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绪 言


根据福音书之记载,在耶稣的全部教训中,「上帝的国」占有一个显着的地位。符类福音一致作证,耶稣在加利利开始传道时宣称说天国近了(太4:17;可1:15;路4:43)。在路加的记载中,耶稣宣称他的主要任务是讲传上帝的国之福音。这个概念不单是在主耶稣开始工作时占着首位,而且在他的教训达到高潮时也是如此,例如在登山宝训及当他讲解关于国度的比喻时。耶稣既认为国度的来临是与他的显现及活动有关的一件巨事,因此在他的教训中国度的来临也必然地占着一个显着的地位,尤其是因为他的教训密切地建立在他的工作上。由此可以看出国度之概念的重要。

这不仅在耶稣的观点上看来是真实的,即是从他门徒的观点来看,也是如此。上帝之国是他们生命中追求的最高目标,因此是超越其它一切而需要学习的主题。而且受耶稣训练作他特别助手者,在讲道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宣讲这个主题。耶稣称他们为「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太 13:25)。上述各点使我们觉察到,上帝的国在耶稣的思想中占有何等重要的地位,毋需藉统计福音书中耶稣提到国度的次数而表明的。

有人或会提出异议,因为根据约翰福音的记载,耶稣只有两次提到国度的观念(约3:3,5,18:36)。但是这种特质可以自约翰福音一般性的特徵上得到解答。在该书中耶稣是以上帝的儿子的身份出现,他全盘的工作乃是由于他的身份。根据约翰福音所记载的对话,救恩的基本原素即是基督本身所溶成的原素,如亮光、生命、恩惠、真理等。救主的行动是他的身份所引致的。另一方面,符类福音书却是以耶稣的工作为中心重点,特别是记载他的早期传道工作时,耶稣的身份及这身份与他工作的关系,只有对话的情况迫使下才被提到过。

然而这不过是观察同一些事时方式不同而已。对于事情的内在性质并无冲突。当他在加利利传道之前,耶稣已经确言天国的素质之一——即生命的素质,而「生命」的概念则是约翰福音中耶稣的一个主要教训。他对尼哥底母说,水与灵的奥秘之诞生乃是进入上帝之国唯一的门户。诞生既然是进入生命的一个程序,而且在下文中(3:16等)耶稣用生命的概念代替了国度,生命与国度显然是相等的概念,正如有时真理与国度被用作相等的概念(18:36)。同样地,在符类福音中,生命有时被反用为国度(参可10:17,23)。

我们虽然承认,「上帝的国」是耶稣最主要的教训。但是不应走向某些作者的极端而认为这是耶稣之教训的唯一主题,以致将耶稣在对话中所论到的一切其它的论题当作这个主题的附题或部门。近代学者想以「上帝的国」作成一个神学系统组织中心的企图,对解释耶稣的教训上却加施了误导的影响。由于救赎之工贴近的目标乃是国度的实现,某些学者误认「国度」是耶稣察看真理的最高标志。其实不然。救恩完全是出于上帝的本性,并且发扬他的荣耀。我们能清楚看出,耶稣始终提到救恩的源流乃是上帝,而且将救恩放在以上帝为中心的目标之下(参约17:4)。他通常并不单说「国度」,而是说「上帝的国」,「天国」。这些名辞的本身清楚指出,在耶稣的心目中最主要的思想乃是上帝在这个国度中的地位。

若要将耶稣教圳的各种部门完全放在国度的主题下,必然是非常牵强的。如欲推论或组成系统,则逻辑和耶稣所表达的思想都指出,最高的地位应当是属于对上帝而不是对国度的教训。约翰福音中所提陈的基督之身份与救恩的关系,同样存在于上帝与国度的关系。由于上帝的本性,国度必然地戴有并包含某些原则的。然而,我们仍须避免近代学者的错谬,单以上帝的父性来推索国度的概念。上帝的父性确然是耶稣自己承认的一个重要的真理,他称国度为天父赐给门徒的恩惠(路 12:32)。然而这只是代表真理的一面,因为在天国内也表现着上帝父性之外其他的特性。唯有研究上帝一切的特性时,才能建立一个与他思想吻合的,耶稣对国度之教训的体系。

另一方面,我们无法否认,在耶稣的思想并教训中,国度的概念好比一种结晶点,在它四周自然地围聚着其他的真理素质,集成一个融和的组系。在耶稣的教训中,教会的概念乃是他对国度教义发展之直接而得的结果。而且世界的结局及最后的荣华境地显然也被他看作只是天国辉耀的实现。再者,他对公义之概念的教训也是密切地贯连于天国之性质的真理。对于上帝之慈爱与恩惠的教训,也是如此。论到宗教的主观方面,在主耶稣的思想中,信仰与悔改并重生也必然是符合于国度的某些性质。甚至我们通常认为与国度概念无关的神迹,事实上它大部分的意义也是出诸于国度的性质。最后,在耶稣的思想中,国度在旧约与他的工作所引入的新约间的历史性关系上,具有一个明确的意念。此处我们只是述其大概,而在下数章中将有详细的陈述。但是上面所说的已经足够指出,当我们研究上帝之国的教义时,在主耶稣广博的教训中,几乎没有一个题目不会不被接触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