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模特儿

阎丰

(真理报加西版2004年9月号)


我来自中国北方的「服装城」大连,从18岁起我就作服装模特儿,曾经是各类媒体竞相报道的「名模」,也经常陪省市领导出访,跑遍了全国各地,也到过很多国家。然而,这样的生活不但未能给我带来幸福,却反而使我失掉了自我……

春风得意作「名模」

我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工人,没受过很多教育,也不太懂得教育儿女,只知辛勤劳苦,维持最简单的生活。若不是我为他们买了房子和各种最新款式的家用电器,靠他们自己菲薄的收入可能永远都无法享受到现代化的生活品味了。正因为如此,我在他们面前就很趾高气扬,心里总是想:「你们生了我这样的女儿,真是你们的福气!」所以,我在父母面前是很骄纵的,常常对他们发脾气,他们也对我百般忍让,无微不止地照顾我,甚至连袜子都不用我自己洗。

我除了到处表演,也在模特儿训练学校作教员,收入很高,但我也养成了随意挥霍的习惯,常常逛商店,买高档衣物、手饰和化妆品,一天花一两千块是常有的事。金钱来得容易,去得更容易。每次出访都有三个人专门为我设计服饰、形象和美容,报章杂志常用我的照片作封面,电视台也常约我作专访,走到哪里都有人簇拥保护,有很多崇拜者求我签名留念。那时,我真是春风得意,十分骄傲,自以为这辈子就这会样风风光光地过下去了。没想到上帝却还在我不认识祂的时候,就预备了严厉的功课给我学,进而用祂自己的方法解救我脱离那难以言表的苦境。

不期而至的「白马王子」

那时有很多追求者被我拒绝,因为我实在太骄傲了,很多人都看不上眼。同时,也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去认真地与人交往。一方面,我忙于到全国各地,以至世界各地演出,实在顾不上谈恋爱;另一方面,因为我在很多人的眼里是个「明星」人物,有点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而我自己也自视很高,看不上那些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心目中早已定下了一个「白马王子」的梦幻形象。其实在内心里我感到很孤寂空虚,金钱、名声、美貌、掌声和鲜花并不能满足我内心的需要,我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在寻求什么。好象比较切近的东西就是钱,所以我越是感到内心的空虚,就越是拼命赚钱,然后再拼命地花出去。大家都知道,演艺界的人大都表面上看亮丽风光,而内心里却都不快乐,因为演艺界有很多的黑暗,你想摆脱都无法摆脱。记得我的朋友中有三位,有模特儿,有歌星,也有演员,都在同一年里自寻短见。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边,对我的心情就有很大的影响。那时我就感到十分沮丧和恐惧,却又无可奈何。为了麻醉自己,就开始放纵自己,常常整夜不回家,饮酒作乐,胡乱花钱,然后再去想办法赚回来。我以为能那样大把赚钱,又大把花钱才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价值。那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生活在罪中,反而得意地对父母说: 

「你看有很多演艺界的人都抽烟吸毒,我却没有那样做啊,我比他们好多了!」

后来,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我的前夫。他是加拿大华人,是一位医生。人长得高大英俊,又年轻,拥有医学博士和MBA硕士学位,并有自己的诊所。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因为他在我一个亲戚家看到了我的照片,就要求安排和我见面,而我第一次见他就有一见钟情的感觉。那时,我觉得他也很爱我,因为他在一年内就飞来大连三趟,为的是要和我见面。经过一年多的恋爱过程之后,我们就决定要结婚了。那时我也没有想太多,脑海里有的全是非常美好的图画。我父母和我的亲朋好友好友也都十分赞赏,认为我找到到了最称心如意的夫婿。我想他们的看法一定不会错,因为他们常说他们吃的盐比我吃的饭还要多,有那么丰富的人生经验怎么会看走眼呢?!

误入陷阱

然而,我和他们全都看走眼了!我万万没想到,找到一位表面看上去如此完美的梦中佳偶却带给了我一生中最痛苦、最屈辱的经历。

若按照加拿大移民法的规矩办,我们应该先结婚,然后我在中国等待一年,就可以办理移民手续。可是,我们却想依靠人的聪明,想绕开繁复的移民手续早一点团聚。所以,我便找了个机会办了商务签证来到加拿大,在加拿大各地旅游了一圈后,就住进了我前夫的家里。我未信主的时候还认为作基督徒真麻烦,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我现才明白,为什么神要我们处处遵行律法。其实,神正是用各种律法来保护我们,若我们忠实地遵行了律法,我们就不会落入困境了。就像父亲严厉地禁止我们玩火,就是为了保护我们,而我们小的时还要因此而生爸爸的气。我自己正是因为依靠自己的小聪明,想钻法律空子而使自己落入了一个几乎无法脱身的罗网之中。

从住一进他家的头几天开始,我就感到婚姻生活中有一些阴影存在。不久,我从前夫的老父亲那里了解到,就在我来他家的前两天,他还带别的女人回家同居。从这件事开始,我又慢慢发现了很多问题,引起了我和他之间很多的矛盾冲突。这中间的具体细节我就不多讲了,总而言之,自从我对他的信任感被伤害到之后,争吵就没有断过,矛盾越来越深,冲突也越来越激烈,接下来我所遭受的便是一个女孩子最不愿意经历的家庭暴力和虐待,有很多次我被打得浑身是伤,深更半夜被赶出家,穿著睡衣在街头过夜,甚至仅仅因为我手上无力,无法把拖布完全拧干就被整夜罚跪………

就是到了这个地步,我还爱着他,希望他有一天能回心转意。我曾放下自己的尊严向他恳求,请他珍惜我们的婚姻,让我们重新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那时,我内心的痛苦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我在这里举目无亲,而给远在国内的父母打电话时,还不敢把真像告诉他们,担心他们受不了那样沉重的打击。我也想到过自杀,设想过很多死法,只是想到自己这样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心中又牵挂着痛爱我的双亲,就那样死去心有不甘,这才苟且偷安地活了下来,但我的身心灵都已受到重创,精神开始变得愰惚,若不是神借着一班基督徒朋友的手解救了我,很可能会精神失常,变成一个疯子。

出黑暗入光明

这样的婚姻关系维持了几个月后,有一天我的前夫提出要离婚,但却不愿意上法庭正式办理离婚手续,而叫我自己回中国去。我当时不明白,后来才知道这是为了避免承担他因离婚而要付出的种种义务。我当然不愿意,他就更变本加厉地欺压我、虐待我。他说,「你若不同意这样做,那就别怪我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我要叫你有一天受不了时自己滚回中国去!」我说,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能这样回去。最后,他竟然把我告上法庭,说我是诈骗集团的成员,说我的旅行证件全是假的,还说我和他结婚就是为了骗取他的钱财。而我就是因为没有移民身份而处在十分不不利的地位,几乎无法为自己辩护,加上我没有任何亲友来帮助我,对加拿大的法律制度又完全不了解,使我更加孤立无援,看不到任何希望,完全陷入了暗无天日的境况之中。

那时我曾多次打911电话报警,也打电话给世界各地的朋友倾诉,甚至到温哥华各个庙宇去拜偶像,但没有用,没有任何人能帮助我,保护我。我最后还是收到法庭的禁令,叫我离开他家,大清早就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出来。

奇妙的是,有一天晚上当我正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荡时,听到从一间教堂里传出美妙的歌唱声,推门进去才知道是一些基督徒在那里聚会。他们接待了我,并在随后的日子里有几位姐妹不断地关心我,帮我解决了很多困难,我穿的衣服都是她们送的,她们还给我零用钱。在我被告上法庭后,也是在她们帮助下找到一位和我有过相似经历的女律师,也是基督徒,帮我免费打官司,并且胜诉了。后来,我前夫又向移民局控告我,说我是非法居留者,要求把我递解出境,这位律师又帮我办理签证延期。

我在「耶稣传」里看到,有一个女人犯了罪,被人带到耶稣面前,叫祂给她定罪。耶稣对众人说,如果你们当中谁没有犯过罪,就可用石头打她。众人听到这话,便一个跟一个走了。耶稣便对她说: 

「你也走吧,我也不定你的罪,只是以后不要再犯罪。」看到这里,我就在心中认识到,我就是那个犯了罪的女人。

在我走进那间教堂以前,我从未接触过基督徒,也不知道耶稣是谁。而现在我已经归入祂的名下,成为神的女儿。祂也完完全全地改变了我的生命,让我看到我这一生中所犯的一切罪。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也因着主生命的光照而彻底改变,我已不再把金钱、名利、身份地位和美貌当作人生的追求目标了。但我决心仍然要作一名模特儿—神的模特儿,主耶稣的模特儿—我要用我的生命为祂作见证,我要把神给我的大爱分享给我在生活中遇到的其它人。

(阎丰姊妹现在专门服侍失婚妇女的基督教机构「多加协会」作全时间义务同工)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