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意思原是好的

陈约翰


“在这广大宇宙中,我心切慕你面容。深信能在我的四围,见你荣面近你身......”

当我在高速公路上往返两间医院时,不断吟哦著这首诗歌。一九八五年三月十八日凌晨丽珠因破水入院待产。十六小时后,医生才从护士处知道胎儿位置不对,而决定紧急开刀。妇产科医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临时请另一位在场的医生动手。十九日凌晨一时四十二分,我们的孩子诞生了。我们给他取名陈煜,望他为主发光;英文名(CALEB迦勒),希望他如同圣经中的迦勒一样勇敢忠贞,一生事主。

值班的小儿科医生随即发现小煜心跳声不正常。八小事后由另一位医生检查,决定立即送到儿童医院急诊。因此,当丽珠还未完全清醒,还未抱到怀胎十月的爱儿时,母子已被分离在相距四十英哩的两间医院中,而我们也在神的学校中开始了新的课程。

小煜经过一连串的检查∶抽血、X光、超声波扫描、心电图等等,医生诊断他有先天性心脏缺陷,肺动脉没有正常发育。医生不肯定小煜能活多久!我不知道他母子能否见面?丽珠在医院中等待。她的病房正在医院的育婴室对面,日夜听到婴儿的啼哭声,自己的孩子却生死未卜。真是心如刀割,精神非常沮丧。我在心灵深处发出呼喊∶“主啊!求您叫我在这一切事中的见您荣光。只有在您的恩典中,我们才能得到勇气、力量、和安慰。”

主的恩典是够用的,四天后,丽珠虽未复原,却得特许离医院探望儿子,再回院调养。小煜也日见进步,从一餐只能吸入1至2c.c.的奶进到50c.c.是漫长的一段路。他在第十天得以回家。由父母亲自照顾。我们在这一段日子中更深地体会了主丰富的恩典∶

一、主权

我们结婚七年而有小煜,是值得感恩的喜事。在我们刚得到他而又不知可保有他多久的痛苦中,促使我们更深地去检讨自己对主的奉献。我们自称是奉献一生给主的人,一切所有都属于主。小煜是神的产业,他原是属主的,托我们养育管教。所有权既不在我们,主若要将小煜收回,我们岂可说不?因此我们发现在自己的生命中还有许多不自觉的保留,还没有完全将主权交给主。求主赦免,也帮助我们交出。既知小煜是属主的,主也比我们更爱他,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二、主爱

小煜在三月十九日凌晨诞生,中午进入儿童医院。到了下午一时半,他已不知经过了多少检验。等到我可以到他小床边时,他已经声嘶力竭,只能像小猫呻吟。因他体弱,呼吸困难,无力进食,必须将养料以静脉注射。见到他时,一名护士正以针管尝试刺入他手臂的血管。然而血管太小,护士一针又一针,总不成功。小煜似乎知道爸爸在身边,小手紧握著我的的指头靠在脸上,忍受针刺的痛苦。从下午一时半到六时半,护士始终无法成功。看著小煜的疼痛时,突然领悟到天父的大爱。因爱我们,宁愿让他的独生爱子被钉在十字架上。若非因为我们原属于他,他怎会如此深切的爱我们呢?

三、主恩

一切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在初为父母的欣喜中跌入死荫幽谷,每天结束时都不知能否再见小煜。丽珠的病房正对著育婴室。早晚听著别的婴孩啼哭声,目睹其他母亲欣喜满足地偎抱乳养自己的孩子,更是伤心欲绝。在那乌密暗的日子,恩主差遣了他的使者来安慰我们。他发动了许多弟兄姊妹为我们代祷。许多久未联络的人正在那时从远方来电话问候,还有许多素未谋面的人也在施恩座前恳切代求。真是有许多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绕我们,使我们的信心及小煜的身体一天天茁壮起来。丽珠住院七天,小煜十天。当我们把孩子接回家时,夫妇同心跪下,流出感恩的泪,也恳求主带领前途。

小煜六个月大时,又入院作了一次心导管检查(CardiacCatherization)。医生会诊结果认为他进展良好,若无其他变故,可在等一年以后才作心脏矫正手术。这期间只须每两三个月到医院检查。因此看出主藉这孩子还要我们留在美国一段年日。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一日,我们又在公路上奔驰。这次全家搬离芝加哥,东行七百哩到宾州兰卡市落户。这象征了我们两项重大的决定∶

一、继续留在美国。

我们婚后来美国进修已是七年以前的事了。七年来蒙主保守供应,享受了许多人所没有的读书的机会;但心中的负担一直不变,要回新加坡服事。就在我们的学子生涯快要结束,归家之日转瞬即至之时,神就藉著小煜的诞生,推翻了我们的一切计划。为了他的医疗照顾,和不能经受高空低气压和稀薄氧气的心脏,我们不得不继续留美、留学、流浪。

在那做决定的日子中,每想到归家之日遥遥无期,总不禁怅然泪下。纵使今日科技发达,交通方便,若非神许可,我们还是不能回去。想到到新加坡的亲朋戚友和弟兄姊妹,深爱著我们的高龄外婆,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呢?再伤感中,我们再次从神的话语中得到安慰∶“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神已经为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十一13-16)

是的,我们在这世上不过是寄居的。我们真正的家乡是在那天上的。要因此我们不必忧愁,任主领我们何往,或行或止,我们总要忠心顺服,从中得到满足喜乐。

二、回到学生工作。

七年前离开了新加坡的学生工作岗位,让我有机会对自己的事奉作一番客观的检讨。当时深深感到无论学生福音工作在校园中作的如何热闹,一个信了主的学生若不能归回教会生根,在教会中继续生长,学生工作仍然是一场空忙,难以结出长存的果子。

学生工作极需要教会作其后盾∶不只是人力、财力及祷告的支援,更需努力帮助没有“基督教”背景的学生在教会中寻得归宿感,被接入教会的大家庭中。这种在教会生根的过程并非自然而然会发生的。我们不能否认教会因年龄、家庭、教育、职业等等因素,人事关系总比一个校园中的先生团契复杂的多。一位初信主的学生加入教会,常以为在教会中人人都已“成圣”,这些学生有许多需要适应之处。因此,一个成功的学生福音工作,实在需要在教会中和校园中的同工紧密地配搭。教会是先生工作的基地,校园是教会的宣教前线。

过去七年,神不仅让我们在新加坡门徒训练中心及芝加哥三一福音神学院学习,也给我们在教会中有牧会的操练,预备走向牧养与教导的服事。按我们的计划,是回国牧会。然而神也改变了我们的这项计划。既知还要留美数年之久,我们便祷告寻求可能的事奉工场。神很快地开路,带领我们加入基督使者协会,牧养学生,再次回到我们事奉的“初恋”—-学生福音工作。从小煜诞生至今,我们深感诗人所说∶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神阿,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

主阿!是的,你的意思原是好的。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神用他许可的方式,在他命定的时刻,带领我们加入基督使者协会。除了负责学生工作的策划、开拓、执行外,也常应邀讲道、训练(特别是解经及小组查经)。

本文刊登于使者杂志1986年3月号。我们因奉派开拓波士顿地区事工,于八六年三月底带小煜到波士顿儿童医院检查,发现他情况恶化。医生建议动手术。小煜于八六年四月十八日上午入手术室,经过六小时努力,医生宣布手术顺利。转入加护病房七小时后离世。在世整整十三个月。神藉著他,在我们的生命中作了更深刻的雕琢。

经过近十年在使者的事奉,主祝福了我们的生命和事奉。于一九九五年九月主清楚带领我们离开基督使者协会,预备进入另一段的事奉。等待了将近一年,主又清楚地带领我们与另外四个家庭成立了网络基督使团。利用网络科技传扬基督。愿主在我们身上照常显大。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