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歹境遇主照顾

卢正阳

我和姐姐两人分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一、两年间在菲律宾首府马尼拉出生。父亲卢秉枢是中国派驻菲律宾的外交官员。当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东南亚诸国相继被侵犯的日军占领了。菲律宾当时还是美国殖民地,美国军事防御体系瓦解后,首府马尼拉遂于翌年元月二日失守。由于中、日两国是交战国,领事馆全部外交官员都在沦陷后两天被侵略军拘禁了。

上帝作孤儿的父 …

初时,日军以威逼利诱来劝说中国外交官员与他们合作,暂时安置他们在菲大音乐院里。经过两个多月毫无进展的争辩,恼羞成怒的日方,乃将全体中国外交官员押禁在恶名昭彰的圣地安哥炮台的地下室,备受凌辱。同年四月十七日,日军将全部领事馆官员秘密押运到华侨义山沼泽洼地处决。从此,我们姐弟俩顿失最宝贵的父爱,成为了战争孤儿,只有仰望天父的慈爱。

自从父亲遭拘禁,母亲始终不畏危险,甚至当父亲移禁集中营后,她仍不间断地给父亲送衣物,亲友都为母亲的安危担心,可是母亲坚信上帝必保守她,正如她的名字——邱天佑一样。父亲临刑前数日,日方通知暂停探访,因父亲和数人即将他移,母亲乃要求守卫让她与父亲会面。守卫不允,直指营中一角落,只见父亲遍体鳞伤、光著身子跪在烈日下,此时母亲悲不欲生,未想到结婚不及四年,竟遭大难,何日得以重逢?

上帝作寡妇的伸冤者 …

当日军在向来划为禁区的华侨义山,秘密处决父亲等官员时,竟有两名工人从义山钟楼背面窥看,并于日军草草掩埋罪证离开后,潜往坑边插上标志,在光复后向美军揭发日军暴行。经美军会同烈士遗孀们挖掘,证实殉难者的身份后,作恶多端的刽子手终于伏法。公义的上帝为母亲伸冤了。「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 … 。」(箴言五22)

安稳隐藏翅膀下

在父亲音讯杳茫,加上经济拮据及子女年幼等不利状况下,感谢主,及时使母亲意识到处境不容许继续居住在城南区,于是乃到市区向昔日她执教的基督教学校校长商借课室暂住,经校长允许后,我们就迁进市区。不久,该校长也被关进华侨集中营。

上帝不仅帮助母亲解决住的问题,祂还施恩保全我们一家馀下三口的性命!「 …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罗马书八28)因为在战争的末期,城南地区一向是日军的军、政总部,有军队营房、办公大楼、军火及汽油库,还有西班牙时代建筑的皇城(里面有圣地安哥炮台及通大海的水道),所以遭到美军炸弹、炮弹日夜不停的轰击。此时日军已经没有持久战的能力,遂决定撤往山区,只留下少许士兵掩护。日方除了日夜在城南一带搜杀无辜百姓外,还实行焦土战略,并炸断六座横跨巴石河通往市区的大桥梁,只馀下靠近皇城的桥梁完好;日军同时沿著河畔架设机枪阵地射杀企图渡河难民,更将幸存者分开男女,让妇女先行过桥,再枪杀所有男子于河畔。感谢上帝安排,让我们于战争初期离开城南区,若非上帝怜悯,我们全家怎能逃过这场灾厄呢?

身居危楼而不知危

美军反攻的消息时有所闻,但光复的日子却遥遥无期,学校的课室也逐渐搬进了许多教员的眷属。人多固然喧哗,在诸多住户中,开始有了某住户的家人因发表了抗日的谈话而不知去向。一日,母亲在街上遇见一位自称与父亲熟识的华侨,说有急事,须赴外埠,来去不定,急需可靠的华人代他照顾住宅,征询母亲能否帮忙?母亲遂答应互相帮忙。待光复后,他回来要求到楼上天花板里拿几件东西,不料,所取下的东西竟是装著实弹的手枪及短波无线电,这可把母亲愕住了!因为在马尼拉即将光复前数日,有一名日兵被狙击陈尸距我家不及百码之处。平日,日军对类似事件的处理,是立即封锁通往肇事处的街道,同时逐家搜查人犯、武器。倘若无所获,即在可疑区域展开屠杀,以示惩戒。如今家里竟私藏枪械、无线电,任你怎么申辩,也是死罪一条!由于日军正忙著撤离马尼拉,无暇兼顾失踪的士兵,所以没有搜查。感谢恩主搭救,正如圣经所云:「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爱的人。要救他们的命脱离死亡 … 。」(诗篇卅三18 至19)

当时,居民不知道日军撤退一事,只见家家户户携老带幼,像惊弓之鸟争先恐后地往北面可能有美军的光复区瞎逃;母亲也带著我俩和一只皮箱随著逃亡的队伍而逃。短短一公里多的路程,由于逃难者众,竟须两小时多才走得出。是夜我们乃露宿街旁,仰望著像被血染红的天色,及嗅著带汽油味的空气(有人说是日军正在烧毁城南的汽油库)。母亲担心我俩被惊吓,用她冰冷的双手紧握著我们的小手,其实她也是极度惊骇的!隔天我们探知住处平静,才重返住宅。

死字当前主挪开

在光复前夕,整个都市已笼罩在腥风血雨下,日军烧杀的矛头已指向华人聚居的市区了。在商业中心的一座教堂钟楼上,架设著机关枪射杀逃亡的居民,日军还给予无知的土著大笔即将作废的军用币,来替他们四处纵火;机枪火力无法射及之地,更有装甲车辆猎杀路上行人。同时,华菲抗日游击队伍更是奋勇抢先,帮助友军扫荡奸细及残馀部队,以致处处见尸首,区区冒火烟。

在正午时分,获知外婆家附近已有人在纵火了。母亲乃陪同刚到马尼拉市的阿姨,冒著枪林弹雨,躲躲闪闪迳奔向外婆住家抢救些粮食、衣物。无奈四邻都已著火,她们唯有祈祷,向主支取力量。在惊慌中只能合力抢出一袋米,望著巷口直奔,再沿著烟硝弥漫的原路,跌跌撞撞穿过尸堆瓦砾来到大路口,冷没防备身后来了一部日军装甲车,车上的机枪手掉转枪口,对准了她俩,母亲叫阿姨放下米袋,镇静默祷交托主。那知上帝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上帝对母亲和阿姨所怀的,是赐平安,不是降灾祸的意念。在千钧一发之际,车上的机枪手没有扣板机。驾驶员也没有停下来等候机枪手杀人,车辆竟扬长而去。

耶和华真是慈爱之至的真神,昔日他封堵狮子血盆大口,不让但以理受到丝毫伤害,今日他也照样堵住机枪的血口,搭救母亲和阿姨,使我们姐弟俩不致丧失仅存的慈母。正如圣经说:

「我求告祢的日子,祢必临近我,说:『不要惧怕。』主阿,祢伸明了我的冤,祢救赎了我的命。」(耶利米哀歌三57至58)

「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呢?」(诗篇一一六12)

愿我们的故事可以见证主的看顾与保守。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