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朱毓萼妈妈的见证

珊珊

蒙主垂顾,特别拣选忆起近五十年前的信主经历,赵妈妈满怀感激之情,她说,那真是 上帝的特别恩赐,特别拣选。年轻时赵妈妈并没有机会听到上帝的道,但她说,「不知为什么,我的口头禅就是『感谢上帝!』」当然,那时只限在顺境或遇好事时说。

26岁那年,赵妈妈的小女儿刚一岁零三个月,得了病毒性肠炎,抱到医院时几乎没了气息,经过抢救,住院几周后才稳定下来。小女儿获救后,赵妈妈无限感激,她感到冥冥之中有上帝在保守。她说,一定要找 上帝,好好感谢祂。于是她找到了教会,由此,她知道了:星期日就是「礼拜日」,就是众信徒专门聚合在上帝的圣殿,来朝见(礼拜)祂的日子。从那时起到现在,赵妈妈从没有间断过敬拜 上帝的聚会,除非重病卧床。

值得一提的是,小女儿获救后,赵妈妈曾向 上帝祷告时乞求,感谢 上帝的医治,日后不要再让小女儿闹肚子了。几十年过去了,神奇的应允和保守,小女儿再也没有犯过肠胃的毛病。

为主做工,领家人归主

随着参加教会活动,明白上帝的道越来越清楚,赵妈妈信主、靠主、为主做工的信念越来越坚定。她在女宣道会做执事近三十年,教主日学,领妇女会,如今年事渐高,选在老年团契发挥余热。

赵妈妈不仅自己虔诚信主,还带领全家,包括亲戚都来信主。上有老母亲,平辈有姐姐,下有女儿、女婿、侄子,再到孙子辈,上下五代三十多位,无一例外都是基督徒。

为先生信主,赵妈妈虔诚祷告,等待了近五年。早前,赵伯伯虽未信主,但从未反对过赵妈妈的信仰,他只是静静地陪伴妻子去教会,终于有天在一个布道会上,赵伯伯举起了「决志」的手,当时,赵妈妈按捺着激动、喜悦的心情,却把赵伯伯的手拉下说:「你要想好了再举,这可是件非常严肃的事,绝不能反悔的!」赵伯伯再次坚定地举起了手。赵妈妈为上帝能软化先生钢硬的心,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母亲离世,经历神奇

老妈妈信主后,一直坚定不移,直到95岁高龄离世。临终前,她的身体虽已衰老,头脑却异常清醒。当牧师来医院探她,她非常高兴并清清楚楚地说:「感谢耶稣,谢谢牧师。」在最后昏迷前的那天,家人都围在她身边,她突然独自扭头,专注地看着床边的茶几说:「耶稣基督来过,放了一本圣经在那儿。」家人顺着她的眼神望向茶几,自然没有看见什么,却似乎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的清晨,赵妈妈在梦中,清晰地看见一幅画面。不,确切地说,是一个立体并浮动着的场景:耶稣和母亲手牵手站在云端,他们俩都穿著雪白的长袍,质地像很轻的海绵,互相有说有笑,感觉上,当时耶稣拉着妈妈,手指向下,似乎在说,再看看地上的家人吧。可母亲却拉着耶稣指向远方,似乎在说,我不留恋地上,那边有更好的地方等着我呢!

当天,赵妈妈赶到医院时,发现老母亲的身体已经全凉了。赵妈妈握着老母亲的手,反复吟唱着诗歌「亲爱主,牵我手,建立我,领我走;我疲倦,我软弱,我苦愁;经风暴,过黑夜,求领我,进光明;亲爱主,牵我手,到天庭。…」

奇迹发生了,老母亲的体温慢慢回升。最后,不仅体温、脉搏、心跳、呼吸都恢复正常,虽始终没苏醒,却面带笑意,非常安详。这样的状况持续了整整五天。当时,很多朋友劝赵妈妈别再唱了,让母亲去吧。赵妈妈说,「我知道,时间到了,母亲已被主耶稣接去了。」

赵妈妈的祷告

赵妈妈每天除谢饭或聚会祷告,仍花大量时间、精力投入祷告事工。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是祷告。主要内容是感激上帝一生的眷顾,一路的带领,一夜的保守,给她新的一天,然后默诵“主祷文”。

早餐后,进入灵修和祷告。先读圣经和灵修书籍,之后开始祷告。内容主要涉及神国的事工。会提到全世界的教会、神学院、属灵刊物、福音差传、医院探访、监狱布道、建堂等事工;为我们所在教会祷告,会具体到各个团契(如青年、老年、姐妹、弟兄团契)、各级主日学(成人、儿童)、查经班、慕道班、诗班;具体到事工上,会为执事会讨论合乎神的旨意,执事灵命的成长恳切祷告。

每日游泳30分钟也是赵妈妈专心祷告的时间。此间祷告主要为个人。其一,为所认识的牧师、传道人祷告。赵妈妈当下列数了在台湾、北美认识的,就有近20来位;其二,为病患者祷告,病患者很多,有熟识的也有不熟识的,有长期慢性病的也有正在发病的。为了便于记忆,赵妈妈按疾病分类:有癌症的、慢性病的、正在留医的、眼病的、骨病的等等。赵妈妈说,为慢性病患者祷告,要坚持一生一世;其三,为求职的、创业的人祷告;其四,为其它有各样难处的人或事,只要是她知道的。

临睡前的祷告是检查、反省一天的言行,感谢 上帝一天的保守、带领。赵妈妈为很多事向上帝乞求,但她从不为个人求什么。她在祷告中甚至说:「上帝您为我预备的恩典实在太丰富、太多、太够用了,不必给我太多,求您分给别人一些吧。」她知道,她不必为自己求什么,因为,圣灵无言的叹息已经在为她祷告乞求了。

祝福满满,一生平安

赵妈妈感慨, 上帝对她一生的看顾、保守和祝福。早年从大陆到台湾,后从台湾到加拿大,她说都是 上帝的带领。她提到上帝救她脱离危难,一次她被流弹击中,弹片伤在眼睛下方,陪同她的朋友又正好是位医生,即刻帮她处理好伤口。也因为此,赵伯伯能从外地赶回,与她团聚,使他们全家未因战乱分离。

如今75岁的赵妈妈,微笑的脸上总泛着红光,看上去既慈祥温柔又神采奕奕,非常健康。听说她每日坚持游泳,心里不住地感叹。她告诉我,除了耳背、鼻窦有点不好以外,五脏六腑没有毛病。她说:「感谢上帝,让我耳背,就少听了许多闲言碎语,耳根清静,没有烦恼,头脑也清静了。可是,在教堂听道,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啊。朋友笑说她这是“耳朵有选择”,只听上帝的话,不听人的话。」

我与赵妈妈交谈了近两个小时,听说我要写她的见证,她反复叮嘱我,千万不要提她的名字。我忍不住还是在题目上,点出了她的名字。赵妈妈,不要怪我失约,其实,我们都清楚:所有荣耀都会归于上帝的!

顺便一提,赵伯伯今年86岁了,也是个健康的老人,他曾经是驾驶飞机的,如今仍能开汽车。赵伯伯话很少,但也总是微笑待人,让人觉得他可亲可敬。顺此,祝福这对爱主的赵老夫妇,健康喜乐,一生平安!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