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恒久忍耐 

袁久宁

    仗义姻缘

我是浙江宁波人,生于民国初年。岳父邵先生是当时上海一位非常有钱的企业家,有二子六女,我妻排行第五,人称五小姐。邵先生不喜欢儿女接受西式教育,坚持只让他们在家跟家庭教师学习,因见我父亲人品和学问俱佳,遂聘为家教,开始时五小姐才七岁;她九岁那年,邵先生遭匪徒绑架,勒索赎金二十万。当时这实在是天文巨款;然而邵先生因妻子已去世,儿女尚年轻,求释心切,不但答应绑匪要求,还主动多加五万元。问题是谁去送赎金呢?当时的绑匪因害怕来人认出,日后指证其罪行,往往会把送赎金的人杀掉灭口,才释放被绑者!于是邵先生的八个儿女一同跪下来,求我父亲冒险送赎金去营救他。

我父亲把廿五万元现钞装进行李箱,请挑夫挑着随他送到约定的地方,不久邵先生平安获释,而我父亲也安然无恙。父亲在 岁时病故,邵先生对他当年冒险相救一直心存感激,三年后有一天邵先生到我家来找母亲,说他第五个女儿的时辰八字与我十分相配,决定要把这女儿嫁给我。而且答应待我高中毕业后要栽培我读大学,再送我到英国读纺织工程,将来可以在他开的纱厂当工程师;他又答应给女儿一笔钱,足够我们两人到老也用不完。在双方父母安排下,我就这样跟五小姐订下婚盟。


夫妻相见如陌路

我在廿二岁那年迎娶这位期待已久的妻子。我常听母亲描述未婚妻聪明能干,貌美如花,心中油然产生爱慕;但在旧式礼教下,成婚前一个月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呢!一九四○年八月我们结婚了,由于没有经过恋爱,彼此毫不认识,婚后不久关系很不协调,虽然没有吵架,精神上却日渐疏远分离。当时我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室友冯弟兄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常领我去听道。因地上的家实在使我苦恼,当听到信耶稣的人可以在天上有个更美的家,我便非常向往。一九四一年四月十一日我受洗归主,一心盼望脱离地上家园给我的痛苦,早日回到天家;上帝却没有应允,还让我存活到今日。

一九四一年秋天,我发现染上肺病,停学在家休养!在精神以外更多添了身体上的痛苦。十二月,大儿子出生,出生前,妻子就嘱咐我,说怕我把肺病传给孩子,今后不要进她和孩子的房间,而她和孩子也不会进我的房间。谁料到自从孩子生下来那天,我们二人不但分房而睡,妻子从此就不再跟我说话了。佣人每日按时把食物给我送上,我也能在家中自由进出,但跟妻子却相见如陌路,跟住在旅馆无异,这样的日子整整过了七年之久。


我不能拜济公!

一九四三年我身体情况略为好转,岳父把我带到他的写字楼,全心提拔我跟他学做生意、赚大钱。一日他一位姓张的朋友来访,张先生知道岳父笃信济公活佛,便提议我买束鲜花去拜济公,以讨好岳父。我很坚决地回答他:「我是信耶稣的,济公是偶像,我不能拜!」岳父当时没说什么;但张先生走后,岳父却对我说:「久宁,你说你是信耶稣的吗?从今以后我要跟你断绝关系,你不必再来我家,新年也不用来拜年了!」我以岳父是长辈,没有完全依他的话不再去探望他,新年仍旧去拜年;但每次他总想说服我丢弃耶稣,我却没有让步。一个月后有位亲戚介绍我到一间保险公司当个小职员。我体会到如诗歌所说:「我宁愿有耶稣,胜于金钱。」又深信主耶稣的话,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马太福音十32至33)


妻子改变

妻子不跟我讲话七年,我一直默默为她祷告,希望她信耶稣,情性改变。很奇怪的,上帝给她一个信耶稣的佣人,每周在教会听到什么讲道和见证都原原本本告诉她,日子久了,她心中开始有挣扎,到底该不该信耶稣呢?她自己清楚记得,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六日下午四时,她在家中听到了天使般的歌声,心里明白主耶稣是真神,便独自祷告决志,归信了耶稣基督。

之后,妻子全改变过来,跟我和好了。过去我们二人关系不和,儿子出生后,她从不去跟我母亲拜年,叫我十分难堪。妻子跟我和好后,也逐渐跟婆婆和好。从我儿子 岁起,每年向我母亲拜年,家庭重新和睦。亲友都看见神的大能。我妻子又大发热心,把耶稣基督的救恩告诉她的兄弟姐妹和父亲。结果哥哥、嫂嫂、姐妹全都信了耶稣,只剩下父亲顽固如昔,坚拒上帝的救恩;且因为最小的女儿吃晚饭时祷告,把她赶走,直到十年后才再相见!


岳父洗脚听道

岳父的小女儿离家后,仍很关心父亲。她深知父亲要有机会听道才能信主,但他既不肯去教会,也不让人来跟他讲福音,如何能信呢?于是想出一个办法:岳父有个习惯,喜欢每日下午四时请工人给他用热水洗脚,于是就经常在下午四时请传道人来,在岳父住所的隔邻讲道,让他能听见。这方法很奏效,岳父听多了,有时会评论说:「今天的人讲得很好。」却一直不知道是专诚为他讲的。

有一天,他叫来二儿子,问他:「信耶稣到底有什么好处?」儿子答:「信耶稣好处数之不尽啊!」他当即说:「这样我也信了!」态度跟他做生意一样,非常决断。儿子听了立即致电赵世光牧师,赵牧师连饭也顾不得吃,赶快前来为他施洗。岳父虽然顽固,但至终还是诚心归主了,一年半后才安返天家。我自己的两位哥哥、两位嫂嫂、姐姐、妹妹也一一信主。我母亲信佛 年,我离开上海时曾想过今后未必有机会再见面,临别时她对我说:「今后你信你的耶稣,我拜我的菩萨,你不要想说服我了。」但感谢天父,她 岁那年在上海病重,我能回去看她,在医院为她施洗,两个月后她才安返天家。

我因肺病停学五年,直到一九四六年秋才再进大学读书。一九四七年冬快毕业时,旧病复发,校方准我以口试代替笔试,又因以往一年半平均成绩都在 分以上,便准我毕业。一九四八年冬,我深感主恩浩大,便到宁波乡下一间教会义务传道一年半。一九五○年秋在宁波决志传道,之后到上海基督教灵修学院念神学。我妻子对我献身传道、念神学,以及后来在教会事奉,都十分支持。一九五五年二月,大儿子 岁,我们生下第二个儿子。由于经历上帝在我家种种奇妙的恩典,就给儿子取名奇恩。一九五六年我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到香港定居,一九六一年我亦到香港服侍上帝。前后事奉了18 年,妻子一直与我同心,后来小儿子奇恩亦献身传道。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