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路

陈素琴

六十岁前,我是个强硬的无神论者,从小受党教育,自有一套人生哲理:达成目标靠毅力;生活舒适靠金钱。深信人定胜天,因此一直勤劳俭朴,定意用最好的年日努力工作,拼命赚钱。以为有钱,就可生活好转,呼风唤雨。计划赚够钱就退休,好好享受,到世界各地和中国旅游。生活俭朴,什么都亲力亲为,不假手他人,每用分毫都想清楚。

我们育有一女,丈夫爱我远超所求所想。生活和谐,写意!心想,养大女儿,任务完了,就可退休。

晴天霹雳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发现小便流血,甚是惊怕,医生立刻替我切片检验。一向体力健壮的我,还以为生肾石。怎料四天后,得知患了恶毒的膀胱癌,必须立刻动手术。医生说,先检查其它器官,如果扩散至骨,就不施手术了。听后,晴天霹雳,欲哭无泪。

连串检查,叫我头昏脑胀,精疲力竭!还好,没有扩散,可施手术。医生替我抽了好几磅血,留待手术时用。

静下来一想,真的要医治吗?不少癌病患者医好了,还会复发,大部份认识的都已死去,为什么要医治呢?想到外子一向没太多朋友,没什么嗜好,整个人都给了我;我走后,他怎么办?趁现在快为他回国找个年轻的,让他再婚吧。我对好友阿珍说:「不做手术了,反正都要死,早点给差利另找一个吧!」

几许挣扎

林医生知道后,严厉地说:「你是谁,竟能决定自己的生命?」奇怪,生命不是由自己决定的吗?他说:「不,生命是由上帝决定。你怎知自己会死?这里不是穷乡僻壤,为何放弃治疗的权利呢?也许你的生命要留下来,被神使用。」我说:「神用我做什么?我根本不相信他!」之后悲戚地说:「我这个人算什么!如果花上几万元作无把握的医治,倒不如把这笔款寄回中国大陆,支持几个贫苦学生。」林医生劝道:「素琴,不要这样想。你以为替丈夫找个女子,他会快乐?说不定对他是个负累。你怎知这计划正确?」

回家环看周围,每一寸地方都是我们夫妇用心合力打理的,愿意放弃、离开吗?再说,好友、医生都劝我接受手术。与丈夫、女儿商量后,决定接受动手术。

手术前夕

同月廿三日晚上在病房里,想到自己努力工作三十年,为何突然患癌?究竟做错什么事?一直自怨自艾,怎也想不通,顿觉非常软弱无助!稍后,林医生问我心境如何。我坦白说,以往凡有亲友要做手术,必请张姑娘替他们祈祷;但自己却不想在有困难时才向上帝求助。林医生说,只要信上帝,他会使你心里平安。跟着致电张姑娘,告知我明天做手术。听到她亲切的声音,就像亲姊在身旁,我竟哭了起来。

她与林医生引导我明白自己是个罪人,若信靠耶稣,他一定救我。我问:「会吗?三十年了,我没好好寻找他,一直拒绝相信,他果真这么宽宏大量赐我平安?」他俩热切又耐心地解说,使我渐平静下来,终被感动了,流着泪一句句跟着张姑娘祷告:「我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求主赦免!我相信主,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我救主。」之后,他们分别为我祈祷,求神帮助我有力量面对,并赐医生智能,手术成功。

林医生离开后,手术医生进来,神色凝重地说要跟我们夫妇谈。我说,不管消息多坏,我一人可以承受,不必再多一个人痛苦。于是他告诉我,所有检查都显示其它器官正常,但淋巴腺是否有癌,就只有上帝知道。若开刀时发觉扩散了,他会缝合伤口,让我回家再活两年;如侥幸没扩散,会继续手术,需时很长。将来也许我腿部会血管闭塞,也许肿胀… 凡此种种,要有心理准备。他会在明早九至十时致电等候室的家人。医生走后,夜已深,女儿打电话来,母女俩哭得厉害。

奇妙的主

大概十一时十五分,情绪稍稳,便去洗净泪痕。我双手捧起水时,眼前出现一个大白光圈,我惊异地环望四周,一切正常;我既没服药,又没打针,不会迷糊。稍后,再捧起水来,又见那发大光白圈。我顿时惊觉是他||我所呼求的上帝!他显示奇异大能,告诉我里面洁净了!我仍不敢肯定,于是返回病床,在旁边小桌子上作同样的捧水动作,又捧出那大光圈。深深叹了一口气,流着泪跪下,第一次自己开声祷告,说:「天父呀,感谢您三十年来耐心的等候,感谢您今晚让我安然入睡。奉主耶稣基督之名求。阿们!」之后,带着从没有过的平安入睡。

九月廿四日手术后,开始有点知觉,特护每隔一段时间就在我耳边轻声说:「林医生正在为你祷告。」时醒时睡,那轻声不断在耳边,使我一次又一次安然睡着。清醒后,对丈夫说:「爹,我们成功了!」他说,深信会成功,因昨晚他半睡半醒间,见一个大白光圈,他问是否手术完成,便醒过来。没待他说完,我便惊问:「白的?发光的?大的…」他都答是。真是奇妙。

跨越死亡

住在加护病房三天后被转送普通病房。女儿特地飞来看我。八天后回家休养。外子差利每天煮六餐给我吃,餐餐不同,更配以靓汤。不久,我可缓步下楼,自己走动了。我对朋友说:「从不知道家人爱我那么深!」

入医院前,我们的银行帐户有七千多美元,出院后一看,只剩二千。翻开支票簿,发觉有五千元写给我弟弟。想起进医院前,妈正生病,顿时惊觉母亲已离世,连忙问正在吸尘的丈夫,他看着我不说话。终于在我催逼下告诉我,母亲在我手术后次日离世。惊闻噩耗,悲痛莫名!回想母亲在大陆时,被倒吊批斗,为了我和弟弟,强忍下去。后来跟阔别几十年的丈夫重聚,带她到纽约,我一直陪着她;可是离世前不能见挚爱的女儿一面… 想到这里,全身无力,斗志全消,不想再活!

几番挣扎

一天晚上,腹部痛楚难支,四时半致电林医生,天还未亮,他从老远的小埠赶来,听不到我的脉搏,却发觉我肚子里全是水,即电手术医生,医生放了假,于是立即送我去检查。原来腹水浸入伤口,须立刻进院救治。跟着三日三夜注射抗生素,不断为我扫瞄,直至水份全抽出才送我回家,并教差利替我注射抗生素,把需用器材、药品搬到我家。

当时情绪甚低落,不想见人,不想活,又失了声,没法说话。跟着是芝加哥城流行感冒,我三次感染,高烧卧床,听得自己的心脏「砰砰」作响,连骨头也都像会发声,一天如厕十八次,浑身无力。再进医院,待能爬起来时,差利刚失业,接我回家,提供「重点保护」,耐心服侍。

林医生每天来电话,多次上门诊病。我说:「林医生,我已是个废人,不想活了!」他问我是否手术前决志信了耶稣,我答是。他严肃地说:「决了志,信了耶稣,那么你的生命有他看顾,为什么不向他忏悔,求他赦免,求他赐你力量呢?」我问:「我真可以生存吗?」他说:「试想,神为何让你可以动手术,又让你平安出院?你为何不学习向他支取力量?」「是吗?我可以向他支取力量?可以生存?」林医生说:「神留住你的生命,定有他的目的;他熬炼你,自有美意。」于是我开始祷告,向上帝说话。身体稍好,就天天祷告仰望上帝,求他领我走前面的路,也曾求他让我回天家。张姑娘耐心地带我读圣经,唱赞美诗,勉励我多看属灵书,听见证带。我如饥似渴地听,一天天觉醒,病也一天天好转。一天,我看到「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以赛亚书四十二3)我知道神没折断我,没吹灭我!

终于回家

连续发烧四十日,不能起床,天天打抗生素,不停进出医院,有时检查,有时急诊。什么都不想吃,背痛难耐。有一天,差利正在厨房忙这忙那,突然,我很悲伤地叫他停下来,说:「你是我的船,如果你沉下去,我也就没顶了!」他说吸好地板就休息。我说不用天天吸尘,他说我身体虚弱,要干净点,否则易感染细菌。当时我大声说:「天父呀,现在连坐一会儿也不能,根本是个废人,不要活了!你取去我的命吧!背那么痛,怎能活!不能做任何事,根本是个累赘!天父呀,要嘛,你医好我,否则就接我回去!」半小时后,奇迹出现,背痛全消!直至如今,再没痛过。真想不到!感谢上帝。

之后,张姑娘带我读圣经,又有人送我见证音带。精神稍好,就靠在床上看书,听录音带。能起床就到教会做礼拜。

每次都因入院更换人工泌尿管而细菌感染发高烧,状况到了谷底。幸好心中有上帝的话,得着力量,不再那么悲观,努力做到「残而不废」、「痛而不苦」;知道上帝叫我继续生存,一定有他的美意。那么多癌症病人死了,我还活着,怎能求死!深知他买赎了我,我的生命属他,是他的女儿,是他的仆人,该回到他家里,终于九七年复活节接受浸礼。

奇迹再现

九七年四月八日,林医生与手术医生谈及我那条人工泌尿管子,手术医生建议说,一是继续用换管办法;二是再动手术,把伤痂切除。林医生认为二者都不理想,建议与我同心祷告,由天父安排。我流着泪跪下祷告,求他让我走另一条路。倘若天父认为我馀生都要插着管子,时刻紧记这死里逃生的经历,全是他的恩典,我绝对顺服。祷告后,一无挂虑地睡着了。

次日早上九时,我躺在医院准备换管子,静脉注射已备妥,两医生和两助手照例以超音波先察看患处,忽然兴奋地大叫:「通了!通了!不用换了,也不用开刀了!马上向林医生报告吧!」差利跑过来看,诧异万分!我激动地流泪感谢上帝,他在我生命中行了那么多神迹,救我那么多次!

我可以自由自在与邻居到公园散步,又能常去教会,参加诗班,诗歌感动我心,常流下泪。深知上帝把我从死亡幽谷拯救出来!经历了他的实在,感受到他的慈爱,我要俯伏敬拜,以信心跟从主耶稣!坚信他时刻与我同在,垂听我祷告。

回报主恩

之后,林医生鼓励我学习抢救灵魂。他用电话把有需要的病人介绍给我,我就立即与几个姊妹到医院、护养院或慕道友家中探访,把耶稣救世的福音告诉他们。每逢节日,即使大雪纷飞,我们也把面包送到他们家门口。我们这班老姊妹,虽然身体各有不同的毛病,但都曾受上帝深恩,切望尽力图报,所以把握每一个机会,出外传福音,见证上帝。

同走天路

大病后,我因为学习关怀有需要的人,竟不知不觉冷落了丈夫,圣灵责备:这样不对。于是回到外子身旁,为他作更长远的打算,帮助他信耶稣。次年四月,我们迁居到西雅图,接近女儿。我把全副心思用在引领外子信耶稣。经过了一年多,他已明白真理,并愿意受浸。真感谢天父,我们都回到他的家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