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爱的语言之五:服务的行动


  为孩子所做的服务行动最高目的在于帮助他们成为成熟的大人并学会借由服务的行动去爱别人。而服务不仅包括帮助自己所爱的人,也要服事那些根本无法回报或偿还这些慈爱的人。

  耶利米刚开始第一份全职的工作,并且打算明年夏天结婚。他回忆着童年说:“我觉得最让我感到被关爱的是父母在各方面都很努力帮助我。我记得妈妈即使出外上班也会把饭菜做好,而当时爸爸还帮我修理一辆在我16岁时我们一起购买的老爷车。”

  这位24岁的年轻人继续回想着:“他们帮我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现在,我的体会比以前更深,但即使在当时,我也知道他们很努力在帮我,而我也一直很感恩。我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同样为我的孩子做事。”

  
许多人以服务的行动为主要爱语。即使你的孩子不是,你也应该知道这点:教养子女本来就是一种服务导向的天职。当你知道自己将有一个小孩时,你就报到作全职服务了。你的合约至少需要从事18年的服务,其中还附带一个协定,就是这合约期满后,你仍要服好几年的“后备役”。

  身为一个必须服务的父母,你或许已经发现这个爱语的另一个事实:
服务的行动在体力和情绪上都很吃力。因此,我们应该注意自己身体与情绪的健康。在身体健康方面,我们需要平衡的睡眠、饮食和运动的模式。至于情绪的健康、自我了解和一个互相支持的婚姻关系,乃是极重要的因素。


  
你服务的是谁?


  
当我们思考服务的行动时必须问自己:“我服事的是谁?”这不仅是针对孩子而已,身为婚姻的伴侣,你要服事配偶并做取悦对方的事情,以表示你的爱,你也会借着服务的行动,使配偶的爱箱满溢。因为孩子需要父母给他们一个平衡的生命模范,因此花时间经营婚姻关系,是良好的亲职教育不可或缺的部分。

  身为父母的你们当然要服事孩子,但主要动机不是取悦他们,主要目的在于做最好的事情。因为做最能取悦孩子的事情,可能 是表达爱的最好方法。命三根棒棒糖作孩子的午餐,他会很高兴,但你并不是给他最好的东西。
服事孩子的主要动机——做最好的事情——是指你设法填满他们的爱箱。而为了提供爱的需要,你可以将服务的行动配合其他爱语一同使用。

  当我们探讨这最后的一个爱语时,必须小心的是:不要把服务的行动视为操纵孩子的方法,这是非常容易有的现象,因为孩子年纪尚小,他们比什么都更需要礼物和服务。但是,如果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对礼物或服务让步太多,不管是出于孩子的渴望或实际需要,都可能使他们停留在孩子气的自我中心阶段,而且变得很自私。但这个警告并非禁止父母用正确的方式行使服务的行动与赠送礼物的爱语。

  
服务的行动可以成为孩子服务与负责的模范。你或许会疑惑,如果你服事孩子,他们如何能发展出自己的独立性与能力。其实当你用服务的行动向孩子表达爱,做他们无法为自己做的事时,你就是在建立一种模范。这会帮助他们免于以自我为中心且懂得帮助别人。这是我们做父母的最高目标。(参见本章之《服务的终极目的》)


  
按照年龄提供服务


  
爱箱满溢的孩子远比不能确定父母之爱的孩子要能学到爱心服务的典范。父母所做的服务行动应该适合孩子的年龄。你应该做孩子不能为自己做的事情。显然,当他们到了6岁时,你不能仍然喂他们吃饭。为4岁的孩子铺床是一个服务的行动,但8岁的孩子就能自己做了。孩子不需要等到上大学,才学会怎么使用洗衣机和烘干机——大学可没提供这种课程!如果父母因为太忙以至于没时间教孩子,或是父母要求太完美而不让孩子做,这非但不是爱孩子,反而是害他们裹足不前。

  因此,服务的行动有一个中间的阶段。我们需要服事孩子,但当他们做得到的时候,就得教他们服事自己,并且服事别人。当然,这并非简单和快速的过程。教孩子做饭花的时间远比自己做来得多。如果目的只是把饭菜摆上外桌,那倒不如你自己做每餐饭。但是,如果你的目的在于爱孩子——关注他们的最大益处——你就会想要教他们做饭。激励孩子学习服务的最好方法,就是在教导之前或正在进行的时候,使他们看到你对家庭的真爱行动,诚如你已服事他们很多年了。

  请你也要记住,你对孩子所做的服务行动有些来自于高度发展的技巧,而这是他们永远也无法得到的。我们都各有不同的天赋,在一个家庭中可以使用各自特殊的能力互相服事。身为父母者务必要小心,不要强迫孩子成为我们的复制品,或更糟的是,成为实现我们自己无法圆梦的工具。我们宁可帮助他们发展自己的技巧,随着他们的兴趣,发挥神所赐的能力,成为按他们天赋所能成就的最佳人才。


  
实话实说


  有些父母为了要使子女发展技能和独立性而过度倾向于让孩子凡事自己想办法。科罗拉多州的维尔和凯西就是这类型的父母。他们富于严格的独立与依靠自己的西部拓荒精神,并且用这样方式养育他们的两个男孩。他们是道道地地的西部人,似乎刚从篷车里跳出来的一样。

  维尔和凯西参加我的婚姻研讨会,听到五种爱的语言之后,认定服务不能作为一种爱语。维尔告诉我:“我不认为父母亲应该为孩子做他们自己能做的事。不断地替孩子做事,怎能教他们独立?他们要学会自己套牢小公牛。”

  “孩子们自己做饭吗?”我问。

  “这是我的工作,但他们能做其他的事。”凯西说。“他们出猎时,都自己做饭,做得好极了。”维尔补充说。这对夫妇显然以他们的儿子为傲。

  “当你听了这些爱的语言之后,你们知道自己孩子的主要爱语是什么吗?”

  “不知道。”维尔说。

  “你们认为自己的孩子觉得被爱吗?”

  “应该是吧,他们应该如此。”

  “你们有勇气问他们吗?”我探问他们。

  “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叫每个孩子独自到你面前,对他说:‘儿子,我要问你一个我从未问过的问题,而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你觉得我爱你吗?请实话实说。我真的想知道你的感觉如何。’”

  维尔沉默了好一会儿,说:“这可就很难开口了。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必要。”

  “这是没有必要,”我回答说,“但是,如果你不问,你就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爱之语。”

  维尔回家后,脑中一直回响着我的话。“如果你不问,你就永远不会知道……”于是他采取行动,从小儿子巴克开始。当他们从牛栏后面走出来,单独在一起时,维尔提出我所建议的问题。巴克回答:说:“爸爸,当然啦,我知道你爱我。你花时间跟我在一起,出城的时候也总是带着我同去在野外的时候,你会找出时间来跟我说话。我常想你这么忙,我却有这么多时间跟你在一起,真是特别。”

  当维尔感情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时,巴克问:“爸爸,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呢?你不至于快要死,或出了什么问题吧?”

  “不是啦,我没事。我只是要确定你知道我爱你。”

  这是一个很感人的经验,使维尔足足过了一个礼拜之后,才能鼓起勇气跟17岁的贾克谈。有一天晚饭后,当他们单独在一起时,维尔转向他的儿子说:“贾克,我想问你一个我从未问过的问题,而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它对你可能很困难,但我要你实话实说,因为我真的想知道你的感觉。你真觉得我爱你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贾克问:“爸,我不知道要怎样说才准确。我想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有时候,我感觉不出来。还有一些时候,我沉得你根本不爱我。”

  “儿子,那是些什么时候呢?”

  “当我需要而你不帮助我的时候。就像在40号下面起火时,我打发巴克送话给你,说我需要你的援助。他回来却告诉我,你知道我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是的,巴克和我扑灭了它,但我仍然一直纳闷你为何不来。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是因为你要使我独立起来,但我也一直觉得你不爱我。”

  贾克继续说:“当我10岁时,为数学伤透了,我求你帮助,你说我能自己解决,因为我很聪明。我求你帮助,你说我能自己解决,因为我很聪明。我知道你晓得怎么做,而且只要解释一下,就能帮助我,但你令我很失望。还有,像那辆篷车卡住时,我请你帮助我拖出来。你说,我把它卡住,就该知道如何把它拖出来。我知道我能把它拖出来,但我希望你帮助我。这些就是我觉得你不在乎我的时候。就像我说的,我知道你确实爱我,但我并不总是觉得你真的爱我。”

  这些话就足够令一位牛仔大哭了。维尔说:“贾克,我很抱歉,我就是不知道你的感觉如何,我早就该问你了。我要你独立和依靠自己——你做到了!我以你为傲,但我要你知道我爱你。下一次,你需要我帮助时,我会随传随到,我希望你再给我机会。”然后,这两个男人在安静的厨房中互相拥抱。

  大约又过了七个月,当一辆篷车在溪边卡住时,维尔得到机会了。两个儿子花了两个多小时仍然束手无策。最后,贾克打发巴克去请老爸。当维尔立即套上马鞍跟巴克骑到溪边时,巴克简直无法相信父亲的反应。当篷车一拉上来时,巴克更讶异了。维尔抱住贾克并对他说:“多谢了!好家伙,我很感激你给我这个机会。”从厨房里开始改善的事终于在溪边完成了,这位强悍的农夫学会了温柔的一课。


  
充满爱的服务


  因为服事一个孩子铁定要持续好几年,而且这些事情总是在百忙中凑热闹,以致于为人父母者可能会忘掉他们所做的日常俗务其实是具有长远功效的爱的表现。有时候,这些父母甚至可能会觉得自己是被配偶和孩子套牢的奴隶,而不是一个充满爱的仆人。然而,如果他们抱持这种态度,这种情绪会自动地传给孩子,让孩子觉得他从这些服务行动中得不到爱。

  
爱的服务并非有些人所害怕的奴役。因为,奴役是从外面加之于身上的工作,叫人做得不心甘情愿。而爱的服务则是一种从内心激发出来的愿望,想要把自己的精力投注在别人身上。爱的服务是一份礼物而不是一种日用品,并且是出于自愿,而非在外力的强迫下做的,父母若带着怨恨和苦毒的心情服务,孩子的物质需求或许会得到满足,但他的情绪发展将会受到很大阻碍。

  因为服务是每日都要做的,即使是最好的父母也需要不时地停下来检视一番,以确保自己的服务行动所传达的是爱。


  
服务的终极目的


 
 为孩子所做的服务行动最高的目的在于帮助他们成为成熟的大人并学会借由服务的行动去爱别人。而服务不仅包括帮助自己所爱的人,也要服事那些根本无法回报或偿还这些慈爱的人。因为孩子与服务的典范——服务家人与外人的父母同住,他也会学到如何服务别人。

  但是我们的孩子尚未成熟,他们生来就以自我为中心,我们不能期待他们用无私的动机服务他人,因为他们会希望好行为受到奖赏。所以我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使他们用无私的服务行动去爱别人。


  
以身作则


  
我们要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终极目标呢?首先,我们要确定孩子觉得自己真正受到关爱和照顾,我们要保持他们的情绪箱子满溢,此外,我们也是他们的模范。借着我们的榜样,他们首先享受到充满爱的服务行动。当他们长大并能够表达感激时,我们可以逐渐把命令改成请求,请求不是要求,当孩子被命令去做事时,要他们表示感恩,简直难如登天。这当中的不同,有如“向你父亲说谢谢”以及“你能向你父亲说声谢谢吗广之差异。请求是一种比较缓和,防止怒气,井帮助我们积极、愉快的方法。

  当孩子成熟时,他们会逐渐注意到别人做在他们身上的事,也会意识到父母从前为他们所做的事。当然,他们不会记得谁替他们换尿布或喂奶,但看到别人的父母这样照顾婴孩,他们就会知道自己也享受过这种服务。由于确信真的被爱,他们就会感谢所得到的食物,也会变得更能留意说故事的时间与家庭游戏,以及父母教他们骑脚踏车。帮助他们做家庭作业、生病时的照顾、受伤时的安慰,带他们到特别的地方购物与送礼物给他们等等。

  最后,这些孩子会注意到他们的父母也服事别人,因而学会服侍病人或接济不幸者。他们会加入帮助别人的工作计划,特别是那些不同于日常生活的服务,他们不需要旅行远方就能找到不幸的人。在大多数大小城镇中都有很多穷人。你的家庭可以独自或跟着社团与教会机构,花一天或一周去服事一个传教团体,贫困儿童的营会,做食物或汤的厨房,或疗养院,当父母和孩子一起做这些服务时,这些活动会变成学习助人为乐之本的最佳功课。

  并且,透过工作或民间机构,偶尔也会有异国风味十足的出国服务机会。有一年,我向一个基督教事工团体——威克里夫圣经翻译会,申请自愿去玻利维亚当医生,甘伯全家都来帮助我。我仍记得我们的诊所曾医治过一个3岁的印第安小男孩,他断了一条腿且伤势很严重,上了6周的石膏动弹不得。很多当地宣教士的孩子都服事过这个小男孩。圣诞节的时候,我心里受到很大的震撼,我的女儿凯莉当时8岁,把她最心爱的圣诞礼物——一个新娃娃,送给这小男孩的妹妹。


  
改变孩子的行为


  社工的精神和宣教的事工,就是衷心地希望用服务的行动来帮助别人。但父母也可能方向偏差且实际地妨碍了孩子无私地奉献自己。所以,
我们在服务的时候必须小心谨慎,绝不能带有条件。若父母只因为了孩子的行为令他们满意才服务他们,这种服务的行为就是有条件的,这些会察颜观色的孩子会学到,只有在受惠者身上有某些他希望得到的东西时,他才会服务对方。

  许多父母很想改变孩子的行为。心理学家告诉我们改变行为的主要方法是透过行为矫正——这是一种与人建立关系的方法,透过积极或消极的强化方法,对于某些特定行为给予奖励或惩治,这对于管教孩子来说或许有些用处,例如:用来矫正孩子不肯改变且重复发生的问题。但行为矫正与服务别人的行动没有关系,那是一种操纵人的方法;相反地,要实践服务的行动须透过无私的关切和爱心。时候一到,这种动机自然会改变孩子的行为。

  “它对我有什么好处?”这是我们这个社会主要的心态,这种心态跟服务行动的爱语正好相反(也跟基督教的社会关怀与宣教事工之主要精神相反)。因为行为矫正学说在70年代达到巅峰,影响了现代很多正在养育子女的父母,你或许就是被这种心态养大的孩子。现在,你想使孩子发展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你要他们对别人仁慈和慷慨,特别是对那些不幸者,而你或许会纳闷在我们这物质主义和贪婪的社会中不求任何回报,是否做得到。

  当然有可能了,而这大部分因你而定。
孩子需要在你身上看到你要他们发展出的特质,他们需要经验你的服务行动,并参与你照顾他人的行动。你必须以身作则来教他们关心别人。款待的例子一个最好的款待方法便是在家中招待人。家庭招待是一个很大的宝藏,因为这个服务行动真的能使人彼此认识并建立坚固的友谊。当你开放家庭时,你的孩子就会学到这个跟朋友和家人分享爱的方法。

  有趣的是,越来越多人在餐馆款待而非在家中聚集。但是
家庭的温暖和亲密是很特别的,它对于与别人培养良好的关系很重要,并且在家中所建立的关系能达到更深的层次。

  在 70 年代早期,我们甘伯家每个礼拜五晚上开放给大学生来。这些大学生们都从附近的学校前来参加,包括威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大学生在内,我们家曾同时挤进 20 至 60 位学生。我们招待的方式很简单,从晚上 8 点到 10 点,我们在圣经中抽出一节经文,跟他们讨论人际关系、道德或社会问题。然后有个吃点心和不拘形式的谈话时间。直到午夜,我们才把他们赶回家。

  那些年间,我们的孩子,雪莉和德瑞克年纪都还很小,在聚会时常到处穿梭游走,有时靠着壁炉旁睡在学生的怀中,有时与人交谈。这些学生是我们的延伸家庭,而孩子们总是期盼着札拜五晚上赶快到来。

  礼拜六早上,有些学生常会回来参加我们后来称为「行善计划」的活动。我们把学生载在箱形车上,沿着小区分派他们为老年人扫落叶、清理水沟或做其它日常杂务,雪莉和德瑞克一直参与着这些服务计划,而且他们总是坚持要有自己的耙子,虽然他们最爱的是在耙好的树叶堆里跳上跳下。

  长大成人后,雪莉和德瑞克常回想起他们跟学生们打成一片的时光,那是他们孩童时期最有意义的一部分。现在是位妇产科医生的雪莉承认,她童年跟鲍门. 葛瑞医学院(Bowman Gray Medical School)的学生谈话,对她的职业选择产生很大的影响。她和德瑞克都很有人缘。德瑞克因冬天邀请浪子们到他的公寓而声名大噪。 我们确信跟别人分享我们的家庭以及叫家人参与服务行动,对孩子产生深长意义而正面影响。

  请将教会孩子自在地服事他人订为你的目标。你的孩子不会偶然地学到这点,相反地,他们会在你服事他们及别人时观察和学习到。他们也能从你所赋予他们的一小部分责任中学到这点,当他们长大时,你可以增加他们的工作分量。


  
当孩子的主要爱语是服务的行动时


  真正表达爱的服务行动,可以和大多数孩子进行感情层次的沟通。然而,如果服务是孩子的主要爱语,那么服务行动就最能表达你的爱。当孩子请你修一辆脚踏车或缝一件洋娃娃的衣服时,他们不只是要求做一件事,而是渴望得到充满感情的爱。这就是贾克要他父亲维尔帮忙做事的原因。

  当父母辨识和回应这些请求并用充满关爱和正面的态度予以协助时,孩子会带着充满的爱箱离开,就如贾克一样。但是,如果父母拒绝这些请求或用粗暴和批评的话回应,孩子可能也会骑着修好的车子离开,但是却会带着一个失望的心情。

  
如果孩子的主要爱语是服务的行动,并不代表你必须有求必应,却表示你对这些请求要特别敏感,并且要知道你的反应若不是填满孩子的爱箱,就会戳破这个箱子。孩子的每项请求都需要你体贴且充满爱的回应。



  
孩子们说的话


  ……以下是一些孩子针对他们的主要爱语所说的话。

  7岁的克利斯多,过去3年来健康情况一直很差,“我知道妈妈爱我,因为当我需要人帮助我做家庭作业时,她都会帮助我。当我必须去看医生时,她会请假带我去。当我病得很重时,她会做我最爱喝的汤。”

  12岁的布列得里跟妈妈和弟弟同住。6岁时,父亲离开他们。“我知道母亲爱我,因为我的衬衫扣子掉落时,她会帮我缝,并且每晚帮助我做家庭作业。她努力做好护士的工作,好使我们不愁吃穿。我想爸爸也爱我,但他的帮助不大。”

  14岁的荣蒂,心智有点障碍,就读于公立学校的特殊教育班,她跟母亲同住。“我知道妈妈爱我,因为她帮我铺床及洗衣服。在晚上,她会帮助我做家庭作业,特别是我的美术科。”

  米娜妮也是14岁,她是家中四个孩子中最大的。“我知道父母亲爱我,因为他们替我做很多事,妈妈替我做学校戏剧的服装。事实上,她也替其他两个人做,这真使我以她为荣。爸爸总是帮助我做家庭作业,而且今年,他花了很多时间在我的代数上,我简直不能相信,他还能记得这些东西。”

  对于这些孩子而言,父母的服务行动出自于充满感情的爱。当孩子的主要爱语是服务的行动时,父母会学到服务就是爱。服事孩子和其他人,他们会了解你爱他们。


上章 目录 下章