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病医出一片天

廖锦铨

 
归向真神──邪灵绝迹庆新生 


曾有这样的故事:

太阳和北风比赛,看谁能使路人除下身披的大衣。
北风狂刮,八面吹迫,过客愈不受操纵,掩面疾行;
太阳默然散发温暖,路上人人同心,宁愿卸下厚衣,随暖意而行。 


冷酷看今生

掌握之中,意料之外,这是人生。

我做生意有三个绝招:布局、数熟、心毒。我看生命是一局赌注,要狠心,要冷酷才会做大赢家。 我不信命,心中有理性无人性,我的真理就是森林定律--「弱肉强食」。

几年前我家庭和婚姻都亮起了红灯,跟妻子结婚十七年了,她总结一句,说是漫长的痛苦!我每晚深夜两三点才回家,甚少和儿女聚首,一直说是应酬,所以她封我为「非常衰的男人」,对我的评语是:「一个喜欢控制别人」、「一个操纵妻子儿女的人」。

我们有一子两女,内子和我都深爱子女。可是夫妇反目,情感随日子而降温,直到无法对话,不能共处,孩子们活在战场之中,一家人苦无出路。

为了求个和睦的家庭,夫妇二人首次同心,报读发挥自我潜能的新纪元(New Age) 课程,从初级到高级,更深一步是追寻东方的宗教,以求精神上得解脱,除了佛教、道教,还修练埃及宗教,太太则修习「灵气」,我又学「大脑控制」。学得愈多,家里却愈来愈火爆!

纵然理论多多,各种宗教层出不穷,身心仍是一样不平安,太太甚至想过自杀。因为有理论,无答案,有法术,没有改变内心的能力。夫妇各顾各的事,我也一样继续的自私自利。

同林鸟,各自飞

到了九五年三月,我决定和妻子离婚!

大家因为爱儿女,暂定尽最后努力,以六个月为限期,若无法再沟通和好就从此分开,一了百了。

这最后的六个月更难捱,夫妇俩如同急病乱求医,更深入在宗教、哲学、辅导上寻求帮助,胡乱接触古怪的教门,终于在九五年九月招惹了邪灵,我深爱的女儿「撞邪」了。

那天她下课后,六时多回到家里,忽然尖叫起来,更在地上打滚,抓伤脸面,甚至流血。从此只肯穿同一套衣服,常呆坐在厅中。

儿科、脑科,然后是儿童心理专家,还看精神科……,最好的专家都找过了,一切都无结果,便找人来看风水,去佛堂参拜,甚至把女儿过契给观音,每晚坐在家中念心经,找人来驱鬼,更学懂用梵文念咒。

这种生活把一家人都推向失控的边缘了。

同年年底,最敬爱的父亲在加拿大忽然中风,病情严重,我公务繁忙,只能抽出四天,怀着忧伤的心情赶赴枫叶国探望他,但谁又料到,匆匆的四天竟然改变了我的一生。

十二月寒冬天,白雪茫茫,心情惆怅:自己上不能侍奉高堂,下不能给儿女完整的家庭,我懊恼,我沉痛。回顾过去,童年、结婚、事业、成就,百炼人生,伤痕累累,多少遗憾!生命如果能重新选择,如何走此一生?

家兄在北美居住,是虔诚的基督徒,知道我的家庭长久不安,已为我祈祷有十五年之久。

爱女怪病临绝境

他告诉我 : 你现在迷信的是鬼,是找一只恶鬼来赶走另一只不太恶的鬼,但要根本解决你女儿的困境,一定要找真神来你心中,真神就是耶稣。我想,就试试耶稣,倒也无妨。

回港后我到教会聚集,头一次进入教堂,感受到很大很大的平安,是从前未曾有过的。

信仰不仅是头脑的知识,更是内心的感受,我的心灵深处,有一种特别的把握,是的,这就是正路。

奇妙的是在教堂巧遇当会计师的旧同事,他关心我,来我家探访,带我们向主耶稣祈祷,认识圣经的真理。本来我们天天心碎,女儿性情大变,对人不瞅不睬,心理医生也说我们一家没有希望,但自从接触主之后,女儿慢慢有了好转。

在一次聚会中有公开的呼召,我和家人走到讲台前,有一位外国来的基督徒刚在我身边,好象有主感动,对我说:你对不起太太,你要向她忏悔。此语正中我心。那一晚我饮泣不已,交托家庭、女儿,并自己的一生,归向宇宙独一无二的真神─—耶稣基督。心中释放自由,这是我正式信主的一天。

自此女儿逐步痊愈,妻子本来学什么「灵气」,也作罢了。

但邪灵见人弃暗投明,当然不肯一下子放手,要搞点破坏。当我到外地公干时,女儿情况又走下坡,每五秒钟便抽筋,常不能自制地尖叫,双目不能张开,不停咬口唇以至流血,完全不能上课。

太太痛苦万分,什么方法都试过,眼巴巴看着女儿捱苦,只有天天流泪,但因基督徒朋友两三天就来探望一次,为她祷告,使她逐步好转,也叫我们信心坚定下来。

女儿情况不是转眼完全痊愈。是否主耶稣不可靠呢?不是,一方面我们正接受诚心和信心的考验,另一方面鬼魔会来最后一击,试探虚实。我们唯一的方法是向主祈求帮助。

无路可走了,我抱起十岁大的女儿,热泪盈眶的站在房中祈祷,我想起圣经创世记廿二章的图画 ── 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献上自己独生儿子的故事。我终于明白信仰需要的决心 ── 我宁愿女儿被主耶稣接走,也不愿意她的灵魂被魔鬼夺去!

泪眼见主恩

我挣扎了一个星期,决心用行动表明不再回头,我致电教会要求立刻受浸,表明和鬼魔一刀两断。牧者明白我家庭的背景,过去种种与邪灵的关系,也认为可特别通容,毋须等修毕圣经课程(当时我们已参加了圣经班)可以接受洗礼,以表明与基督耶稣同死同葬同复活。感谢神,我们能胜过鬼魔,是因羔羊(主基督)的宝血和主的道。

我与妻子同一天受浸,站在浸池中,我为多年所作所为,满心的污秽邪念,苦待妻子,放纵行事,在商场上的手段和旁门左道……为自己所行过的歪路,所伤害过的亲人、朋友……,我从心底忏悔,向主耶稣 ── 为我的罪流血、为我的罪舍命上十字架的耶稣求宽恕!那一刻主让我看到我是一家之主,家人孩子是在我的荫下,他们的祸福也因我一念之转而有不同的结果。

从水里受浸后,我仍站在水中,心里充满了从主而来的大喜乐,我欢笑,我禁不住高声欢笑,一身罪恶的锁链,主耶稣在那一刻为我全都斩断了!

回到家里,我和妻子作第三度地毡式洁净家宅,把什么和鬼魔偶像有关系的对象都清理了,妻子从前曾跟吉卜赛人学过星相、占卜、掌相等法术,一 一清除,连多年前到泰国庙宇拍下的照片也一一的剪碎,跟着诚心禁食祈祷,专心为我们的家求耶稣来作主。

受浸三天后,傍晚约六时下班回家,我和妻子又再祷告,忽然我见女儿努力挣扎着跟着我们,用尽气力,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说:「我接受主耶稣到我的心中,脱离所有偶像。」之后,大事发生了!她美丽的眼睛再次开启了,再次和我们恢复交谈,本来痛苦的面容,现出了甜美的笑容!

翌日她就可以回校上课了。感谢主!

为我换新心

女儿医好,但我更求神来治好我的心。

我信主后,头半年是思想上改变,懂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行为上也改了,向妻子儿女忏悔,可是内心仍是十分冰冷,我为此天天祈祷,一面祷告一面背读圣经中爱的诗章——我但求能活出一颗真挚的爱心。

六个月后,我参加了一次数百人的基督徒聚会,会中我全心向主,我听到主说:我爱你,我知道你爱我!我不禁当众跪下来,泪流满面,痛哭了约20分钟。

主的大爱溶化我了。我的心也得了医治,过去学习潜能课程时,我四十岁才忽然发现,自己童年时曾受过性侵犯,所以性格变得冷酷,对人没有信任,处处保护自己。可是知道问题,却无医治的答案,人已老旧污染,如何回转像小孩子呢?但是基督正是为此来为我们死,使我们的罪孽可以归到祂身上,因祂的代死,我们得赦免,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终于明白,惟有主在十字架上的救赎,使我能因信得着圣灵给我的新生命,我才能重拾起初单纯的心。

现在我是个快乐人,比以前更年轻,笑得更多,跟太太的感情大大改善了。我们能再次享受婚姻生活了。至于儿子已经长得比我更高了。从前一家人丈夫与妻子斗,孩子与父亲斗,儿子与女儿斗,彼此也不以兄妹相称。如今一家蜕变,两个女儿和妻子也活得快乐。一家人几年前都是绝望的,夫妻之间失去信任,伤害了自己,也彼此伤害,下一代怎会不遭殃?多方学习的各种潜能、宗教课程,也只能够给人动听的理论,做出来仍是有心无力!几年前本来已打算离婚的我,因主赐的新生命,使我的家焕然一新。连女儿们过去常彼此打架,现在也学了爱心待人,感谢主!

解冻有良方

现在我下班以后尽早回家「报到」,学习和家人谈天说笑,一同用饭,开始有了沟通,家中有了亲切的笑容。女儿因病本来不能升级,但校长说可以照升,而我蒙主帮助,戒了危害健康的香烟,生意照做,但是已不用再去夜总会了,还能跟五湖四海的朋友谈主耶稣的大爱。家父已届八十高龄,在加拿大竟平安无事,仍旧健康;家母七十岁了,最近还能独自坐飞机回港,亲耳听我这个浪子如何改变、我的家如何从混乱中收拾妥当。

信主之后,消息先后传开,过去我仇人不少,处处树敌,不少人领教过我的手段,风闻我这恶人也会信主,吸引不少人先后因好奇而来听主的道,最少有六对夫妇一个一个来寻求信主,有些本来婚姻亮了红灯,也有了转机。

生命最大的动力,一是盼望,二是信心,而最重要的是爱。没有这些,人就步向绝路。我曾是永不言败,永不示弱的人,但主却用世上最大的能力,谦卑地得着我的心。

祂是寒冬里的太阳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 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

「我(主耶稣)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圣经)

------------------------------
廖锦铨(Derek Liu)先生曾任大型企业的财务总监,现为上市公司董事,育有一子二女,大儿子今年已15岁,两位孪生女儿十二岁,都在读小学,身体健康。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