向神祈求,神担负了她的重任,神给她安慰,神赐她力量,神与她同在,照顾丈夫十几年,直至过世。

话又说回来,田姐妹被撞倒在地,小伙子慌了手脚。靠过路人大家的帮忙,将田姐妹送进了医院。田姐妹左腿骨折,自己一动不能动。这小伙子倒也是个好小伙,那些天里里外外跑个不停,水果补养品买了一堆,和自己的母亲一起,尽心照顾着田姐妹。不过,小伙子心里非常的不安,一方面深感罪恶,对不起田姐妹;另一方面心里嘀咕,这官司可怎么方?家里生活本来就不富裕,父母身体又不好,自己正准备结婚,这钱可哪里去整啊?田姐妹似乎看出了小伙子的心思,她安慰小伙子:“孩子啊!不要着急,大娘不怪你,你是无意的。你放心,大娘很快就会好。”医院里,田姐妹只住了三天,就坚决要求出院,为的是不让小伙子花费过多。开始医院不同意,后来在医生不负任何责任、后果自负的协议下离开了医院。田姐妹也没有打官司,私了了,却没有要小伙子一分钱。

这时,一些好心人和朋友都来劝田姐妹:“你不要太傻了,你既无儿女又无钱,找上门来的“管”到老,你却拱手推辞”。小伙子的父母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小伙子立马要认田姐妹为干妈。田姐妹平和地对他说:”我是基督徒,咱神的家里可不兴这个”。田姐妹将神的创造、基督的救恩和耶稣的爱,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讲给小伙子和他的父母听。小伙子和他父母的心被这一切所融化了,他们的心也被神的救恩和大爱紧紧地抓住了,当场表示要信田姐妹的神。

田姐妹没有儿女。从此以后,小伙子就将田姐妹当成自己的母亲。12年过去了,田姐妹的事就是小伙子一家人的事,田姐妹的喜和忧也是小伙子一家人的喜和忧。无论是田姐妹生病,还是其它什么事,小伙子一家人都尽孝心。田姐妹没有对我更多地讲述小伙子一家人是如果对她好的,只是说:“我们现在走动得很近,他和太太视我为母亲,我这里的重活都是他们干。我呢?也有了个儿子和媳妇。小伙子一家人、包括他们双方的父母都信靠了耶稣。”真是!这一撞,不仅田姐妹撞出个儿子和一家亲戚来,神的家也多了几位弟兄姐妹。

临别前,田姐妹取出一条自己缝绣的、漂亮的擦碗巾,作为小纪念品送给我。又从衣袋里掏出20元人民币,交给一位她“信得过”的姐妹,请她先下楼为我们叫好出租车。我手里握着这条擦碗巾,望着这位每月只靠300-400元养老金生活的慈爱老人,一句话没有说。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我说什么都不适时意。这是老人的一片心意,我岂敢否定!

后记:

那一次,我一共见到了四位老姐妹。田姐妹那年79周岁,另外三位85岁、83岁和76岁。四位老姐妹至今仍都健在。他们都居住在中国北方的大城市,靠几百元人民币的退休金,过着简朴清贫、却是感恩喜乐的生活。她们不顾年高和体力不及,把握一切的机会,传讲天国的福音。她们身在中国,却每天为全世界祷告,熟知世界各国城市的名称和地理位置。她们的口号是:“抢救灵魂最要紧!”真的!她们的一生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经历,却在平凡的生活中,都有着值得传颂的美好见证。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