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的丈夫

孙熊明珠

二000年元月十七日对我的丈夫孙振华来说,是一次生死关头,也是充满了神奇的日子。

一罐罐鲜红的血水

那天清晨我被一阵呕吐声惊醒,起来一看,遽见外子在洗手间里呕血不止,之后昏迷不醒。我在恐慌之下赶紧将他送往医院。在急诊室里,只见一罐罐鲜红的血水从丈夫的胃里不断抽出,当时我非常担忧。就在此时,外面不知发生何事,室内的医护人员突然向门外跑去,顷刻间从救护车上又推进一个病人。我只专心照顾丈夫,未加注意其它事情,不久听见嚎啕哭声,其间夹杂着「Daddy」的呼喊声,十分凄厉。我循声望见刚才送进来的病人,已奄奄一息,才不过多久,室内一片寂静,回头看见那病人,已经死亡。我不禁想着:「这人到底认识主耶稣了没有?他是到天家去了吗?还是不知所终?」我虔诚的盼望他已认识上帝,祈求上帝引导他到天堂。这样的想法萦绕在我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丈夫住进加护病房后,原本以为情况已趋稳定,没想到晚上十一点,医院来电说他又开始呕血,情况危急。我和孩子们匆忙赶到医院,医生已为他做紧急处理。但是,当医生一边为他止血,另一边他却不断吐血,我的内心恐惧颤惊,恍惚中似乎看到他的生命力如同喷出的鲜血般不断流逝,然而我却一点也使不上力,只能在一旁看着他受到病痛的折磨。医生走过来和我解释他目前的病情,表示该做的都做了,手术必须要等到明天,由专门的医疗小组讨论后才能进行。我问:「那么目前该怎么办呢?」谭大夫回答我说:「祷告吧!不断地为他祷告。」霎时我恍然大悟,主啊!我怎么忘了要将他完全交托给你呢?将一切重担交给主,主必看顾保守!为何我还如此烦忧呢?此时心里涌上一股力量坚定的告诉我,我们是属于主的,主一定会帮助我们!怀着如此的信念,我走近病床,对着昏迷中的丈夫,一遍又一遍的为他祷告:「主啊!求您看顾他吧!」

漫长的一夜

感谢上帝在那一夜,派了一位天使般的护士照顾他,不停的忙进忙出,为他输血、处理突发状况。护士还担心我受不了,频频劝我回家休息,可以养精蓄锐,在往后与病魔对抗的日子里,好照顾他。但是我怎能在那危急的时刻离开他呢?护士看到我的坚持,也了解地安慰我,并拿些饮料给我补充体力。那是最漫长的一夜,只盼望黎明快些到来!我坐在病房的角落中,一遍又一遍的为他祷告:「天父啊!求您医治他吧!我知道您必垂听我们的祷告。」到早晨七点左右,护士快交班时对我说:「我与他一样战斗了一夜,现在你必须离开病房,希望今夜还能见到你。」离开病房后,我站在外面对着他的窗口,不停的祷告并唱诗歌「天父必看顾你」,我全身都湿透了,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中午时分,医院决定为他动手术。手术前,医生对我们讲解手术的方法是在他的身体中,顺着静脉的方向插入一根管子,利用这根管子来调整他身体中的静脉压力,他的出血就是起因于胃静脉的破裂。但这是非常危险的手术,他可能在手术的过程中离开世间。医生问我有什么疑问?我说:「将他交在你的手里了!」 

七个小时的手术

手术预计三、四个小时,在这段令人心焦的漫长时间里,教会来了牧师及许多的弟兄姐妹,大家聚集在手术室外,齐心为我的丈夫祷告。当时我真的很感谢他们给予我精神上的支持与安慰。时间在众人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过去,当过了预计的四小时后又超过两小时,手术室内仍然没有传出消息,我心焦如焚,感觉自己就要崩溃!唯一支撑我的就是我对上帝的信念,相信主会照顾我们,这样才使我免于被巨大的焦虑和恐惧打倒。我带着儿女跪在手术室外不停的祷告。这期间雨停了,太阳终于露脸,儿子便对我说:「妈!你看太阳出来了,爸不会有事的!」在经历了七个多小时身体及心灵上的折磨,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当我听到医生宣布手术十分成功时,心中升起一个念头:「上帝是垂听祷告的主,必垂听众人的祷告。」感谢上帝,他听了众人的祷告,彰显他医治的大能,保守看顾我们,将我的丈夫从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

接下来的十三天,外子都是在加护病房中度过,尤其前十二天一直昏迷不醒,让我们始终提心吊胆。在这段时间,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仍然不断的来为我们打气,几乎每天都有人不辞辛劳地赶来,为丈夫祷告,让我十分感动。除了手术的成功和教友们的关怀支持,最重要的关键,是我对主有了更坚定的信心。在那危急存亡之际,上帝透过医师们的手,彰显他的恩惠慈爱,来回应我和众人的祷告。因此,当妹妹问我,外子一直昏迷而情况并不乐观时,为何我还能如此镇定?我回答说:「因相信上帝必看顾他,就如圣经上所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我相信他的康复是必然的结果。」事后我认为:丈夫的沉睡是上帝的美意,上帝要他得到彻底的休息,好继续未来生命的旅程。因此让他有充分的休息,直到他从疲劳中恢复,才让他回到我们的生活之中。 

在这十几天内,我一直是家里、医院两头跑。朋友们都很惊讶我如何能熬过这段时间,每天仍然精神奕奕。其实,我除了日夜看顾丈夫,总要拿起圣经研读,让上帝的话语给我信心和勇气。就像我常唱的诗歌「那双看不见的手」:「虽不见你,触不到你,但是我知你在对我低语,主耶稣!我主耶稣!我深知道你一直就在这里。」

十二天后,终于清醒了

手术后的第十三天,外子终于清醒了。问他在昏迷中感觉如何?他说像是躺在青草地上,无忧无虑,毫无痛苦。我十分惊异他的叙述,竟和我原先的猜测如此吻合,他的昏睡是上帝要他得到足够的休息。正如圣经诗篇二十三篇所述:主带领他躺卧在青草边,带领他走过死荫的幽谷,上帝的杖和竿都安慰他。 

这次丈夫奇迹式的脱离险境,对我们一家来说都是很大的冲击。首先,我对事奉主有了更坚定的信心;其次,也让我们家中有些对主不十分相信的人,首次认识了主的大能。孩子们了解在危难之际,母亲的镇定来自于她的信仰,这信仰也救了爸爸。我们的上帝是一个听祷告的主,回想起这十几天,尤其是情况最危急的前三天,若不是我对主的信心支持着我,也许我早已崩溃。而我的母亲也在危急中,找到信主的邻居到家中跪地迫切的祷告,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祷告。

感谢上帝,在我最无助慌乱的时候没有遗弃我!感谢上帝,将我的至亲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再次彰显主的万能,也让我在以后的岁月中更加信赖他。感谢赞美主!哈利路亚!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