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的父

刘慧华

我和先生启后于一九七二年结婚。因双方家长都是基督徒,我们糊里糊涂,也以基督徒自居。可从来不做礼拜,以为心里信便无需到教堂里「浪费时间」。他为事业忙,我为家庭儿女忙。结婚十年,一切顺利如意,我们为此自豪,为此高兴,以为一切成就,都是靠自己努力和才干换回来的。我们忘记施恩的主,不觉得需要上帝。我们像一般人只看到物质需要: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怎样生活、怎样享受,从不曾想到灵魂日后归宿何处?虽然人生短暂,不过几十年,死后灵魂何去何从才是永恒的事,可我们丝毫不在这方面费半点心思。

想不到一九八四年,启后突然得了肝癌,短短的几个月内便离开了我们。留下四名儿女,依次为十岁、八岁、四岁和两岁,另有一个仍在腹中。 

启后遽然辞世,给英国伦敦唐人街带来很大的震撼,因他当时年青有为,才三十四岁,是特许会计师,有自己的会计师楼,是华埠街坊会主席兼秘书,身体一向非常健康,又学过中国功夫,有空还协助师傅教拳,很多人都认识他。原来,人生真是那么短暂无常,死亡不是老年人的专利。 

在医院期间,启后蒙上帝怜悯,心眼得开,看到属灵的事。他很用心读圣经,在传道人面前承认自己对天父的亏欠,为过去流泪痛悔,又郑重吩咐我要带领孩子认识耶稣基督。他向我和他的弟妹说:

「不要再为世事忙忙碌碌,最重要的是认识耶稣基督。『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可福音八36至37 )」

上帝又让他看见天使,穿着白衣,在空中上去下来。他这看见坚固了我的信心,使我得着安慰,知道他这一去是回到天家,享受安息,日后将与我们重聚。 

启后走了,养育五个小孩的责任全落在我一人身上。我须独力抚养他们成人,又须履行丈夫遗愿,引领他们信耶稣。这担子委实太重,我挑不起,天天在重担下挣扎呻吟、流泪抱怨。我不了解教会里的人怎能笑口常开,仿若不知人间疾苦? 

后来有一位姊妹对我说:「你要学习将一切忧虑和重担卸给上帝,祂会听你祷告。」我学习祷告,把苦恼交托。奇怪,心灵果然渐渐轻省,怨言减少了,有时心里还感到平安喜乐涌溢。 

当然,一个寡妇,带著五个小孩,哪能没有难处?但是,因为信靠耶稣,我心里有了平安。我想,孩子虽然失去生父,但我们的天父创造宇宙万物,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在祂没有难成的事。那我还怕什么呢?圣经说:上帝的慈爱永远长存,祂不会改变;主耶稣爱我们爱到底,祂昨日、今日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苦难和危险能使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我紧记着这些话,不但心里有力,多年后的今天,更看到天父果然照祂的话为我们成就。 

我本受过护士训练,丈夫去世后,出外找工作养活孩子本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我带著五个小孩,怎能出外工作呢?感谢上帝早有预备,祂赐我丈夫聪明,早于二十六岁时便买了人寿保险。那个时代,这么一个年青精壮的人,怎会为自己买人寿保险呢?尤其中国人,更觉得这是不吉利的。但感谢主,祂感动丈夫为我们作了准备。 

此外,上帝又带领我弟弟和弟媳从香港来英国工作,他们住在附近,十多年来对我和孩子的支持与帮助极大。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孤儿的父,祂会看顾保护我们,这是真的。丈夫离世后四个月,我在医院产下小儿子。次日,十岁的大女儿自己横过马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撞倒,抛上空中,眼看就要摔死。就在这时,神迹出现了,上帝派「天使」将她接住。后来她被送到我住的医院检查,很奇妙,只在左眼眉毛中缝了一针,在膝盖缝了两针。 

又一次,我正要过马路,还没起步,忽然滑跌,那天没下雨,路不滑,真摔个莫名奇妙。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忽然看见一辆反向车子迎面疾驰而过。原来,这车子为了超车,竟越过来反向道行车。当时要不是我跌倒,想必早已辗在它的轮下! 

十七年转眼过去,五名儿女都已长大成人,而且都信耶稣,是大好青年。我也完成了先夫遗愿。感谢主,祂真是孤儿的父。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