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握著主的手

谭志雄

事情发生在我刚从印度尼西亚旅行回到温哥华的头两天,下机后,我感到有些头晕,脚有些肿胀,手脚部分瘀黑,我以为因乘长途飞机,少走动和睡眠不足所致,只要好好睡一大觉就会好了。

次日去验血,发现血浓度太稀,超出了安全范围两倍。家庭医生即通知停服稀血丸,告诉我要休息,避免有出血危险,也告诉我妻要特别留意。这消息使我的妻子和儿女们都非常担心,为此我女儿特意来我家住,和她母亲一同守候著我。

当晚我们提早休息。晚上十时许,我的鼻孔出血,验血时,抽血的针孔也出血。于是女儿和妻子带著正熟睡的小外孙即刻驾车送我到医院急诊。护士将我的伤口扎紧,等候医生的诊断。经过各项检验后,医生给我注射了2mg Vitamin K,减低稀血丸的作用,提高血的浓度。但Vitamin K注射后要等六个小时才会生效,医生告诉我可以回家休息,如果再有出血就再回来。

回家已深夜两点多,大家都很疲倦,妻子守候在我旁边睡。临睡前我向上帝作了一个祷告∶「主啊!生命是您所赐的,我现在是为您活著,为您作见证,使更多人认识您是创造天地万物及赐生命的真神,耶稣基督是救主,为我们牺牲。对我个人来说,在世上已毫无牵挂,我对儿女、家庭责任已完成;对社会服务也已告一段落,我已退休,对世间一切钱财、名利、地位以及属世一切的享受也没有什么留恋,可以随时安然地离开这个世界,等候主基督接我回天家。现在我将我的生命完全交托在主的手中,顺从您的带领和安排,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都乐于接受。」祈祷后,安然入睡。妻也睡得很熟。早上六时许,因尿急醒来,发觉手臂上睡衣染满了血,妻和女儿知道我还在出血,立即再送我去医院,并将情况告诉儿子媳妇,让他们为我祷告;可是我一点恐惧都没有,也没有痛苦。

院方很快给我安排了病房,护士们忙于替我扎紧出血的伤口,测体温、量血压和验血等,在等候医生期间,我发现小便有血,大便呈瘀黑色,不久有急诊值班医生、心脏专科医生、药剂科医生、血液专科医生先后来见我,了解我服食过什么药物。经他们讨论研究后作出决定,给我输送Plasma血浆,在整个过程中,护士不断替我量血压、测体温以及观察我的反应。

下午,儿子、媳妇和孙女赶来,接替女儿妻子,并为我祷告。我一直很清醒,没有晕迷,也没有半点恐惧,安然地和儿子交谈。告诉他我去印尼旅行一个月期间,除游玩外,也抽空完成了一项心愿,写了一篇有关复制人对家庭伦理社会造成的冲击。写这篇稿的目的是将我学习这门新兴生物科技的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告诉大家上帝创造人与复制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当对复制人的事怎么回应(493期《中信》月刊)。

下午抽血再检验,血的浓度已稍高了些,接近安全范围(INR: 2.5-3.5)。八点,医生让儿子送我回家。临走时护士告诉我第二天早上需要再验血,下午去见血液专科医生。

现在一切已恢复正常,整个过程,从危险到恢复正常,只在短短的两天内,我自己毫无恐惧,毫无痛苦。从死亡幽谷里平安地走出来,我深刻体验,只要紧握主手,信靠顺服,即使走过死亡的幽谷,我们也不害怕,心灵也有宁静。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