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未婚妈妈的故事

洪欣


我在福建出生,成长于破碎家庭。家中有二兄一妹,我排行第三,从小跟着妈妈过活。爸爸从不回家。五岁那年,妈带我们到香港,那时她和爸爸已分手。

初到香港,生活艰难。妈妈每天为食物奔驰,回家的时候,我们已上了床,一家人见面的机会很少。我自幼体弱多病,乏人照顾。患上严重的哮喘,病发时气喘不过来,苦不堪言!

惨白童年

我八岁时,姑姑生了一个女婴,请祖母照料。祖母叫我去她家帮忙,答允供应食宿。妈不愿意,无奈为了减轻经济负担,迫不得已让我搬到祖母家中。想不到从此后,祖母严禁我们母女会面,说我是她那边的人,爸妈既已离异,我就不能再和家人来往。她也禁止妈来看我。爸难得来祖母家中走动一次,这样我等于在失去爸爸后,又失去了妈妈。

在祖母家中,我负责照顾婴孩(表妹),不能和其他小朋友玩耍,若想到街上走走,也得牵着表妹。因此每见小朋友玩耍,都好生羡慕,眼巴巴的站在旁边看他们。心中的苦况只有独个儿知道。我真像一只笼中小鸟,失去自由。我的性格因此变得内向抑郁。

祖母常向我数说我妈和兄妹的不是,我若有不同意的神色,她就端起嘴脸。每天晚上,我独自偷偷垂泪,不敢哭出声。因若被祖母看到,就被痛骂:「妳哭什么!妳好可怜吗?吃好住好,能上学,哭什么?!」我把任何事都藏在心里。

表妹终于上幼稚园了,姑姑接她回家。祖母带着我一同搬到姑姑的家。姑丈是基督徒,我每星期天跟他们去礼拜堂,听到上帝创造天地,耶稣基督拯救罪人。但我什么都没领会。

重返家园

十三、四岁,我开始反抗,不想寄人篱下,希望回到母亲身边。姑姑待我不薄,如同己出,每星期给我一百港币的零用钱。我暗中把钱储蓄起来,设法每月捎给妈妈。她不在家时,我就把钱放在一个地方,让她自己取。有一次被姑姑发现,她和祖母都很不高兴。姑姑说:「这些钱是给妳用的,不是给其他人。」我一怒之下走回妈妈家。

祖母和姑姑找来要把我领回家,长我四岁的大哥对她们说:「妹妹已经长大,可照顾自己,不必老跟着你们。她要回家,就由她回来好了。」二人无奈,只好接受现实。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童年虽十分灰暗,小小年纪一直希望快长大成人;但是祖母的严谨管教对我不无裨益,我的思想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并且培养了责任感和学会自律。

由于离家多年,回到家里,大家如同陌路。不能沟通成了问题,有时在街上碰面,甚至不跟对方招呼,真不可思议!我们都把自己封藏起来,不愿表现自己关心对方。

我每天放学回家,就做手工艺帮补家用,以减轻妈妈的经济压力。有时想到,在姑姑家里,吃好住好,有漂亮的新衣穿,居住环境又好,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我就想,我的家人为什么跟他们有那么大的差异?我家为什么那样贫穷?我更希望尽快长大,为他们改善生活。入娱乐圈后,我甘愿挑起养家的担子。

偶然入行

进娱乐圈是很偶然的事。我从来不发明星梦。我看自己条件不足,貌不惊人,没有后台,不是能歌擅舞,也非才华出众。我自幼半工半读,假期更是我的谋生良机,卖面包,剪线头,穿珠,嵌电子表,干过的行业可不少,可说工作经验丰富;但是,学业成绩就不大理想。因此中学毕业后,便出外谋生。

那时,我不知道人生目标是什么,对外面世界日益好奇。后来结识到一些常去「迪斯科」的朋友后,便跟大伙儿随波逐流。还以为追上潮流,好不神气。

我在「迪斯科」中结识了不少娱乐圈人。一次,有一个人走来对我说:「妳有兴趣做明星吗?」我不知如何回应,没有答话。他继续说:「我与几位演艺界朋友开了一间经理人公司。」我随口答:「是吗?」他说:「妳来我公司试镜吧。」我没把他的话当作一回事,只是他再拨电话给我的朋友,约我前去试镜。

我把这事告诉姑姑,她说:「不用怕,姑姑陪妳去。有什么事,姑姑在。」于是我去试镜。被录用了,要签约。当时我十七岁,须由家长代签。妈较保守,不同意,怕我会学坏。爸则让我自己拿主意,结果由姑姑代为签约。

签约后一年,许冠文拍「新半斤八两」,公司叫我去试镜。试镜后,竟被选上,开始拍电影。之后又在电视台工作,到台湾、大陆等地拍戏。从一九九六年到中国拍戏,直至现在。

少芬与我

我拍第一部电视剧「如来神掌」,与蔡少芬合作。第二部「魔刀侠情」又与她合作,连续拍两部电视剧,半年内经常见面,相约喝茶。一九九四至九五年间,少芬遭遇到很不如意的事,她渐渐开放和我谈心,彼此共渡患难。后来我才知道,她已经信了耶稣,所以比较开放,不再关闭自己。一九九六年后,她闲谈时,偶然会提及主耶稣基督的救恩,我心里暗想:我才不信妳的神!

我的神是人拜我拜,什么都拜,不必讲什么道理。但求心安而已。也许,因为童年生活不如意,我缺少安全感,心里有很多恐惧。听人说拜「神」有神保佑,便也人云亦云。尤其遇不如意事,就去求神拜佛。奇怪的倒是,蔡少芬对我讲耶稣,我却听不进去。她说:「感谢主耶稣」,我就说:「妳为什么整天『感谢耶稣』?若不是妳自己努力,又怎会有今天成果?」后来,她见我反驳厉害,就避免跟我正面冲突。

信主耶稣

一九九九年,我怀了孕,快做未婚妈妈。我一向喜欢孩子。我想:既然怀了孩子,就把他生下来。况且我八岁就看顾小孩,从小到大没甚么应付不来的,养一家人都可以,没理由不能多负担一个孩子。于是与孩子的爸商量;他不同意,又不打算跟我结婚。我失望极了。想了很久,觉得自己可以独力承担。当时我在中国大陆拍戏。

回香港后,我跟好友说:「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她立刻说:「妳疯了!怎么可以?不要做未婚妈妈,否则一生苦命!」我没将这事告诉妈妈和哥哥,怕他们担心;但妹妹已婚,应明白我的情况。于是告诉了妹妹。她劝我仔细思想日后要面对的问题,提醒我要考虑清楚。思想过后,我还是觉得自己可以面对。

妹妹带我去见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家庭医生,他说:「妳不要把孩子生下来。」——语调跟好友一样,这叫我十分迷惘!怎么没人支持我?我很希望听到支持我生下孩子的声音,可听到的全是反调。难道错的是我?

医生劝我做堕胎手术,说这样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但我思前想后,仍想找人支持我的看法。突然我想起了蔡少芬。我觉得她一定会支持我,因她是个基督徒。当时我一点不知道圣经说什么,只是觉得不该堕胎,于是打电话把事情告诉她,她当天晚上就来我家。

少芬真的支持我。她说:「把孩子生下来!生命是从上帝而来,人不当毁灭生命。」我说,我害怕被人知道我当未婚妈妈,这不大光彩吧?!况且我是演员,这要成花边新闻,于我不利。另外就是养家人之外,还须养孩子,百上加斤。但少芬仍安慰我,鼓励我,为我释疑。我心里渐平静下来,只是仍拿不定主意。

少芬说:「上帝很看重生命,不喜欢我们毁灭。」我说:「妳整天谈妳的上帝,但是我又不认识妳的上帝,没有信心。」她说:「过去几年,妳也看到我的改变。一次又一次发生那么大的事,上帝都保守着我。妳看上帝多么信实!」是的,我真看到她改变很大;只是我仍信心不足。她说:「上帝要求祂的子民圣洁,像祂圣洁一样;因祂是忌邪的神,祂的标准与这世界的标准不一样,祂的要求与社会上的要求不一样。我们是上帝的儿女,上帝因着爱我们,保护我们,要我们作浊世清流。」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再别无选择。好吧,就去认识这位上帝吧!当时是一九九九年初。

上帝的保守

待产过程中,我经历上帝的同在,不再感到孤单。过去我老靠自己应付一切;但是,心中老没安全感。信耶稣后,虽遇困难,心里仍很踏实。我知道这决定是对的。

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姊妹为我安排了一位很好的基督徒医生,他答应代守秘密,把一切安排周详。本来艺人的一举一动很容易被人发觉,但因着主耶稣的爱,祂差了很多天使帮助我渡过那段不容易的日子,也帮助我解决了很多困难。

医生发现胎儿已有三个月,可是扫描时仅有一个星期那么小,很不正常。我顿感失落,为何有这样的事发生?医生又说:也许胎儿不会长大了。真无奈!因要继续返大陆拍戏,医生嘱咐我一星期后再去检查。他说:「如果这是上帝给妳的,祂一定会保守;如果上帝拿去的话,一定对妳更好。我们好好祈祷吧。」一星期后再见医生,胎儿竟正常成长,长大了很多。真是上帝的恩典!

妈是个很传统的福建人,她的朋友不能接纳未婚妈妈。我最怕妈听到这件事,不知有何反应。于是恳切祈祷,希望妈能接受。结果,她很平静地对我说:「那妳小心一点,好好照顾自己。」简直作梦也想不到!我很感谢天父:「上帝呀,太不可思议了,祢竟改变了妈的心!」

怀胎六个月,走在街头遇见很多记者,他们竟没发觉。朋友有时相聚,也有人不能保守秘密的。一天,一人摸摸我的肚子说:「为什么妳走起路来,好像孕妇?」那一刻,我冷汗冒出来了,十分害怕。她若知道,就会闹得天下都知。我立刻挂电话给一个好友,她跟那人很熟,平常那人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就告诉她。我问她,那人有否提及她发现我怀孕了。好友说:刚才跟那人吃饭,可没提起我。感谢上帝保守着,直至孩子出生,看到报纸、杂志的报导,她才知道。

待产期间,朋友们担心我会患上忧郁症;可我告诉他们:「我现在认识了耶稣,有祂同行,无论前路有多大困难,祂都加我力量。我只要跟随着祂,以后不再走错就是了。深信跟着祂走,我的路一定比以前好!」

生命改变

信耶稣后,我才知道,上帝是圣洁的。祂不喜悦人乱搞男女关系。无论婚前、婚外,男女都应保持贞洁。我立志不重蹈覆辙,不再羞辱上帝的圣名。信耶稣是我人生的转捩点。孩子出世后,带给我们家很多欢乐。妈妈照顾他,疼爱他。我的人生目标,除了跟从主耶稣,都放在孩子身上。回顾这几年,我生命有很多改变:

以前,我什么都靠自己;现在,凡事祷告,依靠上帝。以前我很封闭,老想要保护自己,最怕与陌生人交谈;现在上帝的爱激励我,我敞开自己,能与人深谈。从前我性情忧郁,现在笑脸迎人。从前我对爱情盲目,明知某人不适合自己,不会有好结果,仍会执迷不悟,继续下去;现在我仰望上帝,等候天父引领。以前,我最享受购物,钱到手就心花怒放(虽然这种快乐转眼烟消云散);现在,我不像从前那样看重物质、金钱,倒希望身旁的亲朋都同蒙上帝的救恩和福气。

信耶稣后,我变了。变得单纯,学会信任人,学习为人设想。身旁的基督徒给我很多鼓励。我们彼此切磋,学习到更多真理。试想,做未婚妈妈并不是光宗耀祖的事,我何必把这私事抖出来呢?若是以前,我打死也不肯在大庭广众面前说这些私事。但是我现在愿意说出来,因为我盼望别人因我蒙福,以我为前车之鉴,不重蹈覆辙。未婚生子是要承当后果的,我们不能随便。堕胎不是解决方法,而是杀害孩子。我们若想得周到,便会想到更多方面所牵涉到的人,更想到胎儿的性命。

我又希望藉这件事,让大家认识创造主,上帝是圣洁的,祂吩咐我们过圣洁生活。祂也是满有恩典、怜悯的神。祂是大能的神,一件本来不那么好的事,但我们把这事交在祂手中,祂就能把这事变成叫众人走正路的明灯。

各位朋友,自从罪来到这世界,人就很容易落在罪中,尤其这世代处处是诱惑和冲击,血气方刚的青少年偶一不慎,就会失足犯错。在娱乐圈工作的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实在不少,真要祈求上帝加力,施恩怜悯,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使能遵行真理,在生活上见证上帝的荣美!

(余黄国凯采访、整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