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灾劫

冯文庄

引子 --灾难时代


二○○三年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非典型肺炎肆虐。

3月18日,接获香港中信冯文娜电邮,呼吁为香港非典型肺炎禁食祷告。我们在美国正迫切祈求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事早日结束。每天听到伤亡人数报告,心中恻然,颇觉无力肩负乱世灾难加在我们心灵上的沉重压力。



非典型灾劫(一)


「非典」疑云

3月28日,文娜电邮:「我们在香港开始戴口罩出入人多的地方,看见街上人人戴著口罩,有很特别的感觉,真是有生以来难得一见的景象!」

下午再来电邮:「现在带著沉重的心情写此信给你…

今日黄昏六时半许,三姐哭著来电,说接到嫂嫂电话:哥今晨发高烧,怀疑感染了非典型肺炎病毒。在嫂电话追查后,才在他的公司收到消息,已被送入玛嘉烈医院。」

想不到灾难那么贴近!立即祷告,并请同事代祷。

香港非典死亡11人,全球53人。新加坡第二名病逝者是卢福棠牧师,39岁,因到医院为新加坡第一名死于非典型肺炎的患者祷告而被感染。

3月29日,全港中小学停课九天,大小私家诊所求诊病人倍增。淘大花园封楼,34名居民住进玛嘉烈医院。港府畏惧广东省官员,不敢直言病源地,不敢发出旅游指示

好消息:哥并没感染非典型肺炎;香港大学在全球卫生专家协助下,找到致病源头是一种常见于牲畜的冠状病毒,医生可在几小时内断症。

嫂说:「医生说今天没患上非典,不保证明天不患。」无论如何,为重投社会,他们请医生签发不是非典病患证明信。



恐惧笼罩

4月3日,哥出院,说:「住院次日,来了好些淘大住户。」我问:「你戴上口罩没有?」答:「只有证实非典患者才戴。」我说:「糟糕!」

4月4日,香港中信在人心惶惶之际,发动「心灵祝福」大行动,挑选激励人心的《中信》月刊,以慰问祝福方式包装,分送多处受隔离的人。

4月5日,哥再度发烧。这回拼死不看医生,怕再被与非典病人同关一处。

我开始感受香港人的惧怕心理:只因哥到过有医务人员受感染的威尔斯医院,同事便都怕他,嫂嫂也疑惧,他自己何尝不怕?所谓慌乱,一慌就乱,于是一发烧便疑云阵阵,往检疫站跑,自投罗网。而医院竟把一切可疑病人,全关在一起,怎不让疫情扩散

现在,哥怕再被与非典患者同关,这回若真患上非典,岂不丧命在恐惧手中?

4月7日,哥连日高烧,疲倦乏力,食欲不振,情绪低落,神智有点迷糊,唯一坚持的是不看医生。嫂嫂终日服侍,敷冰袋,每小时量一次体温,可是高烧不退。



证实感染

4月 9日,哥无奈进入威尔斯医院,证实感染最致命的淘大非典病毒。我和妈得知后,即跪下祷告上帝:「我们在天上的父,求你赦免我们的罪,赦免哥的罪,医治他的病。」

虽然有人说非典是上帝的惩罚,但我不管。上帝藉圣经明白向我们启示:他是满有恩典、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他不长久责备,也不永远怀怒。他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只要我们谦卑悔改,到他面前,他乐意赦免、医治。(参出埃及记卅四6至7;诗篇一○三8至12;历代志下七14至15 )

何况,主耶稣教我们见人有难时,不要花时间讨论究竟是那人犯了罪,抑或他的父母犯了罪?而是要显出上帝的作为,趁有机会,要作上帝的工,起来行动,帮助遭难的人(参约翰福九1至7 )。

祷告完,妈说:「打电话给雄表哥。」雄表哥是梁烈雄医生。妈在香港时常上他的医务所。移民美国后,十多年没通音讯,如今有难找他,怕不好意思吧?但是,管不了,只愿哥早日康复出院。于是厚著脸皮打电话到香港梁烈雄医生医务所。妈认识的郑姑娘答:「梁医生移民美国几年了。」拿到美国电话号码后,我问:「现在诊所医生是谁?」「诊所已经结束了,电话是梁医生留下来的,方便病人找他。」而她竟愿意代接电话,可见是好人、好医生不怕病人找晦气,仍关心病人,况且还得有病人找他才有意思。



惊人处方

4月10日, 中信同事迫切代祷。是日告假一天陪妈禁食祷告。致电住美国东岸的梁烈雄医生。他说:「非典型肺炎现在还没有特效药。不过我相信这病吃很大剂量的维他命C和B

会有帮助。这是非常时期,要吃很大剂量,一般剂量无效。」问明了二人年龄,我也主动报告了用药情形。梁医生开了处方,说:「你们叫亚正和他太太尽快服用。不要问医生,不要问护士。不过,这得看亚正的太太信不信了。」他钻研维他命疗法十多年,用这方法医治好很多病人,屡见成效。这是意外收获,超过所求所想。我打电话的目的本来要求不高,只盼他认识医院里某个同行,打声招呼,对哥特别关照而已

我哪里知道,一旦染上非典,莫说「特别关照」不管用,就连医生也有死在自己服务的医院里的。不过当时大家对非典病毒认识不多,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我不免也凑一份热闹,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你认识威尔斯医院的医生吗?」答:「不认识,他们年轻很多。」好!俗语说「老医嫩裁缝」,医生贵在经验丰富,我心里踏实许多。妈说:「请把处方电邮过来吧!」「好。」想不到就这么一句,日后家人便能手执电邮处方,三番四次为嫂极力向医院争取维他命。

处方:每天服用维他命C,5-10g;维他命B5(Pantothenic acid),3-5 g;维他命B群(一般每粒约含B1,250 mg;B6,100 mg;B12,l mg)每天6粒;Super B,3至4粒。

哗,好大剂量!我心一颤。会不会为了救哥、嫂,反害了他们?想起梁医生说:「你不妨上网查证。」于是上网查证。但这时,香港已是次日的白天,救命要紧,等我这个对维他命一窍不通的人熟读资料后,恐怕已经太迟。

上帝啊,你指示我做正确的决定吧!再祷告。大略浏览资料。想起平日病人吃医生开的药,何曾了解过药性?岂不都是凭信心服用吗?何况开方子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相熟的资深西医表哥。于是凭著信心将方子电邮给香港两个妹妹,再电话跟进。

晚上致电嫂嫂,嘱尽早服用维他命。这时她已自我隔离。



高危病人

4月12日,香港非典死亡累积总数35人。

哥呼吸困难,不能起床如厕。昨天文娜才告诉我,哥是高危病人,因病后数天才进医院。今天同事萧马毓华又转述罗裕康医生不便当面对我言明的话:「罗医生说你哥很危险,因他患有甲状腺病。我觉得不应瞒你。」她特地为这缘故广发电邮,请各方弟兄姊妹恳切代祷。

我到天父前大哭,恳求天父救我哥哥。心中有感动再细读维他命资料。读后一惊,怎么缺维他命C及B群的病征跟非典如此相似?疲倦、乏力、腹泻、食欲不振、脾气燥、情绪低落、呼吸困难、免疫系统失灵、全身肌肉痛、贫血

…。甚至死因也像:心脏衰竭、肾衰竭…。导致 群维他命奇缺原因:发热、感染病毒、疫症、服用抗生素和类固醇

…。这才明白梁医生对症下药。也深刻体会信心的重要。难怪基督徒常说,等我们都弄清楚真理后才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恐怕机会已过。

等香港白天来到(4月13日),致电妹妹追问有没有把维他命送给哥哥。文娜坐言起行,收电邮当天便买了维他命。文远为人谨慎,说:「不能吃,恐怕和医院的药物相撞。」我著急地说:「雄表哥说不撞!罗医生说哥很危险!」死马当活马医,大家同意让哥吃维他命。

这时的香港,在非典脚下颤栗,人人自危。文娜冒受感染的危险把维他命送去医院,意外发觉有更精神伟大的年轻义工们在楼下替病人接收东西。

为了鼓励哥、嫂安心服食维他命,我把资料简化浓缩,打字给他们。

天父必有预备。真如耶稣说的:「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天父早已知道了」(马太福音六8 ),几年前药剂学博士何天择给我一本厚厚的维他命书,我一页没翻过,想不到现在这书成了现成的启蒙课本。

今天嫂住进威尔斯医院。



曙光初现

4月 14日早上,同事凌赛君告诉我,香港教会池宁彬长老病情危急。我几乎不能置信, 月

日才收教会消息,说他病情稳定进步!现在池太太也证实被感染。我即把维他命处方及资料电邮教会几个人。又怕他们不看,再请妹妹跟进,并把资料给各人主治医生参考。

4月16日,文娜告诉我一件事:哥病情严重,连日呼吸困难。十四日早上须进加护病房,但得轮候。那天晚上,文娜收到电话,喂了好几声都没回音,只听得电话那端传来可怕的喘气声。猜想是哥。莫非他自知不行,特来电通报家人?文娜吓得大声祷告:「主耶稣啊,求你救我的哥哥啊!主耶稣啊,求你赦免他的罪,再给我哥哥一次机会…!」她一直大声呼求,忽然听到哥平静的声音问:「文娜,是你吗?这么大声干嘛?」文娜说:「哥,你吓死我了!你赶快认罪悔改,求主耶稣救你、医治你吧!」就是这样,文娜带领了哥悔改认罪,回到天父面前。

原来,哥不是存心打电话给她,只不知怎的碰著了手提电话的什么键。至于气喘声,原来是邻床病人的机器声。哥自吃维他命后,呼吸渐渐顺畅,不须进加护病房。

天父啊,感谢你!你的作为奇妙!只要维他命迟送去一天,哥便须进加护病房。那时身不由己,可能再没机会吃维他命,不知能否活著出来。天父啊,这是你的恩典,你的保守!你掌握时间恰到好处。就因为这种种原因,文娜便领了哥祷告认罪,回到你的跟前,蒙更大福气!

池家三口全受感染。池长老早上告诉教会,他的呼吸较前吃力,精神差了,X光片显示肺部受感染情况更为严重。教会迫切祷告,给他们送维他命,嘱吃瓶上说明的三倍份量。

4月17日,环球福音会同工送粥给池长老和师母,二人胃口不错。早上医生对池长老说,换新药好转机会不过四成,因此仍沿用旧药,加重份量。



转趋恶化

香港4月18日,苦难节。早晨,池长老病情十分严重,血含氧只得百分之八十二,中午入加护病房,傍晚插喉呼吸。池师母已能自己呼吸;儿子情况稳定。

哥已退烧,病情稳定迈向康复,预计不日出院。嫂的病情急转滑落,呼吸极度困难,早晨被急急送进加护病房。下午病情转趋恶化,两个肺全花,感染了其他病菌。原来,两个妹妹一直忠心鼓励哥、嫂大量服用维他命。哥照做。嫂不敢多吃,她的朋友也叫她不要吃,她觉得医院药物已多。我一再去信鼓励,跟她理论,说难道她的朋友是医生不成?怎么不听医生的话,倒听朋友的话?但其实,那时病人已病得七荤八素,须靠氧气罩呼吸,哪里有力气看我长篇大论!

这是一个极残酷的病,死亡数字天天上升。病人须被隔离,不能与家人见面。一旦进入加护病房,更因不便用手提电话而与外界隔绝。尤幸威院的医生与护士很有爱心,每天不厌其烦回答家人查询及报告病情,使音讯不致断绝。

香港非典死亡人数上升至69 人。同事及各处弟兄姊妹天天忠心为哥、嫂祷告。我和妈更不住祷告。

黄昏,致电邮兄妹说:「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和华说:『我必被你们寻见,我也必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 …』」(耶利米书廿九11至14)。我相信上帝是良善的,我写道:「如果雄表哥的药方真能阻止非典夺命,那么上帝没有在这时候保守哥不感染非典,不是无因。若哥没有染病,我们便不会找雄表哥,不会想到吃这么大量维他命C

和B,当然也不能把方子给池宁彬。」我心里想,上帝要救许多人的性命。虽然上帝是否用这个方法救人,目前言之尚早,也许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上帝是良善的,在人间的灾难中,他想救人。上帝不甘心使人受苦。

池长老情况十分严重,医生安排师母探望。傍晚改用插喉呼吸。



死里逃生

4月20日,昨天池师母在医院里遇见一位纽西兰籍医生,由玛丽医院调往玛嘉烈,他答应任池长老的主诊医生。他将池长老的氧气调校,停止Ribavirin,减少类固醇,池长老的血含氧回升至百分之九十。

嫂的情况略有进步,从昨日百分之一百依赖仪器呼吸,至昨夜回升至百分之五十,今日进步为百分之四十五的依赖。



孤独战士


哥病情继续好转。但今天情绪十分低落,因邻床病友本在康复之中,到了夜半却迷迷糊糊拔掉自己鼻前的氧气管而致身亡。

今日非典死亡七人,累积总数为88人。想到美国没有人因非典死亡,再看哥及池家母子天天稳定进步,觉得当中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倘若我手上有防止非典杀人的药方

那怕只是一线希望,一个可能,我若闭口不说,未免太过残忍。想到这里,一向对社会运动冷感的我,忽然变了另一个人

一个孤独战士,坐在电脑前努力发信给香港政府机关、大学、医管局;然后再发信给美国总统、副总统、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呼吁大家检讨、帮忙改善香港对非典的疗法,探讨给病人服食大量的维他命C和B 群的疗法。

是夜通宵为非典病人大声流泪祷告,直到喉痛。天父啊,我要说的都说尽了,能做的都做尽了。只有你能救他们!

4月21日,和邓淑瑶姊妹谈起孤军奋战的事,她问:「你把方子也给了他们吗?」我答:「没有。」我怕这样好像太aggressive(进攻性)了点。我不是这样的人。她说:「你应该给。要救人嘛!你为什么不给?」是啊,要救人哩!不是和他们切磋讨论。死亡人数已上升至94 宗,难保我的亲友不会成为其中一个数字。于是又连夜把较详细的资料发给我认为有关的机关。

4月22日,香港非典死亡总数99 人。这天,已康复的哥忽宣告再受感染,已清晰的肺再度花了。医生说再给他一个疗程。再来一次Ribavirin和类固醇疗法

第一次病人身体还有底子时,已这么险象环生,再来一次如何受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