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信耶稣?

陈茂升

已故影星乔宏先生在雪梨主持一个布道会,一开始就问:「在座有谁不信耶稣?」接着问:「你为什么不信耶稣?」我想这两个问题很有意思。以前我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不信耶稣)。」但对第二个问题,却只能说:「不知道。」因为我根本就没认真思想过这问题。

现在回想当初不信耶稣的原因,就得从我的家庭背景说起。我祖籍潮阳,生于香港。父母都是潮州人,在五十年代初中国解放后移居香港。父亲是海员,终年漂洋过海,为口奔驰。养育五个子女的重担就落在我目不识丁的母亲肩上。虽然母亲是一般人眼中的「文盲」,但我很尊敬她,因为不是她选择不接受教育,而是她根本没选择的机会。最初移居香港的时候,母亲不会说也不会听广东话。生活艰难之处,可想而知。

俗语有云:「行船跑马三分险」。为求父亲远航平安,母亲就寄望天后娘娘庇佑。除了天后之外,家中还充塞着不少偶像、神主牌,如灶君、土地神、佛祖、财神等,数目不少,终日「香火鼎盛」。我家住在黄大仙区,窗口面对黄大仙祠。每逢初一、十五,母亲必到祠中参拜。遇着大节日,人太挤拥时,就在窗前「遥祭」。黄大仙祠的「圣水」,我自幼喝了不少。遇着「犯太岁」的年头,书包中长年放着「平安符」。母亲还深信我升中试、会考、大学入学试能一一顺利过关,都是靠这些「圣水」和符咒所赐!二哥是家中最「反叛」的,从来滴(圣)水不肯沾唇,气得母亲暴跳如雷之余,还不住为他求黄大仙「恕罪」。我想着不让母亲招怒,「圣水」饮了又何妨,给同学取笑书包中的「平安符」又有何相干。这是愚孝吗?现在回想起来,「愚」肯定是「愚」,算不算是「孝」就真不知道了。年幼时,间中亦有陪母亲去「拜黄大仙」,足迹还遍及慈云山的观音庙、九龙城的侯王庙等。

小学时在孔教学校就读。长周的星期六有「经训」堂,念的是四书五经的「经」。中学在官立学校就读,认识了一些基督徒同学。在「盛情难却」下,偶尔出席一些布道会。圣经中「撒种的比喻」和「浪子的比喻」(参马太福音十三1至23;路加福音十五11至32)等听过不只一次;可总没有共鸣。最反感的是听到传道人说我(们)是罪人。我想,我又不作奸犯科,不偷讹拐骗,为什么老是说我有罪?暗地里还自夸思想行为比很多基督徒还要好,并讥嘲那些热心传教的同学为「神婆」、「神佬」,时常「讲耶稣」。「讲耶稣」更成了我挖苦人啰唆、不胜其烦的代用语。现在回想起来方知自己是多么狂妄。罗马书三章10节说得真对,「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大学就读崇基学院。记得入学面试时,主考老师问我,为什么选择崇基而不选联合或新亚?(崇基、联合和新亚就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前身”) 很多基督徒同学的标准答案都是说,因为崇基是以「崇尚基督」作为办学宗旨。我却憨直的说是因闻崇基宿位最多。

崇基的一项特色是每周五有周会。虽然每次的主题不一定跟宗教有关,但却一定有唱诗颂赞及祈祷的时间。记得唱诗时,我从来不开「金口」,最喜欢的是祈祷时间,因为可以「闭目养神」。

在崇基时,也选修过「基督教信仰的基础」作为通识教育课程的一部份。很可惜,我虽然这科得了A,但是对十架、复活之谜等,仍未能解破。毕业时,崇基学院都送给每名毕业生一本新约圣经。但毕业后,只顾拼命的工作、兼职、进修,为前途铺路。连睡眠的时间都不够,哪有余闲探讨人生的真理?这本新约圣经一直被束之高阁,一九九三年移民澳洲时更把它弃掉了。

太太在中学时已接受过洗礼,但大学毕业后,就离开教会。记得将要结婚时,母亲问我太太是否「信教」,我当时还安抚她说虽然太太是「信过教」;但很久没有去教堂了。移民澳洲之后,太太曾提出想去教堂。我不反对,但没有与她同去。只是偶然间中应朋友之邀,与太太一同参加教会的活动。

人生的转折点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晚上。我一向自信驾驶经验丰富,从未牵涉于交通意外之中。万万想不到这次停车等转弯时,竟然给迎面而来的一辆汽车撞个正着,全车报废。事后酒精测试证实肇事司机是酒醉驾驶。在这次车祸中,我庆幸只是胸骨微裂,感到几天的痛楚外,身体总算没有大碍。休息了几天已经可以上班及照顾太太。太太在这次车祸中却受伤较严重,除了胸骨及一条肋骨裂了以外,左手腕骨也都碎了。整整一个多月不能自己下床或转身,疼痛难眠。

生命并不是必然的,这道理我曾听过,亦甚同意;但在这次车祸中,才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意。记得当太太躺在医院急诊室等待检查时,我只感到百般无助,泪水不期然掉下来了。犹幸一些基督徒朋友闻讯连夜赶至,给了我们不少的安慰和支持。弟兄姊妹离开医院前,还牵着我们的手为我们祈祷。这恐怕是我生平第一次诚心的祷告,求上帝怜悯,垂听我的声音。车祸后,蒙教会朋友殷切关怀,给我们送汤送饭,深深感动了我。我对基督徒的观感改变了,对基督教信仰产生一颗热炽寻求的心。

车祸之后,太太提出要重返教会,我没有反对。自此以后,我们便没有间断地出席每周的主日崇拜,并积极参加福音查经班、信仰探索班、成人主日学等,努力研读上帝的话语。

最初返教会的目的是慕道,很渴望对基督教及圣经的真理有多点认识。听牧师及传道人讲道,总觉得很有道理,理性上能接受,可是心里就是没有感动。不过我深刻的记得马太福音七章7节的经文:「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所以经常祷告,求上帝给我开门,赐下圣灵进入我心,除去我的石心,换上肉心。

慕道一段时间后,对圣经稍为认识,才发觉当中充满真理的智慧。可惜自己却没有因此变得「明理」,有时还刻意曲解圣经指责别人。譬如马太福音七章1至6节叫我们不要论断人;但当与人争执时,就断章取义,引用第3节说的「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来批评对方;却忘记反省:「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对弟兄说: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

圣经读多了,就发觉作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点不容易。圣经中对基督徒的思想、言行要求很高。抚心自问,根本不能达到完全,所以不敢贸然决志。心想能达到距离圣经的标准不远时才决志吧。无奈不管自己如何努力,总是不能达到圣经的要求,正是「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马书七18)。待读到罗马书「因信称义」的道理,才明白人能够得救重生,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而白白的称义,并非出于自己的选择及能力,乃是蒙上帝的恩典。圣经清楚告诉我们:「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二8至9)我也由最初的不肯开口唱诗,而到最后怀着满心感谢颂赞上帝的恩典。

慕道久了,才认识到人最大的罪,是在于人与上帝关系的层面。在人与人的层面,人所犯的是法律上定义的罪(如谋杀、偷窃等)和道德操守方面的罪(如贪婪、嫉妒、毁谤等);但在人与上帝之间关系的层面,人所犯的罪乃是不知道有上帝;或是心中知道有上帝,却不把祂当上帝敬拜祂、感谢祂和荣耀祂。我中学时去布道会最反感的是听到传道人口口声声说我们是罪人,现在才明白罪的根源和它的真意。

两年慕道时间中虽然找不到「为什么不信耶稣」的原因,但仍下不了决心「信」。只暗暗祷告,祈求圣灵进住我的心。上帝垂听了我的祷告,圣灵感动了我,在二○○一年四月决志受洗,我在众人面前认罪悔改,归入主耶稣基督的名下。

决志后,受洗前,曾担心怎样向父母解说。当我征求大哥意见时,他说父母肯定很难接受,不如不说罢了。我心想,如果隐瞒父母,岂不是违反了圣经不要说谎的教导?于是诚心祷告,求上帝打开父母的心门,也让我有智慧向他们述说我信耶稣的原因。感谢上帝,当我告诉母亲我信耶稣时,她竟然没有反对。只问我两个问题:第一,当她百年归老时,我是否不拜祭她?第二,我每月微薄的收入会否给教会「抽干」?明显地,母亲对基督教也「略有所闻」;但却是误解多于理解。于是我向母亲解释,基督教如何看祭祖及奉献的问题;心中的记念,比其它祭祀形式更加重要。同时也解释奉献是对天父爱的响应,我们有能力工作赚钱,是上帝的恩典,上帝悦纳人甘心奉献,不是计较我们奉献金额的多少。我亦告诉母亲,天父必供应我们生活所需,以后回香港时,会带她到一些潮语教会。母亲没有反对。但愿她有机会听到福音。

想不到在中学时代撒在我心田里的福音种子,经过了数十年才萌芽。今天我这个浪子回头,天父仍欣然接纳。愿上帝继续恩待保守,使我在灵命上不断成长,在信心的功课上不断锻炼。除了读上帝的话外,更愿活出主耶稣的样式,让家人朋友在我身上看见主的作为,也早日认罪悔改,重生得救。

(作者是澳洲大学讲师,现居悉尼。)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