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宽阔

李丽秋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的上海,因为家庭政治背景不好,从小就受了不少苦,样样都不顺心,一直活在压抑当中。一九五八年全家被迫迁出上海,回祖籍乡下务农。小学毕业后,上中学的名额又因家庭成份问题,被挤出校门,只有进农中就读。两年后又在父亲的反对下辍学。十六岁就下地做农活,间中回上海打短工。

当年的中国大陆没有居住和工作的自由,我在上海没有户籍,只能寄居在姑姑家。农忙回乡去耕种,闲暇又去城里做针线活。因从小就体质虚弱,所以想留在城里做裁缝;但乡下的大队干部不准,要家人把我叫回去。有一次,农活实在是太重太累了,结果跌倒昏迷不醒,大病了一场。那年头我没有一点政治地位,在社会上常受别人的白眼,内心没有平静,觉得活在世上实在是太艰难了。

因为成份不好的日子过怕了,后来经别人介绍,嫁给一个党员,原想从今以后就可有安定的生活,谁料倒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丈夫在福建工作,结婚后没有带我去,却要我留在上海与婆婆同住。女儿出生后,一家几口人就挤在二十八平方公尺的房子里,大姑、小姑、小叔结婚后,人就更多更挤了。人多地方窄,常有磨擦和冲突,吵吵闹闹是家常便饭,一不顺意就找我出气,又打又骂,要赶我走;有次甚至惊动邻居把民警叫来,小叔才罢手。

母亲和家人都为我担心难过,她天天烧香拜佛,我也买了个佛像天天拜,一点用也没有。常常以泪洗面,苦不堪言。有一次父母来城里看我,临走前为了煮饭给他们吃,好赶上车回乡下,先用了炉子,结果婆婆和我大吵了一顿,小叔又来打我。当时我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哪儿才是我的安身之处呢?

那天夜里,我无法入睡。绝望之馀来到苏州河桥上,以前痛苦难忍也曾经想过吃安眠药,此时此刻觉得做人实在没有意思,不如往下一跳,就此了结。夜深人静中,却有声音对我说:小李,你不可以跳,你有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儿,幼女失去妈妈是最痛苦的。还有生养你的父母、亲人、哥哥、弟弟,并许多关心你的朋友、信任你的顾客。

因着这关键时刻的念头,我强忍着痛苦,走了将近两小时的路,去投靠我的姑姑。到达时已凌晨三点多。见了面,我哭她也哭。在她家呆了一个星期,实在想女儿,没办法,只好回婆婆家。当晚回到巷口,看见一个住在楼上的邻居阿姨、一位叫外婆的,还有其它几个人在路口,她们见我平安回来,就拉着我的手,央我先上她们家。

到了她们家,这些人都围上来安慰我,劝我信耶稣,说耶稣会帮助我。多少年来,我被人歧视、欺负,从未有人这样真心关怀我。一下子,我里面的痛苦和委屈,就像打开闸门的洪水奔泻出来,禁止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她们让我哭个够后,都跪下来为我祷告。最后带我一起唱诗歌、读圣经,让我知道宇宙中有一位真神上帝,是他造了天地万物,并照他自己美好的形像造人,为人预备了各样的福份;只是人违背了上帝的诫命,为自己带来种种的灾难和痛苦。于是她们叫我认罪悔改,不要再拜偶像。原来我从前所拜的,是人手所造的偶像。上帝爱我,来寻找我。这样我就决志信了耶稣。从那时候起,我就去听道做礼拜,参加家庭聚会。

后来,几位姊妹对我说,自从我跟婆婆吵架、小叔打我开始,她们就天天流泪为我祷告,求主耶稣保护我平安,并开我的心能认识天父上帝。

「主的恩典样样都要数,主的恩典都要记清楚。」一九八四年我在上海泸西礼拜堂受洗归入主耶稣名下。虽然同样是生活在二十八平方尺的大家庭中,还是有常常吵闹不好过的日子,但我已经有盼望、有了依靠,主耶稣是我的安慰。记得八八年的圣诞节,朋友送我一根很好看的圣诞蜡烛,女儿非常高兴,说:「妈妈,我们今天晚上可以点圣诞蜡烛了!」可是她叔叔看见后,开口就骂,骂最难听的话,不准点蜡烛。我只有含泪对女儿说:「算了,不要点,以后耶稣会给我们机会点圣诞蜡烛的。」

在这样没有自由的环境下,我再三要求丈夫,把我们母女带到他工作的地方同住,他就是不同意。叫他信耶稣也不肯。我没有办法,只有祷告,求天父开路。

一九八九年三月,我帮一位朋友做衣服,她知道我的处境后,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出国呢?在上海没有一个安定的家,跟婆婆、姑姑、小叔住在一起,实在是太艰难了。我有办法帮你拿到去南美玻利维亚的入境文件;担保信、签证、飞机票和办居留大约六千美元,你考虑一下再答复我。」

第二天,朋友就把我的个人资料拿去。不到一个月,我还没想好,她就把担保书拿来了。我要出国,必须得到丈夫的同意才行。他答应了。经过近一年折腾,于一九九Ο年三月廿七日,我踏上了坎坷的异国旅途。

我独个儿离开上海,远赴玻利维亚,举目无亲,语言不通,钱也不很多,心中充满恐惧。唯一能做的是祷告、默想上帝的话、天天唱诗篇第二十三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直到永远。」就这样,我靠上帝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在玻国待了四十五天,办好身份证,但受不了那里的高山反应,也找不到工作,只好与几位同胞一起转到秘鲁首都利马。

利马的日子也不好过,找住处,找工作,办居留,每一步都需上帝帮助。这时期,曾在两间中文报社做过捡字的工作,几个月后,因为眼睛疼痛,做不下去。出国前借了一大笔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心里压力很大。最后又花几千块钱去日本打工。

九三年初到了日本,人地生疏,当时正下着大雪,找不到工作,我和几个秘鲁人就在车站的马路旁度过了漫长的六天六夜。心里很难过,整天哭,天天祷告,求上帝带我脱离困境。最后,终于打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才结束了这段终生难忘的马路生涯。

由于债台高筑,丈夫那时候又在生病,要开刀做手术,家里老催我寄钱回去。所以有了工作后,就拚命干,每天做十六小时,靠自己,不去教会了。结果半年后病倒。医生说是疲劳过度,不能再打两份工了。

九六年再次回到利马,手上有两万美元,以为可以当老板了。一下飞机,本来要去找教会,但找不着。一连找了四次,教堂都关着门。没有人帮忙,办延期及其它手续又被骗,顶手一间餐馆来做,却没生意。每月都贴房租,最后只好亏本收手。不到半年,钱已花得差不多了。连串的挫折让我谦卑下来,恳求上帝赦免,带领我前面的路。当我投靠上帝,他就赐下恩典。

九七年五月,看到教会的广告,知道教会聚会时间是下午。六月时找到一间房子,开了个裁缝店。虽然西文不灵光,但申请长期居留手续、店面的营业执照,都自己去办。靠着上帝的力量,一步一步走过来。现在我凡事以上帝为首,心里满足平静,住在两房一厅的房子里,天天充满感恩,常常敬拜天父,热心投入教会生活,与弟兄姐妹和睦相处,何等温暖。感谢天父,照着他的应许,「使我脚下的地步宽阔」(撒母耳记下廿二37 )。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