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光光照

何伟

我在无神论的社会和家庭环境中长大,从小在学 校里接受单一的思想—— 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的洗脑,那时的我天真的认为唯物主义和进化论是天经地义的真理,可以讲在整个青少年期,我是笃信唯物主义和进化论者。

    在我信主之前,曾经读过三次圣经,记忆中第一次是在我读「中技」的时候,有一天我不经意地拿起本圣经,读到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了亚当,并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夏娃这一段经文时,固有的思维和偏见就使我认为圣经和中国的《西游记》神话没什么两样。

    九十年代初,共产国际在世界全面崩溃,使我认为马克斯的所谓科学的社会主义学说不过是陈腐的、教条的、僵化的和被时代所淘汰的产物而已,因而对以前自己视之为真理的唯物主义和进化论也产生了怀疑,不再认为它们是世上唯一真理了。但对创造论,自己在理性上也不能接受,自小我对宗教的意识很模糊,长大了也是如此,可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宗教意识和信仰之人。在我看来,一切的宗教都不外乎劝人为善,是人类为了寻求心灵的慰藉而设的。而对于鬼神观念,自己则是模棱两可,既不完全否定,也不完全相信,可以说,到我信主以前,自己已经是一个没有任何信仰,真正的「无所谓信不信」者了。

当我第二次读圣经时,那已是我来到厄瓜多尔将近第五个年头了。

    某一天,活泉堂的陈牧师送来了一本《约翰福音》给我,尽管那时我曾很认真的读过两三遍,但仍然带着旧有的思维和疑惑去看,结果比第一次看时感觉上好不了多少。

    二00三年,太太从国内探亲回来,带了一本我表姐送给我的《新约圣经》,在这本《新约圣经》的扉页上,表姐这样写着∶「伟表弟,希望你细览内容,从中找到永生之路。」表姐的这段既是鼓励又是勉言,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

    早在太太回来之前,李牧师就来到了我的餐馆传福音,李牧师送了不少福音小册和书籍给我看,其中最难忘的就是听了远志明弟兄的见证录音带。当时我想,像远志明弟兄这样聪明、有学问、有理性的人都会相信耶稣,肯定有他的道理,自己也不妨思考一下。从这时候起,我就开始对福音有了兴趣,尤其喜欢看《中信》月刊里信徒的那些信主见证。这一次我打开表姐送给我的《新约圣经》看的时候,感觉上好象明白了很多,尤其是「因信称义」的道理。虽然如此,我的心思却大部份还都放在如何能赚更多的钱上。心里愚顽地想着∶「看来耶稣可能真是可信的,不过如果我现在信了,岂不损失许多『逢场作戏,声色犬马』的娱乐了吗?连酒也不能喝了,赌场也不能去了,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还是等我老了再信吧。神知道我的这种心思意念,就在一天下午,当我外出回来,百无聊赖之时,顺手翻开那本《新约圣经》看,就在那一刻,圣灵光照了我。当我蒙圣灵光照时,我那双正在读着圣经的眼睛,忽然止不住热泪盈眶,不能自已,仿佛有一种能量令我那疲乏的身心,得着全然的释放,总之,那一刻的感觉非常奇妙。之后,我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必须去认识耶稣基督!

不久之后,我开始去教会参加崇拜,并借了不少书籍,其中有一本《铁证待判》对我影响很大。在这本书里,作者用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文献(包括考古学),以无可辩护的事实证明∶耶稣不单是一个历史上真实的人物,更是一位战胜死亡,复活的主,是一位昔在、今在、永远都在的神。二○○三年 月 日阳光明媚,这天早上,我真诚地打开心门,认罪悔改,以耶稣作我个人的主和救主,当我决志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生命重生的基督徒了。回想这半年多信主所走过的心路历程,从最初的信心不足,疑疑惑惑到信心坚强,这期间借着阅读神的话□□ 圣经,借着圣灵的感动,借着不断的祷告,借着那些属灵的书籍,亲身经历到主的保守扶持,也经历到与主同在的喜乐。我发现人愈认识神,那种从神而来的喜乐平安就愈大。

我自从信主以后,感谢神的施恩怜悯,使我所患的一种病蒙治愈。这种病始于我读中学的时候,发病时,先是视力出现重影,然后就是头痛,继而就有欲呕的感觉。发病时若休息得好,症状一般半天左右就消失,这病虽不致于严重影响到学习和工作,但发起病来,却是非常的不舒服。最初只是几个月才会发作一次,所以自己也不在意,但到我信主之前的那一年半里,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发作一次。我曾看过一些医疗卫生杂志,其中有说可能是脑部有肿瘤,压迫到视神经所造成的,或是患上青光眼也有类似的症状。当时我想如果病症加重的话,就要回国内检查治疗了。真是感谢神!在我还不清楚自己所患的是何病的时候,得蒙他的医治,免除了我的痛楚和忧虑,感谢主!赞美主!愿一切荣耀都归于他!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