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临门颂主恩

陈流芳

 
太平绅士陈流芳先生「五福临门」--
儿女中有五个是基督徒,带给他无限欣慰
公元二千年,七十二岁的流芳叔也毅然归主接福


有人问:「流芳叔,你是新界三栋屋的族长之一,又是天后庙司理,数十年来春秋二祭,率领乡亲在祠堂拜祭,各教庆典也常请你主礼,怎么忽然会信耶稣呢?」

父亲祭祠,儿子传教

人可以名成利就,但要福气长存,子孙代代蒙福,真是谈何容易。回想长子世强廿年前从英国学成归来,我送他跑车作奖励。可是到还神的一刻才知他信了耶稣!一生寄望落空,我气得收回车子,找牧师理论。我警告他:「你有胆在教堂结婚,我绝不参加!」

二十年后,想不到自己也成了基督徒,真是难以置信,只能说是天意,也是大福!

过去我在新界地区服务四十年,先后出任乡事会和区议会主席,又是陈家第八代传人,领导乡绅父老各种祭祀。偏是世强跟我打对台,还组织什么商人团契,成了教会领袖。

他信主头两年,家中好比大地震。不过日久我发现一众儿女信主后,没有因为宗教原因与我疏离,反而对我更加关心孝顺,各人看重伦理,洁身自爱,各有所成,而且活得神采飞扬。这么多年来,世强更常常邀请我出席福音餐会,待以上宾,使我听到许多生命改变的故事,靠耶稣有恶人改邪归正,有失意者发愤图强,有怨偶破镜重圆,更有人绝处逢生……因此我虽抗拒基督,也不能不服。

人的尽头,神的出路

我的转变,并非偶然。八九年我出任荃湾区议会主席期间,一位港府高官外放五年之后回港工作,在公开场合,故人相聚,好友重逢,对方二话不说,一开腔便道:「你的儿子救了很多人,他的教会做了很多好事……」不禁希奇,要深入了解叫他「入迷」的耶稣,到底是何方神圣。

九六年在美国的大女儿家中发生意外,给我很大的启发。她有三个小孩,最小的不慎被失灵的车房门砸下,头部受了重击,血流披面。大女儿十分虔诚,即时为她向主祈祷,血便止住,后来虽然缝了许多针,但检查竟然证实平安,使我印象难忘。

九八年我有位兄弟的女儿忽然生病,精神有异,其实是中了邪。她年纪尚轻,一家人为她受尽不少折磨。兄弟向我诉苦求助,我因为认识不少风水师父和法师,便答应想想办法。

翌日是周六赛马的大日子,我一下子便把事情忘掉,醉心马场。晚上兄弟又来告急。

「完全不受控制,怎么办?」「我周一介绍她进医院罢!」可是周日下午家人已见危急,忙打九九九送院。但是院方又查不出病由,我前去探望,她也不能认人,要绑着手脚。

既住了院,法师和风水师父也难请来。忽然想到一个人可来相助──就是我的大儿子。那班「耶稣迷」不是经常传道赶鬼吗?于是大儿子夫妇真的和我去了,教会还为此切切祈祷。

主耶稣真有大能,他们在床边安慰祷告约有半小时,病人便清醒过来了!我开始感受到耶稣的存在。

到公元二千年,这次事情发生我身上了。四至五月间亲人出现纠纷,我困扰不堪,一家难安。身为太平绅士,在社区上排难解纷,自己反而为身边人伤神碎心,忐忑不安!

求恩典,保家园

回想自己出生才三个月,父亲便辞世,因此我特别珍爱儿女,宝贵家庭。一旦挚爱的人出了事,有多少冲突和眼泪!怎能叫人放心?

苦无对策之际,有一天世强和好友Robert来探我,我自然向他们吐出苦水。

「兄弟姊妹的祈祷,力量怎大也好,如果作为父母的可以同心祈祷,效果会大许多。作为一家之主,如果拥有这份属灵的权柄,或许神会给你恩典,保守你的家庭。」Robert向我说。

一言惊醒,内心非常感动,我冲口而出道:「好,我接受!」于是我祈祷接受耶稣为救主,顿时心安。

此语一出,义无反顾。世强后来说:「爸爸,我等你说这句话已等了二十年!」他们不知何来的预感,早已买好生日蛋糕为我庆祝一番。信主的亲人,包括五个归主的儿女,一群孙儿收到消息,早已乐不可支,晚上实行庆功宴。我心中却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茫然不知所惜……

怎么向宗亲父老交待?怎么了结四十多年来的责任?惟有求主指引。整整一个晚上,我思前想后,好象有了启示。翌日大清早我找了两位最亲近的族中兄弟,表明心迹。

「从前我也说过,迟早可能会信耶稣,但不知道是何年何日,现在我下决心诚心归主了……」

之后我作了两件事,了结前缘,先是辞别祠堂,再到自己作司理的天后庙辞行,禀明自己服待了几十年,应该够了,一切到今天为止,从今诚心归向基督,也请原谅……

我断了后路,交待好责任,心中平安。到端午节的时候,我再请齐教会中的朋友,由世强率领,大队人马来到我家。「家中所有,凡你们认为不当的饰物祭品,可全数除掉!」于是灶君、地主、神像等全部送走。

归向耶稣,心境变得平和,有了依靠。我一生追求最大的福气,到如今真正的体验,就是金钱、地位、名誉都难以换取的天伦之乐。

每晚临睡前,都有件奇妙的事发生在我家里。一班儿女,六个孙儿围在我身旁,女儿教我读圣经,儿子教我祈祷,孙女唱首诗歌,女婿作个见证,有时不过十多分钟,但我好开心好开心 ---- 耶稣用无形的手,不动声色地把十多个人的心紧紧连系在一起,一同欢笑,一同落泪,互相代求,彼此饶恕,温馨的气氛,正是中国人说的「承欢膝下」。它勾起我四十六年前初为人父的兴奋,重温昔日温馨的往事:那时我是廿七八岁的青年,儿女年幼,每逢年卅晚,一家人吃过团年饭后,更衣沐浴,拖一个抱一个的逛弥敦道,从旺角漫步到尖沙咀,沿路谈笑甚欢,乐也融融……

行行重行行,星移物换,转眼儿女成家,儿孙满堂,如今我是七十三岁了,未想到今天,能又在基督的爱里重拾这种舒畅感,与家人心心相印。将来有同一的天家盼望,永远团聚,永不分离,是天地间至大的福气!

如今最称心

信主之后,我日夜为亲人祈祷,也经历耶稣的奇妙。事缘各方友好都知我喜欢赌马,三十年来风雨不改,赛马日从未缺席马场。我更曾向传媒说过,赛马不仅是游戏,更是一门哲学。信主后在马来西亚遇见一位胡牧师,我说:「我是新丁,怎样改变嗜好呢?」牧师便提醒我告诉主耶稣。

马季开锣,天人交战,头一天收到贴士也不入马场,但在心中贴了几场心头马,全都不中;另一天忍不住在投注机截止前下注,不料按错掣,空中一场。几天之后买了一埸三重彩(一场赛事三只马全中才算赢),但是临时改了一只,就因此而输掉。心里明白耶稣要我别再花精神在马仔身上,还是多一点关心身边的人更好!

有了耶稣,好比有机会再活一次,二千年六月三日,我信主加入教会。从前读马经,如今读圣经。但我能够从心里告诉亲朋挚友,今天的流芳最快乐,最开怀,最宽心!

----------------------------------
陈流芳太平绅士自五九年起服务社区,先后出任荃湾区议会主席和荃湾乡事会主席。他有六个儿女,六个孙儿,太太亦在六年前归主。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