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不如天算

李司棋

一九九七年是香港回归中国的大日子。打从八十年代,香港就涌现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我是这浪潮中的一员。为了孩子的前途,为了我们家庭的幸福,我在一九八四年只身留在冰天雪地的多伦多「坐移民监」。

晴天霹雳

当时我和丈夫的感情融洽。离开香港前,母亲曾忠告我说:「你怎能这么放心呢?夫妻不应分开的。」我说:「我们夫妻感情的基础和信任,您是无法明白的。」终于,我在一九八九年办妥了入籍手续,打算回港与家人团聚。不料接到丈夫的来信,说:「你不用回来陪我了。我已习惯了独自生活。你不在身旁更好。请不要误会,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

后来才知道,事实上有第三者出现。我气极了,思想很混乱,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开始第一次算命。我想:人生怎能这样不公平?莫非是命吗?怎么我为了家庭,一个人跑到严寒的多伦多,孤零零地生活几年。现在要回家,不但这个家已经破碎,失去了丈夫,连女儿也失去了?当初若不是为了这家,我何必苦守异邦,等一个移民护照。

当时的感觉有如天塌了下来,心中有莫名恐惧。彷佛前面还有更大的灾难接踵而至。我撑不下去了,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所以频频算命,盼望获得指点迷津。

迷上算命

我爱上了算命,因为相士总有现成答案。对于惶惑的人来说,这十分重要——总比茫茫然不知所措好。有时相士说中了我的心事,就倍觉窝心。例如相士说:「你今年运程很好,做什么都成功。」这话对我来说,不光是安慰和鼓舞而已;因为相士岂不是能知过去未来吗?他既这么说,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就下重本做生意、投资——结果多半都以失败收场。

无论如何,算命最受用的地方就是即时有答案,虽然答案多半是错的。但彷徨的人多不理性,最要紧的是有答案,因为害怕旁徨无助。我们想走出来,我们不愿意再等,希望得到立时的答案。

一九九五年,我在香港拍电视剧「真情」,有些同事也很喜欢算命。于是跟他们来往甚密,一起去看风水、算命,互相介绍相士。当时,有不少人邀请我去教堂,但我觉得不大适合。我想:我这么忙,哪能抽空上教堂?

九六、九七年间,妹妹买了一间新房子。将迁入时,我认识了一位公认算命很准确的风水先生,于是建议让他看看这新房子。他看过房子,又替妹妹看命盘,之后对我说:「很麻烦!你妹妹的命盘显示,她过不了这两年,而且这房子不适宜他们夫妇住。她的病源在血液,医生也无法治好,除非求助神灵。」

妹妹小我三岁,我们感情好得像双胞胎一样,常在一起。小时候我觉得她好麻烦,我行动快,思想快,活泼好动,很多主意;她却被动,凡事慢吞吞的,一天到晚跟著我。后来才知道她尊敬我,对我始终如一,我有需要,她随时效劳,是个很好的妹妹。当时我们人生都没有了方向,只知道去算命。妹妹更拜黄大仙求签。听了相士的话后,我们都害怕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主寻找我

那段日子,妹妹的血液真的有点问题。我担心极了!有一天,我心绪不宁,睡前跟她通电话说:「我想,现在应该是我们认真思想信仰问题的时候了,反正之前你我都很疲累。既然风水先生这么说,不如约一天出去饮茶,好好谈一下我们应信什么?总不能拜拜黄大仙就算了。」

那晚心里七上八下,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平常我得靠闹钟唤醒,有时关掉闹钟再睡,这是我的老毛病。然而那天醒来,没有睡意。看看闹钟,已是早上九时正了。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对方说她是刘达芳教授。刘达芳教授?这名字好像满熟呢!

我记起来了,我在一九九三年间往上海跑了一趟,和朋友合股开办化装品工厂。那时认识了一位传教士,他本是医生,但献身全时间事奉上帝,又在西安办神学院。之后,这位卢医生每次经香港都找我,劝我信耶稣。有一次我很不客气地说:「你不用再劝我了。我现在很喜欢算命、看风水,主不会喜欢我的,见了我也会双眉深锁呢!再说,我也不会信主。」他说:「你不要这么说,主耶稣连杀人犯也宽恕,怎会不要你,不喜欢你呢?这些事你不要看得那么紧张。以后不要再算命了,算命是骗人的。如果日后你在生活上遇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困扰,在香港找刘达芳教授谈谈吧!她有爱心,可以照顾你。」可是我一直没联络刘达芳。事过两三年后,就渐渐淡忘了。

那天她忽然来电,我感到很奇怪。刘教授说:「李司棋,真不好意思,我很忙,没时间看电视。一年多前,卢医生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不认识你。我问儿子,他们指著电视机说:『哪,她在演电视剧呢!』我一直对你的印象模糊。但昨晚整夜梦见你。我相信是上帝感动我看看你近况如何。你有什么需要吗?有什么事情发生吗?能否抽空到我的办公室谈谈呢?」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太神奇了!昨天夜里,我才想,是时候考虑信仰问题了,怎的今天一睁开眼睛,上帝便伸出手来唤我?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感觉上帝很真,很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那天,我在刘教授的办公室谈了很久。她给我分享很多见证,劝我去教会,亲近上帝,读圣经。我接受上帝邀请,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决志信耶稣,二千零一年受洗,归入基督的名下。

人算之误

回头说我的妹妹,风水先生的话没有应验,她没有大病,只是些伤风咳嗽等小毛病,一家三口生活安定,愈来愈好。

倒是我,曾获相士批赠事事如意,有贵人相助发达等,之后却不停进出医院,甚至影响工作。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真傻,怎么就相信这些江湖术士之言,还花钱请人算命,却不相信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

其实我小时候是听过耶稣的,但没有把他放在心里。长大后照照镜子,觉得自己满漂亮的。参加选美后,更在香港无线电视台做当家花旦。年轻时便事业平步青云,从心所欲,发展顺利。我自以为可以拥有世上的一切,不觉得需要耶稣。后来更跟了丈夫的论调,说世界上没有神也没有鬼。于是胆子越来越大,无论多黑的地方也不害怕,事事靠自己,也不觉辛苦。就这样,我碰得焦头烂额,跌到心都破碎了。幸而天父慈爱,没有放弃我。他仍在寻我,直到我归回他的羊圈。

新生样式
娱乐圈五光十色,艺人遇到的诱惑更大。基督徒艺人要见证耶稣,不能什么角色都接。但是身在圈中,若动辄拒绝接受这个、那个角色,就很难继续生存下去,所以很多时候不易取舍。记得一九九九年拍完「真情」后,就接获一部戏约,那编剧很喜欢我演戏。写完剧本,就跟我通了个电话,问我会不会接拍?我说:「会的,会的。」他说:「我很用心写了这一角色,很适合你演。」后来我知道要扮女鬼,想了好一段时间,总觉得基督徒做这类角色不大好,就推掉了。艺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试探和引诱,常要心志坚定。我觉得做艺人不易,做基督徒艺人就更难了。

信耶稣后,我有很大改变。以前总是脚步快,行动快。天下第一大事是赚钱,人生最重要的是丈夫和女儿。可是,钱会失去,人的感情不但会变化,而且还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现在才知道,人凭自己的力量拼命钻营,不但疲累,而且浪费感情、精力、时间。像跑狗场上的狗,一直追著电兔,可是总追不上。很多人到死,仍旧在追,也仍追不到他们所希望得到的,又不知道为什么要追。我发觉人所追求的,往往都是一些虚空没有价值的东西。可惜,我们自己不知道,反视之如珍如宝。追不到,就忐忑不安,心有不甘。信耶稣以后,上帝赐我从天上来的智慧,我开始明白了,人生最有意义和最快乐的事,莫如遵行上帝的旨意,效法主,把他的爱分给世上的人。我渐渐体会,施比受更为有福。付出的人比接受的人更有满足感。一个人拥有物质的快乐,远不如心中有上帝的快乐;拥有财物的满足,远不如与人分享的满足。现在我学习将一切事情交托主,不再为明天忧虑,人自然轻松多了!

以前别人劝我信耶稣,我总自作聪明地想:「为什么这么愚蠢呢?等到年老,生病或临终时才信,主耶稣仍让我上天堂。那就不用那么早就浪费时间。」原来我错了,不及早信耶稣才是浪费时间、生命。信耶稣后,与上帝和好,除去人与人之间的冤仇,心里有平安、喜乐,那该多好!我感谢天父,一切全是恩典,这些都不是我努力找回来的,是天父来寻我。

(李司棋为香港电视艺人;余黄国凯采访、整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