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的祈祷

海伦·罗丝妩(Helen Roseveare)


在中非洲的一个晚上,我在产房努力地帮一个妈妈生产。虽然我们尽了一切的努力,她还是逝世了,留下了一个身体瘦小、哭着的早产儿和一个两岁的小女儿。要让这个婴儿活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我们没有保温箱,也没有电力让保温箱运转,没有任何特殊喂食设备。虽然我们生活在赤道,但晚上经常会因变化莫测的气流而很泠。

一位见习护产士去找适合这种小婴儿的箱子和包裹的棉布,另一位去加火烧热水以便倒进热水瓶。不久,她沮丧地回来,告诉我说,她在倒热水时,热水瓶爆裂了。在热带气候下,橡胶很容易劣化。她叫着:“…那是我们最后的热水瓶!”

在西方,谚语比喻说:因溅出来的牛奶而哭叫是无益的;同样的,在中非洲,因爆裂的热水瓶而哭叫也是无益的。它们不长在树上,在树林小径上也没有任何的杂货店。我说:“没关系,你尽可能安全地把婴儿靠近火,睡在婴儿与门的中间,以挡掉气流。你的工作就是让婴儿保持温暖。” 

第二天中午,我如往常地和一群愿意与我在一起的孤儿祷告。我告诉这些小孩为这个早产儿的各种需求祷告,我说明要让这个小婴儿保暖的困难,也提到了热水瓶。这个婴儿如果被冻着,很容易就死掉。我也告诉他们这个二岁大的小女孩,是因为母亲死去而痛哭。 

在祷告时间,一个名叫璐丝的十岁小女孩,用非洲小孩贯有的天真祷告着。她祷告说:

“上帝,请祢寄给我们一个热水瓶。如果明天寄来没有用了,这个婴儿将会死去。所以,请祢今天下午寄到。”

此时,我暗地里因这个祷告的大胆而倒吸了一口气。接着,她理所当然地祷告说:

“……在祢处理这件事的同时,可不可以请祢寄一个洋娃娃给这个小女孩──让她知道祢真的爱她?”

同往常一样,我是在现场与小孩子们一起祷告的,但我能真心的说“阿们!”吗?我并不相信上帝能作到。哦,是的,我知道祂可完成每一件事,圣经上是如此说,但那是有条件限制的,不是吗?上帝要回答这个特殊祷告的唯一方法是从我的祖国寄一个包裹来,但那时我己经在非洲快4年了,而我却从来没有收到从家乡寄来的包裹。即便如此,有谁会在包裹里面放一个热水瓶?我现在是住在赤道!

下午,约过一半的时候,当时我正在护士训练学校教学,有人传口信说:有一辆车停在我的正门前。当我到家时,这辆车己经走了,但在走廊,有一个22磅的包裹。我感到眼泪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无法独自打开包裹,所以,我去叫这些孤儿来。我们一起解开绳索,小心地打开每一个结,我们将纸折好,以免撕坏。

兴奋不觉地涌上每个人的心底,三、四十双眼睛注视着这个大的硬纸箱。我从最上面拿到一个颜色鲜明的针织物,当我拿出时,眼睛闪烁着;接着,我拿出一个给痲疯病人用的针织绷带,这群小孩开始觉得有点无聊;再来是一盒混着紫色及黄色的葡萄干──这个周末可以用来做出一批好吃的小点心;当我再将手放进纸箱,我感觉到……真的是吗?我抓住,拉出来,不自觉地叫出来:

“是一个全新的热水瓶!”

我并未祈求上帝寄来,我并没有真的相信他会作到。璐丝在这群小孩的前排,她急忙近前来,叫着说:

“如果上帝寄来热水瓶,也一定会寄来洋娃娃!”她在纸箱底翻找着,最后,拿出一个漂亮、穿着衣服的小洋娃娃!她的眼睛闪亮着,她从不怀疑。她看着我说:

“妈咪,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将这个洋娃娃拿给小女孩,这样她会知道耶稣真的爱她?”

这个包裹的运送经过了整整五个月,由我以前的主日学校班级寄来的。他们的领导者聆听并顺服了来自上帝的感动,寄一个热水瓶到赤道来;其中一个女孩子便放上了洋娃娃,要送给非洲的小孩──在一个十岁小女孩笃信地祷告要送达的“那天下午”的五个月之前!

“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赛65:24)

__________

翻译:灵魂终极关怀小站

本故事最初发表在网站http://www.lionshouse.org上,并且,编辑收到了海伦医生的信,确认了此故事的真实性。在海伦医生所著的《活的信仰》(Living Faith)一书中,亦讲述了此事(该书最近已有Bethany Press再版)。文中的婴儿当时存活了下来,但不幸约在1961年死于流感。

本故事亦经“真或假”网站(http://www.truthorfiction.com/rumors/h/hotwaterbottle.htm)查实。

英文原文:http://webs2.fln.org/salsa/SingleInspiration/Hot Water Bottle.htm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