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故 事

乡仆


引子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于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为自己的名
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行过
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
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的面前,
你为我摆设了丰盛的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
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
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直到永远!


《诗篇》 第二十三篇


圣地亚哥的夏天晴朗而凉爽,一年四季没有多大的温差。天空蓝蓝的,几丝薄薄的云彩缀在上面,如同披着美丽的面纱。虽然离天黑还很早,但已经可以看到明亮的月牙儿挂在半空。我从超市刚刚买完菜走出来,将东西一件件放进车箱,然后扶购物车还到指定的地方去。我一边走,一边沉醉在天空的美景里,竟停了下来。我的眼盯着天空的时候,神对我的爱伴着生动的记忆,如同潮水般将我包围,我的泪水簌簌而下。我任由这感动和幸福的泪湿着我的衣襟,我的先生小姚有点诧异地看我满脸泪水回到车上。我轻轻地说,“没事,我只是在想神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他也静默不语,长叹一声。回想我们走过的路,有的只是我们的次次背叛,变来变去,不变的唯有神的爱,始终如一。


一、 初次接触基督教 

我在九九年底来到拉斯维加斯,因为小姚在那儿的内华达大学读书。在国内的时候我们俩都极端讨厌那到处存在的微妙而复杂的人际关系,用我们当时的话说,“为了生存,好好的人不得不象狗一样地活着。”我们早已倾慕美国的价值观,相信自由的美国必能给我们精神的天堂。当时我们想,即使将来在美国呆不下去,黑下来也不能回去,既然逃离了那个铁屋子,再不能回去找死了。所以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的谈话不免充满了这种崇美的思想,以至于小姚那是党员的双亲感觉我们成了卖国的汉奸,大为担忧。我们并不在乎,因为我们从心里一点不欣赏他们的生活观念,我们觉得他们参与这个社会的分赃,因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就不顾社会的公平和良心。 

虽然我们心里希望永远和国内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们的快乐却常常维系在有关中国的新闻,评论上。我们很奇怪美国的事情不能引起我们的热情,中国的事我们到是从来不能不关心。于是我们常常介入网上那永远没有结果的争论,为有相同观念的加入而高兴,为那些不讲事实只认定凡中国必拥护的而愤怒。今天,我在写这当时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回顾当时的实况,我们认识神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帮我们脱离了那些虚无的争论。我们既然不喜欢在中国留学生堆里混,自然他们看免费电影等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世界既不是美国,也不是中国,只希望早点毕业挣钱,买有花园的小别墅,周游世界,做个没有国家,自由的人。平时无事最爱的事就是开车出去看房子,拉斯维加斯是个发展很快的新城市,新房子又多又美,让我们憧憬着未来无比欣慰。也正因为这看房子的癖好,我们后面有了亲近主耶稣的机会,后面再细谈。 

二零零一年的春节左右,有一中国学生喊我们去看免费电影。我们在美国当时的生活很拮据,小姚刚来美国便掉了一只箱子,里面有从国内带来地2500美圆现金及一些衣物。好不容易存了点钱买了辆旧车,并还了部分债后,我们就一点不敢有奢侈的念头了,电影是不曾去看过的,连票价都不知道,只知道很贵。我们很爽快地答应了,和我们的同屋夫妇及那位同学同行。听说在教堂放,我们也没在意。来美国后见到教堂屋子挺可爱,圣诞节的时候我们曾围着教堂绕了一圈,想看看老美如何庆祝,也想知道教堂里面什幺样,挺好奇。后来见他们点了不少白蜡烛在外面,觉得有点神秘兮兮的,便没去,打道走到拉斯维加斯的繁华大道---“死醉铺(英文此街Strip)上去了”。在华美的酒店里将每样东西都看看,又赌一下一次五分钱的老虎机,到也尽兴而回。见到放电影的那家华人教堂时,我真是大失所望,很破的平房。所放的‘电影’是远志明弟兄归主以后拍的《神州》。远弟兄在国内时曾参与苏晓康等一同制作《河殇》,我曾经很喜欢他们的解说词。尽管今天网上有一些人反对远弟兄解释我们中华文化远古时的上帝和基督教中的上帝做为同一个神,我还是相当感谢那个片子的。我看了很感动,是啊,我们的文化虽然没有具体的宗教,远离了神,但我们常常将有罪的人当作神来膜拜,以至于回顾历史,有多少人祸,却永远出不了西方的民主和文明。片子放完,有人问,“有没有人感动?请举手。”我因为从为参加过教会的活动,不知道这指感动相信神,还以为是指刚才看的片子呢,就老老实实地举了手。这下就有人请我到一旁,还说会后有礼物送,当时我指望他们送这个录象带给我,心中就有期望,否则肯定看完溜了。 

这样我被人邀到一小房间里,说要与我祷告。我立马拒绝。我告诉她,我是不相信世上有鬼神的,我相信进化论,既然不相信,对空气说一番话未免荒唐了。她好象没理解我的话,说我们从大陆来的开始都很难相信,但是读《圣经》就会信的,她是在德国时被人邀查《圣经》就信了。然后又邀我一同祷告,我不想让她难堪,只好由她,心想既然没,我祷告不祷告于我没什幺害处,于是顺着她吩咐的,她说一句我重复一句。不过现在回想,好象当时我也觉得有点神圣。可惜我那时以为这只是逢场作戏,没想到此事会与我一生有多大关系,很多细节全没在意,比如我这一生第一次祷告竟不知道具体日子。后来她问我想要什幺《圣经》,中文的还是英文的,原来这是他们的礼物。我有点失望他们的小气,心想,我又不信他们的迷信,中文的对我全无好处,不如要本英文的,可能可以学学英语。后来她送我一本西方最流行的King James 版圣经,我翻了几页很难懂,至今未读此书。


二、相信有神 

因为我当时还没有读书,在家背GRE 单词,我家也没有中文书,于是枯燥了就读起了丁老师送的《圣经》。 我从头读起,书中的话对我来说十分难听,故事又相当野蛮,难以接受。读读前面,难接受,读读后面也难接受,并未遇见神。我这个人向来有“正义感”,所以不像别人认为读不懂便罢,我却是用我的观点和逻辑否定了书中的信仰。现在我愈加明白《圣经》中所说:“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能和训诲。”这时丁老师开始反复请我们去他家聚会。我们极力找借口回绝了。但感谢神赐丁老师极大的爱心和耐心,他不放弃邀请。不知道是谁告诉我们,丁老师家是新买的房子。我们那时候虽然已对当地洋房的外观见识很多了,里面可从来没什幺机会参观。正好周六的晚上也是挺无聊的,便去了。吃过饭,大家就开始查《圣经》。当然初信者最喜欢问的问题我也问了“圣经也是人写的书,怎幺可以相信呢?”然后就是丁老师翻新约的《提摩太后书》,书中说:圣经都是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3章,16节。)这明显是没办法说服人的,怎幺可以让一本书自己证明自己是真实的呢?后面就是一些很激烈的问题了,关于神任意的杀戮,神对男女开始定的不平等地位,我已记不清了。当时丁师母说”问的很好,我们也回答不了,我给你记下来,再请教别人。“ 很奇怪,那时候我的记忆力异常地好,我常常能将圣经前后的故事串在一起来论述我的观点,不管是信之前还是信只后,这让人形成一个误解---以为我《圣经》读得很好,其实根本不然。因为经过这样一晚上的质疑毫无收获后,我的心反而更骄傲了。他们借了一些书让我们回家读,是《中信》、《海外校园》杂志,和书籍《科学与信仰》。我回家后又继续读《圣经》,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我准备下次继续进攻他们信仰中致命的逻辑问题,其实我也希望神不像我想的那样。我若知道我会今天这样相信他,我当初真该写日记记下那时的挣扎。 

但是,神就这样,在我读到《罗马书》的时候,我好象突然全部明白,也一下子认识自己是罪人。在这之前,我虽然不以自己为完美的人,但也决不认为自己是罪人。我一生又不曾犯过法,做任何事都是心中认为该如此做才做的。我承认我伤害过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但我都是别人先伤害我,我才保护自己的,我从不认为自己有什幺大罪。但是,我在那时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有罪,就不再在神面前自以为义去“审判”他了。但我还是不懂为什幺神那样对待无知的我们。于是,我又读到了《约拿书》。此书中,神让先知约拿去让尼尼微城的人悔改,免受惩罚。因为尼尼微人常害犹太人,约拿不愿去,希望他们受当得的惩罚。书中神和约拿的对话十分动人,我一下子发现神是如此之爱。这个信念后来在我信心微弱的时候常常安慰我的心。那时候生活的困苦和心理的忧伤让我无法去教会,但我相信,若神存在,他不会因此而怪我的,他自会领我回去。 

我不知道丁老师他们是怎幺看我们的,他们没回答我的问题,但神自己回答了。这下我就不再与他们争辩攻击他们了。结果教会的人以为我们可以受洗了。可爱的李长老就问我们什幺时候受洗,很让我们烦。因为不反对并不等于知道神。由于自己本身是学生物的,骄傲心就作梗,像《科学与信仰》这样的书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反而认为这些人为了信仰的缘故来否定科学。美国哪里不教进化论呢?毕竟搞生物研究的是进化论“门徒”更多。圣经中的神好到是好,道理也好,作为一种生活信仰还可以,但是信其真实还是难于登天。我那时最爱看的是《中信》,因为里面有一些希奇古怪的故事。比如有一台湾人讲述的自己的经历,他说他参加一种灵界的训练,从师傅那儿学到一种工夫,勤加修炼,可以用意念去知道人家脑中的思想,且能干预别人。就是圣经中提到的行邪术。我觉得既不可信,又好奇。其实我妈妈年轻时在农村也经历过让我好奇又难相信的事。她曾被人推了一下便身上疼痛不止,后来村上来一称“三仙姑”的,只为其摸了一下,便立刻消痛了。她与我们家里人说,从爸爸到弟弟,我们没一个相信这种怪事,只以为是心理作用。

更有意思的是,当时电视中的Discovery channel 常常放一些有关鬼的节目。因为这是一个专门播科学发现的台,没有什幺信仰,凡是自然中不可思议的发现他们都喜欢去采访。这样我的心中想可能神是真的,再说这圣经书中如此强调罪的问题,怎幺可以自己犯罪骗人呢?和我的疑惑恰相反,原先责备我的小姚自己祷告,神在他学业的事上帮助他,他就开始比较相信了。那时候计算机行业的工作机会还挺好,我们又在学校中,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因此希望早早毕业挣大钱。最担心的是导师拖迟让他毕业,这是常有的事。但论文进行得十分顺利,导师也爽快。这样他的祷告均有回应,他虽不多言语,却愿意去聚会。我为自己既不能证明神存在,又不能证明神不存在而大为苦恼。我自己大学毕业后在小镇教书,因不满学校的管理方式,就辞职去外面闯。因我原是农民户口,好不容易有稳定工作,父母不允我走,我就留下一封信溜了。在外的日子开始很苦,因我在那城市没一个认识的人,我虽上过,因大学的校园是在郊区,见识很少。每天晚上我想起家就独自落泪,但天一亮我便有了勇气。后来我混到上海,并有了收入很好的工作,但我又在同事、朋友极端不理解的情况下辞了工作去考研。上研究生时,我为感情的事万分痛苦,当时我有一室友也与我有相似的烦恼。她常常抛硬币来替自己做决定,我很不以为然,我宁愿直面自己“这血淋淋的人生,不想自欺欺人”。后来我的生活更是烦恼纠集,有时出差遇到据说极灵验的庙宇,我也想去求上一签,终究发现那是荒唐。所以,我只认为小姚的事出于巧合,心中为他这幺容易便求助于神,放弃自己的坚强奋斗而看不起他。 

但神若存在,信和不信都改变不了他的真实;若无,其实一个人也用不了靠什幺信仰来活着。我的心中很想知道神到底是否存在。这件事折磨了我很久。心中不信的祷告我做了无数。神好象并不在乎我的疑惑,任我在这困惑中打转,他在耐心等待我谦卑下来。有意见很有意思的事是,我祷告对神说,我不能相信他创造了世界和我们,我相信进化论,求他让我相信他造我。奇怪,我很快就由坚定的进化论者变成了心中相信创造论合理,神连神迹都没显一个。现在我不能不说这是个神迹,谁能说服谁呢?神不用任何我可见的东西说服我,只是象拿去一个人的眼障一样,人的眼看东西就一下子换了个角度。


三、追求圣灵,顺服受洗

接下来常常有人喊我们受洗,这让人非常不耐烦。因为在我的眼里,两人若是相爱,不必非要结婚。婚礼是给人看的外表的东西,相爱相守是婚姻的实质。倘若有了结婚的形式,却难守相爱的实质,婚礼又有何意义呢?若果真相爱,又何必要满足他人的需要,来一个婚礼呢?由此可见,我这个人的思想是十分反传统的,小姚在这点上与我相同。既有这样的想法,又不在乎别人地去实行,这样在国内难呆就可以理解了。我和小姚本来就是说好了能聚则聚,不能则散,一起来美的,这样说明白了,不用将来互相埋怨。

这个时候,有一个长期对中国宣教的英国人Patson 牧师来教会布道。原来他是顺便来美,被认识他的锺长老请来这儿。巴牧师本来在英国的剑桥大学读法律,但后来顺服神的呼召,放弃法律学位,转学神学,专门到中国传教。由于不能在大陆服侍,就先在台湾,后又在新加坡,他们的组织专门供应大陆信徒属灵书籍。那天在锺长老家中聚会,我们就不想去,因为我们是穷学生,不想去教会这些人家沾些吃喝等便宜。我们会去他们家吃喝,他们是不会来我们家吃喝的,这样的是让人不舒服。但是丁老师对我们说长老家就是自己家,别多想。另又有人告诉我们长老家住的是huge house(特大房子,长老搞建筑业,自己盖了一大房子)。我们出也想听听说什幺,又想见见大房子的念头便去了。

吃饭前,李长老又热情地问我们什幺时候受洗,反正和他老人家也说不清,我们就躲他。聚会开始了,唱《宣教的中国》,这首歌的音乐开始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开始在眼中打转。我很难为情,就使劲忍着,心中不明白为什幺无故流泪。但后来忍也忍不住了,我就坐在那儿使劲地淌眼泪。从那天起,我常在教堂听歌流泪。现在我知道这是来自圣灵的感动。巴牧师介绍了他信主和服侍神的经历,然后就做他在中国工作的报告。我听他说话,言语中比我们这些来自国内的人还爱中国,这种爱可以用“挂念”来说,就很奇怪。看他这个人,又谦和慈爱又智能的样子,让人充满了愿意与之亲近的心。会后,我们就不走,问他为什幺非受洗不可,他只对我们说了一句话,“要顺服”。我们出门时,听到他在那儿说“真可爱”,我听了很羞愧,心想你不知道我们具体是什幺样子的人。现在,走了这幺久,我才明白神的爱,尽管我们是那个不想回家的浪子,神的眼里,我们却永远是慈父的“真可爱”的儿女。

巴牧师走后,我们接触了一些基督教的书籍,逐渐明白教义。

原来,若是相信以后受洗,神便赐下圣灵住在他身上,圣灵会让人明白神的事,总之那是一个我们完全不知道的新的世界。圣经中是反复提到圣灵的。

“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英文counselor安慰者),叫他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乃是世人所不能接受的因为看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14:16

那时我们读到一些见证,谈到圣灵的恩赐(见〈使徒行传〉和〈歌林多前书〉),这恩赐可以让人有医病的能力,或说预言。我们就很向往,反而挺希望受洗了。神说要认罪我们就乖乖地认,神说要原谅他人,心中虽极不心甘,象当初约拿接到命令去尼尼微城一样,但神说的有理,尽管我们认为自己也有理,但不能不承认--神的理更大。

这样我们于二零零一年的三月十八号受洗当了基督徒。新受洗,确实觉得良心更为敏感,不过有时为自己习惯于做,但心中有开始有些不安的事颇为不爽。比如,现在开始知道不该与小姚生气,但受着委屈,心中就难受。不过,这时候祷告求主,他也感动小姚道歉,让我大感安慰。我的同学从外州来玩,照例我们去赌场逛,陪她玩老虎机。我决定不玩的,但是心中又贪玩,心想这不过是游戏,又不是真赌什幺钱。我同学赢了一些分币,邀我同乐,我立马奉陪。过后有点后悔。如圣经说的“凡事都可作,但不都有益”,那时对此教诲一点也不敏感,连想都未想这与我有什幺关系,更别谈追求圣洁了。

受洗后很是热心追求了解神的事,但主要还是热心于神迹奇事,其它的关于舍己的教训如同耳边风,不但不注意,也听不进去,总以为是耶稣对门徒说,与我们没一点关系。我相信,教会有很多的人做一辈子的基督徒可能都不明白此道理。这样,我感谢神后面领我们走了一段极为困苦曲折的路,反而得到了难以想象的祝福。至于神迹有没有求到呢?求到了一点,就是有一个清晨,我起床读经祷告后,我的嘴开始失去控制,事实上我是可以让其停止的,但它开始舌头发奇怪的音不是我自己让它这幺做的。根据听到和读到的知识,我知道我是说方言了。我试着用这陌生的语言为我的亲人祷告,结果,长短和声调不一,说完便停,没说晚让它也可停,如人闭口停顿容易。据别人告诉这是判别来自圣灵还是邪灵的依据。邪灵是控制人的。我就很狂喜。 后来我想,神恩允我说方言,他知道了我们后面的路,是增加我们的信心的。“说方言原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乃是为不信的人”〈歌林多前书〉14:22 当时说给教会的弟兄姊妹门听,大多很羡慕。我们就又追求其它恩赐,终未得着。其实,那时根本分辩不出是什幺用心了,神给人恩赐原是为了服务更多的人,当时我们的爱心几乎为零,一样如同过去爱自己所喜欢的,讨厌自己所不喜欢的,神的爱心几乎与我们无分。


四、旷野的路

在旧约〈创世纪〉中,神带以色列人出埃及,走旷野的路。以色列人因为艰苦就一路怀疑,以至于得罪神,在旷野飘荡了四十四年,不能进可安息之地。读圣经的时候我们很为以色列人小信,轻易就抛弃神而轻视他们。结果事情就临到自己头上了。我们因为小信的缘故,走了整整一年的旷野之路,回想起来,至今唏嘘,神的爱从此变成真实。

那时我们心中十分热切,常去教会唱歌。我是一点音乐天赋都没有的人,竟也在长老的鼓励之下上去参加献歌。大家都抱着给神听的心,也就不多推辞了。小姚开始求职,格外地顺利。我们就更加热心,大胆地在人前见证神。当时,小姚去两家大公司求职,两家都让他面试去,人家也十分喜欢他。我们就欢喜神开了门。但是,这两家公司都接连地在签合同前反悔了,让他再等。于是,我鼓动他在本地找。果真也有公司乐于雇他,可是早上还说的如同怕你跑了似的着急,下午就连电话都不接了。眼看工卡也顺利地来了,学校也从中毕业了,却没有工作,我们的信心开始摇晃。我开始为他的工作禁食祷告。按说我们在生活的事上还没有依靠过神,如同婴儿,神不知为何竟让我们哭泣,一点不理我们,即使告诉我们为什幺也比沉默好啊!教会是越来越让人不敢去了,因为别人说我们没信心我们不服气,反而令我生气。我们的同屋也祷告,但他们始终就不受洗,结果他们有两个工作的机会,两个虽都是小公司,但个个都没变卦, 都录用他了。我就很觉得丢脸。因为,我们的想法,神不至于让我们找不到工作在人前丢他自己的脸,我们是常常鼓动他们亲近神,哪知道神竟允许此事发生。本来,人看我们是教会最蒙神祝福的,这下成了人人来安慰的,我们的心如同火烧。那时,我们说话都要小心,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均怕触动了敏感的神经,好不苦啊!

我因为有以前在外面闯荡的经历,倒并不怎幺害怕,反正我不怕吃苦,我觉得我即使是住公园也能受得了。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路,走到头才知道谁是胜者,在乎什幺呢?面子吗,可以顾忌,亦可以完全抛弃。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必顾忌在人前落魄了。我认为在这经济衰退的时候在这幺偏的地方等人家给面试机会很不明智,找工作的人多,机会难得,他们就会用当地人,这是我以前打工的经验。正好我去一同学小谢家去玩,她就说了她同学开破车迁加州找工作的事,让我大为欣赏。回去我就鼓动小姚搬家,无奈他犹豫不决。现在回头看,这一切的事无不是神安排好的,让万事互相效力。我常常为没上好大学,以至后面无论做什幺都落在后面,而且一路困难重重而常叹息自己不如人幸运。哪知道我看着从上大学就万事顺利的小姚在困难面前的沮丧时,我明白了患难也是福气。这时神激动我们在加州找到工作的同屋邀我们再去作同屋,我对小姚又求又逼,结果他同意搬迁。为了让小姚放心,我从同学那儿挪借了7000美元,我并不准备用这些钱,只希望能够有心理上的安慰。在不信神的生活中,这些东西当然就是人的保障了。

那个火热的夏日早晨,二零零二年的七月十五日,我们开着自家的小破车,走15号高速来到圣地亚哥市。一路上也不敢开空调,就让破车的窗户打开,在高速边上走着最慢的车道,让风呼呼地吹走汗水。一路很平安,车很合作。越过那段沙漠地带,到加油站的阴影下就开始有凉风了,顿觉神清气爽。小姚也开始高兴了,我们就开始准备新生活。同屋家接待我们住下,我们就开始找工作。圣地亚哥市不比拉斯维加斯,物价很高。虽是两家合住,房租仍是吓人,没工作,就觉得花钱如流水。去UCSD(加大圣市分校)办个借书证要百元,停车又要花钱,找不到不收钱的地方。我们因此很讨厌此校。我就严格控制花销,用笔记帐,这样,我们就专极便宜的几样菜吃。为了营养,我就买牛奶,其实我们不大习惯喝这个。这样没几天下来,小姚就开始抱怨,我又为他不懂事而生气,其实他因找不到工作而心中不畅,因而抱怨。一会叹息自己没用,一会又怨其它,任凭再骄傲的心,在那时也萎靡了。为了安慰他,他去参加招聘会我也陪他去。有一次我鼓动他亲自上门推销自己,这样我们就亲送简历去一家公司,结果被接待员收下,我希望他有个当面推销自己的机会也没得到。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一家小公司面试了他,开价较低,工作是硬件设计性质,与小姚的经验不合。我们也没指望这个工作成,结果,就顺利地去上班了。他上班是八月十五好,整整一个月后。其实不算迟,但人心在受煎熬,度日如年。虽然我们没有信靠神生活过,那时候我们更对神失去了信心。小姚初上办极为辛苦,每日回家也抱书学习,尽力找能找到的人请教,因为他是做的力不胜任的工作啊!他就在这种每天都害怕做不好被辞退的情况下战战兢兢地工作着。记得有一天他又在和我抱怨他的老板,我听了这幺多日子,本来他工作后我就开始不太烦了,现在心里就开始烦,于是说:“你再说,我都烦了。”其实我的意思是说,我本没这幺烦,现在也烦了。他一听马上说,“连你也嫌弃我,觉得我烦了。”我解释了半天,非但没取得谅解,还让他对我说“你要嫌我烦,离开我好了。”我就火气很大地对他吼。这样的日子没度过的人很难体会。

神用这样的事彻底打碎了我们的骄傲心,我们开始觉得自己没有一点可以自豪的。那时候教会有人打电话安慰我们,但来自人的安慰已无力安慰我们的伤痛。在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我同学杨娟小心地劝我念几句佛,说有人念了没几天,半年找不到工作的,一下子找到了。我一口将她驳回,对她说,我若不相信我所信的这个神了,我就不再相信任何神。很有意思,我在后面的日子,有不少异教的朋友劝我改教,均被我言辞坚定地驳斥。你问我当时信不信呢?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但我知道我所信的是我最能认同的了,除他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幺可让我信为神的。小姚所做的完全没有经验,每天都在学习,常常担心被裁掉,我就时时劝他,劝不了就发一通急,恨他脆弱。这样看起来我好象倒蛮好的了,其实不是。我在美国始终没学开车,出门全靠小姚当司机。我的英语很差,在家也没恒心学习,很多事均不能处理,不过是个寄生虫罢了。我看自己样样做不来,就开始发狠心改变自己了。我操着极为蹩脚的英语开始去当地的学校找上学的机会。后来在一个社区大学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专业---生物技术培训班。当地的生物技术十分发达,公司做这方面的很多,因为这涉及制药业,我就觉得很好。

我以前学生态,我觉得那很虚,对社会没实际意义,谁不知道一个政策可以改变所有的环境呢?你再喊生态保护,林子需要砍仍要砍,大坝需要修仍要修,不能为那将来的事现在不活啊。所以,我认定了要做有实际意义的,自己可决定的事,比如有技术就可办厂,有产品就有钱,有前就可以办教育,福利事业等实在的事。开学之后,我上着上着就在班上成了最好的学生,同学从公司来的建议我去她们公司求职,我想到自己的身份,有苦说不出。神让老师特别地赏识我,我常常用结巴难懂的英语提问,也非常主动地与人交谈,因为我心中只想提高英语水平,反正这些人上过学就不会见面,我就一点都不害羞。没想到我就这幺着,我的老师认为我喜欢思考,思维独特,反而相信我应该上学做研究。我班上的同学也看重我,就鼓励我申请当地的州立大学(SDSU)。我也没在意,当时已是十月了,我就email校方问是否能申请春季入学,结果他们居然欢引我申请。我的老师立马高兴地为我写了推荐信。她对我评价很高,虽然没见推荐信,相信不会差。我也请丁老师写了一封推荐信,又让与我关系极好的大学班主任郭金华老师为我发了一封推荐信,他是很欣赏和信任我的人,信是我写的,再由他发到学校,他就乐意地做了。元旦的时候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我并不是十分地开心,因为我的心一直很高,没想读此学校。但有件事我很开心,他们主动问我是否要助教奖学金,我当然求之不得,这样,他们让我填了表,就给我奖金。那时我只是匆忙去考了一个托福,GRE却没信心去考,但他们允许了我以后补考。

后来,我又出边境到墨西哥换成学生签证,十分顺利,学校也将我换证前的钱付给我。开始上学,很不适应,我的骄傲又受打击。本来看不起这学校,哪知道学生十分用功。他们自己是美国人还常常带录音机去上课,又专心记笔记,我知道自己课后也没空听,就带只耳朵听听,笔记记不下来,就随它去,不找人查对,反正他们的字写得我也不好认。但是,在生化实验课做实验的时候我出奇地顺利。有一次我的同组合作的女同学,因为过于勤快,将我们应该留下分析的样品倒了,害得我们后面的实验没法进行。老师又不允许我们重新开始,我便十分苦恼,为此流泪。但是另一组同学有富余的样品,和我们分享。你说结果怎样?他们小组最终没出结果,我们反而有十分好的结果。我的同学怀孕在身,常常不来,后来因医生警告可能会流产,就停了这课,剩我一个人做,老师以为我这下不行了,哪知道我干的很好。有一次我因与上一门课的老师问问题,迟到了一个小时(我们的实验常常是四五个小时的),实验课老师就让我用人家的前面准备的Gel(一种特别用来分析蛋白质的材料),我任是不听她的,坚持自己做。她不高兴,我也没管她。结果那个小组反而做糟了,用我做的材料,反正我凡做什幺就顺利,即使实验课考的东西我没选前期课,考不好。但后来她也给了我一个可以接受的成绩。生化课虽然我没上前期课,期末居然也考得不错。

在我上学不久,因嫌学校远,就想搬到学校附近住。正在这时,三菱公司让小姚去面试,后来他又顺利异常地被雇用, 离开圣市,到不远的尔湾工作。


五、走出死荫幽谷

在我们患难的时侯神好象突然消失了,我们很怪罪神。我们以前一切顺利,学生虽苦,但是安稳而有保障的,对人家到神哪儿求帮助很不以为然。觉得神听祷告固然是好,不听也不妨。好象自己是个饥渴慕义的人似的。遇到真正的困苦流离了,开始是每个到手的工作立马飞了,我们就祷告啊,结果小姚作出了一个结论:不许再为工作祷告,不祷告还好,一祷告连面试都没机会了。后来虽然工作了,因为做的一切都是从头学,老板又苛刻,每天都是担心受怕的。那时候我们没有医疗保险,看着小姚如此瘦,我很害怕。“九一一”发生了,令人震惊,接着是碳蛆病恐慌,我很害怕邮箱中冒出病菌,又小心又害怕。神没有一句话,连在梦中安慰一下都没有。我伤心至极,曾在搬家的时候烧掉了自己的受洗证书---以一纸证书证明信神,未免荒唐啊!不过我家有各种版本共五本圣经,很重的,我都带到了圣地亚哥。回想从不信到受洗,又得灵恩,神真实得可以喊的出来,到如今一切如同云烟般消散,如同梦了一场,好不悲伤。不知道什幺原因,虽然我们已失去了信心,但是心底却有一种深深的情感将我们联系着,我后来才明白。彻底象从前不相信已不可能,可是相信吧,又难以作到了。我们忧愁时,我常常祷告几句,就停下,苦笑说,“你又不在,我何必责怪你呢?”我的心也常常问自己,你要找的究竟是义呢?还是物质。后来生活压力减小了,我就不再祷告了。李长老夫妇特意来看望我们,请我们去吃饭,当他们谢饭祷告的时候我居然怔住,心中陌生而恍惚。教会既然来显爱心,很多的不愉快就消散了。但是,神啊?你在哪里呢?那时,我已开始否认自己的信仰,我曾对人说过,我有我的人生哲学,但没有宗教。这话一半是对的,对于宗教作为一种组织形式和礼仪,我向来不赞成,但信者主动聚合,我是赞成的。总之,我讨厌没有信的信仰。

其实神那时也在喊我们。我们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突然有个中年男子对小姚左右打量了半天,我以为他认错了人。哪知道他开始自我介绍,然后就邀邀请我们去他家的聚会,有点莫名其妙的。这就是‘召会‘的古国卿弟兄。他要下了我家的电话,后来又常邀请我们,均被拒绝。于是他要了我家的地址,开始来我们家,前几趟因我晚上有课不在家。后来他周末来,还带一弟兄同行。这下可好,被性如烈火的我大大反驳了一通。我怪教会的人虚伪,我责备他如此来拉我们聚会,不如实际地为我们解决一点问题。我说教会我是不去了,何必到哪儿去求人呢?道理嘛,我知道得很多,但帮不了我的愁苦,你别来劝我们了。他居然面不改色地在那儿坐着听完,又好象全无反应似的再邀我们去他家,这下我到傻了,为他的真诚所感动。于是,他的下一次邀请我们便去了。结果,我们看到他家住一狭小的平房,在那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他居然还辞职当传道。神让我给了他一个极大的考验,他坦然通过。一个人若在主里面死了,世界就不再能够伤害他。后来我们常常参加他们的聚会,古弟兄也搬家去别处了。小姚说,聚会回来,心得安慰,这样,在我们搬家前又去聚会了。这就是圣徒保罗强调爱心最大,是胜过一切的恩赐。不过人若拼命凭自己去爱,有一天在受够了别人的委屈后必会后退的,还有的干脆动口不动心,人都知道他的虚伪,他却难以自拔。每个人自己心底到底有多少爱呢?可以扪心静问,我们自己的心都是一个饥渴求爱的枯井,你的水尚且解不了自己的渴,何况分享?但是,人若求到主那儿的活水,爱就从你心中如同活水流淌,不再干枯。今天,我回想我自己的过去,我就开始同情很多的人,不再如以前责备他们了。

小姚新工作上班在三月十八日,正好是受洗一周年。他上了几天班突然醒悟过来,相信是神自己提醒他了。在小姚被三菱录用前,我搬到学校住,正好有一人退房,一般在学期中间这样的事很少。我家的老车这是开下高速公路便停了,发动机故障,再不能动。幸好已下高速,没遇危险,心中也有点谢神。我在学校有房子住了,不影响上学。本来我在去墨西哥换签证前就祷告,若神让我顺利回来,我就信,结果太顺利了,那个人只问了我一句话便给了我签证,反让我忘了我的诺言。人有时是十分可笑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以为自己明白起码自己,事实上根本无力改变自己的心。再说小姚的新工作还有一奇点,就是他在那家小公司做的,好象是专为来这家公司培训的。他就信了,我却难信。接下因他的工卡时间到期了,因为他一直没在那家公司申请工作签证,后来时间快到了,我们正在申请,这个工作也来了。那边是自己掏钱,这边公司包办,还帮助加速。小姚因工卡没下来,便两个星期不能上班,天天在家,他很逍遥快乐,相信这工作既然是神给的,就没事。我就担心,因为我的心还没回过头来。

我家旁边有一十分大的教会,名叫saddle back church,可译为马鞍教会,因当地后面一山叫马鞍山。那天我们出于对这容纳万人的大教堂极感兴趣,便去看看。结果教堂的设备尽善尽美,让我们流连忘返,歌曲无比动听,真是享受啊!正好,那天慈祥的牧师在哪儿讲回头的故事,说信的人也有因生活遭患难的缘故离开神的,回来吧,神爱你们!我们一听,如同对我们说。回家的路上,小姚说,我们该回教会了,我也同意。我从那儿拿了一本英语十分浅显的圣经,读着读着,开始流泪,这样,我心的刚硬也开始消化。那个暑假有一件事,就是我暑假不在学校,学校给我的助教机会因我没回应就给了别人,我就有点急。但是那天我找那位负责老师,别人都说她当天不会来了,我却祷告后很有信心她会来,可以办完事后回家,因我是搭火车来的。结果是事情就这样成就了。我的信心增了不少。第一次发现不看环境,只看神真好。

虽是这样,我们开始做不冷不热的基督徒了。因为我们热过,现在怕了。一切都顺利,我求神让我去一个老师手下的实验室工作,她起先说没空位,介绍我去与另一老师联系。但是,后来她又自己与我联系说问我还想不想在她手下工作,。那时我也曾犹豫女老师是否会待人苛刻,同学建议也最好不找女老师。但是神让我的心十分喜爱她, 我就去了,结果到今天我依然爱她。她也喜欢我。我们还共同地爱好小动物,我最爱她的狗。寒假到了,我和小姚在落杉机市发现了不少好中餐馆,便常常去享用,加上经济也允许了,要不就逛逛商场,看看电影,好象也很忙,教堂就不太去了。圣经更是很少读,因为书要不就是教训人,要不就是让你信,都不是很好接受的,其它书读读还蛮有趣。一个属世的人既读不懂《圣经》,也难以相信《圣经》啊。 


六、认识耶稣

我不敢说我从前是认识耶稣基督的,我只能说我知道有他,我也奉他的名祷告,奉他的名受洗。他始终知道我,我却不认识他。

耶稣曾与撒马利亚妇人谈道,劝她要求活水喝,她祖宗的水她喝了仍会渴,但基督赐的活水能让人永不渴,并且还要成为活水的江河,直流到永生。见《约翰福音》第四章。

我们象那个妇人喝惯了祖宗雅各留下的井水一样,根本不知道从神来的活水是什幺。对我们来说,工作,钱,绿卡,学位(最好还要名校的)等等,可以安慰我们的心,消除我们的不安。所以即使到了神面前,我们依然要那雅各的井水。人有时是按惯性生活的,看起来,或自己认为十分明智的人,没法明白自己的糊涂。今年张国荣自杀了,有多少人比他拥有这世界多的呢?钱、名、容貌皆有,但是心依然是渴的。你不能光怪男人有钱就变,因为任何一个不认识神的人,总在找寻找解其心渴的东西,试了这样换那样,却难满足心,反而踏进了罪恶的深渊。人本来是神造的,人的心只有神能满足,非世界上的物质可满足的。这样的话,我从前会说,今日才知。用物质填心灵的渴,越填越渴。

我们在寒假间吃喝玩乐,结果发现吃多了,什幺菜也不吸引人了,反而胃口没了。玩来玩去,也无趣。那天我坐在车里,突然发呆。小姚问我在干什幺,我说我听到一个旋律老在我的心中回荡,不知道是什幺歌。这旋律让我回肠荡肚,我却不知是何。我爸爸最知道,我是乐盲,音乐的事从来不干扰我,我也不打扰它。我发了一会呆,突然回想起着是我在教会听过的英文歌中的一句“他知道你的名字 he knows your name”,我一回味,便楞在哪儿了。后来回想,才知道神开始喊我了。

这样,神又让我看到宋尚节的传记,我大为喜欢。于是就用宋尚节之名在网上搜索,结果找到了以他的日记整理的《灵历集光》。我越读越有味,常常边摸眼泪边读。从日记中我既看到神是何等的真实,让神迹奇事伴随着宋博士的讲到道,又明白了自己以前在旷野流浪的原因。宋博士在三十年代就从美国获得化学博士学位,他用五年的时间拿下从学士到博士的学位,还曾或金钥匙奖,前途非凡。但是神让他完全对自己和世界死掉,结果神就能用他。他为人祷告,几十年的瘫痪立马得医治,走到哪里布道,哪里就有千百人归神。我这下开始真正思考我的信仰,我究竟离我信的有多远。向自己死,向世界死,谦卑地顺从。我觉得我以前如同一个聋子和瞎子,现在突然能读得懂《圣经》。《圣经》开始成为我的宝贝,人生的种种忧虑突然化了,从未有过的平安,对人的爱如同不止息的浪在我心中涌动。啊!真好啊。

小姚嘲笑我又会成三分中的热度,我已不在意他的讥讽,也不再与他争辩,一边劝他悔改,一边在山上为他流泪祷告。结果,他也回转,我们终于发现耶稣是至宝。怪不得保罗说舍弃万事如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这里头的奥秘非外人能明白的,唯有神的灵能让你明白。都在圣经上写着,却非圣灵启示不能理解。我的生命从此才开始真的在变。我们为别人祷告,也可以看到神做的工,现在更多地为周围的同学祷告。那天感谢神开门让我和同学门谈道整个下午,结果我办公室的博士后,她最讨厌提神的事,,曾说过极粗鲁的话,但她参加我们的谈话后的第二天特别地过来对我说,“我非常喜欢我们昨天的谈话。“神让我们不再为生活忧愁,单单仰望他。在生活中,他让我不求自己的益处,只求他人的益处。神的爱让我能理解人,知道每个人自己都有自己的痛苦,并非自己愿意,实在是因为不明白他们在做什幺。愿神洁净我,使我能把这就人的福音传给饥渴的灵魂。愿认识我的人都能得到我所得到的平安和喜乐。

从此我们还是经历过生活中的小波浪,可是我们就回想神的可靠,便不去烦恼,烦恼时求主加增信心,结果便次次安然渡过。信靠的心更加增。我这才明白,有了耶稣真好,他赦免你的罪,改变你的生命,赐你将来的永生。在今生,我得到了我从上大学就希望的人生:从从容容。 我不再依靠领导的赏识,周围人的好恶,经济的好坏,这些东西永远在变,建立在这上面的安稳自然也回摇动。我只要全力做该做的,单单看爱我不变的神,甚至我自己都不可靠,但神永不改变,从古到今。

这中间也有很多小故事,不能一一述说。有一件事就是,我在给一老师当助手的时候,因她待我苛刻,就愤然中断为她服务。那时候我祷告神说,你要不让我换个人,我就不和你祷告了。我顺利地到一慈祥的老师下干活了,管研究生的老师也为我说话。但在神的手改变我后,我又遇到一老师,她给我的活也超过任务,我那时候想,不提醒她,若不是神将我交到人的手里,我就不会受害。我就努力工作,一心顺服神。结果,那老师后面有不少活没让我干,正好是我期末考试紧张忙碌的时候。我没问过她原因,神就这样帮助我改变自己。另一件事就是,那天我在读《申命记》,摩西对以色列人说,神怎样在旷野中考验你们,怎样教育你们如同人教育子女,我突然醒悟。就象神当初在旷野赐以色列人”吗那“为当日的食粮一样,神在我们受难的日子并没让我们到饥饿无吃喝的地步,只不过我们为后面的日子满心是忧虑。那日,正好与一同学打电话,她与我谈心,我就用我们的经历劝她,原来她的工作不保,神允许了她一个临时工作机会,结果又要失去。我安慰她后她信心大增。结果,她后面遇一更好的工作,全不费力。她就感谢神。信心长了不少,可惜还没总结经验,仍把安全放在神给的物上,没放到神身上,她还要多走一段旷野路,我只能为她祷告。

我写下这些作为有关过去的纪念,也为了纪念神不变的爱和恩典。从我的经历你也能看出,我摇摇晃晃,又跌倒在地,是神的手始终在掺着我,从未改变。他教我走路,改我的缺点,如同人教育自己的子女。我原来是眼高手底懒散之人,这些日子开始勤奋。我知道我自己靠不住,我之所以今天敢写出来,让你知道,因为我放心----我靠不住,但爱我的神永远靠得住,从古到今”信靠耶和华的人必不会蒙羞“是神自己说的。这段路我才开始跑,我才窥见一点光亮,心已大为喜乐,将来必有更多的福分。有无数的人跑过了,神是信实的,他保守他们,也必保守我。

弟兄姐妹们,我用我的经验和经历奉劝在痛苦的生活,或者在痛苦的感情中的,到主面前去让他帮你放开这世界。我们做基督徒不就是向世界死吗?这是我们受洗的意义。倘若你不明白这点的话,你要想想自己的信仰了,弄明白他。你就能得自由。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