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见 证

岚山

我第一次听到福音是4年前在加州一个全是白人的小山村。刚到美国没有什么朋友,有一个叫Aimee的女孩对我特别好。她和她弟弟都是孤儿,被现在的父母收养,是一家基督徒。Aimee弹琴唱歌都很好听,脸上总有安静的微笑。我们放学一起回家的路上她几次提起耶稣,当时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和宗教有任何关系,就随便问她,“so you think this is the best religion?” 她说,“no, it's the only way." 几年之后我才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三年前我在new jersey决志。这次决志却和接受耶稣没有任何关系。当时呼招的弟兄讲的一大堆关于救恩的话我都没有用心听,只记得他说的一句话“如果你愿意给神一个机会去了解他。。。” 我去过几次教会,知道圣经并非普通的迷信,耶稣的话也不象是出自凡人之口,不了解一下就给他拒绝了似乎不是正确的态度。我就举手了,没哭没笑,倒是教会的弟兄姐妹为我高兴了半天。

决志之后我开始正式挑战神(用挑战这个词有点自不量力了)。我是我们福音组问题最多最怪的,他们答不出来就说,“我为你祷告。”我当时是得胜了似的快乐,又觉得他们可笑,心想你们尽管祷告吧,谁叫你们没有别的办法。现在想起来,我真的要感谢他们当初那样善良的宽容我的骄傲,用祷告爱我这样一个不可爱的人。

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看了一些书后发现无论是自然界,人类历史(尤其是以色列的历史),我们的心灵和理性,还是圣经自己的宣称,都证明有神的可能性比没神的可能性大,耶和华是神的可能性也比其他神是神的可能性大。而耶稣为我们死的故事,是那么的凄美动人。我不信的借口快要用完了,情急之下脑袋一热想到了一个新的假说:“这个神确实是真的,可是他爱我们是假的,是他编出来的谎言,为了要骗我们上当,是他和撒旦交易的一部分。他太了解我们,所以谎言编得让我们正中下怀!”也不知道当初怎么这样想尽了各种奇怪的办法拒绝神,人的本性怕果然都是叛逆的吧。这样想了之后,我知道什么人都无法说服我了,因为我永远可以辩解“那也是他骗我们的。” 我还暗自得意,“连这个都让我看出来了!” 可我心里却恨不得神告诉我我错了。

很多问题神都没有给我正面的答案,却总是让我心服口服。我认定神骗了我们之后不久,去教会的退休会,早上读经的时候,胡乱一翻,是哥林多前书2章,“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接下来的有点玄,不过是真的,一阵风吹来,翻到下一页,我一眼看到这样的话,“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因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看是愚拙的。。。‘主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我愣在那里好久,然后一声不响的去和他们唱圣歌了。

当时团契里有个辅导,兢兢业业的,很少说话,谦卑的真象头老黄牛。听说他信主前每个礼拜五专门叼根烟来教会找人辩论,是当时的“困难人物”。我怎么也不能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还有个弟兄,信主前经常去街上打架生事,他说他是个不会哭的人,连最亲的亲人去世都是几年后才终於哭出来。他现在却是我见过的最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人之一。唱圣歌的时候,我总见他不停的流眼泪。神在他们的生活中是那么鲜活,让人羡慕。我却一直只是理性上的认识。我也想经历神,让神改变我。神什么时候才能从圣经中走到我的生活里来呢?我当时对神并不了解,只能抓住他的一个应许:“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 7:7) 这也成了我祷告中最常用的一句话。神是信实的,他不久就让我经历到他。

两年多前我爸爸因为工作关系需要去别的州。我们家人团聚没多久又要分居两地。我爸走的那天我们都哭了。晚上妈妈很早就睡了,妹妹开始小声的哭,之后越哭越厉害。她才9岁,和我爸很亲。她来找我,想让我象平常一样说点什么安慰她。我妹总把我当作她的心理医生的。可是那天晚上我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因为自己也很难过。我呆坐了一会儿,突然没有任何原因的开始给她讲耶稣的故事。我妹曾经跟我去过一两次教会,对教会相当反感,因为嫌无聊。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讲耶稣的故事给她我实在无法解释,我只知道我妹听了就不哭了。那晚我口齿格外流利,话格外多而且不想即来,我就这样讲了有一个多小时!其中我妹妹时不时打断我问些问题。就在那晚,我带我妹做了决志祷告。在她举起她的小手的那一刹那,我真觉得恍如梦中,却是说不出来的甘甜。耶稣说他爱小孩子,好像是真的!(从那以后我妹妹几乎每个礼拜都提着她的小布包,里面放着儿童圣经和我去教会。)

我爸走后的几天发生了很多类似的事。我却还没有归荣耀给神。有天晚上我在“彩虹之约”乱转,突然有一页几十个跟帖全写的是“感谢神!”。我的眼睛开了,我的心象是被狠狠的戳了一下,再也不能自已。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跪在神面前向他认罪。我想起我过去当众侮辱,嘲笑他,他却一直象父亲一样耐心的引导我,安慰我的家,等我悔改。想到这里我的心就象刀扎一样疼。我象个失去控制的孩子一样哭了很久。我感觉我就坐在神的膝前。那天晚上,我对他说,我跟定你了。

接受主这两年来,我的生命可以说被他turned up side down. 我的骄傲,我的价值观,我和他人的关系,对自己的看法,对前途的打算,没有他不曾触及的。耶稣的生命力是那么强大,不是要帮助我以前的生命,而是要彻底杀掉它。真象那首歌里唱的: " Christ in me is to live, to die is to gain." 改变是痛苦的,可是我有指望,因为神说 "he who began a good work in you will carry it on to completion until the day of Christ Jesus" (Philippians 1:6) 

我确信我已得着了最美的产业,我也跟定了我的神。如果你还在寻求,给神一个机会吧,他也许就是你所有问题的答案。

p.s. 4月20日我受洗。此文献给我的神。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