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随笔之一──假如



假如……
  人生没有假如,一切都是定数。

记住
  能记住最悲哀的日子,就是喜乐。
  能记住最绝望的时刻,就是希望。
  能记住最软弱的时候,就是坚强。

如意
  我的神啊,这诸般的、不断的如意,要将我引向哪一个灾难呢?

谦卑
  以悲哀(这个世界本是值得悲哀的)为底色,涂抹上清淡和喜乐,这就是谦卑。

得意
  你嘴上一得意,人们就攻击你。
  你心里一得意,魔鬼就攻击你。

追求
  追求虚枉的价值,这种追求看起来再真实也虚枉;
  追求真实的价值,这种追求看起来再虚枉也真实。
  追求短暂的存在,这种追求再持久也短暂;
  追求持久的存在,这种追求再短暂也持久。

复归
  浪花翻腾,复归于水。人生奋争,复归于命。大水在海,大命在天。水静非死,命息非亡。海枯天不灭,人去神里藏。蓄势而不发,圣善乃天光。

明天
  你今天若是不幸,就想明天吧,明天的幸运或许叫你大吃一惊呢!
  你今天若是快乐,也要想明天,明天的痛苦或许叫你难以忍受呢!
  你今天若是活着,别忘了明天,明天是死亡,那时还有“若是”吗?
  是的,你不知道明天如何,但你应当知道,神掌管着明天。

绝望
  真正感到无助、绝望的人,必会得到神的怜悯。
  真正感到负罪、内疚的人,必会得到神的赦免。
  绝望是生命得救的良药(齐克果)。

忍耐
  你曾劝慰我
  痛苦、愤怒、悲伤、绝望中的无奈
  时间的流水会慢慢冲刷消淡
  我曾告诉你
  痛苦、愤怒、悲伤、绝望太深太浓
  时间的长河也被染得苦涩难捱
  那时,你对我说
  还有忍耐,忍耐是最后的希望所在
  今天,我凭着永生之神对你说
  不需忍耐,你可以站在时间之外

苦难
  在我前进的每一步,神都提醒我:这是一个罪人的世界,你要警觉、分别,时刻准备好一颗受苦受难的心。

悲剧美感
  感伤、悲凉、辛酸、哀叹、怨悔,这些负面的心境来临时,伴随着某种快感,某种解脱的感觉,仿佛是说:“它终于来了,终于辛酸了,终于感伤了……。”是吗?好像还不止这些。

  我还有感觉:我是无助的人,我是被误解的人,我是不幸的人,我是可怜的人──我彻底地回到了我自己,不再像趾高气扬时,不再像志得意满时,不再像任意妄为时,不再像声色犬马时──那时,我忘了自己,得意忘形。现在,真正的我,我的生命的本相,我的生存的底线,才出现了:无助、可怜。在这生命的底线上,我坦荡荡的,多么舒服啊!我求什么呢?我只求起码的生活。这最基本的渴望,此时显得多么宝贵;一切奢望没有了;“基本的”永远是令人安稳的、惬意的。

  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吗?没有了。现在到了底线,心里如此满足、轻松,不像以前,为了“得到”一点儿甚么,处心积虑、身心不宁。现在我一无所有,无所畏惧,一片白茫茫。正因为如此,前面都是道路,我仿佛无所不有,且生命本身便是额外的、宝贵的恩赐了。

  这时,神已在你心中。神给了安慰。你说,神啊,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本不该如此啊!也许你会说,我该如此!神啊,你有你的美意,你知道什么对我最好,你要我知道:只要你在我心中,这些伤痛算得了什么!你是公正、力量、爱和希望之所在。当邪恶、误解、恨和绝望从四面八方压来时,是你在我心中支持我、安慰我,对我说:别在意,那些都是儿戏,都是梦幻,都是无价值的东西,我在你心中,你就战胜了它们。你向前看,你看我从你心中发射出平安去,全将他们击溃了。你的前面是平安坦荡的大道──从此,你也不要再忘记你自己的底线本是多么可怜无助,尤其当你幸运之时,当这个世界给你奖赏的时候,你不要被迷醉,你当知道这不是你的真面目,而只是世界给你的幻影。记住你的真面目,常与我在一起,幻影便不能迷住你,却成为你的阶下囚,成为你观赏的闹剧。

  你感伤悲凉之时,便是世界的荣华富贵被戳穿之时,便是你存在的真面目被觉察之时,便是神的大爱即将在你身上显现之时。此时你是有福的,切不要让这福份失去。

  这时,你容易爱,也容易接受爱。你的头脑和心灵一齐跳动,均匀而安详,随时能够捕捉和感受爱的信息。你的良知支配着你的全身。你的良知射穿了整个世界,你自己先前与世界的同流合污也被识透而自悔。你回到了真实的自我,谦卑伴随着自信,安祥伴随着喜乐,空荡伴随着充实,一齐而来──神与你同在了。

  悲剧意识中的快感,悲剧快感的意义,就是看到了真正的人类面目,从一切假象中回来了。

  你看,真正动人心弦、感人肺腑的爱,总是在悲剧中产生。若没有悲伤、不幸在其中,爱,绝不是动人的。因为在本质上,纯爱在世俗中是悲伤和不幸的;只有此刻,良知才能被唤醒、被感受:她的纯洁,她的不被接纳,她的无辜,她的不死,她的可被良知认同……都被显现出来了。这是多么伟大、美好、真实、动人的时刻啊!

  此时,那“八福”之人便出现了:虚心、清心、哀恸、温柔、饥渴慕义、怜悯、求和睦、为义受逼迫的人,天国属于他们,他们得见神了,他们得安慰了!

父亲的背影
  父亲的背影渐渐远去,在苍茫的时空中,越来越淡,越来越小,越来越像一个瞬间了。可是,为什么这个瞬间却带走了我永远的情思?父亲啊,你真的消失了吗?

  我知道我也是一个瞬间,一个将要渐渐远去的背影。可是,为什么这个瞬间却升出无穷无尽的永远,长途跋涉去拥抱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瞬间,仿佛日夜兼程奔向另一个星系的另一颗小星?天父啊,请你告诉我。

愚笨人
  聪明人是可怕的,他对人作了坏事,人以为是好事。
  愚笨人是可怜的,他对人作了好事,人以为是坏事。
  想一想,聪明人遇上愚笨人,哪个是得胜者呢?
  爱愚笨人吧,他是你的祝福;做愚笨人吧,你就是人的祝福。

君子
  小人之惠言在先,君子之恩报在后。

本相
  凡骄傲的,神无不藐视;凡谦卑的,神无不看重(圣经.约伯记41:34)。
  因为谦卑是基于人的本相,骄傲是基于自欺欺人。神只从人的本相看人。


  柔弱得像水一样时,就会坚强得像水一样。
  彻底的顺服时,就彻底的得着了。
  心虚静到仿佛不存在时,就包容了一切的存在。
  感觉到自己已经死去时,就发现自己进入了永活。
  当你真正恨恶自己时,便学会了爱惜自己。
  当你放弃了一切努力时,就达到了最后的成功。
  当你忘掉了所有的知识时,就可以望见真正的智慧了。
  你为什么而羞愧时,便因什么而受益了。


  用清明的心看混浊,混浊也清明;
  用混浊的心看清明,清明也混浊。

为甚么
  黑暗中的人,为什么被黑暗所困扰?因为他看见了黑暗,看不见光明。
  痛苦中的人,为什么被痛苦所困扰?因为他看见了痛苦,看不见欢乐。
  恨中的人,为什么被恨所困扰?因为他看见了恨,看不见爱。
  必死的人,为什么被死所困扰?因为他看见了死,看不见生。
  黑暗中的人,为什么能看见黑暗?因为他心中的光明未泯灭。
  痛苦中的人,为什么能看见痛苦?因为他心中的欢乐未泯灭。
  恨中的人,为什么能看见恨?因为他心中的爱未泯灭。
  必死的人,为什么能看见死?因为他心中的生未泯灭。

清淡
  天天鱼肉宴席,口味就会败坏;平时清茶淡饭的人,才能品尝佳肴美味。

  在清贫中才能享受富足,在简朴中才能享受奢侈,在独处中才能享受亲密,在卑贱中才能享受高贵,在复归中才能享受前程,在痛悔中才能享受欢欣,在舍生中才能享受生命……。

参不透
  天上打雷,不一定下雨,你却要带把伞出门,为什么?你参不透天意。
  有人嚎哭,不一定悲伤,你却要上前劝解,为什么?你不尽知人意。

江河之水
  江河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河边的老翁说:从上游来,到下游去。城里的先生说:从山上来,到海里去。天上的使者说:从天上来,到天上去。

  匆匆而过的人生是不是这样呢?

  江河之水有的泛滥成灾,有的入了湖泊,有的独成小溪。它们自以为自由、得意、安舒,却见不着大海了。

  离了道的人生是不是这样呢?

  河伯归来,向江河之水们宣讲大海的辽阔无垠、辉煌壮美,可有哪一滴江河水能相信能了解呢?

  耶稣对世人所传的道是不是这样呢?

  浪虽美,复归纯水;浪虽啸,复于静水;浪虽多,复归一水;水是浪的家。

  神是不是人的家呢?

不堪
  知识在直觉面前显得愚笨不堪
  情感在良知面前显得龌浊不堪
  意志在信心面前显得软弱不堪

知识与生命
  知识与生命很大不同。
  一个研究汉语的专家,准能写出漂亮的汉语文章吗?
  一个道德学家,能是真正的道德楷模吗?
  一个肠胃研究专家,他的肠胃蠕动一定很好吗?
  一个基督教神学家,便一定是耶稣的好门徒吗?

生命
  生命的本性:灵
  生命的支点:爱
  生命的归宿:神

不一定
  有钱有名的人不一定幸福
  有知识有学问的人不一定聪明
  有钱有名常常成为不幸的原因
  知识学问常常成为愚腐的原因

自私
  人的自私是不一样的,有人自私于财富,有人自私于情感,有人自私于知识。
  淡泊财富不容易,淡薄情感更困难,淡薄知识难上难。
  自珍、自得、自鸣于财富,是人所不齿的。
  自珍、自得、自鸣于情感,便为人所敬重。
  自珍、自得、自鸣于知识,则叫人羡慕了。
  你若刊文列数你的财富,是俗鄙的;你若刊文陈述你的情感,是动人的;你若刊文博引你的知识,是光彩的。
  拘守财富是吝啬,拘守情感是清高,拘守知识是深沉。
  在财富上贪得无厌是不好的,在情感上贪得无厌是不坏的,在知识上贪得无厌是很好的。
  财富:玛门啊玛门,是你将人引向贪婪!
  情感:密使啊密使,是你诱人陷入恩怨!
  知识:智慧果啊智慧果,是你使人犯大罪!


  在无限中,你只要去抓,不管抓什么、抓多少,便陷入有限了,便离开无限了。
  在无限中什么都不抓的人,便是得着──确切地说,便是领受无限了。
  想把握绝对真理的人是如此:去把握,便是离开绝对真理了;唯有领受、“进入”(约翰福音16:13)、顺从、合一。
  想争取无限自由的人是如此:去争取,便是离开无限的自由,立即陷入某种不自由之中了。

  想获取名誉、幸福、富足、成功的人也是如此:去获取,便是离开名誉、幸福、富足和成功,立即陷入沽名、不幸、贫乏和失丧之中了。

生活与生命
  生活属于现实,生命伸向将来。
  生活由“生”完成,生命由“死”完成。
  生活面临每一个变换的瞬间,生命面临同一个不变的永恒。
  生活产生放肆,生命产生恐惧。
  人,是以上两者的矛盾体。

生命的使用
  生活是对生命的使用。生命只有一次,生活是对生命的一次性使用。
  我们是否正在不认识生命的本质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生命?是否正在爱惜生命中流失生命?是否正在欣赏生命中污染生命?是否正在错误的判断下浪费生命?

  我们是否正在不认识生命的本质的情况下厌恶或沉溺、挥霍或吝啬、折磨或娇纵自己的生命?

  不认识神,就不能认识人类生命的本质──生命中神圣性、永恒性、超越性的来源。

  认识了神,就可以进入真意义、真价值的生活:不再错误地使用自己的生命,不再盲目地滥用自己的生命,不再一次性丧失、而是一次性得着永恒的生命──生命中神圣性、永恒性、超越性的灵魂──生命中永恒的本质──神。

电脑与小草
  我使用电脑,却喜欢小草。
  电脑老谋深算,小草清纯天真。
  电脑碌碌匆匆,小草悠悠然然。
  电脑是依附于人的工具,小草是独立于人的生命。
  电脑高明,却是死的,小草愚拙,却是活的。
  电脑来自人,小草来自神。
  电脑是人向神的骄傲,小草是神给人的恩典。
  电脑使人混浊、疲软、熏心、退化,小草使人清爽、健壮、净化、更新。
  人的自私贪婪是电脑成长的激素,神的慷慨赐予是小草生长的食粮。
  电脑张开方形的大口吞噬着人的精力、时间、健康和生命,小草在一旁带着默默的温情和怜悯陪伴着人的生命……
  人们花钱买电脑,却枉顾神赐的小草!

我挡着光
  我站着,光照来。光从哪个方向照来,都会在另一个方向投下我的阴影;光从四面八方照来,阴影便聚焦在我的心头。

  有“自我”时,即使永恒的光,也会投下死亡的阴影;没了“自我”,便只剩下永恒的光,我“是”其中,不是我“在”其中。

自由
  自由若不行在真理上,必要为荒谬付上代价。
  有人说,自由是最大的真理,错了,最大的自由(上帝)才是真理!

喜乐
  活在罪中,没有一次快乐是白白得的,不止于随之而来的痛苦。
  住在神里,没有一次痛苦是白白受的,不引到出人意料的喜乐。

寻求
  千万不要用犯罪寻求满足,要以离开罪寻求满足;
  千万不要向世界寻求幸福,要向天上寻求幸福;
  千万不要逃向人寻求安息,要逃向神寻求安息。

灵魂
  当我深深静默在神里面时,我感觉到灵魂溢出了身体,自由的欢跳。天上的喜乐是永恒的,这时传给了我,我便一同喜乐。这亦是神的喜乐。

  当我从这喜乐中回头观看身体时,那身体显得萎琐不堪,虽说还要活几十年,但此刻就像死了一般。

  既在这灵里的永恒喜乐中,身体再活几十年、几百年,亦或此刻就消失,又有什么区别呢?又有何妨呢?

  我不能不相信,灵魂不仅可以独立于身体(世俗人的灵魂是被活着的身体纠缠锁住而不能自由自在的),而且,他的品性是无比高贵的。他的独立性大可成为人生的依凭,而他的高贵亦可成为人的感觉和样式。

眼睛
  有眼的人,以为什么都能看见,其实不然。有许多东西,眼睛看不到。眼睛是瞎子。活的时候看不见死。欢乐的时候看不见痛苦。看得见金钱看不见财富。看得见生活看不见生命。看得见名声看不见荣耀。最终,看不见自己有所看不见。

  瞎子,能看见自己看不见。

  所以耶稣说,他来了,明眼人成了瞎子,瞎子却能看见。

认识你自己
  你本是满口嚼东西,却以为只有两个门牙,只保养它们,其余都烂了,你还抱怨说,为什么牙好好的却不舒服呢?

  把感性和理性当成“人”的全部,隐藏着生命完整性的荒废、朽坏,所以感性和理性均健全的正常人们,常有不舒服的莫名感觉,来自灵魂深处。

  人还有灵性,有深奥莫测的灵性饥渴。

  上帝就人本身给人的最大启示就是:回到你真实的自我!“认识你自己”这句古老的箴言没有错,只是没有上帝的帮助人不能完成,因为人的生命的全部丰富性中,有通神的灵性内核;人本是通神的存在,然而现在却要独立于神;人本是灵性的存在,却只活在感性与理性中。

不自知
  人痛苦,是因为他不认识欢乐;人欢乐,是因为他不认识痛苦。痛苦的人,是处在深深的欢乐中而不自知的人;欢乐的人,是处在深深的痛苦中而不自知的人。

  活着的人不认识死,正如死着的人不认识活一样。其实活人就是处在深深的死中而不自知的人,正如死人处在深深的活中而不自知一样。

  所以,欢乐的人常在欢乐中痛苦地死着,痛苦的人常在痛苦中欢乐地活着。

不声处
  听水声,心声鸣,鸣向不声处。
  看水流,心流动,动入无流中。

单行道
  不同的人挤在同一条道上。这是一条单行道:从生到死。
  生,不期而来;死,悄然而去。生命的两端,茫茫渺渺,云里雾里一般。
  你从全然不觉中来,往全然不觉中去;此刻你也全然不觉这些,只顾匆匆前行。
  有一天,你发现了:往事竟如烟。
  那一刻,你留下最后的感叹:慢慢人生路,却是一瞬间?!

身体
  我一下子意识到,我的身体不原本是、亦将是虚无吗?它是虚无!它产生的一切欲望,也只是虚无──与永恒的生命相比,它只是虚无而已。千万别随从它而失了永恒!

虚空
  人们将眼睛专注于实存之物(人体、物体、媒体、个体、集体等),却忽略虚空。虚空中的东西更要紧。人自身的虚空是生命的空间,宇宙的虚空是上帝的空间。

多少歌
  宇宙的事情多,你想到的少;
  你想到的多,你听说的少;
  你听说的多,你明白的少;
  你明白的多,你看见的少;
  你看见的多,你能抓的少;
  你去抓的多,你抓住的少;
  你抓住的多,你保住的少;
  你保住的多,你享用的少;
  你享用的多,你吸收的少;
  你吸收的多,你获益的少;
  你获益的多,你带走的少;
  你带走的还算多,不烂掉的少;
  你不烂掉的还算多,烂掉的更少:你一点儿没有了。
  宇宙的事情多,少了你不算少。

人心
  人心就像蛇一样,它可以伸直,却经常弯曲着;只要动,就非弯曲不可。

真正
  只有当人们变得伟大时,才晓得自己的藐小;也就是说,只有晓得自己藐小的人,才真正变得伟大了。

  只有当人们获得真知时,才晓得自己的贫乏;也就是说,只有晓得自己贫乏的人,才真正获得真知了。

倾向
  人的行为倾向于世俗,人的心灵倾向于信仰,正像人有双脚行在地上,人有头颅指向天穹。

破除
  无法破读一件事的神秘性,便设法破除这件事的神秘性,这是人类的低劣本能之一。对上帝是这样,对老子的“道”是这样,对“自然”是这样,对“人”本身也是这样。

大事实
  历史中的大事实:人都死了。
  乞丐死了,国王死了,暴民死了,统帅死了。
  当人们死去,什么在历史中活着?“历史精神”。
  当人类消失,什么在宇宙中活着?“宇宙之灵”。

寻找
  人类一直在寻找……
  但不知在找什么……
  直到找着。

接收
  人啊,你知道装上天线接收电视节目,为什么不知道打开心扉聆听神的声音呢?
  你沉醉于人造的故事和影像里,为什么不喜欢宇宙中最深沉最真实最美善的声音呢?

伟大与藐小
  我越是看到人的伟大,越是赞美造化了人的上帝;我一赞美上帝,立即惊叹人的藐小。

大道
  天风九啸,穹窟一宁,小人无理,甜土可歌,正午黑幕,大道不语。(1993年9月4日飞机上)

与一个当权者的对话
  你解决恨的死结,上帝给人爱的活水。
  你惩办恶的行为,上帝给人善的心灵。
  你颁布执行法律,上帝主持正义。
  你自诩掌握了真理,上帝是真理本身。
  你维护社会的安定,上帝是和平的源头。
  你使人们富裕,上帝给人幸福。
  当人们服从你,却赞美上帝时,就对了。

瞎子(写于1994年夏北京某招待所)
  我看到了,你们是瞎子,被瞎子领着,行在黑暗中。
  阳光虽然普照,你们却行在黑暗中;
  上帝送来了爱,你们却活在恨中;
  头上便是太平,你们却陷于血泊中;
  左右虽是坦荡的大道,你们却迈向悬崖。你们的心里,漆黑一团,零星的光亮闪过,令你们恐惧战兢。
  你们怕光,因你们要在光前死去。
  神光普照一切,唯有瞎子死在黑暗中。
  悬崖就在眼前,大难已经临头,向前走吧,瞎子们!

离世界远点儿
  看了PBS的《中国》记录片,从1949到“文革”结束,公开的、举国上下的邪气,展现了人的罪性,不可抗拒的恐怖。

  看了电影《JFK》,这是美国,另一个制度下隐秘的、不敢张扬的邪恶,展现了人的罪性,阴森可怕的力量。

  恐怖来自阴暗的人心。

  神仿佛告诉我:离这个世界远点儿!不要与罪恶相缠相扰!只向它宣讲生命之道、超越之道,听者有福,不听者有祸,咎由自取,“你却要落个清闲,只在我怀里”。

我的同胞
  父啊,我求你圣灵的春风春雨,快快吹进我的同胞们冰封雪冻的心田。是的,天父,你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求你快把神圣的自由赐给世界上最需要自由的中国人。泰山黄山将俯首拱揖敬拜你,长江黄河将舞起清波赞美你!

您的土地
  天父啊,为什么每当我面对你的时候,中国这个名字总涌动在我的心底?她仿佛抓住我的衣襟,苦苦哀求,要我将她带到你的面前。父啊,为什么中国总是在我心头隐隐作痛?你说这是因为我爱她,是啊天父,我爱中国,我更爱你。我求你威严的脚步,快快踏上那快躁动不宁的土地!那是你的土地!那是你的土地!

人的缺乏
  凡是我们追求而不得,却又不能停止追求的,就是有的、存在的、真实的。
  然而,凡是我们追求不得而又不能停止追求的,就是我们极需要却完全不知道的。
  对人类生存最至关重要的事,人类一件也不知道。
  人类最想了解的事,人类最不清楚,且似乎永远不能了解。
  凡是人间看不到的事,人间就不知道;它们只是缺乏。
  即使神启示给我们,我们也难以正确理解,因为我们从来没见过;它们只是缺乏。
  凡是在时空中缺乏的,就不能在时空中找到;从时空外来了,也不能在时空中认出。
  所以,“凡是我们缺乏的,就是我们需要的。凡是我们缺乏的,就是真实存在的。凡是我们缺乏的,就是我们不知道的”。

觉悟
  我们需要觉悟,人类的成就在上帝面前究竟算得了什么?

  狂风从远古就吹,大地从远古就动,水火从远古就无情,它们并不把人类自豪的现代化放在眼里。

  佛州的海风使不可一世的美国一片惊慌。加州的地震使洋洋自得的美国人哀哭恐惧。宏伟的高架公路是美国的骄傲,是人的力量、效率、成功的标志,在地震中却成了大伤害、大麻烦的东西。古人用不上煤气,也燃不成连绵大火。好来坞的明星和洋楼在山火的怒吼中哀鸣不已!当天地发怒时,一切人的成功,人的骄傲,都加倍地成为人的惩罚,人的祸害。

  神威永在!

有一物
  有一物,其形体就是其生命,形体毁而生命亡,如砖头。
  有一物,其形体不等于其生命,形体毁不等于生命亡,如小草。
  有一物,形体之内有意识,其意识可自毁其形体而亡命,如鲸鱼。
  有一物,形体之内有灵魂,其灵魂可出让其形体而留命,如人。

  当一个献身者将身体献出时,不是他的身体献出身体,乃是他的灵魂献出他的身体。只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民族,就活在民族中;为了情人,就活在情人中;为了人类,就活在人类中。但这些,都要过去,唯有为了上帝,就活在上帝中,这就是永不过去,就是永生。


  儿时的夏夜,仰在麦场上,听老爷爷讲天上星星的故事。于今想来,耐人寻味的,倒不是那时候天空的神秘,而是那种对神秘的欣赏,陶醉,享受──人可以这样做,不是一个大奥秘吗?不是上帝的赏赐吗?不是造物主预定了吗?不然,遥远的星河为什么与我发生这种心灵的、美妙的关系呢?

  岂止童年。一次从教堂出来散步,见风在吹,见云在行,见乾坤旋转,见万物生生……真是神的造化!然而我能想见、能欣赏、上帝让我能这样领悟他的造化,不更是上帝的造化、乃至恩典吗!

宣判
  上帝说:死不悔改的人类啊,我看你们正走向死亡,便派耶稣来告诉你们,你们却不听不信,还将他处死。你们继续往死路上走,我不必管你们,因你们有来有去,有生有死,在宇宙中本算不得什么。只是我动了怜悯之心,想拯救你们,你们却拒绝。你们自以为是,专横跋扈,其实与我无妨,你们死了便是。

  不识好歹、目光短浅、愚昧而自负的人类啊,你们正临近死亡。在死亡之前,你们面临着痛苦,心灵与肉体的痛苦。你们要忍受,直到不能忍受,便是死亡。

  你们只顾自己,只顾眼前,不顾人类,不顾后代。你们正在用你们享乐之后的毒气,谋害你们的后代。你们的善在哪里?那里有义?你们互相比较,在大恶小恶中求善,在卑劣争斗中标榜正义。你们可以骗自己和他人的理智,却骗不了我;你们的良知若在,也骗不了你们的良知。你们大大小小的罪人啊,你们还要在高尚的旗号下去犯罪吗?

  在涉及公共事务和人类历史的领域,我告诉过你们,只有缔造和平的人是蒙福的,他们可称为我的儿子。此外就是那些为义受逼迫的人们。除了他们之外,一切人所作的一切事,都是罪。你们掠夺挥霍属于子孙的财物,却给他们留下紊乱、肮脏和毒气。你们享受生命、挥霍生活,却给你们的子孙留下死亡和痛苦。其实那不就是你们的痛苦吗──当我告诉你们的时候?

  我一定要告诉你们,我一定要唤醒你们的良知,让你们知道你们正在谋杀自己的子孙,在谋杀别人和他们的子孙。在你们的子孙受苦受死之前,先让你们的心灵受痛苦,并依照你们自己的法律,宣判你们的死刑。

抗拒
  天父啊,对那些抗拒你的人,你是改变他们还是消灭他们?
  是的,天父,他们若不改变,就已经死在罪中了。

人的自为
  “自我”是早已有的,只是“自然”不为罪。有了智慧,就是“自为”了,乃是私,是罪了。

良知的应当与智慧的“应当”
  人有二律:良知的自然律,来自上帝;违反良知的行为律,来自自我。
  问题:良知怎样成为软弱无力的?
  良知是神的光,它照亮人心的一切,给人一个清楚的应当。
  但自从人吃了智慧果,人便有了变更、曲解应当的能力。在善与不善之间,出现了一片越来越大的灰色地带,任由智慧来施展狡辩的能力。智慧撇开良知,顺着私欲的张力,径直去设定“应当”。一切都变得相对了。凡是经智慧设定为“应当”的,人心一概不再有内疚感。智慧帮了私欲大忙。
  人的堕落:一个理性的智慧的过程!

理性成了甚么
  理性成了工具(帮助犯罪)。
  理性成了目的(知识至上)。
  理性成了标准(检验一切)。
  最大的危险:世俗人将理性当成高尚高贵无可怀疑的进步幸福的源头,基督徒将理性看成上帝的恩赐,说上帝给了我们辨别是非的能力。
  有人说没有理性科学就回到愚昧落后的时代了──可你怎么知道亚当夏娃与神同在的时代就不好呢?
  理性是至高的吗?不!它的自恃是罪(自我中心)。它给人的甜头都是供人享乐、短暂无生命的。
  不靠理性怎么活在此世?这就是挣扎就是矛盾就是堕落的人。病入膏肓。
  我的理性是我的灵性的奴仆。

短暂与永恒
  人生是短暂的。一切有形体的生命都是短暂的。
  短暂在永恒中,是真实的短暂,是美好、神圣、有价值(基督信仰)。
  短暂离开永恒,就连短暂也不是了,是悲哀、荒谬、无意义(现代哲学)。

人是自然的主人吗
  我们都是从神国出来的人。我们将智慧占为己有,自己定是非,作上帝,就背叛了上帝,离开了天国。但我们的根仍在那里。中国人,从黄帝那时与神亲近,后来远了,但也是从神国里出来的。我们必要回去。
  神给亚当的使命,是看守管理那园子,现代观念是征服、开发自然。前者以神为主人,与自然和谐而生活,内心平静且充足;后者以自己为主人,对自然掠夺以适应私欲的膨胀,内心充满了欲望之火与狡诈算计。这便是人的堕落之一幕,也是犯罪,也是惩罚,也是死。

人为什么有爱的情感、爱的需要
  从人的存在来说:
  孤独性的补偿──结合性(时、空)
  冲突性的补偿──和谐性
  依赖性的补偿──可靠性
  从人的生活性质来说:
  痛苦性的补偿──安慰性
  绝望性的补偿──盼望性
  理性的补偿──灵性
  人的存在中,有超越前六性的一面,即有后六性的影子,才有那需要(对自己),也有那能力(对别人)。
  后六性的影子从哪里来?找人、物的刺激能行吗?水与活水的关系。

背包
  看到飞机场上许多人背着包裹,想到人生的旅途中,每人都背着许多心灵的包裹,其中有多少是必不可少的呢?有多少是无用的痛苦的负担啊!心灵太沉重,生命无法升华。

智慧的狡诈
  人的智慧的卑劣、狡诈,它淹没人的良知,为罪开道,使之合情合理合法。
  人都有良知。罪使之不安。
  智慧便出借口(哲学、事理、客观情势),安慰良知,淹没良知。
  良知从隐隐到默默,到休克,到窒息。
  智慧让罪性合法掌权。
  甚至在道德、神学、信仰的名义下!

光临
  天父啊,即使世人一定要堕落下去,也要让他们晓得自己是在堕落。
  即使世人执意要走死亡之路,也要叫他们死得明明白白。
  即使世人注定要对抗你、谋害你,今日也该让他们晓得他们所做的是什么了。
  而这一切,唯有你的光进入了他们的心灵深处才能做到。
  父啊,求你光临他们!

末日
  我梦见铺天盖地而来的星石……:“你赶紧作工,没有几代了”。
  福音将传遍地极,末日来临。
  现代化将全球实现,末日来临。
  人性所结的果子已证实,末日来临。
  人类为了自己(享乐)而杀死自己(生命),末日来临。
  人类内斗将息,外患却已坐大,末日来临。
  人类真正的杀手终于露面,就是他自己,末日来临。
  自由的最后一个敌人就是自由本身,末日来临。
  空间、地面、人心,都在失去秩序,失去和谐,末日来临……
  神让我看到人类时日无多了,就当抛弃其他,只争朝夕,一心扑在此事上,以求早日打出耳光,让多人清醒过来。
  这是神的事,也是人命攸关的事,怠慢不得。
  在此紧急、重大的关口,个人算不得什么了,连罪心也失去意义。

偶然
  人造了飞行器、电脑、生物工程,自以为了不得。
  但,什么造了人(自然的偶然性)?
  人造物体是靠智慧,为什么人被造(更高级得多)是靠偶然?
  人造物体是按条理、按逻辑,而不是堆在一起全靠偶然,为什么人的被造,反而是无条理无逻辑全靠偶然呢?

自然
  凡历史之事都与人有关,凡宇宙之事都与神有关。自然,只是个技术性的说法。

无知的律
  总有一天,人类将难以相信科学所发现的事实。
  换句话说,“科学主义的思维方式”将被它自己的成果完全打碎。
  科学的进步将达到一点,在这一点上,人类必须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例如“宇宙大爆炸”的“奇点”(ThePointofSingularity)。

聪明
  飞机在太平洋上空,我分不清哪是蔚蓝的天,哪是蔚蓝的海,便想:人的一切聪明都是愚蠢,因为人竟自以为聪明。

本能
  拒绝一切超出人的知识的知识,这是一切人的知识的本能。
  拒绝一切超出人的智慧的智慧,这是一切人的智慧的本能。

能力与无能
  理性最大的能力就在于:它能提出自己不能解答的问题。
  理性最大的无能就在于:它不能解答自己所提出的问题。

争论
  一切争论都是无益的。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可以找出三个、十个乃至八十个不同的侧面来彼此否定;而彼此肯定、合一,才接近那件事的真相。这样,争论有甚么意义呢?

人们还是要争论。
  他们的无能,成了他们逞能的原因。

完全
  完全的理性必能感觉到它自身的不完全。
  完全的理性必然知道有一个超越它的灵性。
  完全的理性可以触摸到自己的四壁,推断有无限者。
  只有灵性才能穿透理性的四壁,触摸到无限者。

海边遐想
  几亿年了,涛声不断?一只海鸥,鸣在今天。
  几亿里远,太空延绵?一介书生,在此一观。
  几亿太阳,苍天争艳?一个人影,投在沙滩。
  几亿天使,欢舞翩跹?一滴眼泪,落在海边。
  几亿生灵,又将涂炭?一声祈祷,上帝黯然。

 


信仰随笔之二──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