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梦

许振华

父亲生病

家母王菊香,一九二四年出生于浙江宁波。年轻时嫁给在上海的父亲许英慧,育有四个孩子。一九五六年,父亲响应国家号召去青海支持内地建设。母亲带着四个儿女回宁波老家定居,独自抚养四个年幼的孩子,艰辛之生活非一般女子所能承担。

一九七四年母亲从服装厂退休,孩子们也长大成人,眼见苦尽甘来,可以享受晚年生活。但在七六年,父亲来宁波探亲时,因胃病入院检查身体,医生临床诊断为胃癌。后换了几家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也都是胃癌。当时这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令我们无法接受。母亲绝望地说∶「人生难道这么苦吗?再过几年他即将退休,总算可以夫妻团聚,共享晚年,可叹我的命真是一杯苦水!」

一晚,母亲梦见一个年轻人对她说∶「没事,没事!」醒来后即对天许愿说:「老天爷,如果你保佑我丈夫不是胃癌,我一定来还愿,烧香朝拜你。」父亲患的果真不是胃癌,后来动手术胃被切除了五分之四,一年后恢复了正常,而且身体相当健康。母亲以为这是菩萨保佑,就在家里放了个偶像,常常念经烧香膜拜;那时是七十年代,她没听过耶稣的福音。


初听福音

一九九一年,我到了澳洲,认识了耶稣基督是独一真神,并且在日常生活中深深体会他又真又活。这样大的福分,我岂能一个人独享?于是我开始在信中给母亲传福音;但是母亲总是客客气气地回信说:「你信耶稣,我信菩萨,都是一样做好人,没有矛盾。」我知道单是写信传福音不够,还要为母亲多多祷告,求上帝开启她的眼睛,让她知道自己所拜的是偶像,不是真神。我所属的曼丽中国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一起为我的父母亲祷告了两年之久。

一九九四年,父母亲住的地方要旧城改建,邻居纷纷丢出不要的旧东西。一天,一位邻居急着上班去,要求母亲帮个忙||他有一捆旧书,希望在收破烂的来时,换几个钱。母亲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发现这捆书里有一本是全新的黑色硬封面,觉得怪可惜的,抽出来一看,封面上赫然二个烫金大字映入眼帘:《圣经》。母亲马上想到,小女儿在澳洲信了耶稣,这本漂亮的精装圣经她以后可以用。于是把这本圣经放在我姐姐家里,因为她当时拜偶像,不敢把圣经放在自己家里。一九九五年我回国时,母亲从姐姐家里拿回这本圣经要送给我,我说:「我家里各种圣经多得可以开书店,这本大字圣经刚好留给你自己用。」后来母亲说:「天父太奇妙,居然连我要读的圣经也事先准备好了。」

父母亲的老房子要拆迁,俩老就搬到郊区我大哥的房子居住。那里刚好有个邻居是基督徒。有一天,这位基督徒对她说:「婆婆啊!信耶稣才能上天堂,拜偶像要下地狱的。」母亲听了不明白,且有点生气,心想∶「难道信佛、吃素、行善也要下地狱吗?」


再听福音

九五年春节,我们一家回国探亲。有一天我详细地向母亲解释耶稣基督的救恩,告诉她只有主耶稣才能救我们。我对她说:「你所拜的偶像是泥塑木雕,你信错了对象,必须转向主耶稣。」母亲听得很认真,并提了一些问题。当天夜里,母亲梦见她在路上走,到了一个交叉路口,一条是泥浆路,另一条是个急转弯。正犹豫不知该选哪条路走时,就醒了过来。翌日早上,她问我是否上帝要她改道。我说:「是的,上帝爱您,引导您,要您马上改道归向耶稣!」

我们回澳的前几天,大家一起看了《耶稣传》录影带。当天夜里,母亲又作了一个梦,看见有三个身穿白衣的人走进她的家里。第二天一早醒来,她决定要归向耶稣。她带了一些迷信物品来到我们住的地方,叫我们替她处理,并要求再看一遍《耶稣传》。观赏后我和丈夫一起为父母作了归主的祷告。然后我们陪同父母回到他们郊区的家,把母亲长年所供奉的偶像拆掉,丢进垃圾堆里。处理完后,我们又为父母的归主再次祷告,求主保守俩老的新生命。第二天,我们一家登机离开故乡回到澳洲。


新造的人

父母亲信耶稣后,我们在澳洲继续不断地为他们祷告,恐怕他们在初信阶段信心不够牢固。我们常常打电话询问父母的情况。母亲告诉我们:起初,她上到二楼不敢往三楼看(以前偶像摆放在三楼),心中十分恐惧。她边上楼边祷告说:「主啊!救我,帮助我!」渐渐地她不再有恐惧感了。整整两个月母亲靠着主耶稣的力量消除了恐惧感。感谢主!那位基督徒的邻居也常常鼓励他们,并且每星期带俩老去教会。教会的兄弟姐妹也常去探访他们。靠着主耶稣的大能,父母亲成了新造的人。

一九九六年父母亲来澳探亲,我们一起参加教会聚会,小组查经班,并和弟兄姐妹们一起读经祷告。父母亲的生命有了很大的长进。有一天,母亲早上起来对我说,她梦见在一家医院里,她的每一个手指都在流血,漆黑的血狂喷不止,她害怕极了,心想如果这样流血下去必死无疑。于是她大喊∶「救命!」旁边走来走去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人理睬她。她非常生气,就倒在地上打滚,大喊大叫,希望有人来救她。突然,她看见一个年轻人慢慢地走过来。那人身穿医院的白衣,来到她的面前,蹲下来用宁波话问她:「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母亲回答说:「我要活命,我要活命。」那年轻人和蔼地说:「是给你活命的,是给你活命的。」然后那人把手按在母亲的手腕上,血就立刻止住了;并且对旁人说:「这个人需要盐。」我们听了,就给她讲解主耶稣基督所赐的新生命。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父母亲和其它八位弟兄姐妹一起在澳洲悉尼太平洋里受洗。母亲被浸到水下,起来后她像小孩子般地大哭起来,这是喜乐的泪水,是一个重生新生命感恩的泪水。此后,母亲在澳洲的八个月里,一心一意追求主耶稣,如鹿渴慕溪水般地阅读圣经。


回家路上

一九九六年,父亲在澳洲时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只是我们不知道,还以为是年老记忆衰退了。九七年俩老离澳回宁波,他们在原处分配到一个小单元。父亲回国后,病情越来越严重,记忆力越来越差,衣服也不会穿了,后来连儿女亲人也认不出了,只有母亲是他唯一认得的亲人。母亲一直毫无怨言的服侍父亲,尽管她自己身体衰弱,行动不便;她说:「这是神给我的担子,磨练我,让我日日信靠主,亲近主,让我这个无用的人 也可以为主作见证。」

那时郊区教会的负责弟兄替他们介绍了市里的一个小教会。感谢主,这个教会就在父母家的隔壁,解决了父母行动不便的困难。父母亲虽然体弱多病,行动缓慢;但是他们坚持每个星期日必定去教会,并且从不迟到,总是提前到达。俩老也坚持「十分一」奉献。母亲曾说:「神要我们做的事,只要能做到的,总要尽力去做到。」星期三的祷告会和星期四的小组查经,父母亲从不无故缺席;他们要是没有去,弟兄姐妹就知道是俩老有谁身体不适,便会马上过去探望他们。因母亲的视力越来越差,戴着一千多度的眼镜连特大号的圣经也看不清了。她要求我给她寄一些圣经、讲道、见证、诗歌等各种录音磁带;即使她视力不好,亦可用耳听神的话语。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那时尚不知已患上肝癌),她心想:如果我先回天家,老伴怎么办?谁来照顾他呢?父亲几分钟见不到母亲就会不安,到处找人,吵吵闹闹,即使送他去养老院也不妥当。他除了母亲的话,谁的话也不听。母亲常常祷告,求主挪去她的重担。她有一个特别的心愿∶「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们俩老同时受洗,归主重生,也求主让我们一起同时回天家。」

二ΟΟ三年五月,父亲突然脑血管破裂,入院治疗后流血止住了,基本上没事;但是他开始不肯吃饭,拒绝进食任何东西。医生给他打针,他把针头拔出来;给他吃药,他把药吐出来。医生和护士都感到束手无策。父亲每天吵着要出院,说:「我要马上回家了,你们去把手续办好,有二人要来接我走,等不及了,赶快回家。」当时我们不知道这二位是谁,后来我们想可能是二位天使吧。回到家后,父亲仍旧不肯吃东
西;亲人们想尽办法给他喝些米汤,他都不肯。平日里连香蕉皮都会一起吃下的他,现在什么都不肯吃,只肯喝些水。但是教会的弟兄姐妹来
探望他时,他会安安静静地听他们祷告、唱诗,有时还会跟着他们一起打拍子,一起唱他所熟悉的诗歌。十九天后,父亲回到天父那里。

母亲在父亲离世后十分伤心,长期以来相依为命的老伴,就这么快走了,现在只剩下她孤孤单单一人,心中难免伤感。感谢主,教会的姐妹来陪伴她,为她代祷,母亲很快地从悲伤中走出来。那时也有二位主内姐妹离世归主,她马上振作精神去他们家中服侍。父亲离世一个星期后,母亲发觉她的肝有点疼,去医院检查后,确定为肝癌晚期;医生说,她还有三个月时间。我们儿女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后,都十分悲伤,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原以为母亲服侍父亲的重担卸去后,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再来澳洲,享受这里的美好环境。可是医生却说她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这是真的吗?

我在澳洲接到消息后马上打电话给母亲。她在电话中说:「感谢主,父亲的这个重担已经卸去,我已无后顾之忧了;我今年也八十岁了,主要我回天家,我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去了。只是这病来势凶猛,到晚期会疼痛难忍;我可能在肉体上吃不消,经受不了这个剧痛。我唯一要求天父不要让我太痛,以免受不了,丢了主耶稣的脸。」她也要求我多多为她祷告。

这使我想起一件事,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星期左右,母亲又作了一个梦,梦见她和父亲走到一个渡口。有许多人在那里排队等渡船去对岸。母亲心想,这么多人排队,这要排到几时?正在着急时,她看见小茅屋里有个熟人,就过去找那人;那人就让她从旁边的小门进到里面,让她排在第二位。母亲心想,这就好了,前面只有一个人,我们很快就可以上船去对岸了。突然她发现父亲不在身旁,前后左右都找不到。正在纳闷时,她看到父亲不知何时已到了对岸,悠悠闲闲地坐在那里。母亲心里好奇怪,这时她就醒了过来。母亲把这个梦告诉我们,并说,她也很快会走的,她已找到了熟人,让她排队在第二位。今年里面,父母的后事都让你们办好,免得你们记挂。我们听了以为是母亲在说些伤心话,所以我们都安慰她说:「您是太劳累了吧,不要胡思乱想。」现在我们想起这件事,心想,难道真的是天父听了母亲的祷告,让俩老一起回天家吗?


两位天使来了!

相隔三个月,我第二次回到宁波。母亲的病情已经恶化了,我们儿女最怕的就是她肝痛发作;这疼痛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是八十岁的老人?我们打电话要求中、澳两地教会为母亲代祷;求上帝赐下怜悯和慈爱,免去母亲难熬的病痛,帮助母亲顺顺利利地走过生命中最后一段路程。

母亲以往不管怎样疼痛总是很坚强,这次她几乎都忍受不住了。人的肉体终归是软弱的。有次她埋怨地说:「为什么短短的最后一段路还这么难走?」教会负责的弟兄来探望她时,鼓励她千万不要灰心,信靠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当时母亲也认识到自己的肉体软弱和信心不够,就马上作了悔改的祷告。母亲痛哭流涕地承认自己的软弱和跌倒,并求主赦免她的过犯,加添她信心和力量,让她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为主作见证。

就在母亲疼痛难熬时,那天下午,她突然大声地对我们说:「二位天使已经来了,就坐在房间里。」我们都非常惊奇。我姐姐连忙问她:「天使是什么样子的?」母亲说:「是两位小姑娘,很好看的。屋顶上还有一位天使是男的…」我那不信耶稣的嫂嫂听得目瞪口呆。我热泪盈眶。从那时起母亲的精神好了许多,胸部也不再疼痛了。她笑咪咪地说:「感谢主耶稣,挪去了我的重担,真是奇妙大能的主!」


最后遗言

在母亲生命中的最后一星期,她不断地给每一位来看望她的亲人传福音。母亲最小的一位弟弟来看她时,她叫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本圣经送给他。母亲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金钱和名誉地位在最后都是没用的,抓不住的,只有耶稣的话永远长存。希望你以后能读这圣经,如果你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我们姐弟以后还能见面。弟啊!你一定要信耶稣!」她在世的最后几天,不断地对每一位儿孙说:「我没有金银财宝留给你们;但是我把主耶稣传给你们。世上没有东西比耶稣更宝贵,你们一定要接受耶稣,并且代代相传。将来你们就是我的果子。」我的二哥表示要信耶稣,并把母亲的宝贝:好几箱的讲道、见证的录音磁带接了过去。

十月八日母亲平安地被主接走。她的脸是那么的安详。她那充满信心的遗容,似乎在告诉我们,在天国里我们必重逢,在天父的慈爱中我们永不分离。母亲自九五年信主后,彻底抛弃偶像,归向独一真神;不断地追求主耶稣,常常思想神的话语;凡事谦卑顺服,敬畏神。即使在病魔的折磨下仍然情绪稳定,信心坚定,始终仰望我们的主耶稣,相信天父必看顾她。

父母亲在世人的眼中是普普通通的,卑微无能的人,但上帝却爱他们。路加福音十四章 至 节告诉我们:「有一人摆设大筵席,请了许多客… 众人一口同声的推辞…那仆人回来,把这事告诉了主人。家主就动怒,对仆人说:『快出去,到城里大街小巷,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父母亲信主的见证就是这段经文的印证。贫穷、残废、瞎眼、瘸腿的,他们被邀请参加了上帝的筵席,这是天父不可测度的慈爱与怜悯,超乎人们有限的大脑所能理解的。

    「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马书一16)

    「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依靠他,他就必成全。」(诗篇三十七5)


    亲爱的朋友,你信上帝,必得着永生。你愿意接受主耶稣为救主吗?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