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幸福

刘家渝

我是个命苦的人。从小就被讥笑、戏弄,被称为「大肥猪」、「汽油桶」、「三角眼」、「大方脸」。

儿时的记忆是苦涩的。爸爸和妈妈终日吵个不停。我家虽住在南京沉举人巷豪华的洋房里,爸爸官职很高,但一家子愁眉苦脸,毫无快乐。

我还记得,一天晚上,妈妈服了毒,企图自杀,因为她很痛苦,觉得丈夫不爱她,在外女朋友很多。当时爸爸气得要出走,妈妈教我们三个较大的孩子求爸爸不要走。我们三个就跪在楼梯口大门旁。外面很冷,我们全身发抖。爸爸大吼∶「哪儿来的野孩子,滚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那时天真的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让父母如此生气。

后来父母随政府迁到台湾屏东。恶运终于降临,父亲不知不觉从我们的生命中消失了。妈妈一个人咬着牙,挑起了整个家庭的担子。不知有多少次,商人来我们家收买妈妈从老家带来的貂皮大衣、首饰、金条、磁器古董。为了养活我们五个孩子,妈妈出外谋职。还记得我有一次站在妈妈的书桌旁,看她填履历表,年龄:X岁。我当时想∶「唉呀!您这么老了,快40岁了!」时光似箭,如今我的孩子有两个已过了38岁!可以明白,妈妈当时的心是多么痛苦;五十年前不像现在,有心理医生或社工人员给予精神支持和辅导,也没有人介绍妈妈去教会,一切痛苦都自己往肚里吞。

离我家不远有一间「尼姑庵」,那是妈妈唯一精神寄托的地方。每天晚饭后,我都跟着妈妈到尼姑庵去烧香卜卦,妈妈拜,我也拜;妈妈磕头,我也磕头。妈妈老是丢钱进献金箱,我不知她求的是什么?她从没告诉我。我们每日只是无言无语地走着,日复一日。我很喜欢去尼姑庵,因为在那里可以喂乌龟玩,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好象是每日最重要的事。但我讨厌巨大的佛像,讨厌吵闹的铜锣声,我在那里找不到心灵的安息。

时间一晃过去,我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丈夫是空军飞行员,大把钞票丢在柜里随我用。世界上我所要的都有了,别无他求。

突然间晴天霹雳,恶耗来临,丈夫的飞机失事,丢下了我和三个孩子。前途茫茫,苦海无边,在这浩瀚的大海洋中我失去了舵手。我又去尼姑庵了;但心灵更空虚。从前的朋友爱莫能助。远亲不如近邻,邻居关伯母常来看我,为我祷告。她邀我一起去教会,我不忍拒绝她,就跟她去吧,也省得每天愣在家里。

我在教会里听到耶稣的名字,知道耶稣是救主。金钱、权势、美容,世上的一切都是虚空。心灵中那个无底空洞渐渐被上帝填满。

这时的我,是一个年轻、有钱的小寡妇,追求的人一大堆;但是,这都是虚空。带着三个孩子,两个有严重的气喘病。半夜里孩子发了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钱有什么用?金钱能换来健康幸福吗?我活着是为了什么?三十多年的迷惑,终于我的灵魂得到了归宿。从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每天去庙里烧香,到如今是主日学老师。我那患严重气喘的儿子也在教主日学。妈妈在病情恶化之前允许我为她祷告,如今她已在天国安息。

一人蒙恩,全家受惠。上帝借着我赐福我的家。一九七四年我为了气喘的儿子、女儿,一个人单枪匹马离开了海洋性潮湿气候的台湾,到美国探路。到美第一天,住在旧同学家中,关上门第一件事是跪下来感谢天父。前途如何是未知之数:言语的障碍、人生地不熟、三个孩子等着我回去带他们过来…心中有千头万绪。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将一切交在天父手中,求他带领。

正如圣经腓立比书四章13节说的∶「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我做了40年的护士。最艰难的日子一一过去。天父看顾,一九九六年,我意外绊跌,摔在病人的椅子上,断了两条肋骨,肺的软组织也受了伤。没有任何治疗可用,只待自愈。不到一个月再去检查,照X光的结果找不到骨折的迹象了,那两条肋骨早已痊愈。

夫婿去世期间,我终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哭成了急性青光眼,后来转成慢性青光眼,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左眼失明。但是为了养孩子,我一面赚钱加班,一面求学,盼望拿到美国的艺术学位。后来还得开刀,换人造水晶体才能恢复仅存的百分之三十的视力。手术后的并发症一再地打击着我,最后终于转危为安。每一次开刀,全教会都为我祷告。几年下来,每次我定期到医生那儿检查,医生总是说∶「我不知道你的眼睛怎么好过来的?不管你怎么过日子,用什么方法,就照样下去吧。我简直不能相信你的眼睛是怎么进步得出乎意料之外的好。我没见过像你有这样好结果的。」就这样,复检从一月一次、两月一次、半年一次,到最后每年只检查一次。医生说我的眼睛是奇迹。我知道这是上帝看顾医治的。我已从一个命苦的人,变成幸运人。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