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恩典和拯救

冯利骏 口述  连琐 整理


我从小生长于台中市,在五个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

民国八十五年一月一日这一个众人欢喜迎接新年的第一天,对我的家庭而言,是蒙上愁云惨雾的开始,而对我个人,则是生命的一个重大转捩点。

当天凌晨公司同事聚餐结束,我骑摩托车载着一起去庆祝新年的女同事回家,却被一辆酒后驾驶的车子撞上,而之后的五十天,在我的记忆中是完全空白。事后根据儿子的描述,车祸发生后我被救护车紧急送到耕莘医院,因头部颅内出血,伤势极重,再转台大医院,而当时台大急诊室人满为患,医院以无床位拒收。感谢神的恩典,为我存留一线生机。在此过程中,经妹妹、妹夫的奔走,得知当晚医院的脑神经科权威林瑞明医师刚巧在急诊室(机率极微),也经由他的同意特别在急诊室加摆一个床位。 

终生瘫痪的植物人

经过急救后,在急诊室住了数天,才转入脑神经外科病房。然而,却在一月十五日,妹妹发现我的脊椎突出,照X光才知脊椎已断二截,一月十九日进行脊椎开刀。手术后,医生诊断我将会成为终生瘫痪的植物人。儿子已经为我取消了出国留学的计划,他听到医生无情的宣判,更为此难过得叁天无法入睡。 

虽然家人接受医生所告知的事实,但是并未因此而绝望,更没有放弃,尤其是妹妹和她聚会教会的弟兄姊妹不断地为我迫切祷告,甚至禁食祷告。 

在神才有答案

我在昏迷五十天后,终于有了意识,开始慢慢清醒过来,但是记忆仍未恢复。医生测试时问我:「一碗牛肉面多少钱?」我回答:「一百八十万?」另一次测试时,问我床边妹夫姊姊念国一儿子的名字,我想了半小时回答不出来,家人提示我「姓江」,我又想了近半小时后回答:「江淑娜。」医生听到后觉得事态严重,家人则更是忧心忡忡。 

然而,一个在全台湾最好医院的脑科权威医生诊断下,认为无望的病人,情况却一天天好转,并慢慢地恢复记忆。林医师认为这是奇迹,因为他知道这是医学无法解释的,不是医生的医术,也不是药物治疗的结果。车祸当时我颅内出血,清醒后由护士口中得知,颅内的积血竟从我的左脸颊流出,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之后林医师也问我:「究竟是什么力量使你清醒?」我斩钉截铁地说:「感谢主,是上帝的力量。这不是奇迹,是神迹。在人没有答案,在神才有答案。」 

我们的神是赐生命、掌管生命的神,若不是神的恩典与怜悯,我不可能看见明天的阳光,也没有今天为主作见证的机会。 

另外,值得感恩的是,我在意识不清、记忆未恢复前,常语无伦次,并以暴力对待医护人员,更拒绝打针、吃药,院方一度考虑将我转送至精神病房,如果那时被送进去,恐怕日后痊愈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在我意识、记忆逐渐清楚后,接着便开始肢体的复健。第一天复健后,右脚疼痛得需打止痛针,甚至半夜因药效过去而痛得无法入睡。第二天复健后情况仍然没有改善,第叁天在翻身时,家人听到我右脚骨头会响,照X光,才又发现腿骨有断裂现象,再次开刀。目前我的身体内背部装了二片钢板、四根钢钉,右脚装了人工关节,而左脚因脊椎神经受压迫,仍会不由自主的抖动,也较无力,仍需要使用拐杖。 

神的安慰与扶持

经过四个半月的住院治疗后,终于可以出院,但仍必须持续地复健。 

回想这次的车祸,有人说我是九命怪猫,运气好,碰到好医生,有孝顺的儿女,有好的亲戚朋友……,然而我知道经过死荫幽谷而不遭害,是神爱我,用祂的杖、祂的竿来安慰我,扶持我。 

我的家庭原是一个佛教家庭,父母自大陆来台后,家中二哥首先信主。而约在四十年前,永和南势角发生一起工程大爆炸事件,当时死伤惨重,几乎无人幸免,父亲当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到太平间寻找二哥,也在心中暗暗祈求,若是二哥所信的神是真神,能存留二哥的性命,他也要相信这位神。正在父亲遍寻不着时,有人告诉他二哥在医院急救,那时父亲就相信有神,不久之后便信了主。 

我虽然在国小时受洗,但信仰对我而言,可有可无,我依然过着以自我为中心,依靠自己的日子。在做皮包生意的这许多年,我更常运用小聪明,钻法律漏洞,走偏门,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奸商」,更是一个贪爱世界,在滚滚红尘中享受罪中之乐而沾沾自喜的人,至于神、耶稣基督早被我抛到脑后,信仰对我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然而,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神藉着这次的车祸来寻找我、唤醒我。 

为主而活

过去的我是汲汲营营追求名利,为儿女而活;过去的我是活在人自以为的快乐中。现在的我已不再一样,是活在喜乐中,我知道「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面活着」,更明白「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不再依赖人的聪明。是神救我脱离医生认为无法清醒、终生瘫痪的植物人,祂不但唤醒我,使我恢复意识,恢复记忆,也使我这迷途的羔羊,从世界回转,回到神的羊圈中。于是叁年前,我再次受洗,坚定信靠神的心,并将自己未来的年日献在神面前,求神使用。 

四年来,我把握每一次能在众人面前、在医院为主作见证的机会,将神的赦罪、救赎福音,神赐给我的恩典,及自己经过死荫幽谷蒙拯救的神迹经历与人分享。正因为自己走过复健这漫长的过程,能切身体会到复健者的难处,于是开始每周一、叁、五在振兴医院作义工,尽心、尽力的帮助他们,周四也在疾病管制局接传染病防治谘询专线,由此深体会圣经使徒行传二十章卅五节所说,「施比受更为有福」的真意。 

最后,我要呼吁,希望开车的朋友能确实遵守,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及骑摩托车戴安全帽的交通规则;因为这绝不是口号,而是保障自己,也不伤害别人的最好方法。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